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估错他对自己的关心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一号红人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说,你是为是你自己,不是为了我,这样,我还会感谢你吗?”

    楚寒霖双眸晦暗地望着她,悦耳动听的声音全数听进了耳里,却没能理解话语的含义。

    他的心神不在这里。

    云紫洛与他离得那么近,目光微微往下,便能看到女子柔软不盈一握的腰肢,修长的腿和胸前的饱满。

    他的精神立刻为之一振,脑海中浮出当日见她赤脚摘采桃花的场景。

    她的身材,竟会那么完美……

    热气微微打在颊上,他的嘴角微微一扬,竟不自觉地伸出手去揽她的小腰。

    云紫洛眸光一沉,刚想躲开,却看到云轻屏已经冲了过来。

    脑中立刻反应,忍着恶心站着没动。

    楚寒霖在她腰上捏了一把,手感好得他想要吼出来,目光渐渐火热起来。

    “寒霖!”云轻屏一把捂住嘴,就站在两人身侧,眼光中含着巨大的震惊与绝望!

    “寒霖,你――”云轻屏的泪水再也不受控制地掉落下来!

    她从未想到,自己曾经抢过来的好东西,以为只属于自己的东西,居然去抱她最恨的女人!

    那种挫折感几乎要崩溃她的心神!

    云轻屏转头疯狂地跑开。

    楚寒霖这才如梦初醒,手一缩,从云紫洛腰上拿了回来,往云轻屏的方向走了一步。

    云紫洛的眼内立刻出现一股嫌恶,提起裙摆在自己腰上擦了一擦。

    正这时楚寒霖回过头来。

    单手挑起了她的下巴,男人目光阴狠,“你在利用我气屏儿?”

    云紫洛只笑不答,伸手打掉了他的手,缓缓朝慈宁宫正门走去。

    楚寒霖也没再犹豫,转身朝云轻屏的方向追去,“屏儿!屏儿――”

    穿过宽阔阴森的大殿,到了长廊,前面便是太后休息的宫殿。

    宫女们将她带到这便退下了,云紫洛整理了下衣装,放缓了脚步踩上华贵的地毯。

    殿中传出淡淡的檀香味,几上一只掐丝珐琅的八角鼎袅袅绕着烟雾。

    云紫洛下意识地看了眼指上戴着的试毒戒指,上次便是靠了它,才识出太后的毒茶。

    挑起珠帘进了内室,太后正靠在一张贵妃榻上闭目养神,见她进来才睁开了眼。

    “太后姑姑。”

    表面上还不能撕破脸。

    “洛儿可怪哀家?”太后轻启唇,问道,指了指一旁的梨木椅。

    云紫洛自然知道她问的是什么,坐了下来淡淡道:“不怪。”不怪才怪!

    “寒霖倒是有心。”太后轻嘲一声,“不过,将洞房留在新婚夜也好。”

    说完,她掀开眼皮,察看云紫洛的脸色。

    “太后姑姑,如果我不嫁就是抗旨不遵了?”云紫洛保持着得体的笑容。

    “你说呢?”太后反问。

    “抗旨不遵的结果?”

    “满门抄斩。”

    “那也包括太后您吗?”

    太后面色微愠,眸中划过冷意,“哀家自然可以免罪,但是你父亲,却要陪着你送死!”

    云紫洛的笑意染上了三分讥嘲,“那是您亲弟弟,也能饶恕。”

    太后冷笑,“哀家没有这个权力!”

    “好狠毒的心。”云紫洛轻叹,“便为我不嫁四王爷,连自己弟弟的生死也不顾了么?”

    太后玩弄着自己的指甲,声音苍老却清楚,“皇宫里的人,早就学会了灭情!哀家自进宫来,玩弄权术几十载,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儿子身上!儿子跟弟弟,哪个重要不言而喻!”

    云紫洛抬眸看她。

    太后也正看过来,勾唇笑道:“但是,对你来说,父亲的重要性胜过一切吧?”

    云紫洛,唯有一个父亲可以依仗,唯有一个父亲,是真心实意爱她的。

    这点太后看得比谁都清楚。

    “那也未必!”云紫洛冷冷回道,“太后无情,洛儿也未必有情!”

    太后脸上出现了惊愕之色,半晌才勉强一笑:“云府是生是死便看你了。洛儿,哀家是真心希望你嫁给寒霖的,你们这两个孩子哀家最疼的。你回去后再好好想想吧,退吧。”

    云紫洛优雅起身,行礼退出。

    心里骂道,这个老妖婆,还有脸给她提真心!上次她说的话自己可全听见了,如果她不是天生凤格,如果她不是有个厉害的母亲,她tmd还会疼自己吗?

    唉,她居然能狠毒到拿自己的父亲来威胁自己!

    想到云建树这会儿不在京,还在桓州平反,自己三天后就被逼着出嫁,连与他打个商量的时间都没有。

    心有些疼。

    刚走出来,墙角一个人影跑了出来。

    “云紫洛,你等等!”

    一袭青色长袍,手中还抱着个琉璃棋盘,长相魅梧,不是十王爷是谁?

    云紫洛疑惑地望了他一眼。

    十王爷抱着棋盘走到她面前,脸色很是不渝,问道:“你真的要嫁给四哥了?”

    云紫洛想起那天十王爷为云轻屏说话的事,便直接说道:“我知道你跟云轻屏关系很好,反感我夺了她的幸福。但是,我也不想嫁,你能说得动太后让我不嫁,我会感谢你的。”

    十王爷面色难堪了一下,“四哥是太后的亲生子,他也扭不动太后,我又怎么成?”

    云紫洛听他这么说,立刻回头便走。

    十王爷冲了前来,拦住她道:“云紫洛,我只希望你过去后不要跟屏儿争宠,你想要什么东西我跟四哥都可以给你,但求你不要打破他们的幸福生活!”

    云紫洛挑了挑眉,道:“争宠?你的意思是说,我若真的嫁给了楚寒霖,这一辈子必须跟他一起度过,那就得把楚寒霖让给云轻屏,远远地看着他们快乐,自己在一个偏僻的院落里孤苦一生?”

    十王爷面色有些愧疚,却说道:“你放心,我可以保证你衣食无忧,不会让人欺负你的。”

    敢情,在他眼里,生活衣食无忧,不被人欺负就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云紫洛对他的幼稚感到无语。

    “对不起,我还没有那么伟大!”

    一甩袖子,离开了慈宁宫。

    云紫洛一路走,一路想着自己该怎么将这亲事回了,处理好。

    后面有人喊她,“云紫洛,等等我。”

    云紫洛认识这个声音是姚玲玲的,诧异地回过头,只见姚玲玲匆匆赶了上来。

    “我记得有人说过,见到我要绕道走的。”云紫洛盈盈一笑,不知她又要干什么。

    姚玲玲的脸微微一红,喃喃说道:“我想跟你比围棋。”

    “我没听错吧?”云紫洛掏了掏耳朵。

    “我说要跟你比棋!你要是棋艺真的比我好,那我就服你了!”姚玲玲抬起胸脯,目光如矩,“怎么样?敢不敢?我们去荷花亭。”

    “我没时间。”云紫洛脸色淡然下来,自己的事情都处理不来了,转身往前走。

    “云紫洛你不敢么?”姚玲玲提着裙裾小跑着追上来。

    “激将法对我没用。”

    姚玲玲一咬牙,跳到她面前,摊开自己的双手,“云紫洛,你看!”

    云紫洛低头看时,愣住了。

    姚玲玲的十根手指又红又肿,每个指肚上都有或深或浅的划痕,行家一看便知,这是弹古琴被弦磨出来的。

    姚玲玲的语气里有些不甘,“我在家练了这么多天的琴,没日没夜地练,假指断了几百根,手也磨成了这样子,可还是弹不到你那么好,云紫洛,我承认输了,我服你了!但我不相信你的棋艺也像十王爷说得那么好,所以我想跟你下一棋!”

    云紫洛的眼神微微一凝,从她的手上转到她的脸上,由衷叹道:“还真是个执著的性子。好吧,就一棋。”

    敢于认输的孩子是个好孩子。

    敢于比拼的孩子是个好孩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