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60章 :孩子又如何?

作者:桃花朵朵香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都市最强仙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你说,要是爸爸知道真相后会不会很讨厌我?”裴子辰犹豫了好一会才问道,他真的很怕爸爸会讨厌他,不过,看她跪的那么辛苦,万一祖奶奶一直不让她起来怎么办?

    “生气肯定有,讨厌应该不会。”路漫老实道。

    “唉……”

    “小小年纪你叹什么气?”

    “我觉得我实在是太善良了!”

    路漫,“……”

    这那跟那?

    “好了,我要睡觉了,你且跪着吧!”裴子辰说完倒头睡觉。

    “你这熊孩子!”

    虽说她跪的难受,他睡的舒坦,让她心里很是不爽,但是有这么一个人在这里睡着还是好的,让她觉得安心了不少,最起码这空气不那么阴森了!

    只是这时间难熬真的好难熬。

    难熬就数羊,数着数着就睡着了。

    路漫也是个本事的,跪着还能睡的那么香,一大一小,一个躺着睡的呼呼香,一个跪着睡的呼呼香。

    裴修远来到祠堂,看到的就是这画面,顿时不知道该心疼路漫,还是佩服她,跪着都能睡的这么香,他进来都不知道。

    还有小辰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走上前刚想把路漫揽入怀中让她睡的舒服一些,谁知还没有碰到她,她就醒了。

    “奶奶怎么样了?”她很挂心老夫人的情况。

    “好多了,身体没问题。”

    “那就好……”

    裴修远抱起她。

    “你干什么?”

    “休息一下。”他把她抱到怀中放到腿上。

    “可以休息吗?”

    “都一晚上了,你还真打算跪死在这?”裴修远没好气道,她真的太实在了,他答应奶奶让她跪,不能不让她跪,可又没有人看着她,她就不能跪会歇会?

    路漫刚想说什么,腿部就传来很酸爽的感觉。

    裴修远的大手很有力道,让她麻木没有知觉的腿慢慢有了感觉,那感觉还很舒服,舒服的让她闭上眼,享受的都想呻、吟,饿肚子的时候觉得能吃饱就是最大的享受,腿麻的时候有人按摩,那就是最大的享受,觉得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这更舒服的!甚至有种就这样爽死也挺好的!

    又是一个恰好的力道,让路漫忍不住呻、吟出声。

    黑眸猛地黯下去,她的双腿又白又嫩,触感丝滑,摸起来的感觉超好,本来就让他心猿意马,她这表情,她这声音,更让他……

    他的身体做出最本能的反应。

    接下来的力道有点轻,让路漫忍不住道,“用力……再用力一点……”

    那销魂的表情配上这暧昧的话,让他的喉结不自主滚动了一下。

    想要停止这折磨却又有些不舍得。

    大手稍加力道。

    “真舒服……裴修远你太棒了!”简直像是学过按摩的!

    黑眸炙热炙热,恨不得把她给就地正法!

    “老婆,你再这样,我的衣服就撑破衣服了……”

    “什么?”路漫一脸的懵懂,什么衣服就要破了?

    裴修远没说话,只是把她往怀里带了一下。

    她立刻感受到他铁柱一般的威力。

    瞬间脸爆红!

    气氛也瞬间暧昧起来。

    他抱着她在怀里磨蹭了两下,本是想舒缓一下,谁知却……

    更加的难受!

    “你……”怎么能随时随地发、情啊!

    裴修远紧紧抱住她,控制不住身体的紧绷。

    裴子辰在他爸爸进来的时候,就醒了,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就一直在装睡,然后他感觉气氛不知道怎么变得越来越不对劲,就偷偷睁开眼,看到爸爸给路漫揉腿,他心里酸的不行,爸爸都没有这么对过他!

    接着他看到爸爸把路漫抱在怀里晃来晃去的,皱起小眉毛,爸爸这是在干什么?

    忽地他想起来在电视上看到大人把小孩抱在怀里晃来晃去好像是在哄小孩。

    心里更酸了,他小时候,爸爸都没有把他抱在怀里哄过!

    最后看到爸爸紧紧抱住路漫,还抱的那么紧,他觉得他必须要出声了!不能这么的没有存在感!

    “爸爸……”他果断出声!

    这一声也把裴修远的理智给拉回来。

    又紧抱了一下路漫,他松开她,恢复一贯的高冷淡定,扭头看向儿子,“你不在房间里睡觉,跑来这里干什么?”

    “我来这里……”裴子辰低下头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他是怕我一个人在这里害怕,过来陪我的!”路漫说道,虽说她知道教育孩子应该是有错认错,可看他这样,她真不想他被裴修远责怪。

    裴修远父子俩都微愕,很意外她会说出这样的话。

    尤其是裴子辰,他以为他昨晚那么气她,她会趁机踩他一脚,谁知她却为他说好话。

    “他有这么好?”裴修远不是不信自己的儿子,而是太了解他,他那么讨厌路漫是怎么也不可能是为了过来陪她而来。

    路漫刚想说什么。

    “我确实没有那么好,我来这里不是为了陪她,我来这里是因为我心虚,我愧疚的睡不着。”裴子辰老实道。

    他这么老实的回答,让路漫跟裴修远都是一怔。

    “你为什么心虚,愧疚的睡不着?”裴修远淡声道。

    “因为是我在花瓶上做了手脚,让她去捡球,然后打碎花瓶的。”说出来之后,裴子辰感觉压在心口的大山消失了,感觉即使爸爸责罚他都无所谓了!

    这让他深刻体会到一句成语的含义,无事一身轻!

    裴修远的脸色没变,“这是你一个人做的?”

    裴子辰想了想,“是。”

    他一个人承担就好了!

    “站起来。”裴修远的声音冷了几度。

    裴子辰立刻站起来。

    “跪那。”

    裴子辰没有任何异议地跪下。

    裴修远抱起路漫就要走。

    “你干什么去?”路漫不解道。

    “有了真正的罪魁祸首,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他还是个孩子。”路漫没想到他竟这样让孩子跪着就要走!

    “孩子又怎样?他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三岁小儿。”裴修远冷声道。

    “他是你的亲儿子。”

    “我知道。”

    “他一六岁的孩子,你这样会不会太残忍了?”路漫小声道,怕让裴子辰听到后心里不舒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