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别想做主本姑娘的婚事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上座的是周氏,今日穿了件丁香色蒂纹刻丝褙子,石青色绣碎花的综裙,挽着妇人髻,插了一根赤金簪子,指甲大小的蓝宝石额饰,两耳垂着珊瑚的耳坠,端的是珠光宝气。

    在她下首的中年女人,脂粉浓抹,穿了件大红色的加长绫袄,发髻上插了几朵红色的真花,装扮虽显寒酸,却极是喜气。

    “唉哟,这位就是府上的二小姐?”中年女人看到云紫洛,眼露诧异,放下手中的茶盏打量着,“瞧这身材段子,玲珑有致的,我这些年出入候门贵眷,眼光也算毒辣的了,这么好的身材没得话说啊!真是可惜了……”

    话锋一转,笑容堆了满脸,“我看啊,这门亲事准能成!”

    亲事?

    云紫洛惊愕万分。

    敢情这个人是个媒婆,还是来给她说媒的?

    难道周氏不知道,她跟楚寒霖其实还有婚约在身吗?给皇室未婚妻说亲,她还真有这个胆量……

    真当自己是个软柿子能任她搓圆捏扁吗?

    云紫洛心中竟没有任何怒气,只是好笑地看着周氏,想看她怎么跟自己解释。

    “洛儿见过母亲。”云紫洛微微行礼。

    虽然她极不喜欢周氏,但她现在的忍耐度比以前要好得太多了,至少明面上,不会让任何人抓住她的把柄。

    周氏挑了挑与云轻屏一模一样的三角眼,皮笑肉不笑地说:“前几天你父亲说你不愿嫁四王爷,让我帮着看看京城里有没有什么合适的人家。这不,我特地请了张媒婆过来问问。”

    云紫洛低着头,爹爹不想她嫁四王爷她是知道的,只是何以这么急着给她张罗亲事,更是让这女人给她挑选!

    唉,真是糊涂……

    “那母亲问出什么来了吗?”嘴上淡淡地说着话。

    周氏的眉眼中透出一股憎恶,语气却极是亲热,“这不,张媒婆刚在说,兵部侍郎何侍郎家的独生子比你大五岁,早就到了适婚年纪,父亲是朝中正二品大员,跟你爹爹同朝为官,门当户对,再好不过。”

    何侍郎的独生子?

    大五岁?

    靠,在这个时代,一个比她大五岁还没定过亲的富二代,还被周氏相中给她,那不是身体有毛病就是头脑有毛病……

    “母亲,我想你弄错了,洛儿和四王爷还没有退婚呢。这么急着说人家,岂不是给皇家抹黑脸?”

    云紫洛嘴角轻勾。

    周氏脸微微一沉,道:“就是因为你们一直退不了婚,才现在给你说亲事。老爷说你不想嫁四王爷,而宫里那边一直不肯为你做主,把这事拖着,所以让我留意留意你的亲事,等到庚帖送过去了,亲事定下了,这事也就成定局了!宫里也是没得话说的,总不能平白让我们云家的女儿把年华耽搁了吧?”

    呵,这话说得,还真有理呢。

    云紫洛肚里冷笑,抬眼道:“既然如此,那母亲就等父亲回来,让父亲帮着参考下吧,父亲在朝为官,对何侍郎家也比我们更了解,不用这么急的。”

    周氏的眼光闪烁了一下,心里又诧异又愤怒。

    虽然这几天看到云紫洛变了不少,但还从没跟她正对交锋过,未想到她再不像从前那样对自己惟命是从了,尤其是婚事上,本来嫡母做主就是天经地义,没想到她竟然敢再三推辞!还搬出了云建树。

    便撑起一个笑道:“这等事情你父亲哪里能管得,男人可不管这方面的事,我叫张媒婆看了你跟男方的八字,合得很,这就把庚帖送去了。”

    说着她身后的大丫环捧着一张红色的帖子递给张媒婆。

    “好呐好呐,我这就给男方送去。”

    张媒婆笑着起身。

    云紫洛小脸一沉,她岂不知,周氏把庚帖送去,便是铁定了心要把她往何家送。

    即使她不愿意,这事传出去了她也没理,不嫁也得嫁。

    虽然她根本不放在心上,可就是不想让这个女人得逞!

    “慢着!”

    她叫了一声,走到张媒婆身边,从她手中接过了那张红色的庚帖,看了眼周氏,抬起修长雪白的手指,干脆利落地将这张写着她生辰八字的纸撕个粉碎。

    “你――”周氏哪想到她会突然做出这举动,震惊地张大了嘴!

    张媒婆更是大吃一惊,跺脚道:“我的小姑奶奶,你,你怎么能撕了你自己的庚帖,不吉利啊不吉利,这一辈子都嫁不出去了啊!唉哟哟!”

    “不吉利?”云紫洛冷笑,一松拳头,纸屑纷飞,洒落一地,“我做过的不吉利的事情多着呢!不差这一样!”

    说完,凛厉的目光直射周氏,冷冷道:“就是天皇老子也别想做主本姑娘的婚事!你――”说着一脚踩在那些碎片上,一字一句道,“更是不配!”

    “你居然这样跟你母亲说话吗?!”周氏一张脸涨得通红,当着张媒婆的面脸全丢尽了。

    “母亲?”云紫洛邪魅一笑,“我的母亲早就死了,难道她还能从地里爬出来不成?”

    “反了反了!”周氏气鼓鼓地一拍桌案,“来人呀,二小姐如此不孝,把家法端来!”

    两旁迅速冲出十几个身强力壮的家厅来,把住了厅落,虎视眈眈地盯着云紫洛,免她逃走。

    云紫洛把弄着自己鬓角的一缕青丝,目光斜斜扫过众人,轻叹了一口气,似乎已经看到了不久之后这里的一派狼籍。

    她是动手呢,还是不动手……

    刚想着,一个清冷如月的声音从厅外传来,瞬间已到了厅上。

    “洛儿,怎么呆了这么久?”

    楚子渊两手还提着食盒,双眉微蹙,有些不满地抱怨道,眼神微微向上一瞄。

    周氏愣了一下,已快速做出反应,下来给楚子渊行礼。

    “八王爷来了,老爷今日不在家――”

    “本王来找洛儿的!”楚子渊极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的话,对云紫洛道,“洛儿,我们走吧,站得脚都麻了。”

    “好。”云紫洛笑颜如花,心里挑了个大拇指。

    “这――八王爷!”周氏不知哪来的勇气,唤道,“洛儿犯了家规,我正在处理这件事,希望您不要插手我们云家的家事。”

    楚子渊眉峰冷峻,眸子里闪过一丝不快,看向周氏问:“她做错了什么事?”

    周氏指着一旁站着的张媒婆道:“刚才洛儿当面顶撞威胁长辈,张媒婆也是亲眼所见!”

    张媒婆赶紧给楚子渊见礼,并点头证明了这件事。

    楚子渊的脸色更冷了,望着周氏启齿,“顶撞你了?”

    “是。”对着八王爷幽暗无波的双眸,周氏的信心一点点逝去,甚至后悔刚才开了口,要是趁八王爷走了,再找个机会整整那小贱人岂不是更好?

    楚子渊的怒气也一点点腾了上来,喝道:“顶撞你就顶撞你了,你又不是她的生身母亲!”

    没想到向来温和的八王爷竟然会说这么不给人脸面的话来,周氏的脸迅速变得雪白,不受控制地倒退了两步。

    张媒婆也吃惊地看着楚子渊。

    在一般人家,嫡母为贵啊……八王爷怎的如此不讲道理?

    楚子渊眸色一沉,一把拉起云紫洛的手,道:“本王告诉你,洛儿将来是本王的王妃,别说顶撞你,就是顶撞云建树也没关系!”

    “天啊!”

    不止周氏与张媒婆,在场所有人都失声叫了出来。

    什么?

    二小姐是八王爷未来的王妃?

    这……这演的是哪一出啊!

    从来没有任何征兆一个消息,就这样惊天地泣鬼神地砸了下来!把云家的上上下下砸得是目瞪口呆。

    难道说,这竟然是皇宫里内定好的事?

    刚才还微笑着的云紫洛,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身子微微一震。

    周氏更是满脸苍白,不敢相信地看着楚子渊,又看了看云紫洛,心里的不甘与愤怒在来回交织着。

    嘴唇欲动,她很想问,八王爷你竟然看得上这个丑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