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报复姐姐的办法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都市最强仙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说话间,楚子渊的马车也已经到了摄政王的车行之旁,停下接受检查。

    摄政王的眼光也飘向了这里,正看见云紫洛探出的小头,再看到楚子渊,脸色微微一变。

    何纤儿还在哭喊着。

    “滚开!”摄政王一脚将她踹开,冷着一张脸上马,一打马鞭,飞驰而去。

    一人一马,消失在黑色无边的夜里,后头的侍从纷纷打马跟上。

    独留何纤儿仍在嘶声力竭地呼喊……

    “皇兄登基三年,这已经是第六个皇后了。”楚子渊叹了口气。

    云紫洛眯起了杏眸,感到不可思议,难怪这个何纤儿说让她做皇后是太后的报复,敢情这多病的皇上还是个克妻命?

    或者说,另有缘故?

    她突然对这个传说体弱多病,从未谋过面的皇上感了一丁点儿的兴趣。

    马车继续前行,女人的惨呼声越来越远。

    重帘垂下,车厢内一片黑暗。

    “洛儿……”低低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云紫洛的心攸然一紧。

    楚子渊已经坐到了她身边,与她挨得很近很近,修长的手指已挑起她的鬓发,随手弯了几道。

    “洛儿,我想娶你,不会让你嫁给四哥的。”

    他的声音柔如清水,绵绵的,极是好听。

    云紫洛不敢侧头,没有说话。

    楚子渊的夜视能力也是极好的,看着她优美的左侧脸的弧度,翘起的下巴有一种致命的诱惑。

    不受控制的,他的眼光转到了她的耳垂。

    眸光顿时一窒。

    小巧若圆珠的粉耳坠着水滴形的耳坠,越发衬得她耳根后的肌肤一片雪白。

    那种白,白得通透,白得自然,与她脸上的肌肤毫不相似,云紫洛低着头,颈项呈现出一个优雅的弧度。

    楚子渊看得呆了,不由将她的鬓发放进了嘴里轻嚼。

    云紫洛眉头一皱,刚欲开口。

    温热的呼吸已迎着脖颈扑来,楚子渊双手按住了厢壁,俯身含住了她的耳珠……

    一阵酸麻感传来,云紫洛浑身便是一软,心慌意乱加气火攻心之下,伸手便将男人推开,叱道:“子渊,你做什么?”

    “洛儿,我想要娶你,你是我的。”楚子渊双眸晦暗一片,声音有些急切。

    云紫洛眸光微沉,移开身子,淡淡问:“那天我说的你可听到没?”

    “我知道,你不与别的女人共侍夫君,我会尽力!”楚子渊隔着黑暗看向她。

    云紫洛靠在厢壁上,双手抱胸,没有说话。

    楚子渊也保持着沉默,半晌,缓缓开口道:“太后似乎是铁了心想让你嫁给四哥,如果想让这事有个最好的了断,刚才你也看到了,唯有摄政王的话才能决定太后的抉择。”

    “你的意思――”云紫洛挑眉。

    “我们可以去找摄政王,从他那边打开通路。”楚子渊简洁地说道。

    “他?”

    云紫洛冷冷勾起唇瓣,“我不会找他,他的冷漠无情是出了名的,刚才不是把那个何纤儿踢个跟头吗?”

    “我们可以谈条件。”楚子渊开口,“他想要的东西,我也有。而且,他似乎对你也不反感,上次还救了桃儿,所以这事,能有八成的把握。”

    “你有他想要的东西?那,是权?是钱?”云紫洛蹙眉。

    “都有。”楚子渊接口道,“先皇去世前,给我们都封了号,给了封地,但太子登基后,朝里出了摄政王夺权的事,太后无奈之下才将我们召回京师,多方势力平衡,元京才能得一日太平。否则,这皇位,早就是摄政王的了。”

    云紫洛听得额筋一跳,说道:“那怎么行?你若跟他谈条件,我们的形势不利,总不能把这大好河山拱手让人吧?”

    楚子渊低眸道:“我也在赌,赌他对你的事也很上心。”

    云紫洛不知为何,心中生出一丝不快来,淡淡问:“如果他要娶我,然后才肯帮我,你也去找他吗?”

    楚子渊惊讶地抬起头,容色肯定地说道:“当然不会!”

    “那我们又何上门自取其辱?”

    “洛儿……”楚子渊沉下了心思,道,“这事交给我,我跟他之间的交易,与你无关。”

    云紫洛唇动了动,想说什么,终是闭上了嘴。

    第二天。

    睡到三杆才起床,和桃儿吃完早餐后,宫里的两道圣旨便到了,一是赐婚云彩丽,一是赐婚云紫洛与楚寒霖,而且日期是三天后完婚,两姝同嫁。

    另外传太后的口谕,宣云紫洛进宫。

    到得慈宁宫外,远远瞧见楚寒霖与云轻屏立在廊外。

    云紫洛微挑眉。

    太后办事还真是雷厉风行,昨晚的事情才发生,她竟也有脸来宣自己,不知见到自己会扯出什么理由来。

    披着烟霞色的斗篷,云紫洛款步过去,腰肢轻摆,天生柔软的姿体摆出来的自然走姿却极为摇曳。

    云轻屏的双眸一直盯在她身上,脸上现出一股忌妒来。

    这女人长得丑是丑,没想到居然还会摆弄风情,这故意来诱惑寒霖来着!

    当下往前一挡,遮住了楚寒霖的视现。

    楚寒霖却已看到了云紫洛,低声道:“屏儿,我有几句话去跟她交待下。”

    说着大步过去。

    殊不知身后的云轻屏满脸都是愤恨与醋意!

    “云紫洛,等会儿进去了可别提昨晚的事!”楚寒霖将云紫洛堵在前头的转角处,脸色严肃,“本王为你隐瞒了事实,你可别忘了本王的好!本王只跟太后说是我送你离开的,受了好一顿批评,若让太后知道你昨晚的行为,后果你是知道的。”

    说完,眼光不自觉地在她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遭。

    云紫洛见他目光放肆,又看到他背后的云轻屏一脸醋意,目光警戒地望着这边,突然心生玩意……

    在楚寒霖的目光落到她脸上时,云紫洛轻轻往前踏了一步,右手款款抬起,搭在他的右肩上,并没用力,只是刚触着衣衫。

    但在云轻屏的角度看到的却是,云紫洛涂着丹寇的十根修长的手指正抱住了楚寒霖的肩。

    云紫洛微微侧过头,轻勾红唇,与楚寒霖隔得很近,不过一拳之隔。

    “王爷,您这么说到底是为了我好呢,还是为了你自己的面子问题?”

    她故意放柔了声音,轻得让云轻屏误以为他俩在密声私语。

    云轻屏的脸色果然一紧,怒气在眉宇间勃发而出!

    楚寒霖崩紧了身子不敢动乱。

    云紫洛轻挑的眉梢盈着点点笑意,一双好看的杏眸闪烁着狡黠的光芒。

    娇柔却不过于妖媚的声音,带着暧而香的风,扑打在楚寒霖的脸上,长长的睫毛下,女子那双深邃的眸子渐渐变得迷离,明明是一双随意慵懒的眼睛,却如一个深深旋转着的旋涡般吸进了他的心神。

    “寒霖!”

    云轻屏的小脸都气青了,柔荑已将手中的香帕绞得凌乱不堪!再也装不了平时的温柔,匆匆几步走了过来。

    她的男人,怎么能被云紫洛的狐媚所勾引,居然不躲开!

    那个她从小就又恨又妒的女人,绝不会让她抢走自己的风采!

    云紫洛听到她的呼唤,心中畅快地笑起来!

    云轻屏,你也知道这种感受是什么滋味了吧?

    在你抢走你妹妹的夫君时,在你诱惑着他与你一起滚在床上时,你可又想过,你那可怜无辜的妹妹心中又是如何的煎熬与伤痛!

    突然就觉得,这真是一个报复云轻屏的好办法!

    只为了曾经那不甘的云紫洛!

    既然她抢走了他,那她是不是也要抢回来呢?

    自然,抢回来后,再无情地扔掉!

    就像当初楚寒霖对待云紫洛一般……

    云紫洛兴致起了,挑起左手的小手指,在呆怔的楚寒霖左脸上轻拂过去,柔美的声音低低一笑,“王爷,您是怕太后知道您被我控制住了,会丢了您的面子,你才会为我说话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