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我不是最后一个

作者:雪山小小鹿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都市最强仙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宫的建设与北京的故宫差不多,只是在古代,皇城周围十里都禁有人家,十步一岗,五步一哨,所有宫门处都可见严装待发的御林军带枪把守,有时有巡守的御林军小队走过,在这样森严的纪律下,云紫洛才真正感受得出皇城的高贵庄严。

    转了几个弯,油车在一道垂花门前将二人放下。

    “我要去见太后和母妃,你跟我一起去?”楚子渊询问她。

    云紫洛摇头,“不了,我在这等爹爹,你先去吧。”

    楚子渊也觉得这样比较妥当,点头嘱咐:“那你在这里不要乱走,附近就是御花园,进去容易迷路,这里随时都有值守的人,在这等很安全。”

    “行了我知道了,快去吧。”云紫洛催促道。

    “嗯,我走了。”

    待楚子渊带人离去后,云紫洛小眼一转,御花园么……反正爹爹进宫也是先去见太后,自己又不想看到太后,一见到她,那老人家肯定要提她和楚寒霖的婚事来,便去御花园逛逛。

    荷花池旁的风亭内,寂无一人,石桌上散放着几杯茶,一碟葵瓜子和一堆瓜子壳,显然有人未吃完就离去了,因为某种原因没来得及唤人来收。

    云紫洛走过去,抓了一把葵瓜子,就坐到池塘的石沿上闲闲磕起来。

    磕了一半的时候,身后响起一阵 的声响。

    “谁?”云紫洛直起身子,转身喝问。

    一个瘦瘦高高的人从草丛里钻了出来,身着御林军服,他一把抹掉粘在脸上的杂草,打量了下四周,快步过来,将一包东西放在了石桌之上,低声道:“这是华生让我转交给你的东西,叫你别辜负了他一片心意!”

    说完不等云紫洛有下文,匆匆离去。

    “喂,你认错人了吧,我不认识什么华生!”云紫洛莫名奇妙,等从塘边转出来时,那人早跑得没影了。

    云紫洛打开桌上那个红布包,里面包着的是一挂流光溢彩的颈链,镶着红宝石、绿松石、珍珠、珊瑚等无数珍品,拿在手里沉甸甸的。

    她轻蹙眉,这么贵重的东西……

    云紫洛心中生了警惕,将物事收进怀里,走出风亭。

    风亭旁站着一棵苍松,顶如华盖,细密的枝叶笼罩下来,在亭四周生成一片浓荫。

    云紫洛兴致起了,挽起裙角,飞快地爬上了树。这棵树的枝叶长得很好,树干处形成个凹形,云紫洛便靠在这中间,十分舒适,没一会儿,困意便涌了上来。

    昨天晚上闯摄政王府,实在是太累了,又没睡好,她秀气地打了个呵欠,合上了眼皮,就睡一小会儿……

    “就在这里吧!把刚才的棋局摆出来!”一个粗犷的声音将云紫洛惊醒。

    她睁开眼,向下俯视去,就见两个男子在树下摆开了一个棋场,看样子准备在这里下棋。

    云紫洛以手掩住了耳,无声地翻过背去,继续睡。

    可那粗犷的声音还在兴奋地“喊”着,“这一子你下得可错了,瞧我的!”

    “不行不行,张兄你的棋艺一点没长进啊!”

    “这一棋我又赢了,再来再来!”

    “丫的!”云紫洛再也睡不下去了,腾地一声坐了起来,气得七窍生烟。抓住一根软枝,“嗖”一下从树上直接荡了下来。

    落在这两个男子眼里,便化作一袭白衫绿裙的细腰女子款款从天而降,他们的表情瞬间惊艳!

    “我看到仙女了吗?”那个粗犷的声音发自于一石青色长袍的男子口中,他揉揉了眼睛不敢相信。

    “仙女你的头!这里什么地方不好下棋,你偏偏到本小姐的地盘来!下棋就下棋,你嚎什么嚎啊,吵得我睡不着觉!”云紫洛眉宇间还浮着睡意,但说起话来却是咬字清晰,语气咄咄逼人。

    仙女乍变母老虎,说话的男子张大了嘴,眼睛瞪圆了,半晌道:“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在树上睡觉啊?胆子也太大了吧!这里是御花园,什么时候又成你的地盘了?你是哪家小姐啊,你父亲叫什么,你不认得本王吗?”

    “本王?”云紫洛看着他有些傻气的脸庞,一时动了玩意,悠悠道,“本王好像不认得你啊。”

    “你……”男子又惊又怒,豁地站起来道,“你是什么本王,皇宫里几时见你这么大胆的人!”

    云紫洛像模像样摇摇头,“本王很少进宫啊。”

    旁边的男人也禁不住喝道:“这是十王爷,你还不快快见过!”

    十王爷估计是从没遇到过如此不讲理的女人,喘着粗气,“来人――”

    “等等!”云紫洛打断了他,指着棋盘道:“我这有个天山老人与南山童叟当年在君山对奕留下的一个残棋……”

    “十星孤局?”十王爷果然如云紫洛所料,是个爱棋之人,忘了刚才的事,惊喜地叫出声,“那个棋局已经失传了!”

    云紫洛不作声,屈膝于地,翻转玉腕,修长的十指如拈花瓣,飞速在棋盘上游走。

    “这是……十星孤局?”十王爷的声音在剧烈颤抖,不敢置信地盯着眼前呈十星包围之势的棋势。

    布好棋局,云紫洛轻轻打了个哈欠,“给你摆好了,你慢慢研究吧,但是一个时辰内,我不想再听到任何声音!”

    “这真的是十星孤局,与传说中一模一样!”十王爷整个人都沸腾起来。

    “闭嘴!”云紫洛不耐烦地重复了一遍,站了起来。

    “是,是。”十王爷连声答应着,整个人都扑到了棋盘上,一颗心钻研了进去。

    旁边的男人见状悄悄离开,他的棋艺平平,不过是被棋痴十王爷拉来过手瘾的。

    云紫洛重新爬上了树,这一下,终于可以安安静静睡一觉了。

    黄昏渐落,月出中天,氤氲的光华透出云层,丝丝缕缕柔和了夜晚的景致,皇宫里的八角宫灯,一盏接一盏地亮起,虽然很多烛火,注定在漫长无边的寂寞中摇曳。

    云紫洛被树梢上的露珠凉醒,睁开眼,瞧瞧天色,昏沉沉一片,风亭四周早已没人,连十王爷,也不知何时离开了。

    她心中一惊,随手去捋睡乱的长发,四下一寻找,发现自己的朱缨宝石簪子正吊在树缝之间。

    伸手去摘,耳边一声清喝,“什么人?”

    一道身影拨地而起,云紫洛小脸一沉,一手抓住树枝,身子凌空旋转,另一只手拨出簪子,朝来人双目点去。

    后背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三千乌发如瀑布般随风向后吹开,女子的衣衫在夜风中猎猎作响,一双冷眸,耀着晨星的光辉,锐利地盯住目标,毫无久睡初醒的倦怠。

    第一回交手落空,两人同时从树上跃至地面,云紫洛转身间,瞧见自己的面纱正攥在对方的两指间。

    两人对视良久,不语。

    终究,云紫洛苦笑,“真是好巧。”

    摄政王高而修长的身影矗立在树下,脸部轮廓模糊阴暗,他抬头看了看树顶,眸光清冷,“你刚在这做什么?”

    “睡觉。”云紫洛无奈道。

    杏眸微微眯起,此时才透出一股睡醒后方有的慵懒娇媚。一头乌发随意地披散着,越加显得身子单薄瘦削,似乎一阵风就能吹走,可细看下,那具身体却又不是那么瘦……

    摄政王有了他史上的第一次失神,怔愣片刻,问道:“睡觉?你在树上睡觉?”

    他幽暗的眼眸再一次波涛汹涌了。

    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女人,既聪明又伶俐,不但身手不弱,胆识还不浅!甚至她居然还这么随心所欲!

    在树上睡觉,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子!

    “糟了,爹爹一定找我找疯了!”云紫洛拍了下额头,有些后悔睡得这么沉了。

    “宴会设在乾清宫,本王正准备去。”摄政王接过话。

    “还好,还好。”云紫洛长长松了口气,笑道,“还好我不是最后一个。”

    摄政王凉凉道:“本王通常都是最后到,但比本王晚去的人,治大不敬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