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1章 我的姥姥

作者:三楼均均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叫王丹阳,生于一九八八年,在我刚学会走路的时候,我的父母为了生计就去了沈阳打工了,于是,我就像一个物品一样寄放在了哈尔滨郊区的姥姥家。

    我童年的所有印象,也都停留在那里,其中,最深刻的,就是我那个能掐会算的姥姥。

    我的姥姥就是人们所说的‘半仙儿’,我小的时候,家里一直都是烟雾缭绕,姥姥家里有两个屋子,进门的时候是厨房,左边的屋子里供奉着‘保家仙’,我一直不太明白‘保家仙’是做什么的。

    后来姥姥跟我说,‘保家仙’就是保佑我们家的神仙,所以,我对姥姥家的的五个‘保家仙’是一直都又敬又惧的,右边的大屋供奉的是一尊观音像,整天的是香火不断。

    姥姥是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双目总是炯炯有神,头发乌黑微卷,体型微胖,看起来十分的健康年轻。

    在我们那个地方,她很有名,每天都有很多人慕名而来,姥姥总是一只手夹着烟,半眯着眼睛,盯着前来求请问事的人,眼睛里的精光闪闪,经常会把人盯地发毛。

    我没事的时候通常会待在一旁凑热闹,小孩子总喜欢往人堆里凑,那时候,常常有许多人听姥姥说着说着就会哭,姥姥就无奈的摇头,在或者,许多时候,姥姥会把我赶出去玩,拉上窗帘,干一些在我认为很神秘的事情。

    姥姥给我算过,说我十六岁之前每一年都会有一个大劫难,在她身边可保平安,我妈当然十分相信,毕竟她从小经历过许多的灵异事件,对姥姥说出的话是当做圣旨来听的。

    可我爸爸不信那个,听说在我五岁的时候强行把我也带去了沈阳,可我一下火车脸就跄在了站台的路牙子上,当时就血流不止,我妈吓得赶紧把我送到医院,至今脸上还有五针印迹,。

    据我妈说,医生都说我脸当时摔的比较邪乎,所以,我妈心里更是不得劲,我爸也是满心愧疚,只好包完伤口又把我送回了我姥姥家。

    姥姥一看我走的时候还活蹦乱跳的,回来脸上就带伤了,心疼的直骂我的爸妈,我妈还说,姥姥最怕的就是我一个姑娘家将来长大了会脸上烙疤,嫁不出去。

    就这样,经过一个小小的插曲我就在姥姥这里安家了,所以,也就经历了许多貌似神奇的事情,而这些神奇的事情,都是来自于,我这个看似普通的‘半仙儿’姥姥。

    姥姥有一副牌,用红色的纸做的,上面画地各式各样的图案,小的时候,我总是喜欢看那些图案,可姥姥从来不让我看,只有有人了,偶尔,姥姥才会把她那副牌拿出来,让人抽几张,有的人看着会笑,有的人则一脸忧虑。

    后来,我长大了,才知道,那每张牌上都写着一首小诗,旁边是配得图,只有来求一年的运气的人才可以抽牌。

    抽到好的了,自然会喜笑颜开,还会赏钱,就是扔个五块十块的,抽得不好的了,自然一脸郁闷,可我那时不管那些,我只是喜欢看牌上的图画,才不管他们高不高兴。

    直到我上了小学,我才结束这种看热闹似得生活,我结实了许多的新朋友,开始越来越淘气,姥姥为了管我,拿着鸡毛掸子追了我好几条街,她哪能跑得过像兔子一样的我啊,我一边跑,一边回过头冲她做着鬼脸。

    姥姥追地累了,就把鸡毛掸子一扔,指着我“我管不了你,我现在就回家给你妈打电话把你弄到沈阳去,看看你还这么作不,你等着。。!”

    说完就转头头走,我坐在地上笑着打滚,心里一点都不怕,我从小就知道自己有劫,虽不明白什么意思,但我妈哪次回来都会跟我说,必须留在姥姥家才安全,我那时已经懂点事情了,知道姥姥疼我,不会让我去沈阳的,所以,我知道姥姥是在说话吓唬我。

    把姥姥一气走,我就走家串巷的玩儿,直到月亮高挂,才恋恋不舍的回家,姥姥通常不会睡觉,她会坐在炕上等着我,我拿起馒头就吃。

    姥姥就会打掉我手里的满头,然后揪着我后脖颈的衣服给我洗手洗脸,一边洗还一边说“丹啊,你怎么这么淘啊,丫头哪有你这么淘的啊。”

    我通常嘿嘿的笑“姥姥,我今天抓了五个蛤蟆。”

    姥姥无奈的摇摇头,把我洗干净以后,看着我吃饭,我有的时候玩的太凶,吃一半的时候就会睡着,不过醒来的时候却在炕上,衣服也都脱了,我知道,是姥姥做的。

    姥爷在一家工厂打更,经常不在家,所以,姥姥奈何不了我,就算姥爷在家我也不怕,姥爷的性格比姥姥还要温和许多,我就这样仗着天不怕地不怕天高皇帝远的淘气着,直到有一次受到了教训。

    那天我一放学,口渴的要命,急急的奔回家,打开门,发现姥姥不在,一定又去隔壁的李奶奶那里了,通常姥姥没事的时候都去那里闲聊。

    我干着嗓子四处找水,眼睛一扫,发现今天观音居然新换了贡品,又红又大的苹果,咽了咽唾沫,瞧了瞧院子门口没有人进来,猛地拿下来一个,‘咔哧’就是一口,果然是鲜嫩多汁啊,我满意的闭上眼睛,‘咔哧’又来一口。

    “丹啊,你回来啦。”姥姥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我一惊,连忙将苹果又摆了上去,怕姥姥发现端倪,特意将咬过的一面冲向里面,自作聪明的想应该发现不了。

    姥姥一进屋就发现什么不对,她看着我“你是不是做错什么事情了。”

    我背对着姥姥,艰难的咽下嘴里的那块苹果,然后,拿过暖瓶,往杯子里倒着水,一边假装如无其事的说“我做错什么事情啦,放学我就回来了。”到完水,喝了一口,转过身,“我去玲玲家做作业啦。”说着就往出走。

    姥姥待在原地,嘴里自言自语“我怎么老感觉有什么东西特别生气的盯着我…。”我的后背当时麻酥酥的,赶紧逃一般的离开了那个屋子。

    那天晚上我没敢玩的太晚,反正也是心虚,早早的就回家了,姥姥依旧坐在炕上等我,看见我回来,愣了一下,没想到我会这么早回来,我没跟她说话,主要是心虚。

    自己颠颠的去洗了手,然后坐到饭桌旁开始吃饭,姥姥看着我“丹啊,你真没干坏事儿?”

    我看着她,装着一脸的委屈“我能干什么啊,姥姥。”

    姥姥点点头“对啊,你小孩子能干什么啊,可我怎么今天这么不得劲啊,要不,我卜一卦吧,问问老仙。”姥姥自语道。

    我听的冷汗都出来了“姥姥!我明天考试呢,你就陪我早点睡吧,要不然有光我睡不着。”姥姥看着我,好像能把我的五脏六腑全部看穿,半晌,点了点头,我心里呼出一口气,胡乱的爬拉两口饭就上床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