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六年前是不是你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一号红人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姚玲玲对古琴也很有研究,惊叫道:“这是上好的紫檀木,一点杂色也没有!这琴哪来的,这紫檀有几百年了?”

    她忍不住跑过来想要抚摸琴身。

    鬼影却轻灵的躲开,身形之快连片衣角也没让姚玲玲抓到,抬头时已是一脸冰冷,豪不客气地斥道:“别摸脏了琴!”

    别摸脏了琴,这么直接又伤人的话,用在自负自信的千金大小姐姚玲玲身上,怎么会不让她暴跳如雷?

    姚玲玲的一张脸迅速退色,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可她,认识鬼影是摄政王的人,连个屁也不敢放。

    云紫洛刚想去接琴的手,也赶紧收了回来。

    鬼影的一双黑眸,冷得没有半点温度,哼了一声道:“几百年?这是南川一千五百年的紫檀做成的琴!岂是你那破松木能比的?”

    姚玲玲听到是一千五百年的紫檀时,再也忍不住地惊呼了一声,同时,殿中这些人都发出了惊叹艳羡之色!

    “这是摄政王的琴?”楚子渊在云紫洛身后问道。

    “这是王爷的琴,叫流音。”鬼影十分自豪地说出这句话。此话一出,厅内的气氛瞬间变了。

    姚玲玲的脸色又白了好几分,将手往身后藏起来,辛亏刚才没有摸到,这琴难怪这么好,原来竟是摄政王的琴!

    鬼影将琴重新递到云紫洛面前,“王爷说,借给云小姐用一下。”

    他躬着身,态度很恭敬,但眼神却出卖了一切。

    望向云紫洛的那一眼有轻蔑,有不屑,有质疑,更多的,是厌恨!

    厌恨?云紫洛想笑了,自己好像没惹他吧?

    难道是因为摄政王把这把琴借给了自己这个一无是处的草包废物,所以他不满意?为主子叫屈?

    云紫洛微勾红唇,伸手接了过来,“代我谢过你家王爷。”

    鬼影不答,飞回摄政王身边,看着云紫洛的方向,不快道:“王爷,你真的要让她用你的琴?你从来都不许别人动流音一下,只有王爷您尊贵的手才配的上流音,怎么让她的脏手也去碰呢?”

    他不满,非常不满,死死地盯住云紫洛的双手,右手的手背处包扎着,露出修长洁白的手指,那是一双天生适合弹琴的手。

    当看到那双手触到琴弦之时,鬼影瞪圆了眼,恨不得用眼光将云紫洛的手斩去!

    摄政王根本不理会他的抱怨,而是聚精会神地注意着云紫洛。

    云紫洛席地而坐,浅绿色的长裙娉娉婷婷倾散于地,上衣的月白色越发显得纯净,衬着乌黑的发髻,整个人十分地清新。

    她将流音琴放在双膝之上,左手抚过琴身,漆面光滑如缎,右下角却有一处凹凸的地方。

    云紫洛微挑柳眉,轻轻抚摸着那几个字,却是繁体的“赫连懿”三个字。

    她一怔,抬头向摄政王的方向看了一眼,难道,赫连懿是摄政王的名字?

    没有多想,葱根般的十指已滑过琴弦,优美空灵的琴声如溪水般潺潺流过。

    音质珠润,果然是一把好琴!云紫洛的精神也为之一振,一曲广陵散便在手下悠悠荡开。

    她选择了与姚玲玲一样的琴曲,一是因为同样的曲子容易辨别高低;二是广陵散后半部分失传,姚玲玲只弹了现存的半部分,而她的脑海里,却有完整的乐谱。

    云紫洛静静地坐着,闭着眼,已将整个身心都付进了乐声之中,琴音忽高忽低,忽快忽慢,过渡得是那么自然,又是那么扣人心弦。

    乐声缓缓而低,慢慢的,在众人以为这支曲子到了尽头之时,云紫洛纤手一翻,如高山般的巍峨琴音平地而起,比起第一部分的舒缓,后半部分乐声锵镪,雄浑天成。

    而后化为一片秋风萧瑟,在萧瑟中音声下沉,最终归为沉寂。

    云紫洛睁开眼睛,沉默的大殿中只传来孤零零的一阵掌声。

    她应声望去,摄政王高大的身躯已然站在了台阶之上,幽暗的凤眸中满是欣赏与赞叹。

    摄政王的掌声过后,大殿内所有沉浸于乐声中的人们才惊醒过来,楚子渊震惊过后,猛烈地鼓起掌来,殿中,有如雷霆般中的掌声此起彼伏。

    “云小姐,请问你刚才弹的是不是广陵散失传的后半部分?”一个大臣迫不及待地上前,满脸激动地问道。

    “正是。”云紫洛浅浅笑道。

    “太好了!没想到失传几百年的广陵散乐曲今天居然完整了!”另一人大声叫道。

    “云小姐,你是从哪得到这失传的曲子的?”

    “云小姐,你能不能再弹一遍给我们听,你弹得太美妙了!”

    “这么高的琴技,这么好的琴,这么动人的曲子,实在没有一点不完美的地方了!”

    大殿内嘈杂一片。

    不同于殿内的嘈杂,殿门外的长廊柱旁,云轻屏满脸灰暗。

    肩上的米兰色垂纱披风被晚风灌得飞起,她直直地站在廊上,如僵硬了般,不知保持了这个姿势有多久。

    柔荑死死绞着手中的一方兰帕,白色的面纱外,柳眉倒拧,挑起的眼眸中阴晴不定。

    小丫环珠香从廊那边急急过来。

    云轻屏见了她,眼光一变,赶紧问:“拦住王爷了没有?”

    珠香擦了擦额上的汗,点头道:“放心吧小姐,王爷没听到刚才的琴声。”

    云轻屏眼中并不见喜色,眼光反而更加狰狞,“今天没听到,并不代表以后就听不到!倘若让他知道了……我岂不是功亏一匮!”

    她抬起戴着面纱的脸,冰冷地望着远方,喃喃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最后一句话,声音极低,被风吹进了夜色……

    云紫洛起身,嘴角噙着笑意,转身走到台阶下,微微躬身,将流音双手捧给摄政王,“谢谢王爷赐琴。”

    她的心里其实有点忐忑,这一次,他不会又失态吧?

    如果真是这样,自己该怎么办?

    松手,然后让这绝世名琴摔个稀巴烂?那就算赔上她整个云家也赔不起了!

    可不松手?任由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握着自己的手,她是如何也承受不了的!

    好在,她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摄政王接过了流音,一双深沉的眸子,含着一线异样的光茫望着她。

    女子低垂着头,额发整齐地用小梳别在了一侧,露出光洁的额头。密长如蝶羽的睫毛如墨般黑,遮住了那双灵动好看的大大杏眸。

    她的脸……摄政王的目光下移,盯在了那片蝴蝶斑上,那是南川五毒之一,特制的秘毒,知道这种毒的人很少。

    云紫洛见摄政王接过了琴,又福了一福,赶紧退下,不敢和他做更多的交集。

    鬼影接过了琴,小心翼翼地用华美的紫色绒布包裹起来,抱在怀里,一双眼睛冷嗖嗖地在琴身上来回盯了几遍。

    想到王爷的琴上竟然有了另外一个人的指印,还是个女人,他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看着云紫洛的眸光十分的不善。

    还没说一句,摄政王已凛然回头,冰声道:“鬼影,注意你的身份!”

    鬼影吓了一跳,赶紧收敛起眼眸中所有的锋芒来。

    心中却很是不服气,这个云家小姐三番两次挑衅自家王爷的威严,王爷居然还为了她说了自己一句!自己可是跟着王爷从南川过来的!

    看来,他得让这个云紫洛离自家王爷远点才好。

    “洛儿,你太令我惊讶了!没想到你的琴居然弹得这么好!”

    楚子渊温润的双眸煜煜都是光彩,迎着上前,吩咐自已带侍卫将那些想问云紫洛广陵散的音乐爱好者们打发回座位。

    云紫洛歪头笑问:“比你的屏儿还要好?”

    楚子渊表情一怔,道:“什么我的屏儿?她是我的四嫂,跟我没有关系。”

    “你的四嫂,名不正言不顺你也承认?”

    楚子渊见她逼问,一急,便想抓她的手,一刹那改成攀住她的肩膀,“当然承认了。不承认她是四嫂,难道你要我承认你是我的四嫂?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