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刁难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都市最强仙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啊!”云紫洛惊得跳了起来,差点脱口而出“你这是什么歪逻辑”!

    但转念一想,这个男人,通常都不按常理出牌,或者说,他的话就是道理。

    跟他较真,那还不如买块豆腐撞死!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赶在他前面到达乾清宫,万事大吉了。

    再不多想,她转身就跑,丢下一句,“您老慢慢走,不急啊。”

    摄政王眼前一花,女子就溜得没了踪影。

    看着前方的空空如也,他再也控制不住薄唇的弯起,凤眸深处,点点笑意泛起。

    然而不到一瞬,那个身影如风的女子又跑了回来,轻喘兰气,站到他面前,恭敬地问:“请问,那个,乾清宫在哪个方向?”

    摄政王忍住笑意,语速极快地说道:“一直往前走,左转右转左转两次右转,过桥,再右转左传三次右转两次,过桥,左转两次右转一次左转右转左传一次就到了。”

    “谢了!”云紫洛天生聪颖,虽然他说得极是复杂,但她只消听一遍,便不会再忘。

    刚想走,想起了什么,回头道:“把面纱还给我。”

    摄政王心中也很诧异,她当真记住了?自己可是说得极快。

    “要我重复一遍吗?”

    “不需要。”

    摄政王难得为别人考虑一次,就这样华丽丽的被拒绝了。

    接过面纱,云紫洛伸出左手,递过那串来路不明的颈链,问:“王爷认不认得这件东西?”

    摄政王看到她手里的东西,脸色一变,沉声问:“八宝链怎么会在你手上?”

    “八宝链?”云紫洛惊异了。

    摄政王面色凝重,凤眸越加幽暗,缓缓道:“八宝链是我南疆的至宝,可防百毒,月余前就从南疆送了出来,今日刚抵京,进献给祁夏作镇国之宝的。不过刚刚,本王得到消息,八宝链被人盗去了,这会儿乾清宫乱成一团糟。没想到却在这里。”

    云紫洛听完,冷冷一笑,“我却不知道,是谁想要陷我于不义。我这会儿去了倒好,人赃俱在。”

    “你从哪得到的?”摄政王眼眸底处结着深冰。

    云紫洛便把前事说了。

    “你怀疑四王妃?不是她!”摄政王冷静地一语断定。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除了她,还有谁想我死这么快?”云紫洛很不服他的武断。

    “不可能是她,你也不要瞎猜测了,这事没有证据。以后小心点,东西我带去,再不走,晚宴要结束了。”摄政王率先结束了这个话题。

    “走就走,美女的魅力就是大!”云紫洛心头有一股火,气冲冲就大步跨了出去,将摄政王甩在后面。

    摄政王浓眉微拧,看着她倔强火气的背影,心竟莫名起了一丝抽疼的感觉,他皱了皱眉头,飞快地跟了上去。

    云紫洛离开了风亭,顿觉神清气爽,步子也轻盈起来。

    摄政王如岳的身形隐匿在阴暗中,不远不近地跟着。

    看着云紫洛轻车熟路地在前面开道,转弯毫不含糊,他的眸中满满都是赞赏,真是个聪明的女人……

    云紫洛匆匆赶到乾清宫,却被守在外头的侍卫拦住。

    “请摘下面纱,出示府牌。”其中一人礼貌却疏离地说道。

    云紫洛才想起有这回事儿,赶紧从腰中摸了云府的腰牌递给他,并拿下了面纱。

    那个侍卫认识是云府的府牌,眯了半晌,狐疑地瞟瞟云紫洛。

    “怎么了?”对面的侍卫也凑了过去,借着月光念道,“云紫洛?这……”他若有所思地看了眼云紫洛。

    “你是云府二小姐?”头一个侍卫怀疑地问道。

    “有牌为证,还有――”云紫洛将右脸伸了过去,毫不在意地道,“这个,也不够证明吗?”

    两个侍卫交换了一个眼神,将府牌还到了云紫洛手上,歉意道:“对不起,因为你很少进宫,这宫里认识你的人不多,我们不能随便放你进去。”

    云紫洛声音微冷,“让我爹镇国将军出来见我。”

    “我们只负责守门,不负责传讯!”另一名侍卫说话没有那么客气。

    云紫洛的小脸瞬间一沉,刚要发作,身后一个浑厚低沉的声音传来,“放她进去。”

    两名侍卫听到这个声音都是魂飞天外,双腿一软“扑通”倒地,磕着响头道:“王爷,您来了!”

    云紫洛清哼一声,将府牌往腰上一插,看也不看地上两人一眼,回过头来,启齿道:“多谢摄政王。”快步走了进去。

    摄政王负手走近,狭长的凤眸微眯,一片冰冷,整齐的浓眉斜飞入鬓,他冷笑,“本王从不知道,你们不负责传讯?”

    说这话的那个侍卫将头磕得“咚咚”直响,哪里还敢再隐瞒,全盘托出:“是四王爷,他命令属下,不要放云家二小姐进来,属下不敢违令。”

    “他都说了什么?”冷冷的声音没有一丝音调变化。

    “我们听到他跟四王妃说,云,云家二小姐不配参加宫宴,不配出现在众人之前,是丢他的脸,丢四王妃的脸,也是丢整个云府的脸。还威胁我们要是放,放她进去了,以后就别想在宫中当差!”那侍卫哆嗦着一口气说完。

    摄政王浓眉攸然拧起,冷冷问:“他这么说?”

    那两个侍卫趁机大表心意:“是,我们全说了!王爷,我们永远只听您一个人的,您才是我们的主子。”

    “不是本王,你们的主子,是皇帝。”

    沉重的步子从他们身边交错而过,跨入乾清宫,直到再也听不见。

    摄政王离开后,墙角树影后,冷冷走出一个人影。

    云紫洛的唇弯起一抹讥讽的弧度,她本是想留下来看看摄政王同他们说些什么,未料就听到了侍卫转诉的楚寒霖的那些话。

    不配参加宫宴?不配出现在众人之前?丢他的脸,丢四王妃的脸?丢整个云府的脸?

    云紫洛心中有了怒意。

    那么今天,就让人看看,到底是谁丢谁的脸!

    轻灵的一个折身,她没有去乾清宫,而是翻墙出来,直接回御花园。

    一路过来,她有注意,天气虽然乍暖还寒,但御花园各种花卉却开得极好,除非是在暧房中培养出来再移栽的。

    而御花园的后方,正建有这样一个大棚子。

    果然,当她弯腰走进棚子,便闻到满室花香,有几个上了年纪的嬷嬷正在摆弄着地上的花草。

    “摄政王说,要剪几枝花送去乾清宫。”云紫洛抬步进去,以老道的口吻说道。

    反正,她不怕揭穿。

    几个老嬷嬷赶紧捧着几盆开得好的牡丹芍药春桃到她面前,“姑娘您挑吧,开得好些的都在这了,我们要忙自己的事了。”

    云紫洛弯腰,从怀中掏出一个香囊,用小指略长的指甲,刮下每一朵花瓣上的花粉,最后摘了一朵牡丹花装在了香囊里。

    半晌后,有老嬷嬷过来问情况,她假装挑挑拣拣,随意摘了几枝花,在偌大的暧房中扫了几眼,指着墙旁一排涡蜂状的窝问道:“那是养的蜂子吗?”

    “是啊,千万别过去,虽说蜂巢已经闭住了,但要有一两只跑了出来蛰着姑娘了就不好了。”

    “我知道了,你忙去吧,我还要剪几枝花。”云紫洛甜甜一笑。

    乾清宫这边,摄政王的身影一出现,里面的嘈杂谈笑之声顿隐,片刻寂静后,呼啦跪了一地。

    高声齐呼:“摄政王千岁无疆,千岁千岁千千岁!”

    震耳欲聋的声音险些要掀翻乾清宫的瓦顶,摄政王背负双手,脸部线条勾勒明显,丹凤眸一片暗沉,薄唇紧抿,来自地狱的黑色,撒旦的袍角长长拖地,高大的身影不急不缓,一步步迈进,在众人的三呼声中,走到最前头的主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