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向她解释解释1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眼波一沉,单手拥着云轻屏,左右一声清喝,“来人,将蓄意陷害王妃的凶手拿下!”

    “等一等!”云紫洛叫道。

    “怎么?云紫洛,你还想怎么狡辨?本王倒是想瞧瞧你这张巧嘴还能说出什么花样来!”

    楚寒霖以为她害怕了,脸色稍霁,薄唇翻起一抹得意的笑。

    而缩在他怀里的云轻屏,刚才还说不是云紫洛推的她,此刻却丝毫没有出声阻止,而是一副吓坏了的模样。

    云紫洛说道:“王爷,如果我有法子证明我是无过的,你是不是不会再计较?”

    “这是自然!”

    “那不管我用什么法子,王爷都不会怪罪下来了?”云紫洛加重了语气。

    “只要你能证明刚才不是你推的屏儿下水,本王不会追究!”楚寒霖现在与她说话也留了个心眼。

    哼,看她如何证明!

    “好。”

    云紫洛径直冲云轻屏招手,道:“姐姐,你过来,王爷一口咬定是我推你下的水,我们就回到刚才这个位置,让他们瞧一瞧,我的手,是不是能够触碰到你的身子。”

    云轻屏冷笑,站得那么近会触碰不到吗?便走了过来,站在云紫洛的左侧。

    “刚才你们都看到了,我就站在二妹的身边,便是这里。”

    “是吗?姐姐你确定你刚才站的是这里?”云紫洛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容。

    “是这里没错。”云轻屏话音刚落――

    “那就好!”云紫洛的小脸“刷”地一沉,右臂攸抬,手掌一翻,正打在云轻屏的右肩上,力度大得直接掀飞了她的身子。

    “啊!”

    云轻屏的尖叫声只来得及拖一个音,“扑通”一声,背心向后,重重地仰摔到冰冷的湖水中。

    随即便是剧烈的呛水声和挣扎声。

    “屏儿!”楚寒霖脸色大变,脚尖点水飞了过去,从水中将云轻屏再度捞起来,吼道,“云紫洛,你好大胆!这次你赖不掉了吧!”

    “王爷看清了?我从这个角度推姐姐入水,只可能是这个方向,可姐姐刚才进水的方向,却是完全相反,我可不知道,刚才我是怎么推的。”

    云紫洛神清气爽地说道。

    “好,就算是,但这次可是你亲手推的屏儿下水?!”楚寒霖脸色难看之极。

    “王爷说了,不管我用什么法子证明我的清白,都不会追究,难道王爷一转身就忘了?”云紫洛笑问。

    楚寒霖的大脑一阵晕眩,该死!他竟然又中了这女人的诡计了!

    气得找不到理由来辨驳。

    云轻屏已是冷得直发抖,想到刚才她傻乎乎地被云紫洛一掌推翻到水里,身子如堕冰窖!

    “我说了不是你,洛儿你又何需如此证明,难道我在二妹心里,竟然只是个证明清白的工具吗?”

    “姐姐大仁大量,能甘愿牺牲自己为洛儿辨白真相,洛儿感激不尽!难怪别人都说姐姐禀性温良,果然如此。”

    云紫洛扭曲了她的话,低眉垂睫,最后一句话却难掩讽刺。

    云轻屏的怒火腾腾冲起,偏偏她这样的话还真是自己无法在明面上反驳回去的!

    无缘无故地遭了两次罪,她哪里能吞得下去!

    所有的愤恨都化为了悲愤的咳嗽声!

    悲剧的,好像还着凉了!

    楚寒霖一阵担忧,叫道:“云紫洛,你还不找一件衣服给你姐姐换上!”

    “我这里没有,这毕竟是庙里头。我看王爷还是尽快带着姐姐回王府,看这样子,怕是要感冒――怕是要发热生病啊!”云紫洛笑盈盈的说道。

    让她找衣服给陷害栽赃自己的女人换?

    做梦吧!

    她云紫洛可从来不是什么好人!

    “云二小姐,你太过分了!”一个小沙弥从后头冲了出来,指着她道,“阿弥托佛,就算不是你推的,你怎么能有良心看着你姐姐去送死呢?”

    “送死?”云紫洛仰天冷笑了三声,才悠悠问道,“小师父,你弄错了吧?这是你们镇国寺的湖,这湖水有多深,你不是比我还清楚吗?”

    “这……”小沙弥果然愣住了。

    包括楚寒霖在内的这些人,也突然间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这湖水不深啊!云紫洛淌水过去才及膝。

    云轻屏的脸瞬间就红了,刚才只顾着演戏,却忘了,她根本就能轻松地从水里爬出来……

    “洛儿,四哥?”楚子渊的声音恰这时传了过来,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

    看到头发衣衫都挂着水的云轻屏,他明显一怔。

    而后皱了下眉头,终是开口:“怎么掉水里了吗?”

    见他对自己说话,云轻屏也是一怔。

    瞄了眼楚寒霖的神色,她软软说道:“子渊,你有没有我能穿的衣服?我好冷……我怕是发热了。”

    她的声音柔弱无骨,可怜楚楚的眼神不住瞄向楚子渊。

    楚子渊避开她的眼光,瞧了眼云紫洛,踌躇了下,道:“丫环的衣服倒是有,展兴,你去拿一件过来。”

    “让云家大小姐穿着丫环的衣服,委实不像吧?”云紫洛轻笑。

    “云紫洛你刚不是说没有吗?怎么子渊这就有?”楚寒霖咄咄逼人。

    楚子渊也吃了一惊地望向云紫洛,一时有些尴尬。

    云紫洛斜斜白了他一眼,不再回答楚寒霖,转身提篮离开。

    “洛儿!”楚子渊转身跟上,“我不知道你刚才说了……”

    云紫洛轻叹口气,心想,依现在的情形,就算此时告诉楚子渊刚才云轻屏的行为,他也不一定会信。

    便也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摇头道:“去晒桃花吧,桃儿想她娘做的桃花茶了!”

    当夜,一袭白色中衣的云紫洛再次来到镇国寺的小林练剑。

    练的仍旧是昨晚信手拈来的一套剑法,潇洒自如,境随心生,她给其命名为“紫洛剑法”。

    小林外的一座钟楼上站立两人,久久望着云紫洛灵活转动的身影。

    圆空大师凝视着她脸上的黑斑,那双清亮的杏眸,那样熟悉的身形,一行老泪,再也禁不住地从脸上滚下。

    一旁的男子,高大的身躯倚栏而立,崭新的黑色长袍绵延向无边的黑暗,月光从前洒下,淡淡勾勒出他深邃的五官,覆上一层淡淡的柔和。

    摄政王并没有侧头看身旁的动静,而是低声一笑:“圆空大师是想起了故人吗?”

    圆空大师抬袖擦去眼泪,哽咽了一下,没有回答,目光仍然眷恋地追随着云紫洛。

    摄政王冷冷道:“那种女子,死都死了,还值得你们一个个如此吗?”

    “她是个极美好的。”圆空大师涨红着脸辨驳。

    摄政王眼眸中划过深深的厌恶,“休要在本王面前提那个狐媚子!死了都十几年了,还让你们一个个惦记至今,若不是她,我父王……哼,该死!”

    圆空大师毕竟是得道高僧了,激动片刻,很快恢复容常容,低声道:“王爷是因为老王爷才会有偏见。”

    摄政王眯起凤眸,冷冷望着远方的夜空,眸中,一线杀气划过!

    “本王只恨她早死了十六年,而不能亲手结果她的性命!”

    声音掷地有声,冷傲孤绝的气质让人不敢轻视他吐出的每个字。

    圆空大师的脸色瞬变,他敢相信,摄政王这句话说得不仅仅是假设……若真的回到十六年前,谁也阻拦不了他的脚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