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谈判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紫洛从怀中掏出一个大银锭,往桌上重重一搁,道:“你只管按我图上的要求打就行,用最好的材料,钱不是问题,这是定金。

    “好好,姑娘稍等下。”掌柜的拿了图纸就进了内屋。

    云紫洛与桃儿站在柜台前等待。好一会儿,掌柜的终于出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位匠工模样的人。

    他看着云紫洛的眼神有点奇怪,可很快恢复正常,笑眯眯道:“我这工匠还不太明白,麻烦姑娘再跟他说一下。”

    云紫洛点点头,便指着图纸详细与那位工匠解说了一遍。

    工匠听明白后便点头进去了。

    掌柜的盯着云紫洛露在面纱外的额头看了半晌,开口道:“姑娘,你的脸色看起来与常人不太相同,我少年时曾遇过一位中毒的病人与你相似,冒 地问一下,你的右脸是不是生了一块黑斑?”

    云紫洛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掌柜的大喜,一拍老掌道:“这就对了,那个姑娘也是中了这种毒!”

    “毒?你说我家小姐脸上不是胎记,是中毒了?”桃儿沉不住气,惊讶地叫出来。

    掌柜的点头:“这种毒比较少见,当时那姑娘是由郊外镇国寺的主持圆空大师治好的,姑娘不妨去看看。”

    桃儿喜得对云紫洛道:“小姐,我听府里丫环说过,镇国寺的主持医术高超。小姐脸上真是毒的话,解去了就不会有疤了!”

    云紫洛点头,谢过掌柜的,带着桃儿出门。

    桃儿双眼直冒光,拉着云紫洛的衣袖道:“等老爷回来,我们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让他带小姐去镇国寺看看!”

    云紫洛眸光一沉,冷声道:“桃儿,这事先别声张。”

    “为什么?小姐不相信这是毒吗?”

    云紫洛低声道:“桃儿,我戴着面纱,你能看得出来我的黑斑长在左脸还是右脸吗?”

    桃儿一愣,摇摇头。

    “这就是了,那人直接就问我的右脸上是不是生了黑斑,难道中毒的人,就一定会右脸生斑吗?”

    “还有,皮肤不好的人太多,光从我额头的肤色,他便能联想到他年少时遇到的一个病人,这不是太奇怪了吗?”

    “最重要的是,他的眼神有异。”

    听了云紫洛的话,桃儿有点出神了,“小姐的意思……不会想得太多了吧?”

    云紫洛冷冷道:“想得多没事,怕就怕没有想到。所以镇国寺,是一定要去的,但不是现在。”至少,等她拿到兵器后,这几天,也会好好训练这具身子。

    “毒……不是胎记……”云紫洛抚着脸颊,倒希望这一句话是真的。

    老金匠铺,一戴着青色斗笠的女子左手握剑,站在后院。

    金掌柜哈腰进来,笑道:“我都按您吩咐的说了,那这金子……”

    女子轻蔑地眯起眼,将手中掂着的金子扔了过去,一个轻跃,跳上墙头,翻过几条街,闪进了四王府。

    初春时节,莺歌燕语,四王府后花园一派祥和。

    曲径通幽,八角亭内,云轻屏一身粉红宫装,高髻环玉,纤纤十指拨弄着面前的古琴。

    一曲广陵散在她指下荡悠,便在第二部分的转折处,一声涩音发出,琴弦凝住,无法接转,云轻屏的小脸瞬间扭曲。

    “啪!”她一掌重重拍在琴身之上,怒喝,“为什么这里我老是弹不过去!”

    服侍在一旁的珠香赶紧上前抱过古琴,劝道:“小姐,您要爱惜身子,这广陵散本就难度较大,小姐再练练总会好的。”

    “再练练?”云轻屏反问,眼中不由噙上了泪水,“我都练了多少年了,这一曲的后半部分没有琴谱,我连哄带骗从云紫洛那弄来的,谁料却是这么难,那小贱人弹得那么出色,我却常常在关键处转不过来弯,为什么?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珠香“扑通”跪倒在地,也哭道:“小姐,你已经够努力了!你这样的心态去弹,肯定弹不好。”

    云轻屏眼中满是恨意,“努力有什么用?处处不如她!我拿她写的诗词与我写的给寒霖看,寒霖不仅说她写的好,还说她的那张字写得好看!珠香,我模仿了她那么多年的字,可寒霖却一眼看出来我跟她的不同!”

    她已气结。

    珠香磕头哭道:“可王爷不还是不知道那是小贱人的字吗?在他心里,那些都是小姐的。”

    “可是我心里明白!”

    云轻屏气得一脚重重踢在她手中的琴上,直把珠香也踢翻在地。

    “我心里明白,我不如她!你心里也明白!”

    正这时,亭外草丛传来 一声响,云轻屏赶紧侧头问:“是秋月吗?”

    戴着青色斗笠的女人出现在亭外,她拿去斗笠,露出一头青丝,长相十分俏丽的姑娘。

    “我已经找到机会告诉云紫洛去镇国寺的事了,只要她去了镇国寺,一定有去无回。”

    “做得好。今晚联系琉璃阁的杀手。”云轻屏眉宇微微松开。

    秋月冷眼看了下地上的珠香,口气极是傲慢的道:“我可不是为了你,如果不是怕王爷会被云紫洛那个会弹琴的贱人勾去,我不可能帮你的!”

    云轻屏忍着怒气道:“所以,现在,我们只能站在同一战线。”

    眼中却划过一线冷厉,这个奴才,真是比主子还要主子!真以为她会点武功,寒霖就对她另眼相看了吗?不还只是寒霖身边的一条狗!

    待她以后掌了权……哼!

    月黑风高,一条黑影窜进了某家客栈的窗户。

    窗边坐着的人一身黑色侍卫装,冷冷道:“这次是什么任务?”

    来人低声道:“今天刚接的任务,目标是最近谣言最多的丑女云紫洛。”

    “云紫洛?”那人声音微变,道,“你确定?有人要杀她?”

    黑暗中的人踌躇半晌,才开口道:“你不知道,王爷最近对那个丑女有点不同……虽然我也不想让那个丑女坏了王爷的计划,可是……”

    来人沉声道:“若真是这样,这个云紫洛不能留了。我们不杀,承欢阁主知道真相后不会饶了我们的!”

    “你的意思是,瞒着王爷?”

    “嗯!”

    三天后的正午,聚仙楼。

    不知从何处得知了四王爷与云家丑女今日中午要在这里见面商谈的人们,从四面八方风涌而至。

    聚仙楼的生意半天之内,达到它开业上百年来的最高峰。

    十二阁包厢全满,大厅内更是座无虚席,便是楼外,也三三两两围着百姓,朝这边指指点点。

    碧桃阁的窗户微微开了一条缝,鬼影眯了会儿,很快收回了头,低声道:“王爷,丑女……云紫洛来了!”

    摄政王正坐在屏风后的太师椅上,悠闲地玩弄着手中的茶茗。

    听到这话,他凤眸微敛,起身走到窗旁。

    同时,隔壁莲花阁的窗棂也吱呀一声打开,楚寒霖冷冷地站在窗前往下俯视。

    涌动的人群分开一条大道,一道炫目的身影从外面徐徐走进。

    一身玫红色斜领束腰窄袖的骑马装,一道月牙白宽幅坠玉的腰带,勒出女子妖娆圆润的身材,头发却扎了个马尾,偏又显得干练清爽;而黑色的面纱,则给她整个人平添一股神秘。

    轻快沉稳步伐稍滞,云紫洛的一双杏眸蕴藏着冷光,眼角斜挑,双眸冷肆地扫了下四周,下巴微昂,睥睨天下的傲气勃然而出!

    楼内楼外,成百上千的人中顿时一片寂静。

    谁也无法将眼前的云紫洛,与他们心中的丑女形象划上等号。

    个个目瞪口呆。

    这样的气质,这样的从容,哪里是那个懦弱无能、胆小怕事、草包无能的云家丑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