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茶中有毒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天才庶女:王爷,我不嫁最新章节!

    云彩丽未有提防,厅中人都没提防到他会做出袭胸的动作来。

    就听见“嘶啦”一声,云彩丽胸前的衣襟被何太平连抓带咬去了一块,露出艳色的肚兜来。

    何太平的口水斜斜流了下来,叫道:“爹爹,娘亲,我要跟她睡觉!她的胸大,屁股也大,昨天晚上我睡得好快乐哦。”

    “扑哧!”云紫洛第一个没忍住,低头轻笑出来。

    好在同时,四周都传来一阵低笑,掩住了她的笑声。

    楚子渊温润的面庞扭曲了几下,也憋不住地侧过头,咧开了嘴角。

    云彩丽听了他的话,脑中“轰”地一声,眼前一阵天昏地暗,“啊”的一声怪叫,伸手将何太平推摔倒,抱胸放声大哭起来,以身俯地,再也没脸抬起来。

    周氏浑身气得直哆嗦,颤动着,快要咬碎一口玉牙,她移动膝部过来,便想狠狠一掌打在何太平脸上。

    何侍郎已飞快过来拉起了何太平,跪下给太后赔罪。

    太后的脸上却是一片乌云笼罩,冷声道:“罢了,哀家只怕会被你们气死!去请圣旨,就将云彩丽赐给何家做媳妇,从此以后,你们两个不要出现在哀家面前了!”

    云彩丽听了这话,眼前一黑,就此晕了过去。

    周氏也是头晕眼花,无力地瘫倒在地。

    “太后――”周氏嗓子嘶哑地唤了一声。

    “摄政王到!”厅外小太监的高声叫喊淹没了周氏后面的话。

    厅里除了太后,其他人都是面容一肃,站了起来。

    摄政王穿着那袭黑色滚金边的长袍,踏着乌色官靴缓缓走了进来,墨发半束,随意洒在肩头,一双锐目凛厉地扫视了下四周。

    落在云紫洛脸上只有片刻,便转了过去。

    “太后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清冷磁性的声音响起。

    摄政王径直坐到了太后右侧,便有宫女手脚伶俐地沏来茶茗,他端起轻缀了一口。

    太后把自己的意思说了。

    “摄政王,求求您了,不要把丽儿许配给何家!”

    突然,云轻屏从楚寒霖怀中冲了出来,跪倒在地,妙目哀求地看向摄政王。

    摄政王微微一怔,看了眼云彩丽,又看了眼何太平,想到昨晚的事,眉宇间浮起一丝嫌恶。

    “不许配给他,你以为她还能嫁得出去吗?”他冷冷说道,“这种事,还有商量的余地吗?此事就按太后的意思办。”

    只一句,便将云轻屏打入了地狱。

    太后冷冷扫了一眼云轻屏,道:“别光为着你妹妹求情,你自己这个姐姐当好了吗?”

    楚寒霖挺身而出,“母后,您不要把错误都推到屏儿身上!”

    太后冷笑,“霖儿,我说她几句你竟然开始维护起来了吗?不惜顶撞哀家?哀家已经决定了,把屏儿赐给你做侧妃,正妃的位置,还是洛儿的!没有任何商量余地!”

    此话一出,厅中顿时一阵冷寂。

    云紫洛张大了嘴,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结果。

    云轻屏干脆双眼一黑,和云彩丽一般晕了过去。

    楚寒霖满眼震惊,“母后,我不娶云紫洛!”

    “你敢抗旨?”太后怒道。

    楚寒霖怨恨地望着云紫洛,不说话。

    “太后,这事不妥吧!洛儿已经不愿意嫁给四哥了!”

    “太后,屏儿怎么能做侧妃,那不是太委屈她了吗?”

    楚子渊与十王爷的声音一齐响起。

    “这事谁也休再提起,洛儿与霖儿的婚事,几年前就定下了!谁要敢阻拦,别怪哀家无情!”

    太后沉下脸,冰冷的一句,将所有的话都堵了回去,侧头看着摄政王,询问:“摄政王觉得呢?”

    别人的意见可以不考虑,但摄政王的不行。

    摄政王低头默默喝了口茶,抬眼道:“太后看着办吧。”

    一句话,便已将此事设成定局。

    “太后姑姑!”云紫洛赶紧叫了一声。

    太后向她看了一眼,摇了摇头,“洛儿,你留下。其他人都退了吧。”

    楚寒霖猛一吸气,仰头道:“母后,好,我娶她!但是,屏儿不能做侧妃,十弟说得对,那样委屈了她!我要立她为平妃!”

    太后眉头微皱,看着晕倒在楚寒霖怀里的云轻屏,略一思索,道:“哀家应了你。”

    楚寒霖这才松了那口气。

    云紫洛则咬着下唇,走到了太后身边。

    好笑!

    就这样定下了她的亲事?

    便是立平妃,连与她商量下都不用?

    “洛儿不可能与别的女人共侍一夫!”楚子渊脸上如结寒冰,低声冷冷对楚寒霖说道。

    楚寒霖看到他,顿时有了一股报复的感觉,沉声道:“那又怎么样?上有太后皇兄,这事不是你我能决定的,我娶她,想不碰她就不碰她,想凌辱她就夜夜凌辱她,而你却看得到吃不到!”

    楚子渊闻言,整张脸都变了色,袖下的拳头狠狠地握紧,尖长的指甲刺进了肉里也不觉得痛。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楚寒霖挑了挑浓眉,拉过云轻屏出门而去。

    厅里的主子奴才鱼贯而出,不一会儿就只剩下太后与云紫洛两人。

    太后正坐在上座低眉敛目,似乎快要睡着了。

    “太后姑姑――”云紫洛轻唤了一声。

    眉眼微动,太后抬起生着鱼尾纹的凤眸,点了点头,“洛儿,来,坐这。”

    她慈祥地拍了拍身旁摄政王刚坐过的太师椅。

    不知为何,云紫洛此刻能感到她的情绪中有着淡淡的悲伤、淡淡的失落。

    看来太后心思很多,否则也不会老得这样快。

    “洛儿,你可是有话要说?”太后直视着她的双眼。

    宫女上前,悄无声息地换去两人的旧茶,又重新上了两盏。

    云紫洛点头,“太后姑姑,我不想嫁给四王爷。”

    太后微怔片刻,轻笑,“为何?以前不是你求得哀家赐婚吗?”

    云紫洛淡淡道:“以前的我,已经死了,死在大婚当日,四王府的墙上。”

    气氛陷入沉默。

    太后叹道:“那事终是过去了。”

    “但是一个人的心若死了,也不会再活过来。”

    云紫洛咬字清晰地说道。

    太后低头捧茶,道:“这是寒霖前年从大雪山带回来的雪峰凉茶,你尝尝。”

    云紫洛举杯,吹去水面上的浮叶,轻啜一口。

    太后徐徐道:“寒霖是个孝顺的,当初不敢违逆哀家的旨意才不甘不愿地与你结亲,说起你的事哀家也有错,所以哀家想好好补偿你。”

    “太后姑姑您可以换别的方式,我希望自己的婚姻,可以自己做主。”云紫洛放下茶盅,低眉顺眼,看不到眼眸内的神情。

    “皇儿的身体越渐不好了,寒霖将是下一任新皇,你,就是皇后。”

    太后突然抛下这句。

    “那个位置,我不稀罕。”

    “你――”太后未料她竟然如此淡定如此从容,听到“皇后”的位置时居然眉眼未动一下。

    心中一忖,难道这世间真的是想要什么偏偏难得,不想要什么就偏偏注定得到?

    她放下茶碗,眼眸平静地说道:“可惜,已经晚了!不想要,也得要!”

    云紫洛刚张嘴,忽然身子无力地软倒在太师椅上,喃喃道:“这茶――”

    “有毒。”

    太后脸色如常,纵是承认在茶中下了毒,眉宇间也还是刚才那般的慈和。

    云紫洛的双眼渐渐闭上。

    “霖儿。”太后唤道。

    珠帘轻挑,一袭宝蓝色长袍踏了进来,楚寒霖眉头紧皱,看了眼云紫洛,问道:“母后,你一定要这样吗?”

    听了这句,太后的脸色才变得凛厉起来,盯着他,恨铁不成钢:“我这样是为了谁?霖儿,我这都是为了你啊!为了你能登上皇位!难道你还不清楚现在皇宫的情势吗?摄政王已经控制了我跟皇上,但是你在宫外,手中还有兵权,他一时手还没那么长,我所有的希望就放在了你身上了!!”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