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十里红妆:所嫁非君1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都市最强仙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人了然点头。

    王长老继续道:“阁主定然给云夫人服过药,消除了这几天的记忆。知情人也全被服了药。”

    转而长叹,“若不是小阁主好端端到我们玉铺来打玉,这个真相,只怕会被掩埋一辈子。”

    那人也叹,“是啊,谁会想到当初清清阁主会藏到云府来。阁主聪明绝世,想出这招偷龙换凤之计,谁也查不出来什么。”

    王长老点头,“既然阁主想要杀云紫洛,我们先安排一下,晚上派人跟阁主联系,这段时间我们就留在京城,命令下去,今天的事谁也不准外传,否则立马灭口!”

    云紫洛自然不知道这些事情。

    她安安静静地呆在府里指点桃儿的武艺,便等着四月二十八的出嫁。

    这几天在府里散步时,经常会听到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便是云彩丽在折磨旁人的耳朵。

    即使不想嫁傻子又如何?

    太后的命令,谁也不敢抵抗,尤其是怕死的周氏和云彩丽。

    周氏脸色并不好看,但好歹是她的亲生女儿嫁人,她也不愿寒碜了,过去让何家笑话。

    这几天,府里大大小小的奴才都忙了起来,贴喜字,挂红帐,冷冷清清的云府倒也有了点喜气。

    很快到了二十八的早晨,宫里来的嬷嬷全挤向了云紫洛的梨苑,给她梳妆打扮。

    云紫洛穿上刚穿越来时身上的那件精织细工的大红色喜服,心中冷冷道:“楚寒霖,这件死人穿过的衣服最配你不过。”

    梨苑内,穿着件全新绣五色兰花缎面袍子的姚玲玲一早就来了,美其名曰给云紫洛送嫁。

    实际上,一个早上就听到她的大嗓门不停地在抱怨。

    “喂,你手脚快点行不行?”

    “你手脚轻一点啊,小心毁了她的妆。”

    “这个你拿着,新娘子哪里拿得动这么重的东西?”

    “水,水呢?快打水来!怎么打个水就跟进了一躺皇宫一样,这么慢这么磨蹭!”

    一屋子的嬷嬷被她使唤得像人陀罗似地乱转,云紫洛对着镜子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

    全部弄好后,老嬷嬷给云紫洛戴上了镶满珠翠的头冠,又盖上红缨,便由姚玲玲与桃儿搀扶着去前厅。

    前厅内,周氏正哀声叹气地看着坐在椅上盖着红盖头的云彩丽,长一声短一声地吁着气。

    云紫洛被扶了进来,身上红色喜服金线交织,闪着耀眼的光茫,周氏的脸色刷一下就难看了起来。

    同样是嫁人,就算她为自己的女儿绞尽脑汁,可跟有太后撑腰的云紫洛一比,怎么就那么显寒碜!

    “母亲,请问哪边是我的嫁妆?”

    云紫洛将红盖头微微掀了道缝,看着厅面左右两排嫁妆,两排都放着十个大红木的箱子,让人乍舌,这二姝同嫁,嫁妆可真是多!

    “左边的是你的。”周氏没好气地答道。

    “哦,这就是四王爷送过的聘礼给我做嫁妆的吗?母亲将礼单给我,趁着新郎还没来,我要对一下数。”

    云紫洛淡淡道。

    周氏眉头一挑,“对数?难道你还怀疑做母亲的不成?你嫁过去了再看,有什么不对找我。”

    “桃儿,拿来钥题,你核对一下。”云紫洛无视周氏的话,扶着姚玲玲的手径直坐到梨木椅上。

    “云紫洛,你还把我这个母亲放在眼里吗?”

    周氏怒得一拍桌案。

    厅里的气氛剑拨弩张起来。

    云紫洛轻笑,“我自己的嫁妆我先看一下,有什么不对吗?桃儿!”

    桃儿已应声过去,拿过钥题便咔咔打开第一个箱笼,这么大的箱子里,却只装了几个花瓶,桃儿默不作声,一连开下去,直到将十个箱子全都打开。

    “嘶――”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嫁妆,看起来手笔大,内里根本没货啊!

    桃儿没待云紫洛吩咐,又回身夺过小厮手上的钥题,将云彩丽的嫁妆箱一一打开。

    “天啊!”

    这回连姚玲玲也忍不住惊叹起来。

    整整十个箱子,每个箱子都是满满的绫罗珠翠,珠光宝气,晃得厅内满目眩华。

    “小姐,这顶珍珠头冠是四王爷给你的聘礼!”桃儿从云彩丽的箱子里捧起一个钗冠大叫,“还有这个,这个,都是你的!”

    “你怎么能这么做?”姚玲玲气愤填膺地质问道,“你怎么能把洛儿的聘礼给你自己的女儿当嫁妆?”

    倒是云紫洛,嘴角勾着淡笑,并无表情的波动。

    在众人侧目的视现里,周氏的脸红了又紫,紫了又红,云彩丽“刷”一下揭了盖头,站起来吼道:“云紫洛,你不要太过份!我都要嫁给一个傻子了,你却要嫁给四王爷做王妃!我不过比你多些嫁妆而已!你还想怎么样?”

    云紫洛冷冷勾唇,说道:“不是我请你嫁给傻子的,你嫁给傻子你就厉害了是吗?你就可以贪图我的嫁妆了是吗?真是没道理的事情!若是今天换成我是你,你会把你的嫁妆分给我吗?好笑,你只怕在这里嘲笑得腰也弯了吧!”

    云彩丽的喉头一窒。

    “把礼单给我,你们,把该是本小姐嫁妆全搬到本小姐这来。”

    众人看不到她的脸,只得到她平静淡漠的声音,虽然不大,却足有当家主母的威势,让人根本无法小觑。

    周氏白着脸道:“吉时都已经快到了。”

    给了众下人一个别轻举妄动的眼色。

    云紫洛笑,“是么?嫁妆不对,本小姐就不嫁。你可知道,太后说了,我若不嫁,云家满门抄斩!你们要想死那么快,就不动吧。”

    她这话一出口,厅内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你骗人!太后是父亲的姐姐,怎么会抄斩云家?”云彩丽怒喝,脸上却闪过一丝恐惧。

    “抗旨不遵,王子与庶民同罪,幼稚!”云紫洛轻瞟她一眼,“你们想把事闹大,那我就耗着,这事传到太后耳里,到底是谁有理谁没理,呵呵,你们心里比我清楚。”

    周氏的脸瞬间一沉,咬了咬嘴唇,眼眸内满是阴郁之色,终于喝道:“你们都傻站着干嘛?还不动手,把二小姐的嫁妆还给她!”

    尴尬的气氛立时被一阵脚步声打破。

    姚玲玲暗吐一口气,从不知道,云紫洛居然这么厉害,根本不需要以武以蛮制胜,只消平平淡淡却暗含杀机的几句话,就把那个姓周的女人气得快要吐血身亡。

    太帅了!

    若是换成今天是她遇到这样的场景,估计早就掀了盖头跟那女人对骂起来。

    一个时辰后,终于在一片敲锣打鼓中云紫洛坐上花轿,前往四王府。

    云紫洛一把掀掉自己的盖头,长吁一口气,都快闷死她了。

    正想着,前方传来得得的马蹄声,迎亲的队伍随着这个声音迫停下来。

    云紫洛的心一紧,将轿帘掀开,望前面看去。

    暧暧的日光铺洒在血艳的红地毯上,模糊了男人的五官。

    楚子渊今日穿了一身玉白色对襟长衫,领口处镶着一排钻玉,正跨坐在一匹通体雪白的高头俊马上,带着一队提枪背箭的家将,拦在了路中央。

    周围围观的百姓早就被他的人给支了开去。

    “八王爷,请问您有什么事?”

    楚寒霖并没来,今日来迎亲的是张康,本来骑马的他被云紫洛勒令跟在轿旁步行。

    开玩笑,只有新郎才能在新娘轿前骑马吧?

    “狗奴才,滚开!”楚子渊今天的心情一点也不好,一道马鞭甩了过去,尤其看到楚寒霖没有亲自来接亲,他的眉眼更是阴沉得可怕。

    就算这嫁娶只是一场戏,那也是对洛儿的不尊重!

    张康被鞭影唬得往后滚去,爬起来便低了头。

    “子渊,回去吧。”云紫洛平静的心生起一丝涟漪,似乎在此时,看到楚子渊的出现,她才意识到,自己在古代是要嫁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