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66章 莫子然,自重一点

作者:笔谈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两个从外表,和性格看来那么格格不入的人却是一对情同手足的哥们。

    一般人很难以想象,一个染着金发,穿着怪异,打扮地流里流气的男子跟一向以西装革履,成熟稳重的陈明炎既是同学亦是好基友,每每他俩同时出现在人眼前的,你就会对于反义词这一词义有了更形象的解释。

    “别招惹我,正烦着呢!”陈明炎不但不接受男人的劝阻,嘴里放出来的话语,还如同上了火药的抢一样。

    不过,那调酒师并不恼陈明炎的不领情,而是更加关切地看着他。心里思附着,这小子到底是遇到什么事了。

    这个平日里甚少喝酒,更不别说泡酒吧的社会好青年来说,夜醉酒吧。肯定是遇到烦心事了,而且那心事还很棘手。

    “喂,失恋了?”由于酒吧里声量过大,金宇辰怕陈明炎听不到,凑近他耳边问道。

    陈明炎没有接过金宇辰的话,而是给了他一记多管闲事的眼光。

    金宇辰见状连忙耸肩摆手示意,意思在说,好吧!当我没问,你继续。

    陈明炎盯着金宇辰好一会,一言不发,下了高脚椅迈开长腿直接往酒吧门口走去。

    “喂,走了?喝了酒可别开车,记得找代驾。”金宇辰在吧台面边对着走向门口的陈明炎喊话,只是满腹心事的陈明炎不知道有没有听得到。

    酒吧外的停车场,一辆路虎车头双灯一直在闪烁着,车内的人趴在方向盘上,并没有要把车开动的意思。

    良久,趴在方向入盘上的陈明炎坐起了身子。发动了车子,车子很快就驶出了停车场,到了酒吧外宽敞的马路上。许是陈明炎喝了酒,从来没有因超速而罚款过的车子,一路狂飙,没多久的工夫车子便已到了云山别墅区的大门前。

    眼看着陈明炎的路虎车就要驶进云山别墅区。就在进大门的那一刹那,车子突然间来了一个急转弯,朝着云山别墅区的反方向快速地驶去。

    陈明炎不想回家,一点也不想回去。他怕自己要是此刻回去,一定会去找陈国强理论,这样誓必又是一场争论。

    他实在想不出是什么原因,原本还乐见于自己与徐安茜交往的父亲,突然间就反对他们在一起。并且那个反对的态度是那么的决然,大有他要是还跟徐安茜在一起就要赶他出家门之势。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的爸爸如今的态度呢?虽然陈国强在跟陈明炎提反对他跟徐安茜交往的时候,没有具体说出什么原因,但是陈明炎还是感觉是出了什么事,只是这事是出在他家?还是出在安茜家呢?

    烦闷的陈明炎驾着他那辆限量版的路虎,在Z市的道路漫无目的行驶着。不知不觉中,车子已然到徐家所在的小区大门前。

    陈明炎有些发愣地看着眼前的小区大门。看来他自己心里边的意愿,恐怕也不是自己的脑袋可以控制了。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陈明炎还是暗下决心一定要跟徐安茜在一起,因为此时的陈明炎已经是对徐安茜一往情深了,情深致此,不会因某一个人的反对说可以要放弃就可以放弃的。

    每每一想到,徐安茜如蚀人心肉的美好笑靥,陈明炎的心就如喝了蜜食一样甜甜地化开了,温温暖暖的,甜甜腻腻的,不甚美好。

    至于陈国强那里他是会想办法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等他弄明白了,不管什么事,总会有解决的方法的。

    想到这,陈明炎的嘴里重重地舒出了一口气,整个心都放松了下来。他抬头深深地注视了一眼小区的大门。然后他发动车子,调转车头。车子便驶入了小区门前的马路上,往Z市的云山别墅方向去了。

    今天是周末。已是晨间九点整了,在没有闹钟的叫唤下,床上的莫子然仍然在鼾睡,一丝醒来的意思都没有。

    床在屋子的方位是朝着东边的,并且边上还开了一扇窗户。

    清晨的太阳光从窗户直射进来,刚刚好照到床上,照到了莫子然的身上。这一幕看起来怎么看都是整好对应了那句名言。

    日上三竿,太阳都照屁股了还不起床。

    “懒人!”某鬼物直立在床前注视床上鼾睡的人儿良久,才慢慢地吐出了这两个字。只是这‘懒人’两个字丝毫没有嫌弃的语气,而是充斥着浓浓的宠弱味道。

    似乎是回应床边的某鬼,床上的人儿从面朝里,侧睡的姿势翻了个身,在床上呈了一个大字状。从她脸上满足的表情,就知道某人睡得很香。并且随着嘴巴一动一动的,从嘴角边上居然流出了口水。

    “天啊!莫子然你,真是脏死了,快起床,起床!快!”床边的某鬼着实是,被莫子然此刻的丑模样吓到了,急忙对着床上鼾睡的人大喊。

    “怎么了,怎么了?”受到惊吓的莫子然瞬间惊醒,她连滚带爬地坐了起来,对着立在床边的陈振国急急问道:“陈振国,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床边的陈振国指着莫子然脸道:“你流口水了,赶快起床去洗掉!”

    床上的莫子然听完后,面瘫地呆滞了三秒。

    既而愤怒地抄起床上的枕头砸向陈振国,“陈振国,你怎么那么可恶,就为这,居然,居然扰我清梦!”

    陈振国轻松地接过莫子然砸过来的枕头,“莫子然,瞧你这动作像话吗?自重一点,都是有孙子的人了!”

    “孙子?”莫子然愣了一下,脑袋顿时短了路,她莫子然刚婚未育,而且是嫁给一只鬼物,明不副其不实的,都不知道能不能生仔呢!哪来孙子?做母亲的命恐怕都没有呢,还想做奶奶?

    “怎么,昨天还为自己的儿子求情了,睡一觉醒就不认儿子,也不认孙了?”

    莫子然呆呆地接过话,“儿子?求情?”抬头有些芒然地看着陈振国。

    陈振国并没有接她的话,而是立在床边有戏谑地瞅着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