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子渊跟我在一起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金掌柜本来躲在柜台角落里,看到是官府中人来,急忙跑出来,“是我是我,是不是抓到人了?那个丑女脸上有标记,很好找的!”

    “是你?”一个冰冷无情的声音如从地狱传了出来。

    声音凛冽,金掌柜打了个寒颤,寻声望去。

    前门处一片阴影,男人八尺多高的身躯挡住了照在柜台上的阳光,一身漆黑的袍子让屋内顿时暗沉下来。

    “很好。”男人转过了身子,冷冷吩咐,“把这家店封了,掌柜的连同小二全部发配到京城之外,永不得回京!”

    “是!”御林军齐声答道。

    金掌柜的倒吸一口冷气,震惊地看着说话的男人,龙章凤姿,发号施令显然是位居上位的重权者。

    再看这一身金边黑袍,难道他竟然就是传说中……

    脸色顿时一片惨白,双腿一软,他已浑身无力地瘫倒在地,很快被两个御林军架了出去。

    处理完这事后,摄政王左右看了一看,脸上露出一抹失望之色,才匆匆离去。

    鬼魂与鬼形互看了一眼,皆是苦笑。

    便在今天早晨,恒州传来军队造反之事,摄政王召集了京内大小官员在京兆府议事厅议事,有人来报查到了镇国寺无名尸体案的凶手,并把特征都说了出来。

    当时,自家主子的脸色便一阵下沉,不顾正在议事,丢下一群官员赶了过来。

    可怜的金掌柜,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被赶出京城的真正原因。

    摄政王处理事情,向来雷厉风行,何人敢问原因?便是官员也只是照办,在他们眼里,摄政王的任何决策都隐含着巨大的深意,不是他们能妄自猜测的。

    要是能猜的出来,摄政王还是摄政王吗?

    若叫他们知道这件事的真实原因,估计所有人的眼珠子都会掉到地上。

    云紫洛坐在回云府的马车上。

    周围喧闹声越来越小,车子拐了几个弯后,她心中攸然一惊!

    这条路,不是通向云府!

    她冷下脸,掀开车帘,马车已是一个急弯转入了小巷,两旁景色连连后退,断壁残垣,十分陌生!

    “你这是带我去哪?”她冷冷问。

    依着绝佳的方向感,她岂不知这条路跟云府根本两个方向。

    赶车的车夫是云家家生奴才,听得她这么问却没回答,而是将鞭子甩得飞快,加快了速度。

    云紫洛脚尖点地,从车厢内飞了出来,左脚踢出,将车夫蹬下了马车,中年的车夫滚了好几滚,撞到了墙上才停了下来。

    而马鞭,已握在了她的手里。

    “吁!”她撮唇清呼,车身一阵震动,奔腾中的四匹高马被勒停住了。

    “就是她!”

    一个愤恨的女声在前头响起,随着这声叫喊,七八个穿着随意的小青年拥着一个红衣女子从角落走了出来。

    “云彩丽?”云紫洛微眯杏眸,“你居然出丽云阁了!”

    今日的云彩丽一身鲜艳的红,配上浓装艳抹的妆扮,尽显飞扬拨扈。

    她双手环抱,摆出一幅嚣张的样子,两旁又分站着四五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怎么看都是一幅小太女的模样。

    “怎么?你以为让爹爹禁了我的足我就拿你没办法了?”

    说着云彩丽双手张开,拍了拍最近的两个小青年的肩膀,“看到了没?我兄弟!云紫洛,你敢招惹我,也不打听打听我在京城混得怎么样!”

    “呵,也就你吧,连云府门也没出过,能知道些什么东西?”

    云彩丽语带轻蔑,“上回你让我在床上躺了半个月,这一回我要让你在床上躺一年!”

    云紫洛翻了个白眼,看着她这个样子,不禁说道:“云彩丽,你堂堂一个丞相府的千金竟然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了一起?”

    云彩丽大怒,“你也知道我是丞相府的嫡门千金!你一个小妾生的庶女,站在我眼前连影都没有!你居然还敢打我!我为什么就不能找人教训教训你?兄弟们,给我上去狠狠地打!”

    那些小青年早因为云紫洛的话通通愤怒起来了。

    “不三不四?今天就叫你认识认识我们这些不三不四的人!”

    七八个人冲了上来,举拳就擂了过来。

    云紫洛心沉若水,身子微微一侧,左手一抬,便掀翻了一个青年,重重摔在地上,武力弱得她连金刀都不好意思拿出来了。

    当下左劈右闪,脚踢胳撞,不到片刻,地上倒了一片,哀嚎之声不绝于耳。

    云紫洛拍了拍手,看着张大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云彩丽。

    她没想到,云紫洛不仅打得过女人,连这些在市面上混的赌徒恶棍也不是她的对手!

    云彩丽有些畏惧了。

    云紫洛朝她轻轻咧嘴,笑得好不诡异,缓缓抬步走过来。

    云彩丽的脑海中顿现当天被她狠揍的画面来,看着一群在地上爬不起来的废物,身子一侧,从云紫洛身边冲了出去。

    “刷刷刷”紧跟着她的大红身影,三枚金灿灿的东西直射出去!

    “啊!”一声惊魂的尖叫后,云彩丽扑到了墙上。

    地上的小青年们抬头看时,个个惊得面容失色。

    一柄带羽的小金刀穿过云彩丽高髻上的珠环,不偏不倚地钉在了墙上,两边肩膀也各钉了一把。

    三把金刀,稳稳地将云彩丽整个人钉在了墙面上!

    “啊,痛!”云彩丽低头看时,就见两个肩膀上的金刀不仅穿透了红色的衣衫,还连着她肩上的一层肉,只要她一动,就痛得钻心。

    “云紫洛,我认输了!你放过我吧!”云彩丽大哭着叫道,一脸妆容全被泪水浇花。

    此刻,墙上正伏着一个人影,看到云紫洛这一手,也彻彻底底惊住了!

    没想到这云二小姐竟有这手绝技!

    亏得主子还让他来暗暗保护她,没想到根本轮不到他出手!

    跟了云紫洛这些天,有好几次都被她发现了,险些落入她的手中,后来他只得远远跟着,不敢靠近。

    心中暗叹,主子的眼光还是不错的,云紫洛身手了得,行事利落,气质突出,强悍不输主子半分!如果不是生得奇丑,跟自家主子还真是完美的一对……

    云紫洛不轻不缓地从她身上拨出了小金刀,痛得云彩丽龇牙咧嘴。

    “我只是试试新打的武器怎么样,看效果,还不错。”

    她以极淡的口气,说着能致云彩丽彻底崩溃的话。

    而此时,巷口已传进了马车的轴轳之声。

    一辆轻快的马车飞一般赶了进来。

    “住手!”声音在五十米外便传了过来。

    “姐姐!”云彩丽大喜,泪水哗哗流出,冲马车跑了过去,“姐姐,云紫洛她要杀我!”

    云轻屏已经从马车上走了下来,看到云彩丽肩上的伤口时,禁不住啊呀了一声,“你受伤了?”

    跟在云轻屏后面左边是秋月,右边是云彩丽的丫环荷花。

    一见云彩丽受伤,荷花哭叫着扑了上去,“小姐,是我的错!我要是早点去请大小姐来,你也不会被那个丑女伤害了!”

    云紫洛的目光微冷。

    原来荷花在她动手时见势头不对,就偷偷从矮墙上翻了出去。

    可从这里到四王府是要一段时间的!云轻屏能这么快出现在这里,显然她早就在附近了,今天的事情她知情!

    恐怕是来看好戏的,这会儿带着秋月来,是生怕自己伤到了她的宝贝妹妹吧?

    云紫洛明知故问,“姐姐怎的来这么快?”

    云轻屏敛起眸中的怨恨,说道:“我在附近的茶楼喝茶。”

    “这个理由,还是留着说给自己听吧。”

    说完,她已翻身上了马车。

    云轻屏扬了扬眉,一字一句道:“我是真的在庆春茶楼喝茶,子渊可以为我做证,我跟他在一起喝茶。”

    她加重了“子渊”两个字。

    云紫洛的手顿了下,不再说话,打马向巷口奔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