6.第6章 去乡下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从那以后,我在看见红红,总会想到她的爷爷,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她那张憋红得脸对我印象太深。

    我一直很奇怪,姥姥是如何来的这一身神奇的本事,后来,听我妈妈说,她小的时候,得了一种怪病,站起来就蹲不下,蹲下了又站不起,求医问药了很多年,花了很多钱都无济于事,姥姥跟着上了很大的火,嘴角都起了泡,只能偷偷地哭。

    后来,一个唐山经过的高人经过姥姥家的门前,看见院子里的姥姥在偷偷的哭,便走进门来,说看见这房子乌云密布,想来可有什么劳心的事情。

    姥姥见他长的慈眉善目,心中一酸,便一五一十的道来了,高人听了,点了点头,索要了妈妈的生辰八字,掐指一算,点点头,说你女儿乃天界真花小姐,此次托生为人自然要经此劫难。

    姥姥当时自然是满脸的惊愕,她怎么可能相信,见姥姥不相信,高人又说,只要你答应我一事,便可让你女儿恢复健康。

    姥姥便问什么事,说只要不是伤天害理的就成。

    高人点头,嘴角露出微笑,自然不会做伤天害理之事,我要你从此开通天眼造福于人,可否。

    姥姥愣住,造福于人,可她一个妇道人家能造福什么与人呢,但还是点点头说你要我怎么做。

    高人笑了,以后,你便可得知,记住,你的衣钵只许你女儿或者女儿的后人传承,你自有后福,你们家,也会福泽绵绵。

    姥姥看着他,完全不懂他在说着说什么,因为姥姥那时根本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衣钵。

    高人不理会姥姥,撕下自己衣服的一个布条,咬破手指在上面画了什么,然后点燃,往空中一扔,大喊,去吧!!

    姥姥感觉浑身一震,好像有什么东西附体,天色忽暗,阴云密布,一阵冷风吹过,风沙袭来,姥姥闭上了眼睛,等再睁开眼,早已雨过天晴,鸟啼声声。

    姥姥愣住了,以为刚才就是自己做的一个梦。

    可妈妈却推开门,欢天喜地的冲了出来,一下子抱住姥姥,大喊着,我好了!我好了!妈,我能跑啦!

    姥姥既激动又紧张,她望向大门口,尽管那里早已空无一人,但还是一心的疑惑,她想着那人的话,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后来,姥姥才一点一点知道了自己的能力,那就是,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能做到别人做不到的,虽然,最开始的时候心里也是恐惧的,但日子久了,姥姥自己也就习惯了。

    她一直记得高人的话,想让妈妈继承她的行当,但是妈妈却死活不肯,嫁给爸爸之后,更是躲得远远的,怕姥姥在提及此事。

    我知道这件事以后,就想,姥姥会不会让我也做这个?

    我想着,心里就会很害怕,一日,终于憋不住的问了姥姥,姥姥看着我,依旧是慈爱的笑“丹啊,你想吗。”我头摇的就快要从脖子上掉下来了,姥姥点点头“那你好奇吗。”我点点头。

    “那你就跟着姥姥,什么时候想学就告诉姥姥,好吗。”我想了想,如果可以跟着她,就可以见识到更多的没见过的刺激事情,就点点头。

    姥姥摸着我的头“丹啊,姥姥不喜欢逼迫你们做你们不喜欢的事情,但是,有些事情,不是自己不想做就不做的。”我似懂非懂的望着她,当时太小,不明白她那话的意思,但现在想想大概就是能力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

    我那年放暑假的时候,有人请姥姥去风水,因为是在乡下,大概得住个一两天,就派人来接,姥姥不放心我一个人,自然就带上了我,我欢天喜地的就上了车,完全没有理会姥姥看着我担忧的眼神。

    我对看风水并不感兴趣,姥姥和那群人上了山,据说是要迁坟让姥姥去看看,姥姥不让我上山,非说什么阴气太重,我小孩子去那种地方不好,我不乐意了老大一会儿,但还是拗不过姥姥,只好自己蹲在山根下拿根树枝儿在那画画。

    半晌,也不见姥姥下来,我有些急了,站起身,冲着山大喊“姥姥!”“姥姥!”这座山并不是很大,我稍微离山根远一点就能看的很高,用手搭成喇叭状继续喊着“姥姥!姥姥!”颓丧的叹口气,根本没见到姥姥的影子。

    正要放弃,却看见了半山腰的一抹粉红冲我招手,我使劲的看了看,看不清他的脸,只是旁边的树啊什么的都太绿了,这一抹粉色显的那么扎眼,我使劲的看,只能看见他在冲我招手,依旧看不见他的长相,我猜想,那应该不是我的姥姥,我姥姥从来不穿粉色的衣裳啊。

    “上来啊~~上来啊~~上来啊~~”耳边突然传来好像是女人的调笑,我愣住,这么远的距离,但声音好像就在耳边,不停的缠绕着我“上来啊~上来啊~~上来啊~呵呵呵,上来玩啊~~”

    突然感觉脊背发凉,我啊的一声转头就跑,边跑边喊“鬼啊!有鬼啊!救命啊!”

    也不管姥姥了,就是死命的往下面的人家多的地方冲,感觉大脑一片的空白,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跑啊,跑啊,刚开始的时候还能听到,后来可能跑得远了,就没有了,但我还是跑,我是真害怕,直到‘咚’!地一声,我撞到了人,因为我跑得力量太大撞的他哎呦一声,我也一屁股坐到地上。

    我惊魂未定地坐在地上喘着粗气,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大汉胡子拉碴的,猫着腰正揉着肚子,揉了半天,抬起头,一脸怒气的看着我“你谁家的孩子!走路不长眼啊。”

    我揉着屁股站了起来,也是一脸的委屈“我是我姥姥家的。”

    大汉看着我说出这样的话脸上的怒气消了大半,颇有些无奈“你姥姥叫什么名字,这十里八村的没我不认识的,看我不告诉你姥姥。”

    眼泪就要被他吓出来,但我还是梗着脖子,咬了咬嘴唇,眼神倔强“就不告诉你,你吓唬人!”

    大汉这时嘴角露出玩味的笑“小丫头片子,还挺倔,你不告诉我我就不让你走,我等你大人来找你,赔我医药费!”

    我一听要赔钱,就憋不住了,眼泪吧嗒吧嗒掉了出来,走上前去,扯住了大汉的衣角“叔叔,对不起,你别让我家赔钱,我家没钱。”

    大汉看着我,笑了笑,打量了一下我“看你穿的,一看就是城里的的你家会没钱吗,我才不信。”

    我哭地更欢了,背后突然传来姥姥的声音“丹啊!!”

    我泪眼朦胧的转过脸,看见姥姥一脸焦急的跑过来,抱住我“丹啊,你可吓死姥姥了,你怎么自己先走了,这怎么哭成这样,谁欺负你啦。”

    我指着大汉“姥姥,你告诉他,咱家没钱,他让我赔钱。”

    姥姥看向他,大汉突然一拍大腿“唉呀妈呀,这不是大姨么!”

    姥姥一脸疑惑的看着他,“你是?”

    大汉黝黑的脸上绽放出兴奋的表情“我是小生子!!”

    姥姥拍了一下头,一脸的恍然大悟,忽地就乐了“小生子!你怎么在这啊,你不是在小杨屯吗。”

    大汉挠挠头“这几天我都住在我大哥家,大姨,我燕子妹子好吗。”

    姥姥笑着点头“好,现在在沈阳打工,哝,这是她姑娘,叫丹阳。”

    “哎呦!”大汉上下又打量了我一眼“果然长的很像燕子小时候啊,我说那小倔脾气,原来遗传燕子啊,哈哈。”

    姥姥拉拉我的手,指了指大汉“这是你妈妈小的时候最好的玩伴,快叫生舅。”

    大汉呵呵地笑,这时候看他,倒是一脸的忠厚,完全没有刚才横眉竖眼的吓人。

    我看着他“还赔钱吗。”

    他用手摸摸我的头“舅是逗你哪,小孩子你还当真啊。”

    我心里乐了,“生舅好。”

    姥姥看我这样也笑了,看向生舅“小生子,你爸妈可好?”

    大汉点点头“都好,大姨,你晚上有地方住吗。”

    姥姥指了指后面的人“晚上住他们那。”

    “哎!大姨,你这都看见亲戚了,就住我大哥那吧,我大哥您还记得吧。”

    姥姥点头“大柱,我怎么能忘。”说完呵呵的笑“你大哥那有地方吗。”

    “嗨!我大哥地方特宽敞,走!”说着就要来姥姥。

    姥姥摆摆手“你等一下。”然后转过身,跟那几个人又说了什么,其中一个连连点头,递给姥姥一个红纸包,姥姥点点头,走了过来,我猜想那红纸包里一定是钱。

    果然,还没到生舅他大哥家呢,姥姥就先跑跑到路边开的小卖店里买了些酒菜,生舅怎么拉也没拉住,姥姥直说,“这么多年没见,空手不好。”生舅也是脸红脖子粗的“您是长辈,您怎么还…哎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