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天荒掌

作者:冰墙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雪鹰领主完美世界圣墟修仙狂少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合体双修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咬紧牙关,就这样,游天鸿经过一次次的尝试和努力,终于在两个时辰后站在了瀑布下的大石之上。

    头顶飞流瀑布,脚下水流湍急,身体千斤巨水冲击。

    绷紧了全身的肌肉和神经,就这样,游天鸿在瀑布下坚持着。

    “突破的感觉终于来了?这一次该不会失望了吧。”

    感受到那种突破的感觉爬上心头,游天鸿一成不变的脸色也是骤然变得凝重起来。

    不过他却是没有动,依旧站在瀑布下,让千万斤的水流打在身上。

    “嗤嗤。”

    一道道脆响声在他的全身上下轰然接连响起。

    紧接着,全身上下骤然间传来一阵极为舒坦地快感。

    那感觉,如鲤鱼跃龙门。

    “终于算是大功告成了。”感受到全身上下的舒畅感,游天鸿紧绷了好些天的心终于算是放松下来了。

    这些天,没日没夜的修炼,为的就是这突破。

    “中级中位?不知道你的威力如何呢?”砸了咂嘴,难以抑制脸上的喜悦,游天鸿迫不及待地想试一试突破后的实力呢。

    身形一闪,如猛虎一般钻入水中,然后矫捷地爬上岸。紧接着,天雷拳的架势就直接拉开。

    在游天鸿的操控下,丹田内五柱灵气流瞬间分成,刚一分成就随着一股巨大的推动力自方鼎内快若闪电地往五条不同的经脉冲去。

    “天雷拳,五脉。”

    低吼一声,如虎豹一般,一股强大的气流就在他的双拳之上瞬间结成,伴随着吼声落定,双拳推出。

    “嗤嗤。”

    一声细碎的声音顿响,紧接着,岩石上一条条裂缝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怦怦。”

    一声巨响,伴随着巨石的成小块裂开而产生。

    看着眼前的巨石像是鸡蛋一般,被自己轻易打碎,游天鸿心头大喜。

    中级中位,果然要比下位强大得多。

    “鼎灵,谢谢你。”神识散开,游天鸿对着方鼎说道。

    闻言,金色小人凭空出现。“鼎灵恭喜主人。”

    “这都是你那洗髓丹的功劳,现在我感觉自己全身就像来了次大换血一样。”游天鸿腼腆笑笑。

    “恩,这就是洗髓丹的药效。那么主人,你接下来是要修炼那套武技了吗?”鼎灵问道。

    “对,天荒掌,只有学会了这,在资格赛上,我才有必胜的把握。”游天鸿点了点头,现在他能拿出手的手段只有那么一套黄阶中乘武技,实在也算寒酸。

    若是能够习得黄阶上乘武技天荒掌,那便是等于又多了一份胜利的把握。

    之前一直没有修炼,是因为想等突破至中级中位再说。

    毕竟,若是两者都同时修炼。

    到时候,两者都未突破的话。要面对中级上位的对手无疑就是相当棘手了。

    但若是先集中全力突破一种,这样的话,自然是更保险。

    现在本身突破了,又还有五天时间才到资格赛。

    五天时间,显然是无法突破至中级高位的。

    拿来修炼天荒掌,能习得多少就是多少。这也不失为一种好的晋升办法。

    “主人,若是修炼武技的话,鼎灵也能助你一臂之力。”听见前者肯定的回答,鼎灵说道。

    “你能帮我?”游天鸿有些惊讶,旋即又感叹道。“若是这样的话,那就真的太好了。”

    “恩,鼎灵可以帮你炼制药灵丹,然后用它冲击经脉。”鼎灵依旧面不改色地回答。

    “真的吗?”张大着嘴,满脸写着难以相信。

    “是的,主人。”鼎灵道。

    闻言,游天鸿大喜。如若有着鼎灵药灵丹打通经脉,再加上密闭空间找出经脉数。修炼武技无疑就要轻松多了。

    “那这次你要哪些药材?”游天鸿询问道。

    “这次要炼制的药灵丹为通灵丹,所需药材有灵叶草,天方竹……”随即,鼎灵又是说了一大通药材的名字。这一次的药材总数量比之于前一次来说竟然要整整多了一倍。

    这还是小事,更为让游天鸿惊异的是,鼎灵竟然最后还说出了一枚二阶妖兽的妖晶。

    妖晶,这可不是非常东西。

    那是妖兽经过修炼而聚集而成的能量源泉。

    而妖兽也绝非是一般野兽可以媲美的。

    即使是一名普通的一阶魔兽,都至少需要高级下位的强者才可猎杀。从而从其体内取出妖晶。

    至于二阶妖兽,大凡都可以比拟人类的高级上位的强者了。

    由此可见,要杀死一头二阶妖兽,再从其身上取出妖晶,这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所以,在鼎灵说出妖晶这几个字眼的时候,游天鸿的嘴巴几乎都张成了o型。

    不过,再想到鼎灵炼制的药灵丹竟然可以打通经脉时,游天鸿的惊讶也是旋即减弱。

    要想炼制出好的东西,没有好的材料那怎么行。

    也没有再犹豫,游天鸿就铁下心来要去购买材料。

    只是纳闷的是,上次经过查探,游霸天给予了他五千两白银,其中三千买了洗髓丹的药材。

    现在所剩的也就只有二千多两了。

    二千多两能买到一枚二阶妖晶吗?

    难,就是买一枚一阶妖晶都只能算作是勉强够数。

    二阶妖晶,没个七八千两,就没有买卖的必要。

    七八千两,也就意味着游天鸿至少必须还要筹集五千两白银才可。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五千两也是一笔不少的数字。

    “去哪里筹集钱呢?”一阵头疼,席卷而来。

    “还是先回家一趟再说吧。”思来想去,没个办法。游天鸿也只好先走一步是一步。好些天没回家,也是该回去报个平安才是。

    大不了,如若实在没有办法,那就迎着风险去集市看看。光是从之前鼎灵炼制的洗髓丹,就能看出鼎灵炼制出的丹药绝非普通货色。

    至少对于修炼,那是绝对的高效。

    穿好衣服,游天鸿也没再耽搁,就直接走出了禁地。

    这些天一直没有睡好,他也是打算回住处美美睡上一觉,醒来后再想妖晶的事情。

    此时已是深夜,借着月光,轻手轻脚地漫步在游家之中。然而,正待这时,却是瞧见一道娇小的身影从不远处小心翼翼地走来。

    怕突生是非,游天鸿便直接躲在了旁边的大树后。以树荫作为遮挡,头微微冒出,等着来人走过后自己离开。

    然而,那道身影却并非如游天鸿所料那般只是路过这里,却是出乎意料地直接奔着后门而去。

    “游香?”

    就在娇小身影距离游天鸿越来越近的时候,游天鸿当即也是一眼就认出了来者的身份。

    “她怎么半夜三更跑这里来了?”一阵疑惑,按理说,游香住在前院。没道理大半晚上的跑到后院来,然后还直奔后门。

    此事一定不简单。

    如此想着,游天鸿也是顿时好奇心大涨。

    待游香瞻前顾后地偷偷出去,游天鸿也是马上蹑手蹑脚地跟上前去。

    出了游家后门,游香东张西望。明亮的美眸在月光的照耀下闪闪夺目。片刻后,似是肯定周围没人,从而才放心大胆地朝着另一个方向直接跑去。

    而就在他刚跑出不远,游天鸿的身子也是从后门处探了出来,看着前者逐渐消失的身影,也是毫不迟缓地跟了上去。

    明月当空,皎洁无暇。倾泻而下,照亮了整片大地。

    这是一条流经天阳城的宽广河流。名为天香河。

    此时的天香河静谧,安详。如一条沉睡的长龙,盘踞在天阳城的正中心。

    而在天香河一处人烟罕迹的地方。一名黑衣男子正站在河边,头发乌亮,眉梢细长,鼻子端正阔大,面如银盘。

    乍一看去,就是一副公子哥的样子。

    就在这位公子正沿岸徘徊时,一身青衣淡妆的游香从远处款款而来。

    “牧哥。”游香轻唤了下,满脸喜色地走至男子身前。

    “香妹,你可算来了。”见到游香,男子笑容乍现,却显得有些急迫。“香妹,东西带来了没有。”

    “带来了。”游香显得十分自豪。接着却是凑近前者的耳边,像是说了几句悄悄话才散开。随即从袖子里掏出一本书籍。“牧哥,这是天荒掌的最后一层,我可是花了好几天才从我爷爷那里抄写过来的。”

    接过游香递过来的书籍,借着月光翻开微看,似是很满意地笑了笑,但那微笑里却多了几分阴邪。

    见男子未说话,游香再度说道:“牧哥,你答应过等在资格赛上夺冠就来我家提亲,这事你可不能忘。”

    闻言,男子阴笑不减。“香妹,你也知道,等资格赛后,我爹就会逼着我和杨家的杨玉婷订婚。到时候,恐怕……”

    “牧哥,你不是说好绝不与她在一起的吗?”游香板下脸来。还以为是前者故意逗她,随即还故作生气样。

    “香妹,那是以前说的话,现在可不一样了。”

    “怎么不一样了?不是都说定的吗?”似是在前者眼中看到了些许端倪。游香面色变得难看起来。

    “现在我已经拿到了天荒掌的第四层,你在我眼里,与怡红院里的女人没什么分别。”男子一字一字念出。笑容更甚。

    “什么?和怡红院里的女人没什么分别?”游香不敢相地摇着头。“你……你……牧哥,难道你一直在骗我?为的就是夺得天荒掌?”

    “现在才知道,已经晚了。实话告诉你,资格赛上我定会拿你游家的最强武技将你们游家打得永远抬不起头。”男子满脸得意。“要怪就怪你太蠢,明知道我们两家不和,你竟然还相信我会喜欢你这等胭脂俗粉。”

    “上官牧,你混蛋。”前者的话将游香激怒得满脸铁青。“那就是说之前在天香河你救我也是假?”

    “我就说你们女人都是笨蛋,实话告诉你吧,那几个想要打劫你的人其实都是我故意安排的,为的就是演一出英雄救美,让你中计。我知道你又要骂我混蛋,不过今天还有更混蛋的呢。既然你都主动送上门来了,何不一起快活快活?”

    上官牧将天荒掌第四层收好。然后竟开始对着游香上下其手。

    游天鸿躲在不远处,眼看着眼前令人咋舌的一幕。

    起初,他本以为游香是偷偷跑来与人幽会,正打算黯然无趣地打倒回府。没想到就在准备动身时,却骤然听到了两人的谈话。

    当即石化。

    上官牧?这事真有这么巧合吗?会不会有诈?

    可自己刚刚才行禁地出来,按理说没人知道才是。若是有诈,也没这么巧吧?

    正思考着到底要不要现身去救,那边两人中的一人却是摔到在了地上。

    不用说,倒下的那人自当是游香。

    如此情形,明眼人不用看也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了。

    见形势不对,来不及再做过多思考。游天鸿纵身一跃,虎动篇如虎一般的灵动感在其身上当即显现而生。

    只见几个矫捷地跃步后,游天鸿的身子就来到了距离前面两人不足五米的距离。

    “畜生,住手。”一句吼声先出,而后拳头就直接迎着前者面门迅速打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得上官牧始料未及。忙闪身准备躲闪,然而,还未完全躲过,游天鸿那如虎一般的拳头就直接打在了他的胸膛。

    “怦。”

    被前者的硬拳击中,上官牧的身体也是不由得倒退几步。但却并未倒退太远。

    这不由得让游天鸿顿觉惊讶。要知道,以他现在中级中位的实力,自身牛力那可是足以媲美一百牛力了。

    一百牛力,也只有高级境界的强者才可较为轻易地接下。

    “难道面前这人是高级境界的强者?”一阵疑惑,绕上心头。

    起初游天鸿并未考虑太多,但对手若真是高级境界的强者的话,那么他的胜算几乎渺茫。可以无疑的说,就是自己来送死的。

    越是这般想着,心中担忧越烈。

    然而,被游天鸿一招击退的上官牧也是一脸惊异。

    他向来都是很自信,在天阳城的年轻一辈中,绝没有人可以与他对峙。

    可面前这位的年纪却明显要比他年轻。不但年轻,就刚刚前者打出的那一招,竟是连自己都击退了几步。

    心中顿感不妙。

    这个人,恐怕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如此思量,倒退了几步的上官牧也没再犹豫,脚尖一点,身子就直接朝着更远处跃去。

    看见对方远遁而去。游天鸿这才放下心来。

    站起身,却发现那还抱腿坐在地上的游香已经哭成了泪人。显然是被吓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