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第65章 小门小户的莫子然

作者:笔谈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爸——”看着自己的妻子还要继续,陈国强猛地一把抓住她,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了。

    沈茹恼怒地甩开陈国强想继续跟陈振国理论。不过没等她开口,陈振国先开口了,“国强,你看着处理吧!”顿了一下,又道:“想要我出面也行。”话音未落房内就已没有了陈振国的踪影。

    “爸,你别急着走呀!”沈茹对着空无一人的椅子喊。

    “行了,你别闹了!”陈国强伸过来拉沈茹。

    沈茹猛一回头大声地道:“什么叫做我闹,现在是你爸爸在闹好不好?好端端硬要拆人家散,是不是怕茜茜把他那个莫子然盖住呀!因为那个莫子然是小门小户,眼红,不让我们明炎娶——”

    “行了!”看着沈茹越说越离谱,陈国喝住了沈茹。

    沈茹嫁给陈国强也快三十年了,对她钟爱且性情温和的陈国强,何曾如此对她大声说过话,刚刚陈国强那一喝,让原本心里就觉得屈的沈茹,两眼的泪水一下子如断了线的珍珠般撒落了下来。

    看着沈茹落泪,陈国强猛然醒悟过来,是自己太份了。原本这事错也不在沈茹,作为母亲的想儿子好是最为不过了。他伸手圈抱住低声哭泣的沈茹柔声道:“对不起,是我不好。”

    沈茹止住了眼泪,抬头看着陈国强,脸上满满的委屈与不甘,欲意再开口。

    陈国强摇摇头制止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其实你刚刚跟爸爸说的那些我都跟爸爸说过了,而且说的不下三次了。”

    “那就真的这样子让明炎和茜茜分开了?”沈茹很不甘心地道。沈茹在陈明炎的对象如此坚持,明着说是为陈明炎着想,其实在她的心底里还有一个原因。

    自打她嫁进陈家门来,她和陈国强看着是陈家的主人,但是他们却事事不能做主,心底里多多少少有些憋屈,当初那么努力地嫁入陈家,为的不是能过上女皇一般的生活吗。

    以前陈振国的父亲没有去世之前都得听那老爷子的,现在陈振国的父亲去世了。陈家的事还是轮不到他们做主,事事还得跟陈振国请批。

    以前那个老爷子就算了,可如今这陈振国算什么,已经是在这个世上不存在的人了。做古的人了,还要管这管那。

    要说之前关于公司和家里一些别的事,沈茹虽说非常不乐意事事要经陈振国的同意,因着陈国强对他的敬重和惧怕于他是个鬼物,她也只是心里暗暗不悦,不会表露出来。

    之前那些可以忍,但是现在明炎的事上,她决对不会忍让她的。

    第一是因为她想让徐安茜做她的媳妇,好报以前花语(徐安茜的母亲)对于她出身低微的藐视。想着以后能在徐安茜面前作威作福的时候,她就特别的得意,虽不是直接对着花语,但是是花语的女儿,在沈茹看来那都是对等的。

    第二原因就是陈明炎喜欢徐安茜,毕竟是自己的儿子,沈茹也跟天底的母亲是一样,希望自己的儿子娶一个自己中意的人,日子过得幸福美满。

    另外在沈茹心底还一个原因,而且这个原因跟前两比以前,那两个都可以忽略不计。那就是想借着这件事,想要把陈家的话语权夺回自己的手里。

    前几天她都听陈国强说起了,现在陈振国让陈国强对莫子然,不能说你,要尊称您。陈国强说时轻松,可对于沈茹来讲,就是犹如头上的一响炸雷一样,狠狠地轰了她一记。

    沈茹还是挺了解她的那个鬼公公的,想想以后,而且她总有一种预感,这个以后用不了多久。陈振国会让自己称莫子然为妈妈,而她自己每天还要对这那个年纪如自己的女儿一般大,身份比她卑微的女孩子问侯请安。

    一想到那个画面,整个身体不由得打一个寒栗。沈茹的这个担心一点都不可笑,因为在不久的将来,这些都是陈家的真实事件。

    而此时,Z市云山别墅外的一个高档会夜店内。

    偌大的酒吧里,每一处空气中都掺杂烟酒的味道,音响里放着震耳欲聋的美国黑人HIP-HOP。舞台边上现场DJ随着音乐节奏一边欢快地打着碟,一边扭动着身躯,完全是一副忘我的境界。

    舞台中间的伪钢管舞女郎随着音浪卖力地卖弄着自己的年轻的躯体。舞台下的男男女也跟着舞台上方的女郎疯狂地摆动着各自或粗或细的身躯。

    在舞池不远处的吧台上,一个年轻的英俊男子显然跟这周遭喧嚣的坏境格格不入。他低着头坐在吧台上的高脚椅上一言不发,一口一口地喝着闷酒,对着三三两两来搭讪的美女视而不见。

    吧台内的一个如少年一般,五官精致如女子,染着金黄色头发打着耳钉,下身穿着有些类似于女生的藏青色大裤档灯笼裤,上身侧穿着印有夸张图案的鲜黄色T恤,外搭着一件黑色薄马夹,头上扣着一顶宽边帽子的年轻调酒师调着酒。

    但这调酒师并不是女子,他是一个男人。

    调酒师时不时关切地注视着眼前这个男子不停地往自己的嘴里灌酒。从他的表情上看,他应该跟眼前的男人是熟识。

    “别喝那么多了,你这个喝法,会伤身的。”对于不停地自己猛灌酒陈明炎,调酒师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这金发少年调酒师名叫金宇辰,其实应该说是金发青年了,也就是这家酒吧的经营者,城中有名的贵公子一枚。

    这金宇辰已是二十八岁将进而立之年,由于他平常爱做这翻幼龄的打扮,虽说让人感觉有些幼稚另类,倒是也给他减龄了不少,不熟识之人都认为他仅二十出头。

    为此,金宇辰常常感到自豪无比,甚至是觉得他就是整个Z市的时尚界的代表。可在他的好哥们陈明炎看来,金宇辰这种打扮却是奇装异服,怪异得很。

    在陈明炎看不惯金宇辰的着装时,金宇辰却也常常吐嘈陈明炎西装行头,说陈明炎好好一个青年人整天穿着一身纵使是价格不菲,却是土里土气的西装,非得把自己搞得像一个中年男人。金宇辰对于陈明炎的评价是,老气横秋,未老先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