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狮子大开口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都市最强仙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紫洛被他摇得头晕脑涨,赶紧推开他的手,打住话题,“够了够了,我明白了。”

    算了,还是不要跟他谈屏儿的好。

    两人刚走回座位,十王爷满脸震惊地跑了过来,劈头问道:“云紫洛,我问你件事,六年前是不是你?那次我跟四哥去云府,府里的琴声有如仙乐,弹得正是你这首曲子,跟你弹得一样好。是不是你?”

    “当然不是她!”

    楚子渊脸现紧张,先云紫洛回答道:“老十,那时洛儿还不会弹琴,这事以后休要再提!”

    十王爷狐疑地看了楚子渊一眼,又望望云紫洛,不解道:“八哥,那时你又不认识她,你怎么这么肯定?”

    楚子渊噎了一下,圆话道:“自然是我刚才问的,洛儿,我说的没错吧?”

    他满脸期待地看着云紫洛。

    云紫洛微蹙的眉轻轻展开,薄唇勾着笑意,答道:“嗯,那时我连琴都没摸过,又怎么会弹琴呢?十王爷听到的,自然是我姐姐弹的了。”

    十王爷先是眉头一松,转而又愁眉苦脸起来,边往回走,边喃喃:“真的是她,真的是她,唉……”

    云紫洛心里已经确定,六年前的那次广陵散正是从前的云紫洛所弹,而那次,楚寒霖与十王爷正巧去云府听到了,但从十王爷刚才的询问口气里得知,他们一直以为是云轻屏。

    云轻屏想来也是承认了吧。

    她冷笑,云轻屏不仅剽窃了她的文章,连琴艺,也毫不客气地据为已有……

    不过,十王爷得到了肯定的答案,确定是云轻屏没错,为什么还这么失落?难道他还希望是自己不成?

    这点令云紫洛很是讶异。

    她转头,正对上楚子渊若有所思的凤目。

    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云紫洛将视现转到对面的姚玲玲身上,吃了一惊!姚玲玲正满脸雪白,唇无血色地看着自己,一双圆目里满是不可置信!

    其他人,也都用各种打量的眼光朝云紫洛身上看去。

    从美妙的琴声中走出来后,这些名门贵眷才猛然想起弹琴的这位云小姐从前那些德性,开始惊疑不定起来。

    在他们心里,云紫洛早就被定为祁夏名门中的笑柄了,谁家女儿不听话,做父母的都会说,你也想学云家丑女无才无艺,一辈子嫁不出去吗?

    而突然间,这个传言就被打破了,原来的无才无艺草包无能女,一夕变成了天才琴师!

    姚玲玲的怒火终于从眼眸中射了出来,“云紫洛,你骗我!你明明这么会弹琴,为什么还要跟我比?”

    云紫洛轻抬眼皮,淡淡道:“琴是你选择要比的,也是你用激将法激着我答应的,这也能怪我?”

    “你!”姚玲玲快要气昏过去了,“你使诈!我不可能认输的!除非,你再跟我比书比画!我不相信你样样都好!”

    “不认输就算了,这一局就算平手吧。”云紫洛也不愿与她多追究了,闲闲地坐回到座位上。

    端起桌上的茶茗,吹掉水面上的浮叶,道:“至于比书画,我现在累了,等有时间,姚小姐来云府,咱们倒可以切磋切磋。”

    “嘶……”场上倒抽凉气声此起彼伏。

    这个丑女的口气竟然这么大!

    不过听了她的琴音后,对于她的书画水平,他们也不敢像刚才那样轻视了。

    姚玲玲双眸泛上水色,咬住牙关,没有再接话,转身回到了姚丞相身后。

    云紫洛极轻地叹了口气,将茶水放下。

    她这样做也是为姚玲玲好,自己跟她本无深仇大恨,若是再跟她比书画,那岂不是让她更丢脸?

    依自己的脾气,也不可能主动认输的。

    太后一脸笑盈盈地看着云紫洛,待姚玲玲退了回去,她才开口道:“洛儿的琴艺祁夏无人能比,姚家小姐的琴艺在闺阁中也是属一属二的,都是给哀家脸上争光,不分高低。来人,重重的赏!”

    听到太后的话,姚玲玲面色稍霁,低头上前道谢。

    云紫洛心中暗挑大拇指,太后姑姑果然老道得很,也跟着上前谢过。

    太后见今晚想要从摄政王手中要回云浩是不可能了,但她也看了出来,摄政王已经和云家冰释前嫌了。

    要不然,他会将自己最珍爱的流音琴借给洛儿?连洛儿打翻了茶他也没有当场发作?

    至于是不是另有企图……摄政王为人深沉内敛,便是太后,也不敢妄加猜测他的行为举止。

    目前宫里的处境如履薄冰,皇儿的身体也愈渐低迷,只要摄政王不在这个时候去找她云家的麻烦,她就谢天谢地了。

    目的已达到,这场宴会也就告一段落了。

    大臣贵眷们鱼贯着走出乾清宫,云建树、周氏在前,云紫洛在后面与楚子渊并排,两人不时低声说着话。

    周氏一脸阴郁,自打进了乾清宫便没有笑过,出门后左顾右盼,寻找着自己的亲生女儿云轻屏。

    云建树则不时回头偷看,见楚子渊待云紫洛亲厚异常,他的眉宇,不由深深地蹙了起来,又喜又忧。

    喜的是,洛儿出门交往都毫无妨碍了,与正常人一般,性格不再像以前那样孤僻;忧的却是,洛儿她与楚子渊的关系似乎越来越近。

    有人喜欢洛儿这是好事,可那人,为何却是八王爷……

    云建树心烦意乱,不由叹了口气。

    转过挂着宫灯的长廊,迎面云轻屏挽着楚寒霖走了过来。

    云轻屏的脸因为被蜂子蛰了,上药后便戴了面纱,楚寒霖则失了往日的英俊潇洒,面色有些阴沉。

    “爹,娘,你们回去了吗?”云轻屏笑着问,只是她的笑,十分勉强。

    嘴上和云建树周氏说话,眼睛却不由自主瞟向云紫洛,又侧头细细观察楚寒霖的脸色。

    云紫洛不由好笑。

    云轻屏这是什么意思?是在看自己跟楚寒霖有没有眉来眼去吗?做得太明显了吧!

    她自然不明白,云轻屏纯粹是心虚。虽然知道楚寒霖并没听到琴声,她还是忍不住后怕。

    “四王爷和四王妃的伤不碍事吧?”有楚寒霖在,云建树的称呼也改了。

    “没大事。”楚寒霖看向云紫洛,眼眸中波光汹涌,“云紫洛,三天后的正午,本王与屏儿在聚仙楼的莲花阁等你!有些事情是该谈清楚了!”

    “王爷……”云轻屏开口。

    “屏儿,你别好心!你的好心,别人只怕当成猪肝肺!她如此阻拦你我的幸福,你还这么为她着想吗?”楚寒霖怒气冲冲。

    云紫洛心中冷笑,红唇轻勾,“既然王爷如此想奔向你要的幸福,我又怎么好阻拦呢?只不过,你们俩伤害我欺骗我,害得我现在这么惨,精神损失费可不能少。”

    “什么精神损失费?”

    “三天后嘛,你准备好十万两的银票在聚仙楼等我好了。”

    “你说什么?”楚寒霖的双眸不受控制地凸了起来,满眼的不可置信,以为自己听错了。

    云轻屏也惊呼出来,“十万两!二妹,你这是狮子大开口吗?”

    云建树也未想到云紫洛会说出这句话来,有些错愕不定。唯有楚子渊,嘴角轻勾起一抹笑意。

    楚寒霖的眼色攸然冷了下去,怒声斥道:“云紫洛,你是想钱想疯了吗?原以为你对本王是真感情,没想到,你竟然贪的是本王的钱财!”

    他努力压抑着愤怒,处于暴走的边缘。

    云紫洛嘴边有了冷意,真感情?他既认为从前的云紫洛对他是真感情,又怎的如此去作贱?作贱就罢了,还好意思说出来!

    不由冷冷道:“贪图你的钱财又怎样?你除了有钱,还有什么可以吸引我?难不成,你以为谁都可以让你这样作贱不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