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捉奸在床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一号红人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身上痛了,心就不会痛。”

    摄政王淡淡说了这句,抬起冷漠无波的凤眸,看向远方的黑暗,声音低沉而清楚,“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提到她,我不想听到,关于她的,任何消息。”

    双脚一错,以一个奇异诡谲的步法消失在屋顶之上。

    鬼魂风中凌乱,跪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摄政王口中的“她”指的是谁,他缓缓站起了身,眼光复杂地看了眼梨苑的方向,又看看摄政王去的方向,嘴角扯出了一抹心酸。

    王爷,您这又是何苦?

    不过一个丑女,你却……竟被她伤到了吗?

    那种隐藏着深深痛苦的绝望,似乎只在曾经老王爷抛家弃子之时,在仅仅七岁的主子脸上出现过一次……

    次日一早,四王府的马车便停在了云府之外。

    原来四王妃前夜做了个梦,梦见母亲亲手做的木耳羹,早上说起时,四王爷便特地陪着王妃回娘家用早膳。

    在他们到时,早得了消息的云府已经风风火火在前厅把早餐摆开了。

    楚寒霖、云轻屏与周氏分宾主坐了。

    云轻屏笑道:“娘,不如将妹妹也叫来,大家聚一聚。”

    “好好。”周氏一面答应着,一面怨嗔,“你妹妹啊,又是睡懒觉了,已经好些日子不来我这请安了,倒只有你跟王爷来,我才能叫得动她。”

    云轻屏掩嘴一笑,与周氏在无形中交换了一个眼神。

    她软声道:“把三妹也叫了吧,秋月还想看望一下桃儿,为上次的事向她赔礼道歉。”

    周氏刚要应,楚寒霖眼色一冷,“别叫她!我不想见到她!上次害你入水,这回说不好还在饭中下毒!”

    提到饭,周氏的脸立刻变了个色儿。

    昨天晚上云紫洛砸了厨房的锅盆菜碗后,她也只简单地吃了一顿,吃饭都是小事,倒是主母的面子给丢尽了!

    本想冲到梨苑抓她来折磨,但又碍着八王爷的面子,不出这口气吧,她却根本睡不着觉。

    幸得此时云彩丽向她推荐了这个好办法。

    毁了云紫洛的清白,既能报昨晚之仇,又能让她永远当不成八王妃,还得嫁个傻子,这不是一箭三雕的事情?

    而这事,八王爷怎么着也怪不到她头上去吧?

    “王爷,没事的,我也好久没见妹妹了,就让我见一见她嘛。”云轻屏说着撒起娇来。

    楚寒霖的心一软,犹豫了下也就点头了。

    周氏赶紧吩咐,“芙蓉,出去让人请两位小姐过来吃饭。”

    芙蓉低头去了,周氏的眼眸中露出一抹狠毒与得意。

    哈,云紫洛,这一回我看你还活不活得下去!

    昨晚派去几个偷听墙角的人都跑回来说云紫洛一直在床上叫喊,周氏心里那个爽啊!

    叫吧叫吧,药醒了就有得你哭了!

    三人闲聊了会儿,突然厅外就传来一阵急慌慌的脚步声,紧接着便是环佩乱响,有人跌在台阶上的声音。

    “夫人,夫人,不好了!”

    周氏整个人精神一振,喝道:“进来,四王爷在这,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跑进来的正是芙蓉,她脸色惨白,唇无血色,跑得衣衫凌乱,一进来就往前一跪,吓得大哭起来。

    “出什么事了?”周氏却又暗自点头,芙蓉这丫头还真会演戏。

    “夫人,我,我看到了,我看到了――”芙蓉嘴角哆嗦,语无伦次。

    “你看到什么了?”周氏强忍着内心的激动高声问,手中拿着的茶杯微颤。

    “我去小姐的院里,看到了,看到了――”芙蓉回想到那一场景,身子不停地颤动着。

    “你看到什么了快说啊!”云轻屏急坏了。

    芙蓉抬起惨白的小脸,看到云轻屏急切的眼光时,身子不由颤动了好几下,嘴唇轻哆,“奴,奴婢看到了,小姐跟何,何少爷――”

    周氏的眼光刷刷刷闪着光,看她说得太慢,忍不住接了下去,“何少爷?不就是昨天傍晚来我们府上做客的何侍郎家的少爷吗?他不是回去了吗?怎么还在我们府上?”

    “你看到妹妹跟他在一起做什么?”云轻屏直接切入重点。

    “在,在――在床上――”芙蓉结结巴巴地说到这,已是羞得满脸通红,接不下去了,掩头轻泣起来。

    周氏与云轻屏都暗吐一口气,几个站一边服侍的下人各个面露震惊,而楚寒霖也惊得挑起浓眉,满眼不可置信。

    云府竟会发生这样的丑事么?

    周氏一拍桌案,“哗啦”一声,手中的茶杯已被她带了地上,摔个粉碎,瓷沫飞溅!

    一张脸扳得铁青,厉喝道:“芙蓉,你可是看错了?平白得冤枉主子?”

    芙蓉只是抽泣着,摇头,再摇头,然后又点头。

    “好一个三小姐!竟然做出如此不知礼数,丢尽门楣的事情!”周氏气得直咬牙,“你们今天在场的都给我把嘴巴紧紧闭了,这等丑闻可千万别传出去!”

    “是。”所有的下人战战兢兢答应着。

    唯有芙蓉,一脸惊惶地抬头看着周氏,想要说话。

    “三妹怎的会做出这种事?”云轻屏难为情地将头埋进楚寒霖怀里。

    楚寒霖更是惊到了,“是云紫洛?她,她怎么会跟何太平――”

    周氏一脸无奈与痛苦,怒火之后,竟捏着帕子缀泣起来,“洛儿她娘去得早,老爷就让我带着她,偏偏她性格冷僻,不爱与我亲近。现在倒好,竟出了这样的事,叫我如何跟她地下的娘交待!”

    “若换了普通百姓家,这就是要沉塘的事,我看,堵住大家的嘴,把洛儿嫁过去也就罢了,也省得没了我们云府的府风。想老爷他日理万机,却没曾想生个女儿倒把门楣给玷污了!”

    周氏一会儿口气软,一会儿口气硬。

    芙蓉更是哭着摇头,“不是,夫人,不是――”

    唯有楚寒霖注意到了她的异样,“你把话说清楚些!”

    话音刚落,门外一阵清风吹进,伴着一个银铃般的笑声。

    云紫洛着玫瑰红织金蝶纹褙子,藕荷色荷叶边裙,挽了个纂儿,插一根剔透琉璃簪,耳戴珊瑚水滴坠儿,笑盈盈地走了进来。

    “沉塘?母亲是说要把谁沉塘呢?”

    云紫洛快速扫了眼楚寒霖与云轻屏,并没有行礼,而是笑着过去坐下。

    周氏喝道:“芙蓉看到你跟何少爷做着见不得人的事――你怎么还有脸来这里见客!”

    云紫洛换上一脸的委屈,站了起来,“母亲,你怎么能这样毁女儿名誉,女儿虽然不是你亲生的,但好歹也是云府的千金小姐,你怎么能污蔑我的名声?”

    说着拿帕轻拭眼角,看向芙蓉,“芙蓉,你竟然如此冤枉我!”

    芙蓉大叫道:“不是二小姐,是,是三小姐!”

    “什么?!”云轻屏哗一下站了起来,脸色大变。

    “芙蓉,你别信口胡说!”周氏一下冲了过去,揪住她的衣领,眼神内含着警告。

    “胡不胡说我们过去看看不就行了。”云紫洛接过话茬,“我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平白得让你们赖到我头上。”

    说着便牵裙出厅,直接往云彩丽的丽云阁走去。

    周氏的脸顿时一片苍白,不敢相信地看了眼芙蓉,声音发颤,“怎么可能这样?屏儿――”

    “娘,我们去瞧瞧。”

    不知为何,楚寒霖竟悄悄松了口气。

    到了丽云阁,大门虚掩,里面毫无声音,平时早起的婆子丫环一个也不见。

    云紫洛的步子最快,推开门后,震住了。

    主房的门大开着,床纱掀起,两具赤裸相拥的身子缠绵在一起,上面的女子头偏向房外,在大门这就看得一清二楚是云彩丽没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