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我给你上药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云建树大喜,赶紧磕头道谢。

    “谢谢王爷。”云紫洛也低头称谢,来扶云建树。

    太后一张惨白的脸慢慢回了些血色,她只是不明白,摄政王的态度怎么转变得如此快?

    却也暗地里大大松了口气,委婉地对摄政王道:“洛儿这孩子,打小就不出府门,性子孤僻,管教上疏了些,上次的事幸得摄政王宽宏大量,没跟她计较,今天哀家特地叫两个孩子来给你赔罪。”

    转而疑惑地问云建树:“浩儿怎么没来?”

    云建树一脸苦色,嘴唇动了几动。

    摄政王已先他说道:“本王留在府里了。”

    太后假装吃惊,道:“使不得,摄政王!浩儿在云府娇生惯长了的,哪能够服侍你呢?还是让他回来吧,免得不小心又犯错。”

    “太后不必担忧,本王自会好好管教。”摄政王看也没看她一眼,声音却是很冷,“管教”二字也咬得很重。

    太后脸现尴尬,知道摄政王是铁定着心不肯放云浩回来了,只得道:“那就请摄政王多担待担待他的不懂事,哀家先谢过了。”

    云紫洛站在一边,心想,摄政王真是太过分了,连太后姑姑的面子也半点不肯给!

    看来想要营救云浩,只能另走捷径。

    正思考间,耳边传来太后和煦的声音:“洛儿,给摄政王上茶赔罪。”

    “是,太后姑姑。”云紫洛抬头应声,接过宫女手中精致的玉盏,半跪于地,双手奉上,“王爷请用茶。”

    摄政王“嗯”了一声来接她的茶,两人的指尖顷刻相触,温麻的感觉顿生,他微微一失神,大手竟鬼使神差地去反握两侧冰凉的小手……

    一双美丽的手,与她的脸并不相称。

    她的手,软若无骨,生得极美,指节修长而雪白,指甲没有涂寇红,却是极自然的透明色。

    摄政王握住她的小手,指尖微颤,那股奇异的感觉直达心底,痒痒的,麻麻的,有些慌乱。

    云紫洛低着头,忽然感觉到上面的动作,心攸地往下一沉。

    本能的,她愕然抬头,触到摄政王凤眸深处微微转动的光茫,脸色微变,她豁然抽出自己的双手。

    那个精致的茶盏,没有任何预兆地向地面坠去……

    她跪得低,摄政王的身影又极其高大,动作又在短短一瞬间发生,其他人,没有人看清刚才发什么了什么,他们唯有看到,云紫洛敬茶失手,摔落茶盏。

    云紫洛再也不作他想,往前一扑,右手迅速探出,飞快地抓住那只急速下落的茶盏。

    “咣当”一声,陶瓷茶盖从盏口滑落,云紫洛左手抄住,在剧烈的晃动中,滚烫的茶水从杯口溢出,全数泼在了她柔嫩的右手背上。

    “兹……”滚水烫伤肌肤的声响。

    痛意钻心,但她却咬着牙没放手。

    她可不想再为一次的失礼给云家再招来任何祸患。

    “快放手!你的手怎么样?”

    低沉沙哑的男性声音在耳边急切地响起,一双大手夺走了她握着不放的茶盏,“你疯了吗?!”

    云紫洛迷惘地抬头,摄政王高大如岳的身形矗立在自己面前,阴影将自己整个身子所笼罩。

    五官深邃的脸上,忧切之意不加遮掩。

    摄政王不容她挣扎,一把抓过她烫成串串气泡的右手,凤眸内划过一丝惊惧,大声吼道:“来人,快拿药来!”

    云紫洛的表情慢慢冷了下去,心想,要不是你刚才做出那个举动,自己会沦到这个地步吗?

    心里有一股怒意,微使力,甩开了他的手。

    “不用王爷操心。”慢慢想爬起来。

    “洛儿!”云建树颤抖着声音扶起她,心疼万分地看着她的手臂,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他也是头一次见到摄政王的反常。

    摄政王两道狭长的凤眸内有怒意聚起,凛厉地望着她,声音带着怒意:“谁要你去接那杯茶的!”

    “这茶,是献给王爷的,我怎敢摔了它?”云紫洛反问。

    摄政王气得说不出话来。

    “王爷,您快松手啊!这茶会烫了您的!”一个跟随摄政王的侍卫,焦急地喊了一声,他盯着摄政王的手,脸色一片苍白。

    云紫洛也随着厅内众人沉默的视现看过去。

    那杯热茶,正拿在摄政王左手二指之间。

    还有滚烫的茶汁沿着杯口流下,滴落在他的指间,冒着腾腾的热气。

    摄政王重重哼了一声,双指一用力,“哗啦”一声,那个茶杯瞬间四分五裂,滚热的茶水毫不吝啬地全数浇在了他自己的手上,可他,似乎没有感觉到一丝痛意,手一松,无数碎片便跌落至地。

    “王爷,药拿来……王爷,你的手!”

    鬼影取药回来,大吃一惊,不敢置信地盯着摄政王被烫伤的地方。

    摄政王接过他手中的药膏,大步走到云紫洛身边。

    “我给你上药。”他声音中的怒意早已消散,语气中有着淡淡的、若隐若现的柔和,却也有一丝期待与不安。

    向来挂在嘴边的‘本王’也忘了说,只是此时没人会察觉他的异样。

    云紫洛后退两步,表情冷淡而疏离,声音恭敬,压抑着她心底的怒意,“不劳王爷了,我自己来。”

    说着便去拿药。

    摄政王的脸色瞬间一变,瞳孔剧烈收缩了一下,薄唇一抿,看着她的脸色,手一松,任她将药膏拿去。

    歌舞起,一切似乎没有任何改变。

    云紫洛静静坐在椅子上,右手处用一块帕子系了起来。

    其实这点小烫伤于她而言,根本算不了什么,但为了不让云建树担心,她只得由着御医包扎了一下。

    “洛儿你回来了?”

    一个熟悉的声线在身边响起,含着一线惊喜。

    云紫洛眼睛一亮,侧头望去。

    风尘仆仆的楚子渊正站在面前,紫衣有些凌乱,显然赶路赶得有点急。

    “子渊,你去找我了?”云紫洛不好意思地说道。

    “她就是云紫洛啊!”忽然,一个粗犷的声音插了进来。

    十王爷从楚子渊背后走了出来,一脸讨好的笑迎了过来,“云紫洛,你要感谢本王,这里个个要找你,要不是本王骗他们说你在紫湖,你能睡到现在?”

    “腾!”云紫洛的脸红了一大片,拳头缓缓握起,怒瞪着十王爷,“如果不是你,会让我爹爹跟子渊担心这么久吗!”

    十王爷看她发怒,赶紧跳开,笑道:“是你说不许任何人来打搅你的睡觉好不好?

    云紫洛见他把自己的事全抖露出来了,无语之极。尴尬地看了一眼楚子渊,瞄瞄不远处的云建树。

    楚子渊爽朗一笑,“十弟,你回去坐好。”

    十王爷倒很是听他的话,急忙溜去见太后了。

    “昨晚睡得不好?啊,你的手怎么了?”楚子渊的眼光攸地一暗,抬起了她的玉腕,急声问。

    “没怎么,刚才不小心烫伤了。”云紫洛笑了笑。

    “嗯?你也太不小心了!”楚子渊有些恼怒。

    正这时,太后的话从上座飘了下来。

    “哦?没查到盗窃八宝链的凶手?”

    云紫洛与楚子渊应声看过去。

    “没有。属下还在密查中。”一御林军首领回答道。

    这个时候,云轻屏再也坐不住了。

    一连串发生了这么多事,她一直没插上嘴。

    一牵淡红色的长裙,美丽的脸庞上挂着优雅自持的笑容,她缓步走到太后身边,笑盈盈道:“太后,这厅内的人都检查过了,不过洛儿刚从外面回来,是不是也要检查下?免得别人说我们偏坦自己家,给人拿了话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