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我不放心她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桃儿她不会有事的!

    完全被分了心的云紫洛,任他握着右手,而她的心神,全部在摄政王能治桃儿这上面。

    “王爷,那就麻烦您瞧一下。”

    云紫洛极是客气,声音却充斥着一股浓浓的悲伤。

    “好。”

    摄政王垂下眼睑,半蹲在桃儿面前,锐利的眼光瞟了眼楚子渊和云紫洛交握在一起的手,抿紧了线条般的薄唇。

    摄政王移开视现,轻搭桃儿的腕脉,凝神屏气,缓缓抽出体内的一丝真气,查看脉相。

    “把她伤口处解开。”他沉声吩咐。

    此时已无男女之分,云紫洛应了声,接过楚子渊递来的一柄匕首,轻轻割开桃儿的右肩领,翻开了她整个右臂处的衣裳,伤口处赫然惊心!

    摄政王端详了会儿,说道:“伤势太重,这柄剑刺得太深了,目前只能留在体内,若是半个时辰内不施救,便无用了。”

    “王爷可能救她?”云紫洛心里一惊。

    摄政王未答话,阁外已响起一个吵嚷嚷的声音,“什么?剑刺进了心脏还能有救吗?”

    众人回头看去,展兴已经回来了,手里提着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正是当日为云紫洛看过病的陈大夫。

    一被展兴放下,他就挎着医药包跑了过来,一看到伤势,立刻摇头,“不行了不行了,这一剑刺得太深了,老夫救不了。”

    说完便要走。

    楚子渊先开口道:“这伤委实有些重,但这个人对我们非常重要,陈大夫还请你尽力。”

    陈大夫把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老夫平生不治无救之人。当初在云府,看了这位云二小姐的伤势后也是束手无策的,但云二小姐洪福齐天,是老夫生平遇见的唯一一个从鬼门关还能回来的人,实属奇迹!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位姑娘的伤,怨老夫无能,再请名医吧。”

    楚寒霖此时走了过来,启齿道:“伤得这么重,陈大夫治不了也是常事,请陈大夫离开吧。”

    “你……”云紫洛见他居然插手自己的事,怒极抬头,手却被楚子渊拉了一下。

    她侧头看了看楚子渊,楚子渊冲她轻轻摇了摇头。

    陈大夫接了赏银,哀声叹气的走了。

    楚寒霖话峰一转,问站在一边的摄政王:“摄政王可有法子救她?”

    楚子渊站起身,朝摄政王一躬到地,“摄政王,久知你医术高明,请你救一下桃儿,小王欠下你这个人情,他日必还。”

    摄政王凤眸微眯,未答。

    楚子渊沉声问:“摄政王是要见死不救吗?”

    楚寒霖也叹了口气,说道:“云紫洛,你不要怨怪本王,本来她是有救的,但有人见死不救,怨不到我。”

    云紫洛的目光慢慢凉了下去,冰冷地望着楚寒霖。

    他以为这样说,自己就会转移怨恨吗?

    她更能感觉到的是,在这一刻,子渊与楚寒霖有着一种共同的默契……

    “你想我救她吗?”摄政王轻启薄唇,目光沉睿,只是望着她。

    “想!”云紫洛没有任何犹豫。

    无论如何,桃儿的生死总是第一位!

    “王爷,不能救啊!”鬼影的身子猛一下从后面窜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倒在摄政王面前。

    “王爷,求求您了,你千万别中了四王爷跟八王爷的奸计啊!”

    不同于往常的冷漠高傲,此刻,鬼影一张脸已是惨白如纸,额头在地上磕得“咚咚咚”响。

    其实鬼影想说的,摄政王又如何不明白?

    鬼影见云紫洛答应得干脆,丝毫猜不出主子下一步会做什么惊人举动,也不顾楚寒霖与楚子渊在一旁了,连“奸计”二字也不避讳了。

    “奸计?你什么意思?”楚寒霖脸色发青,看向鬼影。

    鬼影不答,只是巴巴地望着摄政王。

    莲花阁内的气氛一度凝固。

    云紫洛咬紧牙关,心里凉嗖嗖的。

    到了这时候,权力、阴谋还是逃脱不掉……古代的世界,果然比现代要残忍……

    她只恨自己不会医术,一直以为自己很强,可以无视一切,原来真的到了生死关头,她也什么都做不了……

    半个时辰,半个时辰……云紫洛的脑海有些混乱。

    突然间,云轻屏惊呼了一声,“啊!我记起来了!”

    众人都转眼看向她,云紫洛心头更是烦燥不安,不知这个时候她还要捣什么乱。

    云轻屏扶着珠香就想走过来,但走了两步,便被血腥味逼得不敢动,拿着帕子掩嘴,说道:“镇国寺的主持圆空大师不是个不出世的名医吗?为什么不找他看看?”

    楚寒霖一愣,眉头飞快地皱起,道:“屏儿懂得什么,到椅子上歇着。”

    楚子渊淡淡道:“桃儿的伤,只怕走不了那么远的路。”

    鬼影一听到可以不用摄政王出手救人,喜得一下蹦了起来,叫道:“四王妃说得没错!我倒忘了,圆空大师的医术比这帮子庸医好太多,如果能吊住她最后一缕气,送到镇国寺去,也是一条生路。王爷,我记得府上还有三粒回魂丹,我去取一粒来给她服下。”

    说完人影嗖地就不见了。

    “回魂丹?莫非是南川的镇库之宝?可以保住人二十四个时辰内不断气的神药?”楚寒霖惊了一下,容色恢复了平静,嘴角挂起一抹讥讽,“摄政王既这么有心,怎么不亲自医诊呢?还这么麻烦。”

    摄政王冷冷倪了他一眼,云紫洛已喝道:“楚寒霖,你够了没有?闭上你的乌鸦嘴!”

    而后一脸歉意对摄政王道:“这回魂丹只有三粒,如此贵重,多谢王爷了。”

    摄政王凤眸凝视了她片刻,终是问道:“我不救她,你可生气?”

    云紫洛愣了一下,没想到他问得这么直接。定然是听了楚寒霖在一旁的暗讽明嘲才会这样问。虽然有点失落,可自己跟他并不熟,有什么好生气的呢?

    相对于陌生人,能赐一粒如此贵重的丹药,她是真心感激的。

    至少,比那个只会说风凉话的楚寒霖好得多。

    当即摇了摇头,微微笑道:“王爷能赐一粒回魂丹于我,我已感激不尽了。大恩不言谢。”

    摄政王动了动唇,欲说些什么,终是没说。

    鬼影回来时,手中还捧着一个精致的小红木盒。

    当着众人的面层层打开,里头的黄绒布上有一粒朱红色的丹丸,鬼影赶紧喂桃儿服下。

    摄政王伸手探了下她的脉膊,沉声道:“现在送她去镇国寺将会无碍,鬼影,你来抱她下楼。”

    楚子渊利落地接道:“不用麻烦摄政王了,我跟洛儿送她去,我的马车在外面。”

    说完弯下身子,“洛儿,把她给我。”便抱起了桃儿轻瘦的身子。

    云紫洛也站起了身,由于腿脚长时间曲着,关节一麻,便是一软。

    身旁递出一只手及时扶了她一下,力道很大,手心生着薄薄的茧,拇指与手指关节很粗壮,显然是长年握兵器的手。

    云紫洛抬头,摄政王立在一旁,三千墨发吹到了肩上,愈加衬得唇红面白,卧蚕眉微挑,看向她的凤眸划过一丝担忧。

    云紫洛未再作声,只是对他轻轻笑了一下,便转身跟上楚子渊的步伐。

    “摄政王,小王也告辞了。”楚寒霖行了个礼,抓住云轻屏的手,“屏儿,我们走。”

    云轻屏轻呼一声痛,“寒霖你轻点!”

    楚寒霖侧头看了她一眼,眼眸中一时闪过无限复杂,微微叹了口气,道:“走吧。”

    待青夜抱着秋月跟楚寒霖一行走后,莲花阁内,便只剩下摄政王主仆。

    “王爷,幸亏了四王妃……否则属下一时都想不到圆空大师!”鬼影长长吁了口气。

    “本王是不是做错了?为什么总觉得她会不高兴呢?”摄政王喃喃了一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