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不想听到她的任何消息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一号红人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正想着,一个热热的呼吸由远及近奔来,衣服环扣叮当的声响不绝,床帐被挑起,脱光了衣服的肥胖男人蹦上了床,嘴里还哼哼唧唧地发着模糊不清的音节。

    而床外,则是云彩丽与那男人得意嘲讽的笑声。

    早在那具恶心的气味喷来时,云紫洛便闭住了呼吸,并做出了迅速的反应,一个翻身,将那男人的双肩摁在了床上,伸手刷刷点上他的八大穴道,并拖过被子盖住他赤裸的身体,借着淡薄的月光这才看得清……

    男人竟然是个侏儒,一米三几的身材,却长着一张苍桑的脸,眼斜口歪,两道口水还挂在嘴边,目光中竟还全是炽热的欲火。

    云紫洛赶紧拿起枕巾掩住了他的脸和眼睛,瞄了眼床外还没走的两个人,讥讽一笑,轻轻叫了一声,“啊――”

    声音柔媚无比,荡人心魂,云紫洛又学着前世目标在床时的叫声,软声娇侬,“嗯,我要――”

    声音一出口,她自己也吓一大跳,靠这具身子的声音,放得极低极轻时竟然如此娇媚无力销魂……

    正站在床角摆着一脸冷色的摄政王腿一软,差点就软倒在地,身子猛地便热了起来……愧得他脸上再度腾起了红云,胸腔比刚才更加剧烈地跳动起来。

    “这个小贱人,真不是一般的贱!”云彩丽的脸也瞬间红如苹果,大骂,“我们走!”

    快速逃出了屋,出屋后,脸上愤恨的表情却全然成了嫉妒,哼,贱人养的小贱人,床上勾人的本领倒是不小!

    听着脚步声渐去,摄政王脸上犹豫了一下,闪身出来,举起窗棂,强健有力的腿在地上一蹬,踩上窗棂,身姿便如猫一般,窜了出去。

    云紫洛脸上渐渐恢复冷色,赤脚下床,将床纱勾了起来,嫌恶地看了眼床上的男人,干脆就用床单将他头朝下一把裹了起来。

    小指一勾,便将他重重摔在地上。

    此时,窗棂又是一响,摄政王的身影跳了进来,黑色金边的长袍便停在了那里,并没过这边来,沉声道:“有地道。”

    云紫洛一愣,朝他走了几步,“地道?”

    看她走近,摄政王的心一阵甜蜜,身子也迅速崩紧,脑中不禁又一次想起先前令他迷乱疯狂的吻,和后来听到的她那娇弱无力却让他失魂颠倒的呻吟……

    深吸几口气,他对上她明亮的双眸,心微微安定,镇静地说道:“嗯,在院后的废井里,他们是从井下上来的,所以鬼魂――他没有发现。”

    井下有地道?云紫洛的目光慢慢冷了下去,梨苑里建有地道,这代表了什么?那条地道又通向哪里?

    “那摄政王,您这么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又是怎么回事?”

    云紫洛话锋一转,问出的却是这个问题!

    眼光冷如三月未融之冰,目含警戒,“你在食物里动了手脚?你到底有何目的?!我不过是云府一个庶女,既无权又无势更无貌,不知道摄政王,您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我――”摄政王眸光转动,轻吐出一个字,“你,可以吗?”

    云紫洛先是愣住,而后脸色刷一下沉得有如寒冰,“对不起,王爷,我配不上您!云府本就卑微,需要仰仗你的呼吸才能生存,若是你肯放过我们云家一马,那像刚才那样的话就请以后不要再提起!”

    “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云紫洛抬着头,不躲不避地对着他的目光。

    摄政王的眸内划过一丝伤痛,启齿道:“我对你,是发自内心的,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其实这世上喜欢我的又有几个人?但我希望,你不要跟他们一样。”

    他的声音很低,凤眸微暗,月光从窗后照进来,洒在了后背,反射出去,使得他的脸模糊一片,身形隐没于暗处。

    云紫洛讥嘲地别开眼,“发自内心的?摄政王高高在上,权势滔天,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却偏偏要找上我,这也就罢了,还说出发自内心这样好笑的话来。”

    “洛儿,我――”

    摄政王的心一阵阵抽疼着,看着她的红唇一张一合,若换做一个存心戏弄玩女人的男人来说,那些话听起来确实没什么逆耳,但对他,每个字都像一把尖刀,狠狠地剜在了肉里。

    “你不用解释,解释就是掩饰!像我长得这么丑的女人,更与你没有什么交集,你却说你对我是发自内心的,你拿这话骗谁去?我最后说一遍,摄政王,我真的不想与你为敌,你想得到什么说出来,我会尽力!”

    “还有,我弟弟,你已经把他软禁了起来,你连云家的独子也不放过,还敢说对我没什么企图吗?”

    “其他人对你怎么样我不知道,你救过桃儿,我十分感谢你,但是我最多也只把你当做救命恩人,却绝不会了感激你而以身相许!”

    云紫洛正色地说道。

    “那我要娶你呢?”摄政王的话已冲到了嘴边,脸上满布着痛苦,“我娶你,难道我也不能一点点走进你的心吗?”

    “绝无可能。”

    云紫洛答得干脆,“如果王爷要用手段强娶,你也只会得到我的身子;如果你现在就恼了,想要毁掉云家,我也还是这句话!”

    感情的事情,她不可能勉强。

    绝无可能……竟然是绝无可能!

    摄政王握紧了拳,仰起头,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深呼吸了几口气,不再言语,转身开门离去。

    走到院门处,他回头说道:“我不会强娶你,你弟弟,我也不会伤害他的。”

    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云紫洛也轻吁一口气。

    这个男人太过强势,若是跟他扯上一丁点的关系,不小心惹怒了他的话,以后云家的麻烦必然不少。

    摸到火石,将灯烛点燃,云紫洛捧着烛台在角落仔细察看,看到了窗缝下的一点灰烬。

    伸手拈了一点起来,便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空气也变得无比燥热。

    她赶紧闭住呼吸,抽出丝帕将这些粉末拣了起来。

    这是媚药……

    呵呵,云紫洛扫视了眼地上让被子裹成一团的男人,眸光一沉,嘴角轻勾,眉梢扬起一抹邪恶……

    鬼魂正坐在离梨苑有三个院落的房顶上,一边轻拭宝剑的剑锋,一边暗暗想道,不知道王爷的事办完了没有,啧啧啧,都这么长时间了。

    幸亏自己挑了个较远的地方呆着,否则定要听到一些不该听到的声音。

    正想得入兴,一双乌黑的官靴落在他背后,瓦片发出咯棱一声响,而后是男人的一声轻咳。

    鬼魂一惊,转而一喜,回头低叫,“王爷!”

    心中有疑惑,王爷的轻功出神入化,除非是聚精会神,否则根本察觉不到他的靠近,但刚刚,他落地时却明显发出了声音。

    摄政王明显有些心不在焉的,负手而立,抬着凤眸仰头观看星相,脑海中已神游天外。

    “王爷,我们要不要回去了?”鬼魂原地站立,试探地问。

    夜风凉凉,摄政王整个人有如一尊石雕,磊然不动。

    等了好久,鬼魂又问了第二遍。

    摄政王这才有了动静,低下酸涩的脖颈,目光从鬼魂的脸上落到了他手中的那柄剑,忽然一个旱地拔葱,闪到了他身边,快速抽去了那柄出鞘的剑。

    利器划过肉体,只消一个瞬间,鲜血狂喷,喷了鬼魂一脸。

    他呆住了,脸上所有的表情都石化掉……

    摄政王则松手,让剑落在地上,右手熟练地在右臂上点了两下,便止住了血,扯下衣袍的一片衣襟,匆匆包裹起来。

    “王爷,你,你这是做什么!”

    鬼魂看到摄政王左臂上血淋淋的伤口时,心痛得惊呼出声,扑通跪倒在地,仰脸看着摄政王发问。

    意识到声音大了,他又赶紧捂住嘴,一双睁得圆圆的黑眸中却满是震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