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十里红妆:本王的心爱之人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终于,摄政王指着前方一座酒楼,启齿道:“城东酒楼晚上的生意很好,我们等会儿过去。”

    他抬脚点在屋顶上,直接飞落至一家屋檐后的一方小平台上,眯眸往下望,正是城东酒楼的后门。

    双脚落地,云紫洛便挣扎着出了他的怀抱。

    “小心!”摄政王赶紧以手圈住她的外围,“别掉下去了!”

    云紫洛的眼光移向了城东酒楼,一面理着自己的云鬓,出来前随手盘的一个高髻已经乱了。

    “我们不过去吗?”她低声问。

    摄政王将宽大生着薄茧的手掌递到了她眼前,拦住她的视现,以右手为笔写下一个字:“等。”

    云紫洛微愣,眸光四下一扫射,似乎感觉不到暗卫的存在。

    想来,他一定是做足了准备。

    便点了点头。

    摄政王看她只穿了并不厚实的骑马装,眉头一皱,脱下了那身终年不变的色彩的黑色长袍,欲为云紫洛披上。

    一只素白的小手阻住了他的动作,女子轻语,“别给我披这个碍事的东西!”

    目光仍然紧紧地盯着远方来往的人群。

    摄政王的眉宇隆起一抹担忧,却也没有强求,穿上了衣服,却一手将她塞入了自己的怀抱,用黑衣将她裹个严严实实。

    “你要是不想冻着,就别乱动!”

    男子的声音含上一抹严厉,不容她反抗。

    云紫洛刚想动弹,听到他鲜少见的命令口气,不用抬头就想到那张冷若寒冰满是杀意的眼眸,倔强脾气也瞬间上来了。

    不过,所有的动作在摄政王下一句话后停下了。

    “那是楚子渊的白马。”

    他的声音也有些讶异。

    “子渊?他在这里?”云紫洛惊讶地转过头。

    摄政王已紧紧将她揽在怀里,低声说道:“你看二楼第四个亮着灯的窗户。”

    看着被黑色长袍裹得像个蚕宝宝似、只露着一个头在外的云紫洛,他的嘴角不由浮起一抹满足的笑意。

    云紫洛的目光望去。

    果然看到了楚子渊的身影,只是他只在窗前站了会儿便拉上窗帘进去了。

    摄政王眼眸微眯,晚饭之后有人叫走楚子渊,他匆匆回来嘱咐展兴等一批暗卫守护着云紫洛就离开了。

    却是在这里吃饭。

    云紫洛并未出声,摄政王也默默无言。

    两人以这诡异的姿势站了片刻,他启唇,“可以过去了。”

    说完,单手搂着云紫洛,径直飞向城东酒楼。

    城东酒楼是元京东面有名的夜市,此刻的生意正兴隆着。

    落在挂着牌坊的正门前,门口的小二本能地堆起职业笑容招呼,“客官您快里面请!”

    当发现不对时,摄政王已大步踏进了一楼大厅,略抬了声音,清冷地吩咐,“给我搜!一间也别放过!”

    脚步声如雷响动,无数身影从外面奔涌进来,顿时吓得楼里鬼哭狼嚎一片,鸡鸣狗跳好不热闹。

    云紫洛与摄政王已走上二楼。

    二楼的一间包厢大门应声而开,一道白色的影子疾步而出,厉声喝问:“出了什么事?”

    却正是楚子渊。

    “子渊!”

    云紫洛叫了一声,快步赶了过去,摄政王大步稳健地跟上,眉头几不可见地蹙了一下,眸色幽暗下去。

    看到楼梯处突然上来的云紫洛,他惊喜过后转为震惊,“洛儿,你怎么到这来了?你不是在四王府吗?我正有事,准备就回去了。”

    注意到摄政王,他的脸色很难看,“你带她来的?”

    摄政王的双眸利落地扫视了下四周,沉声问:“周围可有可疑人物?”

    楚子渊俯眼望向冲上二楼各个包厢搜查的御林军,蹙眉说道:“没有异样。这里夜场生意兴隆,人多吵杂,三教九流的什么都有,偶尔的不平常也难以发现。”

    “那也没看到桃儿了?”

    云紫洛很是焦急地问道。

    “桃儿不见了?”楚子渊脸色微变。

    “嗯。”云紫洛没有时间跟他解释,转过身来,一阵脂粉香味却从包厢内传了出来。

    她怔住了。

    从来都相信自己的嗅觉,可是……

    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不对劲的感觉越来越浓烈。

    她极力平静下心情,俯眼望着底下慌乱成一团的人群,不知为何,脑海中却突然浮出凌天睿的身影。

    那个突然给了她震雷般消息的男人。

    他说,他背着她已经有了别的女人,而她,却傻傻的一点不知情。

    心底那曾经受过的伤害有如开了闸口的匣,疼痛一股脑儿涌了上来。

    该死!

    怎么又会想起前尘往事?

    “洛儿,我已经让暗卫全批出动去找了,桃儿福大命大,一定没事的。”

    楚子渊在身旁安慰着。

    云紫洛点点头。

    子渊不是她的谁,他只是跟她说过喜欢她,而她,也没有接受啊!

    不接受,是因为不敢,不敢,是因为害怕,而她,真的不想这种害怕成为事实。

    突然转过身子便去推包厢的门,“我饿了。”

    “洛儿!”楚子渊拦住了她,眼神微微一动,低声道,“里面酒气太浓了,换间包厢,来人――”

    “不用了,就这间――”

    看到他的阻拦,心底的不快越来越浓。

    两人正僵持着,包厢的门应声而开,一声低低的笑后,女子娇声呼唤着“子渊,子渊!”

    一头扑向了楚子渊的怀里。

    “她是谁?”惊怒之后,云紫洛的声音突然就抬得很高,感觉到了欺骗!

    楚子渊的脸色微红,一把将那女子推开,

    那女子被他推了个趔趄,撞在栏杆上,以手一撩散乱的长发,微红的双眸看向云紫洛,声音比刚才正常了许多。

    “二妹,连我都不认识了吗?”

    云紫洛说不出话来。

    刚才这个头发披散、衣衫凌乱、声音沙哑却因酒醉而模糊不清、如同这个时代青楼女子般豪放地奔进男人的怀抱的,竟然是往日里优雅矜持的云轻屏!

    害她一个激动都没认出来。

    不知为何,知道是云轻屏后,她的心里既觉得怒火少了些,却又觉得不舒服的感觉多了些。

    “屏儿她喝醉了。”楚子渊走过来,十分尴尬地解释,“怕你多心会误会。”

    摄政王愣了一会儿已是反应过来,沉声叫道:“来人,先送四王妃回去,这样子成何体统!”

    云轻屏看了他一眼,嘴里溢出一声笑,转头踉跄着往楼下走去,几个人连忙跑上来扶着。

    “你跟她在这里吃饭?”

    云紫洛问道,声音有了隐隐的颤动。

    “洛儿,今天四哥大婚,她说她想不开要自杀,我才赶来的。结果――”楚子渊十分头疼。

    要不是这样,他还守在云紫洛的院中。

    而且摄政王也在,所以他才放心地赶了过来。

    要不然,就算是天大的理由,他也绝不会抛下洛儿过来的。

    “我知道。”云紫洛吸了口气,嘴角轻勾一抹笑意,淡淡道,“她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会让她出事的。”

    正因为理解,所以怒火会降;却也因为理解,她心里的不舒服也越来越多。

    “以后,不需要这么瞒着我的。”

    云紫洛说完,已转身朝三楼走去。

    “洛儿!”楚子渊急冲冲追了上来。

    “我去找桃儿,别浪费我的时间了,你去楼下找!”云紫洛回头喝道。

    楚子渊停住脚步,答应着,叹了口气,便匆匆下了楼。

    “啪啪啪啪!”

    三楼包厢的门一一被打开又着,云紫洛找了一圈,与御林军会合到同一间房门处,也没找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