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第73章 第七十三 两情相悦时,水到渠成

作者:笔谈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因为,往后,总不能每天让她这样睡吧,就算是凉了吧,可她能不能睡得着是一个问题;再者,两人就这么抱着,难免会有擦枪走火的时候,那可是另一个问题,一个很大很严重的问题。

    “这个睡法,不,不是太舒服!我明天还是叫人来装一个空调吧!”莫子然又抬起头。

    “睡觉!”不准装!废话,能让她装吗?装了那他还有什么用处,因为他身上凉,装空调的话他就别想抱她睡了,他讨厌裹着棉被抱她。

    虽然抱着她睡觉是挺别扭的,但是不抱她,他觉得更心痒难忍。

    软玉温香在怀,那种感觉妙不可言。

    在陈振国怀中的莫子然本还想再做抗争的。怎耐眼皮瞬间就变得沉重无比,嘴巴呵欠连连,很快又在陈振国的怀中沉睡过去了。

    莫子然之所以如此神速地沉睡过去,起作俑者当然就是抱着她的某鬼。

    见到怀中人儿睡了过去,抱着莫子然的陈振国,终于重重地输出了一口气,他还真是怕,怕莫子然再动来动去。刚刚有那么一瞬间,差点控制不住。

    他不认为现在是要莫子然的好时机,如果现在他对她来那个,那肯定得霸王硬上弓,那她一定会奋力反抗,真是如此的话。本应美好的事件,此不变为一桩挠心头的事情,而且恐怕会变成两人以后一起生活中的一个阴影,得不偿失呀!

    而且,陈振国始终是认为,当两个人,两情相悦时,亲密之事,水到渠成,才是最美好的时刻。

    他低下头来怜爱地凝望着怀中熟睡的人儿,他相信那一天会来到的,只是希望那一天不要太遥远!

    陈振国手一扬,床角的被子铺展开来的同时移了过来,整好完完完全全地把两个人盖住了。陈振国打开手掌放在莫子然被打的那半脸上,轻轻地抚摸着。半响,陈振国也闭上眼睛。床上的一鬼一人都沉睡了过去。

    相对陈家十号宅子一派安详的气氛,陈家的十五号宅子就格外烦燥了。

    沈茹自打从十号宅子回来了以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中哭泣,任凭谁喊门都不开。

    陈国强听着屋内的哭泣,担心地在门外走来走去,时不时又拍一下门,“阿茹,你开开门。”,“阿茹,先开开门!”,“阿茹,你开门好不好!”,“阿茹,你别哭呀!先开门!”

    陈明炎和陈明愉也在一旁干着急的。不过,让他们更为着急的是,他们急切想知道他们的爸爸和他们的妈妈,两个人之间到底是什么事。

    在陈国强和沈茹刚回来的时候。陈明炎和陈明愉就跑过来问了。“爸爸,妈妈是怎么了?”

    当然,陈国强没有回答他们。而是有些恼怒地让他们走开。

    这下子,陈明炎和陈明愉就更为急切地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他们都知道,能让陈国强烦躁的决非是小事,肯定是大事。

    陈明炎和陈明快面面相觑,到是发生了什么事?

    陈国强和沈茹两个感情好!他们又何曾见过自己的双亲互相之间脸红耳赤过。并且,他们的妈妈是爸爸从外边带回后直接就把自己关到房间内。

    瞧着样子,是在外边受了委屈来着,只是他们所不知道妈妈的委屈是怎么来的。是因为爸爸呢?还是因为外人。

    陈明愉拉过陈明炎的手,并对陈明炎使了一个我们走的眼色。

    陈明愉拉着陈明炎走到了楼梯下边。陈明愉小声地,又有些担忧地道:“哥,你说是不是爸爸在外面养小三了。”

    陈明炎听言迅速摇摇头,一脸不相信,既而肯定地道:“不可能!”

    “怎么就不可能了。”看到陈明炎那么笃定,陈明愉不些不高兴地道。看着陈明炎一副你怎么这么肯定的表情。

    “因为我相信,爸爸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在外边找小三的男人!再者,爸爸那么爱妈妈。”

    陈明愉双手环抱中胸膛,歪着脑袋一边思考一边道:“我也知道爸爸不是那种人。”然后她抬头盯着陈明炎道:“那也不能代表爸爸没有。你想呀!现在的很多女人,为了钱,不都是直接投怀送抱吗?而爸爸作为一下正常的人男人,面对着一个年轻靓丽的漂亮女子自动投入怀中,是不是就会把持不住了,然后……。”

    “行了,脑袋那么有想象力,直接去做编剧好了。说不定还能成为名编剧呢!”听着陈明愉越说越离谱陈明炎打断她。

    陈明愉撇嘴道:“怎么会是我想像的呢!”出生于豪门世家,成长于所谓的上流社会的陈明愉。

    一个男人有几个,甚至是几十个情人的事,早已是见惯不怪了。倒是自己的父亲,从来没有听到什么包养小三,情人之类的事,可以这么说,陈国强的洁身自好,居然成了,成了城中权贵男人中的奇葩。

    那些男人纷纷背后暗地里嘲笑陈国强,要么是个怕老婆的软蛋,要么就是个器官功能失常的软蛋。

    当然,城中的女人却是对沈茹羡慕忌妒恨,毕竟,有哪个女人不爱多金又专情的男人。

    “别胡思乱想了。妈妈开门了!”陈明炎看到沈茹终于是开门了,撇下还欲辩解的陈明愉,大步地走了过去。

    陈明愉自然立即停了下来,快步地跟了上去。

    “阿茹!”门刚一开,陈国强立马就抬脚进去了。

    陈国强前脚刚进了房间,陈明炎和陈明愉后脚就跟着进来了,两人同时关切地问道:“妈妈,你怎么了?”

    沈茹没有回答她的孩子们,只是不发一言地坐在床边,那表情看起来象是刚刚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

    陈国强是不愿意让孩子们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的,他把两个孩子推出房间,“这没你俩什么事,出去!出去!”

    “爸,妈,到底是怎么了?”陈明炎问陈国强,同时抬头关切地看向房中的沈茹。

    “爸,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妈妈的事!”陈明愉盯着自己的父亲问,样子像是审犯人一样。

    “胡言乱语,出去!”陈国强朝陈明炎和陈明愉大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