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地道中的血印2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桃儿看着黑不隆咚的井口时尚有些莫名奇妙,“小姐,这是口废井。

    云紫洛将宫灯缓缓放下去,井边上悬着一根细长的绳子,却是天蚕丝制就的。

    “天蚕丝用在了这里,不显浪费么?”

    她轻哼一声,将宫灯交到右手,单手抓着绳子,便跳下了井口。

    “小姐!”桃儿轻呼一声。

    “呆会儿你沿着绳子下来,我在下面等你。”说完她顺着绳子直接滑了下去。

    桃儿没敢犹豫,也小心翼翼地将腿先放到井里,然后双手抱住绳子,缓缓下滑。

    “小姐――”

    她不安地叫了一声,声音在井壁荡起阵阵空旷的回音。

    “下来,这里有路。”云紫洛蹲在地上查看着井底通道两旁的青苔和砖块年月。

    桃儿滑下来时,惊愕地问道:“小姐你怎么知道这井下有名堂?”

    云紫洛未答,眸色一沉,道:“我们往前看,注意脚底下别乱踩东西。”

    宫灯散发着温和淡薄的烛火,只能照到前方五米处,两人摸索着井壁,极小心地走着,以免触到这里的机关巧簧。

    云紫洛的手在地道两旁磨挲了下,声音很沉重,“这地道,已经挖了有十几年了,我无法推断出具体的年限,但绝对在十五年之上,二十年之下。”

    “十五年之上,二十年之下……”

    略显冷清的声音在地道两壁相撞,传来绵延幽长的回音。

    烛火一闪一烁,似乎便要灭掉。

    桃儿的后背一阵发麻,整个人打了个寒噤,身子往云紫洛旁边一缩,颤声道:“小姐,我有些害怕。”

    “你看!”

    云紫洛的注意力却被墙角的一抹暗红色所吸引,指了过去,顺便将宫灯照近。

    “这是――”桃儿的声音更加颤抖的厉害。

    “是血。”

    “小姐,我怕!”桃儿赶紧抱住她的腰,身子剧烈颤动起来,恐惧之意越来越大。

    “别怕,有我在,便是有妖魔鬼怪也有本小姐给你收。”云紫洛放柔了声音,勾起唇角,说着玩笑话,一面轻抚她的背。

    “走,我能感觉到这里离出口不远了。”

    云紫洛一手高高挑起宫灯,一手挽紧了桃儿,带着她快步向地道另一头迈去。

    道路越来越往上,待到近头,云紫洛在嘴边做了一个嘘的声音,闭眼,细细倾听,确定四周没有人声,她弯起右手的中指,在头顶的屏障上轻叩了一下。

    立刻发出沉闷的声响。

    “是块木板,不重。”

    她笑道,将宫灯交给桃儿,伸手顶了起来,身子也本能地靠在墙壁上。

    等到没有异样出现,她才慢慢地爬了出来。

    一阵香风吹来,风铃声声作响,宽大的檀木床四周飘洒着粉红色的帐幔,床上并无一人。

    云紫洛爬下床,从内室走到外室,惊异道:“这是云轻屏的房间!”

    “什么?是大小姐的房间?”桃儿放下了木板,跳到地上,也跟到了外室,满脸惊讶,“地道的这一头,在大小姐的房间,小姐,这是大小姐挖的?”

    云紫洛沉吟,心中也颇感震惊。

    此时,外院却传来一阵嘈杂的声响,好些人的脚步声往里走来。

    “有人来了!”桃儿拉了拉她的衣袖。

    云紫洛面露疑惑,自云轻屏出嫁后,屏绣楼的下人全被带去了四王府,所以这里也安安静静,一直空着,而打扫院落的仆妇也不会挑这个点的。

    来不及多想,她拉过桃儿迅速退到大衣柜旁,伸手拉开柜门将桃儿塞了进去。

    “啊!”桃儿一声惊呼,云紫洛已经蒙上她的嘴,自己也躲了进来带上柜门。

    “叫什么?”她嗔道。

    “有……有人。”桃儿已是哭腔。

    云紫洛在她的话音落下时,右臂已闪电出手,眸光厉沉,玉腕翻出一道金光。

    但听一个抽气声,一把金刀已经扣住了桃儿右侧那道身影的喉头!

    暗吐一口气,感谢在飞鹰的那几年,锻炼得自己经验十足,虽然刚进柜已发现有人,手却比大脑先反应一步,先控制了对方。

    她不喜欢被控制的感觉,所以,只好先出手。

    不过也得感谢刚才他没对桃儿动手,自己刚才在地道内并没听到上面的动静,可见此人动作之轻,呼吸之浅,是个高手。

    “是个女人?”那人竟低低一笑。

    “是个男人?”云紫洛昂起小脸,冰冷的声音毫无幽默的意思。

    她右手的小指,正摁在那人突出的喉结之上。

    那人明显一怔,忽然笑出了声,“好有趣的女人,不愧是个练家子――”

    “少废话!有人来了!”云紫洛轻叱,“不想死的话给我闭嘴!”

    那人果然默不作声了。

    同时,外院那些脚步声分散开来,有人推开了云轻屏房间的正门。

    “屏儿,你在不在啊?你要在,就应娘一声啊!”

    周氏抽抽泣泣的声音传了进来。

    云紫洛愣住了,这演的是哪一出?

    “屏儿,你怎么能跟四王爷怄气呢?他再怎么说也是王爷啊,三妻四妾都属正常,你怎么就不忍一忍呢!”

    “娘,姐姐不在。”

    云彩丽的说话声。

    周氏抹了把眼泪,嗯了声,“这都太阳落山了,屏儿还不见人影,我真是担心她。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会把那个长相恶心的小贱人给碎尸万段!”

    “娘,你早就该把她碎尸万段了!那个不要脸的小贱人居然敢设计我!害我得嫁个傻子!你让她看着,我云彩丽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她的!她让我嫁傻子,我让她这一辈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行了,你就别在这大话了!”周氏打断她,“这小贱人现在滑头得很,先把你姐姐找到,要对付她,屏儿比你有本事!”

    几人推门离开,脚步远去的声音。

    “该放手了美人,告诉我名字。”男人的声音带着调戏。

    云紫洛一脚揣开衣柜的门,单手搂住桃儿飞了出来,回过身来,冷冷道:“我不管你在这里做什么,咱们各走各的,告辞!”

    抽出雪杀,缠到了窗外的树上,带着桃儿破窗而出,消失在无边的夜色中。

    “真是个有趣的女人。”

    一袭大红色有如新郎装般艳丽的长袍轻轻卷地,男子挑起邪魅的眉,轻喃,“小姐?大小姐?云府的小姐,一个阴毒,一个泼辣,一个草包,难道还有第四个不成?”

    看着窗外的月色,他薄润的唇角勾起一抹好奇来,“云轻屏竟然跟楚寒霖置气?呵呵,看来我不在元京的这段时间里,出了不少趣事啊!”

    云紫洛携着桃儿无声落在梨苑的后院。

    一下来,桃儿就惊喜地叫着“小姐我好崇拜你!”一头扑进了云紫洛的怀里。

    双眼直闪红星,“小姐,你知不知道刚才在衣柜里,你出手那招太帅太干脆太利落太漂亮了!啊啊啊,小姐,我好崇拜你,从今以后我一定更加努力地练习武功!”

    “好了,去掩上地道口。”云紫洛拍拍她的背,眉宇间却浮出一缕沉思来,低声喃道,“那个躲在云轻屏房间的男人会是谁,他是不是在找什么东西?云轻屏那会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将井盖搬回原位,桃儿苦着脸道:“大小姐心思太坏了,竟然挖了这么长一条通道到我们梨苑,府里竟没人知道么?难道以前小姐的字呀画呀老是丢,原来都被大小姐偷去了!若是哪天我们睡觉里被杀了估计也死得冤到家了!”

    云紫洛眉梢一挑,没有否认她的话,却肯定了另外一件事,“云轻屏是知道密道的,但密道不是她挖的。十五年前,云轻屏还是个婴儿,要是更早,她说不定还没生下来!那时又怎么会有屏绣楼?”

    “那小姐的意思――”

    “你现在去府里找一个老人过来,我要问一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