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敬茶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臣见过太后,问皇上龙体安康。低沉清晰的声音一字字响起,男人没有行三拜九叩之礼,只是象征性地弯了弯腰。

    龙位是空的,太后坐在一旁。

    “皇上身子不适,已经退下歇息了,有劳摄政王挂怀,看座。”

    太后的声音温和而软绵,年纪四十出头,并不算很老,但此时的她坐在凤位上,戴着凤冠,穿着华丽的衣饰,粉黛全施,却仍旧遮盖不住皮肤的松弛,眼中的疲惫。

    摄政王坐下后,凛厉的双眸在下面一圈扫过,淡淡道:“起来吧。”

    云建树跟着众人站起来,额头上满是汗水,眼神不住往门外瞟,很明显,他的心神根本不在这里。

    摄政王坐下后,并没立即拿出八宝链,而是转头向太后询问情况。

    太后便将事情一一说了。

    原来众宾客齐聚之时,太后欲向众人展示南川送来的宝贝――万毒之敌八宝链,但匣子里却空空如也,八宝链不翼而飞。

    所有人都吓坏了。

    事关重大,当时便下令封锁现场,一个个带进后殿详加检查,但并无结果。

    刚刚这些人谈论得热闹,无非就是在猜测八宝链是如何失踪的。

    “有哪些人碰过链子?”摄政王沉声问。

    太后缓缓道,“在哀家宫里时,曾拿出来欣赏过,当时云府、姚府、何府、李府几家的家眷都有看过,然后就直接送来了乾清宫,中间没人再去碰。”

    摄政王没有应声,眸光闪过一丝思索。

    摄政王一坐下,云建树的心就开始急了起来。

    云轻屏作为四王妃,与楚寒霖并排坐在上面座席,她一面接受着身旁川流不息的阿谀奉承,一面抽空往后张望,脸上挂着冷笑。

    云紫洛,她有什么资格参加这样的晚宴?

    只怕爹爹今晚是空等一场了!

    然而,偏偏在这个时候,一道窈窕的身影出现在乾清宫的侧门处!

    云轻屏差点尖叫出了声。

    怎么会?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怎么进来的?外面的侍卫都干什么去了!云轻屏的脸色难看得有如吞了只苍蝇。

    而云紫洛大大方方地从侧门走了进来,一进来就张开杏眸搜索云建树的身影。

    云建树乍一见云紫洛,又惊又喜,心中一颗石头瞬间落下,大步迎了过来,低声问:“洛儿,你去哪里了?”

    云紫洛不好意思地抓住他的衣袖:“爹爹,我错了,你责备我吧。”

    “责备你有什么用?没出事就好。倒是八王爷自责不已,说没看好你,亲自去找你了,看你以后还胡闹不胡闹!”

    “女儿以后再不会让爹爹操心了。”云紫洛吐了吐舌,跟着云建树走回云府众人所坐的席位。

    刚坐下,便引起了上面摄政王与太后的注意。

    太后的眼睛内闪过一丝疑虑,看了看云紫洛,又小心翼翼用余光看了眼旁边坐着的摄政王。

    见他没有动作,她微抬玉手,叫道:“建树,让洛儿过来哀家瞧瞧。”

    在太后说话时,云紫洛也已在观察她了。

    太后比年龄差不多大的继母周氏还要显老一点,但是不同于周氏成天到晚的眉宇阴沉,她看着自己的眉目却遍布着慈祥和蔼。

    不知是不是原主人见过太后一次,这具身体竟对太后倍感亲切。

    不等云建树指引,她当即笑嘻嘻地跑了过去。

    “洛儿见过太后姑姑,愿太后姑姑越活越年轻,越活越漂亮!”

    云紫洛一撩衣摆,乖乖巧巧地给太后行了个礼,脆声叫道。

    许是从没有人听过这样给她行礼说这样的话,太后先是一愣,眼光攸地一亮,“太后姑姑?这称呼,哀家很喜欢。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漂亮,呵呵,哀家都老了,要真能那样,那就好了。”

    一面说,一面拿眼细细打量云紫洛,虽然她知道这丫头满腹经纶,才华横溢,但是上次见她,说话并不像现在这样利索响亮,行为更没有如此大方。

    当真是女大十八变,连性格也变得开朗多了吗?

    “洛儿,给摄政王行礼!”

    云建树急得在一旁悄悄提醒,心中暗暗叫苦,太后也是糊涂了,见到洛儿高兴之下竟然忘了这事。

    太后如梦初醒,脸色微微一白,声音有了些许的变化,“洛儿还不来见过摄政王?”

    云紫洛微嘟红唇,没有起身,跪着转了个方向,眼底出现了摄政王黑而宽的鹿皮靴子,两腿有气势地分在两边坐着。

    “见过摄政王,愿摄政王……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云紫洛说完,自己先忍不住想要笑起来。

    眼前出现了成千上万人在台下大吼“愿摄政王仙福永享寿与天齐”的画面来……

    殿堂内所有朝官家眷,乍听到这么一句话,暗叹,好有气势啊!不是说云家二小姐是个无才无貌的草包吗?怎么说得出这样的对偶句来!

    可转念又一想,有哪里不对劲呢?

    直到摄政王淡漠的声音传来,“本王有那么老吗?现在就来祝本王长寿了?”

    他的话不咸不淡,虽然没有过多的感情因素含在内,但大部分人都听出了“不妙”二字。

    天啊,这云家二小姐拍马屁拍到马屁股上去了!

    云紫洛赶紧将头摇得像个波浪鼓似的,抬头冲他笑道:“不不不,王爷您不老,我的意思是想让您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千年万年容颜不老!”

    “那本王,岂不是成了妖怪?”摄政王徐徐问。

    云紫洛的小脸往下一拉,心想,那你天天让你叫千岁千岁千千岁不也成了妖怪了吗?

    但她只得说道:“不是妖怪,是神仙。”

    “本王不想做神仙。”

    云紫洛再也忍不住了,小嘴一搭,迸出下面的话:“王爷既然不想做神仙,不想长寿,那就做人吧,阎王要你三更死,绝不容你到五更!”

    “嘶……”

    全场皆是倒抽气声!

    太后与云建树的脸色刹那间苍白!

    连云轻屏也站了起来,小脸一片惨白。

    她虽然恨云紫洛,想云紫洛早点死,可不是想她以这种方式死啊!这样不是害了整个云家――包括她吗?

    她不知道,在君王前,“死”字是大忌吗?而且,对象还是这个君王?更要命的是,她说的还是“阎王要你三更死,绝不容你到五更”,真是嫌命长了啊!

    云紫洛也觉得自己刚才那话说得有点突兀,可是说都说了,能收得回去吗?

    干脆一挺胸,直视着摄政王,一副你准备拿我怎么办的样子。

    只要他敢拿自己,自己也绝对有一大堆理由让他“出师无名”!

    摄政王在听到“死”字的时候,脸色攸然铁青,浓眉倒拧,双眸寒芒剧增。

    “王爷!臣女……臣愿为小女顶罪!”云建树猛地清醒,跪倒于地,毅然开口。

    再无知,说出这种话,也难逃一死!

    他只愿,洛儿能活下来!哪怕,这只是很渺茫的一个希望!

    “爹爹!”云紫洛此时才意识到,自己真的不能随便开口。

    至少,要顾着点云建树。

    她又气又急,眼眶都红了,怒目瞪向摄政王,长长的羽睫如蝴蝶振翅般扑簌着,眼光倔强,可又偏偏有若隐若现的泪花在闪动。

    摄政王紧握的拳头缓缓松开,一瞬间,心中刚起的怒意竟一扫而空,反倒有些不知所措了。

    他很不解,明明是她说话不敬在先,怎的是现在像是自己欺负了她似的?

    话也不觉到了嘴边,皱眉问:“你哭什么?”

    “哭?”云紫洛下意识地重复了一句,赶紧去揉自己的眼,“谁哭了?!你看错了!”

    “嘴硬!”摄政王低低说了声,却忍不住弯起了唇角,声音也多了一丝他自己没有察觉的异样,转而不太适应地转过头,对云建树冷冷道,“云将军起来吧,她――想必是无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