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十里红妆:混乱洞房夜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妃不肯赐玉,王爷能怎么样?难道他还会为了自己跟王妃吵架?

    秋月的眼眶顿时红了,心纠痛到一起。

    “啊!”

    钻心裂肺的疼痛传来,她一声低吼,脸上表情无比狰狞,眼一翻,腿一伸,就此不知人事……

    “秋月!”楚寒霖叫了一声,感觉到她逐渐冰凉僵硬的身子,他的脸,也冷了下来,站起来沉声吩咐,“抬下去吧,按主管礼制下葬,王府守丧三天。”

    转头冷冷看向云紫洛,脸无表情,说出来的话却十分的刺耳,“我们,继续拜堂!本王已经迫不及待跟你的洞房了!”

    最后一句咬牙切齿。

    令厅上闻者变色。

    云紫洛勾起笑意,淡淡道:“喜堂见血,还死了人,四王爷也不忌讳忌讳?你不忌讳,太后可忌讳!”

    话音刚落,门外就有“圣旨到”的高呼。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四弟与云氏紫洛的婚事廷迟,另择吉日完婚!云氏紫洛暂居四王府,一切吃穿用度皆按正妃待遇!钦此!”

    楚寒霖压下心头一股火意,上前接了圣旨。

    他明白,太后一直迷信,选定今日的黄道吉日纳云紫洛为妃,也是为了当年钦天监秘密上报的“谣言”。

    如此不吉,她又怎么会允许自己跟云紫洛拜堂?

    听到这突然的来旨,楚子渊脸色微松,摄政王则是不显山不露水地坐在那里喝茶。

    云紫洛优雅地打了个呵欠,懒懒道:“今天三更就起来梳妆打扮,既然不用拜堂,我还是去找个地方补补觉吧。张康,跟来安排下。”

    张康对她存着一丝畏惧,看了眼楚寒霖,后者没有拒绝,他便跟了上去。

    云紫洛携桃儿住进了王府西院的一个小院子里,不算很偏僻,四王府的下人对她客客气气,生怕一不小心就落了个和秋月一样的下场,谁敢没事去惹她?

    下午时,云轻屏来了。

    “二妹,这里住得可还惯?”

    她脸色红润,眼角挂着笑意,已经没有了白天哭着跑出去的狼狈,想来楚寒霖刚刚给过她安慰和滋润。

    就算见死不救又如何?楚寒霖照样不怪她。

    “现在还没拜堂,你就还不是王府的女主人,需要什么可以到本王妃这里来说一下。”

    云轻屏说了没一句话,王妃的架子就端出来了。

    丢完这句,她转身离去。

    “唉哟!”脚底下绊到了什么似的,云轻屏摔倒在地,手背在地上的石子咯了好长一道伤痕,立时见血。

    “小姐!我让你不要来西院的你偏是不听,瞧瞧吧,现在伤了自己了吧?这让王爷知道了,又要怪死二小姐了。”珠香一面扶一面抱怨。

    云紫洛笑着说道:“哟,这话听得好像是我害了姐姐似的,我劝姐姐就别装了吧,装着装着也是自找苦吃啊。”

    这种伎俩,她前世六岁时就会玩了。

    月上柳梢头,月色满院。

    昏暗的烛火下,云紫洛半躺在床上翻看着一本手抄的祁夏地图

    忽然,大门就被“砰”地一声撞开,一股浓浓的酒味随着晚风直涌进来。

    楚寒霖红着双眸,发丝散乱,一脚深一脚浅地往床边走来。

    云紫洛“啪”地一下合了书,脸色冰沉如水。

    “四王爷,这么晚了闯我的居室不太好吧?”

    楚寒霖径直向床边扑来,云紫洛已翻身下床。

    楚寒霖干脆将身子挂在了床沿之上,回头瞪着眼眸问:“今天屏儿来你这里,你干嘛要推倒她?”

    云紫洛往外屋走,一面说:“她在我这不小心摔了一跤,回去定然跟你是说自己摔的,但是你不信,硬说成是我推的,现在来问我,我若说不是我推的,你肯定要骂我在狡辨。你心中既然已经有答案了,又何必再问我这个毫无意义的问题?”

    说着话,已经走到了门边。

    楚寒霖被她堵得说不出话来,追了出来,一把扑向了云紫洛,将她压到门板上。

    “小嘴还倒挺能说的,倒没瞧出来你上上妆还挺美的啊。”楚寒霖呵着热乎乎的酒气,眼眸内爆发出火热来,“不过你的身材真好……”

    云紫洛打掉他的手,目光微冷,膝往上弓,踢向他的命根子,楚寒霖便是喝了酒反应也还挺快,单手捂住要害,身子往后倒飞出去。

    却还是被她击在了手背处,疼痛传入身体……

    “四王爷,今天的天气不错啊。”

    窗棂被推开,跳进一个身影,却是展兴,上前恭敬地叫了声二小姐。

    后面跟着一人探进头,笑道:“四王爷,您还是出来吧,这么多人看着,面子丢不起啊!”

    说话的却是鬼魂。

    云紫洛的眉头狂跳,抽了抽嘴角,转身走进内室,却在抬眼看到屋里多出来的人时愣了一下。

    楚寒霖气怒着从地上挣扎着起来,指着窗子骂道:“你们这群狗腿子躲在我府里做什么?”

    鬼魂惊异道:“躲?我们是奉命在这保护云二小姐的啊,她现在还没嫁给您,就住在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府上,我们得防贼还防狼啊!”

    楚寒霖气得手都抖起来,“你好大的胆子,居然说本王是狼!”

    展兴接嘴道:“他哪说王爷您了啊,他说的是防夜晚入室的狼,王爷您酒喝多了,听差了,还是我们扶您回去休息吧。”

    楚寒霖气呼呼的,脸色热得发烫,一甩衣袖,“都给我滚,本王会走!”

    拉开门栓大步而去。

    鬼魂的脸色顿变,冲展兴喝道:“你出来!”

    展兴脸色一扳,负手道:“怎么?不是防狼吗?你们家王爷就能放进去了吗?”

    鬼魂脸色不好看道:“我是为你好,你知道我们家主子的脾气!现今你们家王爷有事离开了,你要惹了我们主子,没人救得了你!”

    看展兴虽然有些害怕,却毫不后退的身影,鬼魂笑道:“不是我说啊,你觉得我们王爷能把云二小姐怎么样?依云二小姐的脾气,你觉得我们王爷敢惹她吗?要是惹得起,还用等到今天,眼巴巴地跑到人家府第上来吗?早在云府就给办了!”

    展兴一想,是啊,这话有道理。

    便退了出来。

    “摄政王是来看我的笑话的吗?”

    不知为何,云紫洛见了他心中就生出一股子气来。

    想到那天晚上他嘴角讥嘲的笑,她就恨不得一棒子砸在那张欠扁的冰山脸上!

    摄政王见她这个状态,嘴角顿时勾起一抹笑来,玩味似地靠在墙旁的太师椅上,懒懒说道:“不是,我是来看管你的。”

    “看管我?”

    云紫洛愕然。

    “不能让你被楚家的男人骗了。”

    摄政王笑意微敛,生出三分严肃来。

    云紫洛的肺都要气炸了,大声道:“你管得太多了吧!我是奉圣旨嫁到四王府来的,虽然没拜堂,可也算是楚寒霖的女人了,就算我想跟他做些什么,你也管不到啊!”

    摄政王幽暗的眼眸瞬间一冷,声音也随之冰冷如寒水,“你看我管不管得到。”

    屋内的温度顿时降了好几度,云紫洛不由打了个寒颤,怒极反笑,“那我要跟楚寒霖上床呢?”

    “你敢!”

    随着冰冷暴怒的语句落下,摄政王的身影已经从太师椅上刷一下飞起,已经到了云紫洛面前。

    云紫洛扬起小脸,反问,“我跟他要结成夫妻,这些份内之事也用得着日理万机的摄政王大人操心吗?”

    “当然!”

    摄政王双眸紧紧凝视着她,“你跟他可以拜堂,但是别想……圆房!”

    那句粗鲁的话被他咽了下去。

    云紫洛已经被他的道理气得无语了,缓缓说出一句,“那摄政王是想我跟你圆房吗?”

    摄政王一愣,双颊顿时红了起来,嘴里轻叱,“胡说些什么?”

    “不是吗?”

    看到近处那张俊朗成熟的脸庞竟然满布红韵,云紫洛惊愕之下,脾气居然发不起来了,心里邪恶地生起玩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