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27章 :你欺负人

作者:桃花朵朵香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都市最强仙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觉得我们都不傻。”裴修远一本正经道。

    路漫深呼吸再深呼吸,“裴先生,想说什么请尽快说,说完请放我离开,我不想再多看你一秒!”

    “你是要看我一辈子的。”不想多看他一秒怎么能行。

    他的话提醒了她,“我们离婚!”

    裴修远的脸倏地变得很严肃,“老婆,不要说这样的话,以后都不要!”

    “为什么不要?我们的婚姻还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吗?”她不想去想他是报着什么目的娶她,她什么都不想,她只想跟他结束这婚姻,以后离他们家的人远远的!

    “为什么没有必要?”

    “你是王允熙的亲哥哥!”

    “我是她的亲哥哥跟我们的婚姻有什么关系吗?”裴修远反问道。

    路漫看着他无语了很长一段时间,“你觉得没有关系吗?”

    “是。”他回答的很肯定。

    “我觉得很有关系!我不想跟你继续下去了!”他觉得没关系可以,她觉得有关系!

    “漫漫,嫁给我,就是一辈子的事。”从决定娶她的那一刻,他就没打算放开她!

    “谁说嫁给你就是一辈子的事?古代还有休离何况是现在!”现代人离婚跟吃饭一样普通!

    “你为什么想跟我离婚,就是因为我是王允熙的亲哥哥吗?”

    “难道这还不够吗?”

    “当然不够!”

    “裴修远,你是不是觉得还没有耍够我!”路漫气极了,那有人这么不讲理的,事到如今还不放过她!

    “老婆,我怎么耍你了?”裴修远很是无辜道。

    “你抱着目的娶我,一直不告诉我王允熙就是你妹妹,你这不叫耍我叫什么?”他有那么多机会告诉她真相,却不肯说,直到现在才让她知道!让她以为自己找到牛叉的靠山可以过来耀武扬威一下,结果,他却是人家的亲哥哥!这不是耍她是什么?

    想到自己之前说的那些整王允熙的话,路漫就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算了!

    “老婆我什么时候抱着目的娶你了?”裴修远更委屈了。

    “你敢说你之前不知道我跟慕云海的关系?”

    “我确实知道。”

    “这还不叫抱目的?”怪不得他会那么爽快地娶她!果然是反必有妖!

    “我知道你跟慕云海的关系,跟我娶你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路漫冷哼。

    “老婆,当初是你自己走到我面前向我求婚,而我想结婚,你又是我看过的最顺眼,有结婚冲动的人,所以我就娶了你。”

    “你这是在笑我自投罗网吗?”是她笨,傻乎乎地走到人家门口找死,还真怪不得他!

    “老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我们会结婚,是因为缘分,我娶你是因为你,不抱有任何的目的性,我想也不会有人会为了耍一个人而拿自己的婚姻来做工具,再说,我若真只是想耍你,完全没有娶你的必要。”

    他说的很有道理,路漫完全没有反击的理由。

    以他的身份背景,想要耍她,真的没有结婚的必要!

    “那你为什么一直不告诉我,你是王允熙的哥哥!”这点他怎么解释!

    “如果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是王允熙的哥哥,你还会嫁给我,还会跟我走下去吗?”

    路漫,“……”

    “我好不容易找到想要携手走完下半生的人,在知道你可能会因为我跟允熙的关系而离开的情况下,你说我怎么能早说?我怎么也要跟你培养感情之后再说啊!这样算错,算耍你吗?”

    他又说的这么有道理,让路漫再度完全的无话可说。

    甚至说到这里,倒是她的错了。

    她无话可说,却又觉得委屈的不行。

    “你……你欺负人……”她带着哭腔。

    噙着泪花的大眼带着控诉看向他,那委屈的不行的模样,要多可爱有多可爱,看的裴修远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大混蛋!

    是,他是在欺负她,确实是在欺负她,这一切都是他有意的。

    他对她很感兴趣,她又是自动送上门的,他那有不留下的道理?

    不顾她的抗拒,他把她搂入怀,“当他们的嫂子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啊!两个那样对你的人,以后得恭敬地叫你嫂子,你可以一辈子都踩在他们头上,这不是很爽的一件事吗?”

    他这么一说,路漫也觉得是很爽的一件事,“可我不想要这爽,我不想看到他们!”

    他们会让她的心情很不愉快,两权相害取其轻,所以她不要这爽了!

    “那你是想要被他们踩到脚底下一辈子,逼的走投无路?”裴修远挑眉。

    她微愕,“你这是在威胁我?”

    “不,我是在陈述事实。”

    “……”

    没错他确实在陈述事实,她若不是他的老婆,她就什么都不是,就是一个可以随意被人踩死的人,这是她不想承认,却必须要承认的一件事,这些日子在他的眷宠下,她差点忘了这是个残酷的社会,她不是高高在上的人,他才是高高在上的人,她是需要依附他才能活下去。

    这让她觉得很悲哀,却又无能为力。

    一股压抑感突然朝她袭来,压的她喘不过气来,却无法挥开,想逃离这里,事实却告诉她,即使天大地大,世界再大,都没有生路给她逃。

    那浓浓的绝望,让她几乎撑不住。

    泪无声无息地落下。

    “别哭……”看到她的眼泪,裴修远心疼的不行。

    路漫扬起一抹苦笑,“我连哭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裴修远叹了一口气,“老婆,我不是一个会无私奉献的人,你说我自私,说我什么都好,总之,我要你留下,留在我的身边。”

    他从不是好人,他的羽翼只保护他的人。

    看着他,路漫突然想起一句话,伴君如伴虎,虽然很不搭,却有异曲同工之妙。

    他就好像一个君王,他开心高兴的时候,可以把她捧在手心里去宠,让她为所欲为,一旦她不如他的意,他就会反手把她压下去,轻轻一按,就能压死。

    是她的错,错把他的眷宠当成疼爱,把一只老虎当成家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