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十里红妆:她是谁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一号红人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说是不是呀?”她放柔放缓了声音,充分利用了这具身体声音的柔媚与婀娜,伸出手臂,圈住了他的脖颈,软软问道。

    “轰”的一声,摄政王的脑海中炸开了,腿一软,心不知飘哪去了,伸出颤抖的手臂揽住她细若杨柳的腰身,身子轻颤着。

    内心被一股突如其来的甜蜜与兴奋的感受占据得满满的,飘然不知所在何处……

    “洛儿,洛儿……”

    感觉到女子温热的身体正在自己怀里,那双修长美丽的手臂正搂着自己的脖子,摄政王觉得自己呼吸快要接不上来,已经快要疯狂了,无意识地低喃着。

    云紫洛微怔片刻,奋力推开了他。

    摄政王瞬间只感觉到怀抱一空,最爱的女人已经不在那里了,一阵惊慌没有征兆地袭上心头,

    “洛儿别……”

    一巴掌已狠狠甩到了他脸上!

    “你果然是这样想的!摄政王,你好卑鄙!”

    云紫洛看清楚他眼中那不加掩饰的火热,心里又难受又气愤,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在交织。

    他怎么可以那样?怎么可以?

    得不到的东西就能毁去吗?

    摄政王毫无防范,也根本没有防范,就任那手掌扇到了自己的右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后肿起了一片。

    他捂住脸,没有作声,只是深深凝视着她。

    “别这样看着我。”

    云紫洛有些心虚地转过头。

    该死的这个男人的眼神不能看!

    凛厉起来的时候让她害怕恐惧,自己根本就不敢靠近他,但要是认真起来,便像现在这样,又让她产生另外一种恐惧……

    一面想,她一面揉着打痛的那只手,刚才一气之下本能地就甩出一掌,没想到还这么重,都忘记了她打的是谁了,后退两步,挨到了床沿。

    她已做好反击的准备。

    可是摄政王半晌没有动静。

    许久,眼光注视着她微红的手掌,轻声问:“打得手很痛?”

    云紫洛的脸微微一红。

    摄政王的眼眸中划过一丝心疼,嘴角不由勾起一抹笑来,“真是傻丫头。”

    从怀中掏出一个小药瓶递到她另一只手上,“这是清凉去火的药膏,抹上了,手就不痛了。”

    云紫洛收手不接,喝道:“你走开!你出去!”

    摄政王无奈地将药瓶放在桌上,说道:“我放在这里了,这可是千金难买,反正扔了还不如自己用,你那么聪明肯定会知道怎么选择,我走了。”

    恋恋不舍地看了她一眼,大步走出了内室。

    云紫洛气得一拳头砸在了床上。

    自己刚打了他之后,是有点后悔的,摄政王毕竟不是楚寒霖,但是,这么地管辖她,她也受不了的。

    只是打了他之后,他的反应却是那样……让她也不好意思了。

    想到他身上还有救桃儿时留下的伤,云紫洛再也忍不住了,大叫道:“回来!”

    摄政王此时正冷冷站在院中,鬼魂吞吞吐吐地问:“王爷,你的脸……”

    “鬼魅他们还没有回来?有没有传讯?”摄政王无声扫视过去,没有理会他的发问。

    鬼魂摇头,“还没有回来,八王爷的几个人也没有回来。我们正担心着会不会有事。”

    摄政王的目光投向遥远的黑暗,声音低沉,“他们不会有事的,怕只怕桃儿……暂时不要告诉她。”

    鬼魂刚想说话,就传来了云紫洛的叫喊。

    他只觉得脸上一阵冷风刮过,然后就没了摄政王的身影。

    他张大了嘴,眼露激动,暗自感叹,终于欣赏到主子轻功的真实水平……

    “什么事?”摄政王的声音压抑着波动。

    云紫洛吸了一口气,脸色平静如水,“你的伤怎么样了?上次多谢你渡了真气救回桃儿。”

    摄政王一怔之后,凤眸微翘,说道:“没事,时间久了就会好。”

    “那你左臂的伤又是怎么回事?”云紫洛蹙眉问,“为什么不包扎?”

    “小伤口算不了什么。”

    摄政王坐到了太师椅上,端起桌上的茶盅,里面还有云紫洛喝了剩一半的茶水,他看也没看放到嘴边轻啜起来。

    云紫洛脸色微变,想说什么却是忍住了。

    半晌寂静后,她沉下小脸走了过来:“把袖子挽起来,我给你包扎!”

    摄政王眼露诧异之色。

    “快点!别等我改主意!”

    云紫洛催促道,恨不得马上就能包扎好让他消失。

    摄政王一听赶紧放下茶盅,将衣袖一挽到底,手臂伤处向上地放在桌上。

    云紫洛查看了一下伤口面积,回身到外室,打开一个嫁妆箱,取出自己准备的医药绷带进来。

    先用酒精给他的伤口消了下毒,再用绷带给他缠上,打了个蝴蝶结。

    摄政王的嘴角是一直淡淡勾着的笑意,看着她近处的眉眼,一遍遍在心里细细描绘着……

    “好了。”

    云紫洛站起身,松了口气。

    摄政王这才收回眼神,点了点头,“不错,倒像是专业学过。”

    云紫洛默默走到外室,摄政王也跟着出来了,鬼魂与展兴赶紧从窗棂处闪开。

    摄政王径直走出了外室,锐利的眼光四下一扫射,“有没有动静?”

    鬼魂从暗处走出来,递上一张纸条,“王爷,您看这个――”

    摄政王看过纸条上的字,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让我看!”

    云紫洛不知何时出现在院中,伸手夺过了纸条,冷声问:“桃儿什么时候不见的?”

    展兴赶紧过来邀功,生怕自家主子不在,就被云紫洛忽略掉了,“半个时辰前,已经派了人追去了。”

    云紫洛单手一用心,那张写着“要想救桃儿,让云紫洛亲自来城东酒楼”的纸条化为了一片灰烬!

    “我去。”

    她回身冲进里屋,换上一套简洁利落的米兰色骑马装,系好雪杀,带好金刀走了出来。

    摄政王高大的身影从屋顶上飞下,落在她面前,沉声道:“我跟你一起。”

    “好。”云紫洛扬声应道,迈开步子往院外走去。

    多一个帮手,还是如此强大的帮手自然是再好不过。

    桃儿,你一定要没事,等我来救你!

    让我知道是谁敢拿你威胁我,我不会让那些人死得很痛快!

    脑里不由想到了琉璃阁的杀手,可是琉璃阁既然是摄政王的属下,这种可能便微乎其微了。

    又会是谁?

    刚想着,腰间一紧,身子已落入一个透着淡淡体温的胸膛中,低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走哪了?这边。”

    说完她的身子便像坐飞机一般腾了上去,摄政王轻灵无声地落在屋顶上,弓起背,有如夜色一只优雅的猎豹,飞速窜了出去。

    感觉到耳边风声呼呼,夹杂着男人强劲有力的心跳声,云紫洛抓住了他的衣襟,脸色微沉,却不好说什么。

    她只是不习惯,这样与一个男人如此亲近。

    尤其是,这个性格冷漠寡言少语的男人,常常会让她忆起凌天睿来。

    虽然,她越来越发现他们之间的区别。

    凌天睿是真冷,从外表冷到了内心,但摄政王,他却是面冷心热,至少,对她的心是热的。

    云紫洛微蹙眉,即使如此,她也不愿去探究内心深处究竟是怎么对待这个男人的,只求他别打破自己的世界,无心无欲无所求的世界。

    摄政王的速度极快,已经穿过主干道,往城东驰去。

    低下脸,看到女人微纠的眉尖,一丝暧暧的水滴在心中荡漾开来,用自己黑色的长袍,将她裹得更紧了些,轻启薄唇,“冷不冷?”

    云紫洛不答理。

    摄政王嘴角微勾,泛起一抹笑意。

    她似乎,不愿跟自己多说话。

    不过,他也很满足了。

    眸内,满满都是宠溺。

    感觉到男人不时扫来的柔情,云紫洛心里泛着慌,只想快点下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