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地道中的血印1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一号红人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该死!”

    摄政王剑眉一凛,喝道:“都忘了刚才谁要救你!这等恩将仇报,本王留你做何用!”

    何纤儿一听到最后一句,感觉到了一股杀意袭来,一屁股坐倒在地,吓得话也不会说了。

    “王爷,何小姐也是失手,请王爷高抬贵手。”

    云紫洛连忙跪了下来,姚玲玲也赶紧跪倒。

    摄政王脚往前踏了一步,本能去扶云紫洛起来的手停了一下,缩了回来,将头别向一旁,沉声道:“她敢在宫中行凶,本王是该罚她。快要做皇后的人了也这么没规矩!看来皇宫里根本没教好她的礼仪,鬼魂,送她去内宫,让几个嬷嬷好好‘管教管教’她,别放出来了!”

    说完,大步出了荷花亭。

    鬼魂上前,瞄了云紫洛一眼,同情地看着何纤儿,“何小姐请吧。”

    心道,要不是云紫洛的求情,你今天的下场哪里会这么便宜?

    可怜你还不讨好,这几个月,有你的苦头吃了!能留着命出来都不错了……

    何纤纤浑身冰冷,哆噎如筛糠,爬起来不敢发一言地跟着鬼魂离开了。

    不一会儿,亭中只剩下云紫洛和姚玲玲二人。

    两人相视片刻,不由都无声一笑。

    姚玲玲先开口:“没想到你还一肚子的阴谋诡计!我是个直肠子不懂这些,以后我就跟你混了,你得教教我!”

    云紫洛翻了个白眼,阴谋诡计……

    也笑出声来,“跟我混行呀,那我可得慢慢教你,不过要收银子的哦!”

    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共同摆了何纤儿一道,不知不觉两颗年轻的心渐渐靠近。

    两人结伴往宫外走,姚玲玲说道:“以前不喜欢你是因为不了解,只听人说你性格懦弱,我一直就讨厌软软弱弱的女人,就知道装三作四,那个何纤儿就是其中一个!害我上次――唉!”

    “上次的事说起来还是你吃亏呢!”云紫洛大方一笑,“我都过意不去了。”

    姚玲玲吐舌,“我现在特佩服你,不知道你的琴棋怎么会那么好,书画一定也是出类拨萃吧,比那个第一才女――罢了,反正我认为你比你姐姐好太多,我不喜欢你姐姐。你虽然会耍些阴谋,但行事比你姐姐大方多了!”

    云紫洛抿唇而笑,“谁先对我不好,我才会暗算她,但我不会主动找别人麻烦。”

    姚玲玲赞同地点头,“唉呀就是这样!要不然我也不会好端端去找何纤儿麻烦!”

    两人一路说一路笑,直到了宫门口。

    就见一辆华贵的马车停在宫门处,却正是八王府的。

    楚子渊老远便瞧见云紫洛与姚玲玲相处得如此和谐,眼睛都瞪大了。

    “洛儿!”他跳下马车迎过来,狐疑地打量了两人一眼。

    “怎么?你出宫?”云紫洛侧头问。

    “专门来接你的。”楚子渊笑得如沐春风。

    姚玲玲叫了一声“八王爷”,偷偷给了云紫洛一个揶谕的眼神,说道:“我的马车就在外面,你们先行吧。”

    “洛儿,姚家小姐怎的看到你这么平和,不吵不闹了吗?”坐在马车上,楚子渊偷偷问。

    云紫洛白了他一眼,“我还从没发现八王爷居然这么有八卦的潜质。”

    “八卦?这干八卦什么事?”楚子渊一头雾水。

    云紫洛嘴角轻抽,说道:“八卦,就是喜欢多话,家长里短的全都要问个清楚!”

    楚子渊扑哧笑出声来,暗暗将这个词记下。

    “洛儿,送你一样东西,闭上眼。”

    云紫洛愕然。

    “快闭上眼。”楚子渊扳起脸。

    云紫洛疑惑地望了他一眼,便闭上了眼睛。

    腰间微微一沉,男人的手已圈上了她的柳腰,结实的臂膀贴着她的腰肢,云紫洛惊得张开眼,却只瞧见面前一张放大的俊脸。

    “别睁眼!”

    已经晚了,云紫洛已低头看去,就见一条玉白色的腰带围在了自己腰上,两头还拉在楚子渊手上。

    楚子渊给她打了个花结,抬头,俯身,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印下轻轻一吻。

    “真好看!”

    云紫洛当即风中凌乱,小脸一沉,“楚子渊,你长胆了是不是?!”

    楚子渊不答反问:“这是天蚕丝的腰带,做好了,喜不喜欢?”

    面对他的软语,云紫洛竟发不起脾气来,只得胡乱点了点头。

    两人说到大婚的事情,楚子渊得知了太后以云建树相威胁,冷冷斥道:“果然是个六亲不认的主!你可知道,今天早上恒州来报,云建树已经被控制了。”

    “你说什么?”

    云紫洛大惊,攸一下从马车上坐直了身子。

    楚子渊叹道:“我今早去跟摄政王交涉了,摄政王似乎不想插手这件事。而后我飞鸽传书恒州的人让他们联系云建树,才知道云建树早被太后派的人密密监视了起来。”

    云紫洛的脸迅速退色,“恒州离我们这有多远?最快的马,三天时间能不能到?”

    “你开玩笑呢,就算是摄政王的黑风,也不可能在三天内到。”

    “也就是说,如果我敢抗旨,太后已经有了要挟我的砝码!”

    云紫洛冷冷分析。

    楚子渊轻微地眯起凤眸,看着云紫洛,温润如玉的脸上闪过一抹犹豫。

    终是缓缓开口:“洛儿,我只要你,其他人,我管不到了,我不会让你嫁过去的。”

    “可是我,不会让我爹爹出事的!”云紫洛回望着他,坚定地说道,“所以,我嫁!”

    回到云府,与楚子渊告别,云紫洛脚步匆匆地往梨苑赶。

    路上碰到两个抬着红箱笼的下人,她停步问:“这是什么?”

    两人放下箱笼,擦擦额上的汗,回答她道:“二小姐,这是四王府送来的聘礼。”

    “四王府的聘礼?”云紫洛愕然,“这么快?你们这是往哪抬?”

    “宫里来人带了太后的话,说您嫁得匆忙,帮忙着四王府准备了十抬箱笼的聘礼,这聘礼也作嫁妆用,夫人便说抬到库里去,等出嫁的时候再拿出来。”

    不管怎么说眼前这个二小姐还是要成为四王妃了,两个下人的口气也客气很多。

    “哦?抬到库里?那去吧。”云紫洛嘴角勾起一抹理解的笑意。

    抬到库里?只怕给她作嫁妆时要少一大半吧?

    到了梨苑,桃儿正满眼委屈地站在那里,看到她回来,跑上来埋怨,“小姐,四王府的聘礼都送过来了,你真的要嫁去四王府吗?四王府的一个丫环都敢拿着剑去伤您,还不知道其他人怎样的猖狂呢!”

    云紫洛但笑不言,并没把云建树被控制的事情告诉桃儿,而是吩咐:“去把秋月那柄银色小剑取来。”

    待桃儿取了剑出来时,云紫洛已取下自己的天蚕丝腰带,将在老金匠铺打造的那枚圆球穿在一头,单手执着腰带的另一头,“刷”一下,这把古代版“雪杀”武器便第一次在她手上挥舞了出去。

    “桃儿,今天下午,我教你认穴和紫洛剑法。”

    云紫洛玉腕一翻,收回雪杀,看着她的剑道:“我要你三天后的晚上,将这把剑刺进秋月的心脏!她怎么刺你的,你就怎么刺回去!我要看到喜宴变丧场!”

    她冷冷眯起眼,就算嫁,也绝不会这么如意!

    暮色斜阳,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厨房里送来饭菜,周瑞家的上次被自己安排的饭菜咸苦怕了,这一回倒不敢耍什么花招。

    用完饭后,桃儿拎着剑还欲练习,云紫洛叫住她,“把院里服侍的其他几个都打发出去,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桃儿养病期间补进来的丫环都是云紫洛亲自挑进来的,个个老实听话。

    桃儿现在在梨苑,宛然有了领头的气势,应声而去。

    云紫洛提着一盏宫灯,等她回来,侧耳倾听了下四周的声响,低低道:“去后院,我们把井盖抬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