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第58章 再吵,就亲你

作者:笔谈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星战风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忽然,莫子然身上的陈振国传出了一阵低低的沉笑,脸上充溢着满满的笑意。

    他低头含笑着注视怀中的莫子然,总算是找到了天天可以把自己娇妻拥入怀中睡觉的理由了。

    他想抱着自己小妻子睡觉的欲望很强烈,而且是越来越强烈。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是从搬进老宅开始?又或者是在莫子然刚嫁过来在自己怀中哭泣的那个晚上?

    陈振国感觉都不太正确,应该是说从那次莫子然酒醉,他强带她回家的那次,那一次莫子然在他身上留下的气息就像是某种药物般让他上了瘾。

    陈振国的嘴唇宠弱地在莫子然的额头印了印,现在好了。先前还想着这几天给她装个空调,现在恐怕打死他,不,他本来就是死着的,应该说就算让他灰飞烟灭也不会装了。

    好不容易得来,可以天天抱着老婆睡觉的机会,他怎么会错过,错过了都枉为自己这个那么聪明才智的鬼物。

    先前,由于莫子然一直对他戒备而恐惧,面对他时总是心惊胆战的样子。为了免于自己吓到她,也给她一点时间来适应自己。

    他一直跟她保持着距离,哪怕是搬到老宅后天天躺一张床上,除了偶尔吓吓她之外,他可是没做什么冒犯她的事情。

    通常情况都是他离得她远远的,都是他睡在床最外的一侧,莫子然睡在床最里的一侧,中间像隔了条河一般。

    也许是感觉到了什么,陈振国怀中的莫子然动了动。

    莫子然这一动可是出大事了,原本一直心思在外的陈振国顿时感觉自己身体的各个器官都产生了一股巨大的变化,尤其是两腿之间那个器官,瞬间膨胀了起来,感觉那里头的某种东西有如千军万马般奔腾着要出来。

    一股燥热之意由心而生,‘燥热’?陈振国愣了愣。热的感觉从三十年前就已从他的身体里消失了,这种感觉他都差不多忘记了。

    疼痛!燥热!自打遇上怀中的小人儿后,这些原本已消失的感觉不可思议地又让他感受到了。

    对于我们人类来说,疼痛和燥热都是很不好的感官知觉,但对于长期一直处于无知无感的鬼物来讲却是一件很奇妙的事。

    突然又感受到活着时的感官知觉,足以让身为鬼物的陈振国甚感兴奋而刺激!

    陈振国低头静静地注视着怀中沉睡的莫子然。

    良久,他低头深深地吻了一下沉睡的莫子然,轻声道:“好好睡吧,宝贝!”话毕,陈振国把莫子然往自己的怀里拢了拢,拥着怀中的人儿闭上眼入眠。

    “啊!你,你对我干了什么?”

    “我为什么不穿衣服?你干的?你到底对我干了什么?”

    “你这个禽兽,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吵死了,别吵,睡觉!”

    “睡什么,你这个禽兽!”

    “困死了,昨天某人把我累死了。”

    “陈振国,你说什么,什么把你累死了?”

    “再吵,就亲你!”

    “………”

    云山别墅区的十号宅第,就这样在莫子然的鬼哭狼嚎中清醒了起来。

    莫子然抱着被子狼狈地爬下了床,脚步凌乱地跑进了连着卧室的衣帽间。进了衣帽间的莫子然随手扒下衣架上的衣服胡乱套到了身上。

    穿完衣服站在镜子面前,样子看上去是检查自己的穿戴,其实心思并不在境中自己的着装上面,因为钮扣都扣错了她都没有察着。

    看着镜中自己身影,莫子然情不自禁地想到刚刚醒来的那一幕,她全身赤~裸裸地躺在同样赤~裸的陈振国怀里。

    最不可思议的是,她发觉陈振国的怀抱并不如她想像的那样冰冷无感,而是清清凉凉的很舒服,那种清凉舒适的感觉,真是让她留连忘返呀!

    在炎热的夏日里躺在这个怀抱睡觉,比吹着空调睡觉舒服多了。

    突然,莫子然晃了晃头,抬头拍了自己两个大巴掌,她自己想什么呢,也不害臊!

    自己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上床怎么脱光的呢,莫子然努力地回想昨天晚上情景,只记得她在窗边背毛语,并且热得受不了。

    然后头脑里就是一片空白,再然后就是今天早上醒来的这一幕了,在她睡前和醒来的那一段记忆好像是被人硬生生地抽掉了。

    难道是那只鬼物干的?对,一定是那样,可是,这又是为什么呢?莫子然不解地歪着头冥想。

    呀,不会是--像是想到了什么,莫子然动了动自己的双腿,却发现自己的双腿间没有什么异样,没有任何的不适。

    她随即拨开身上的衣服把自己的身体上上下下细细地查看了一翻,没有吻痕,没有淤处。

    这些是不是可以证明她还是完璧之身,她跟外头那只鬼物可是脱光光地抱在一起睡了一个晚上,只是单纯地睡在一起?

    那只鬼物什么也没有做?如同孩童之间的抱抱睡?能解释的原因恐怕只有一个了,那就是鬼物根本没有性冲动,不需要爱爱。

    鬼物不需要爱爱!想到这莫子然顿时觉得房间里每份空气都是欢快的,她心情愉悦地一边对着镜子整理着自己身上的着装,嘴里一边愉悦地呤唱着,“今天天气好晴朗,好晴朗!”

    莫子然嘴里哼着歌谣走出了衣帽间。但是刚走出来的莫子然立即用手捂住眼睛惊叫起来,“陈振国,你干嘛不穿衣服,你这个暴露狂。”

    “我暴露狂?我暴露也是某人整出来的。”床上的陈振国不已为然地道。

    “关我什么事?”莫子然捂住眼睛的手仍然紧紧地扣住她的两眼。

    “不知道刚才是什么人下床时把被子全都带走了。”从床上传来陈振国懒懒的声音。

    “那你可以起身穿衣服呀!刚刚我不是进了衣帽间?”莫子然说着放下双手,瞅了一眼床上的陈振国后又迅速回归原位。

    床上的陈振国答非所问:“把被子还我,昨天晚上累死我了,我还要睡觉。”

    莫子然转身走回衣帽间拿起刚才被她裹进去的被子。

    她抱着被子走出来,在屋子的中间远远地朝床上的陈振国砸过去,心里并暗暗念,哼,你这个法西斯,你就装吧,累?哼,都不知道你有没有那方面的功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