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向她解释解释2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是南川数百年来唯一的一位天才世子,自小便跟着南川王爷南征北战,三岁会吟诗,四岁会骑马,六岁会射箭,九岁便能统率全军。

    战场上一杆缨枪所向披靡,阵营中更是文韬武略,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颇有大将之风,君王之姿,被视为南川的骄傲。

    只可惜,那一年,十二岁的他被选中成了祁夏的质子,被送进了祁夏吃人不吐骨头的深宫……

    谁也不知道那些年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但他本是南川的世子,南川的未来之主――赫连懿;然而现在,却是控制了祁夏整国朝政、冰冷无情的摄政王……

    钟楼上的动静,被正舞剑中的云紫洛捕捉到了!

    玉腕一翻,银色小剑当胸而立,她仰起脸,望向钟楼的楼顶,离地不过几十米的高度,借着月光,夜视极好的云紫洛瞧得分明。

    瞬间沉下了一张小脸,没再说话,转身出林。

    摄政王吃了一惊,刚才正与云紫洛的视现对上,心头有如被钟鼓狠狠敲了一下,猛然颤栗。

    “她,她发现我了?”摄政王的脸色微微白了下,手足无措地说了句废话,极像个迷罔的孩子。

    圆空大师看到摄政王的神情突然改变,心里也是暗暗一惊,再仔细一瞧他那带着点灼热的眼神,更加愣住了。

    “我要不要跟上她向她解释解释?她会不会不听我的解释冷着一张脸赶人呢……”摄政王不知道,他这会儿一紧张,本能地去寻求圆空大师的建议,便将心里想的这些话部说了出来。

    圆空大师震惊良久,突然察觉到了什么,他忍不住侧过了脸,嘴角浮起一缕诡异的笑容。

    “你笑什么?”冰冷彻骨的声音在身后传来,一如先前的寒冷。

    圆空大师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他不应该失态的,应该铭记住,眼前这人是摄政王赫连懿,不是别人。

    他正如一只潜伏在暗处的优雅黑豹,在你毫无准备之时,随时给你致命一击!

    圆空大师只得转过脸,对上摄政王阴晴不定的脸色,摇头道:“没有什么。”

    看着云紫洛跑出去的方向,他禁不住问道:“王爷有没有看过她的画像?”

    他的跳跃太快,摄政王却知道他口中的她指的是谁,眉头一凛,道:“玷污了本王的眼!”

    圆空大师这会儿一点也不着急了,反而眼睛里有点点笑意,“原来王爷没见过她的画像,如果见过,也一定会觉得她长得很美!”

    “不要再跟我提那女人,否则,本王不介意扫平你的镇国寺!”

    摄政王冷冷吐着慑人的字眼,凤眸中闪烁着极度危险的光茫!

    圆空大师哪里敢再提,所有的神情全部收敛,话锋一转,“云二小姐的传言似乎不太可信?”

    摄政王面色这才好转,并没回答他,而是将目光转向云紫洛奔出的方向,眸光闪了两下,最终忍着心中的焦燥不安,决定不去追那道倩影,沉声道:“我回去了!”

    说完,飞速的一个腾身,单手摁上栏杆,穿着乌靴的脚轻轻在楼壁上一点,矫健匀称的身姿如只大鸟般向地面飞去,一阵树枝草叶的 声后,淡淡的龙涎香消失在树林。

    圆空大师嘴角的笑容禁不住地扩大,淡淡想,原来便是手眼通天的摄政王,也会被他自己口中的“狐媚子”的女儿所诱惑。

    若是有一天,叫他发现了这真相,那他会如他所言,杀了她吗?

    想着,一缕担忧浮出心田,圆空大师抬头看向天边的月亮,圣洁的面容,被一片浓浓的乌云笼罩。

    “清儿,即使你用毒药毁去了她的绝世容颜,但你还是没有预料到,她终究没有走上你给她安排的那条路……”

    云紫洛在镇国寺一呆就是七天。

    七天后,已经能下地行走的桃儿跟着云紫洛回到了云府。

    这一次得到的最失落的消息便是,圆空大师对她脸上的黑斑是胎记还是毒一无所知,更别说能有治愈的办法了。

    “桃儿,如果让你离开你愿意吗?”云紫洛知道这事是如何也拖不下去了,挑了一天便直接向桃儿坦开。

    桃儿正捧着一杯花茶,手一颤,托盘和着茶杯坠地!

    “小姐,你,你想赶我走吗?”

    “不,我只是想问你,如果让你离开是对你好……”

    “我不走!我就是死,也不要离开小姐!”桃儿坚决地说道,目中隐隐含泪。

    “无论什么苦和累你都可以承受?”

    “是!”

    “那好!”云紫洛长吸一口气,从身后变出一张写满字的宣纸,说道,“你的心脉恢复得完好若初了,接下来的三个月内,你按着这张纸上写的做,怎么写你就怎么做,不懂可以来问我。梨苑大大小小的事交给新进院的婢女就行。”

    从桃儿昏迷的那刻起,从拿到秋月的那柄银剑之日起,她就决定了,要将桃儿训练成一个合格的杀手!

    当然,这个杀手只需要保护她和保护自己!

    要当一名杀手,就意味着桃儿要放弃很多东西,比如纯粹的善良,比如单纯的思想……而首先要面对的却是,巨大的训练量!

    云紫洛的培训安排根据桃儿的身体状况由易到难,循序渐进。

    桃儿认真读了一遍,眼眸星星闪亮,脸上闪过一线坚毅之色,大声答道:“桃儿一定努力完成小姐的吩咐!”

    拿着纸就一溜烟跑出去找地方练习了。

    云紫洛从衣柜里挑了件淡绿色的珍珠别花褙子,月牙白棉纱长裙,头发挽着双鱼髻,插了一根珍珠流苏簪,耳上垂了两颗绿宝石的耳坠,打扮好后出门。

    老金匠铺。

    “我的武器打造好了吗?”绿色的面纱外,是那双熟悉的冷冰冰的杏眸。

    金掌柜打了个寒颤,点头道:“好了好了。”转身进去将二十四把小金刀和穿孔的圆球捧了出来。

    “上次您付了五十两的定金,但光打金刀也不够,还需要加付十五两。”金掌柜尽量把话说得客气。

    “哦?”云紫洛勾唇一笑,贴近他的耳旁,低声道,“上次听了你的话我便去了镇国寺,结果遇到一群杀手,可惜,那些人全被我杀死了,尸体丢在乱坟岗上!”

    “你!”金掌柜吓得叫出了声。

    关于镇国寺的事情这些天元京传得是沸沸扬扬,只是没人知道凶手是谁,他心里一直忐忐忑忑,突然听到这个消息,他岂不是大吃一惊!

    云紫洛抬指,便拈起了一枚金刀,轻轻在木柜上一拍,那枚金刀连着刀柄竟然全数没入柜台。

    金掌柜的双腿开始发软。

    云紫洛又拍了下柜台,那枚金刀攸地弹跳出来,她接个正着。笑盈盈的,举着刀在金掌柜面门上像模像样地比划了一下。

    “女侠饶命啊!”金掌柜扑通跪倒在地,哪里还不信云紫洛的话,不待云紫洛发问,已老老实实全部交代出来。

    “秋月……”云紫洛的眸光冷沉了两分,通过金掌柜对银色小剑的叙述,已经肯定了那人是秋月。

    既是秋月,那这幕后之主必是云轻屏……

    楚寒霖想要她的命,不需要这么麻烦。

    “掌柜的刚说我还欠多少两银子?”云紫洛问道。

    “不欠了不欠了!”金掌柜双腿扑簌地站起来,从柜中又捧了一大锭银子放在柜台上,“这五十两还给姑娘,姑娘您慢走啊!”

    云紫洛笑了一笑,却没接他的银子,将武器装在腰包里,转身出门。

    而云紫洛一走,金掌柜脸上的惊恐渐去,肥胖的身体一跃而起,大声叫道:“报官,快点报官啊!报官拿赏银!镇国寺无名尸体案!右脸上长了一块黑斑的丑女,线索啊线索!”

    一个钟头后,马踏声响,一群黄骠马风风火火飞到了老金匠铺门前,带着枪刀剑的黄衣御林侍卫军一举冲进了店面。

    “是谁报的官?”有人高呼。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