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7章 彼岸

作者:詠苼芝戀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超级无良学生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官场局中局宝鉴混迹在末世不良之谁与争锋都市奇门医圣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澳洲,海底长亭!

    与龙擎天决战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狼族早已步入正规,澳洲被战火波及的地方也已经重建完毕,如今的澳洲,还有以前那样,澳城也比以前繁华多了。

    海底长亭正中央,也是当初那样,一点都没变!各种肤色游客也是络绎不绝。

    凝望从身边游过的金鱼、海豚,梦境般的感觉。

    而在这梦境般感觉的澳洲海地长亭,一位男子正陶醉于其中。

    男子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像是个无底洞,让人看不到深浅;那半边白发,散在耳边。

    耳钻发出幽蓝的光芒,俊美得不得不使人暗暗惊叹,其身边还有围一股冰凉的气息围绕着。

    肤色白皙,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刀刻般俊美,犹如希腊的雕塑,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而昔日邪恶而俊美的脸上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他,此时却变成深沉淡然。

    而在男子所站立的海底长亭的同方位五米开外,一位成人也在这里。

    十足的美女,魔鬼般惹火的身材,一头大波浪形卷发发出耀眼的光芒,修长的大腿穿着一条鹅黄色的超短迷你裙,显出身材的完美绝伦;精致的五官,无一不在透露她的高贵和成熟,特别是那光泽的双唇,极为诱人一品芳泽。

    她也凝望,这个位置,还是四年前那个人离开澳洲前往Z国,她送别他的位置。

    他的位置,也是四年前他来这里与她告别的那个位置。

    两人各自回想着过去的种种,却不知道彼此间在同一个点到达他们难以忘怀的澳洲海底长亭。

    两人的打扮都是四年前在这里分开的那一身装束,就连发型也一样,从头到脚都一样,可见他们彼此对当初那一幕的怀念,时间难以抹灭掉那一瞬。

    好久好久,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人深深吸了口气,一起转身侧脸,准备离开这个能勾起种种回忆的地方。

    然,也就是这一瞬,游客晃荡的身子离开,两人目光划过一个点,瞬间定格在这点上。

    不经意看见彼此,眼中掠过的惊讶之色,显而易见。

    不管是他还是她,都不会想到决战之后的两年某一天某个时候一起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世界太大,这中相遇的概率太渺茫,有些人几辈子都不会有一次。

    他们怎么会不惊讶呢!

    彼此打量,是当初那身衣服。

    熟悉的人,熟悉的场景,熟悉的眼神!一点都没变,可在彼此心中,那份重要的东西,变了。

    在众多游客的小声交谈中,两人相对而立,目光相撞,他和她的眼神都在闪躲,喉结也在动,两人双眼都像是被浓烟熏过一样,一瞬间,蒙上了薄薄的雾气,变得泛红起来。

    昔日的牵挂彼此的人见面了。

    决战之后,他和她都幻想过,如果有一天再见,他们都会见面的那一瞬跑上前相拥而抱。可是,等真正见着了,没有预兆性的在海底长亭相遇,其情景不是幻想的那样。

    两人静静的望着彼此。

    这就样看着对方,看着。

    任由脑海封存的记忆迸射出来。

    他望着他,鼻子忍不住一阵发酸,双肩有着轻微的颤抖,轻咬着嘴唇,醒目泛起点点泪花。

    她,也是静静的望着他,许久之后,在他嘴唇微启之前,带着凄迷的笑容,轻启红唇。道:“不要说‘假如’,根本就没有什么‘假如’,每个人的人生都不可重新设计。”

    这是这么一句话,堵住了他即将吐出的话儿。

    这就是研姐,那个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贝基的研姐。

    研姐从挎包中拿出一个小本子,递给贝基。“这是‘圣婴仙翼’的原本,也是唯一的一本,现在交给你!”

    圣婴仙翼的原本?带着惊愣的神色,贝基接了过来,的确是宝藏中的原物。然,看到这本魔功秘籍,一直留在贝基心中的许多疑团,慢慢变得清晰起来。

    “相遇是美,偶遇更美,什么都不要问,什么都不要说,把美留在这一刻。”研姐动听携带一丝忧伤的声音在贝基收起魔功秘籍时,又响了起来。

    “一个人一生可以爱上很多的人,等你获得真正属于你的幸福之后,你就会明白一起的伤痛其实是一种财富,它让你学会更好地去把握和珍惜你爱的人。”

    恨,能挑起争端;爱,能遮掩一切过错。

    贝基已经明白研姐的意思了,双手插在兜里,淡淡的说:“决战之后,我没想过曾经也有一个笑容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可是最后还是如雾般消散,而那个笑容,已在此刻成为我心中深深埋藏的一条湍急河流,无法泅渡,那河流的声音,将成为我每日每夜绝望的歌声。”

    闻言,研姐心口有些轻微的疼痛,可还是笑着说:“歌声,只是形成的一个空间而已,任凭年华来去自由,依然保护着的人的容颜不曾改和一场庞大而没有落幕的爱!”

    此话一出,已是言尽于此。

    研姐忍着心痛和不舍,静静的望着眼前的人,良久开口道:“我数一二三,咋们一起向后转吧!”

    凄美的分离,凄凉的语气。

    贝基含情的目光与研姐幽远的美眸撞在一起,喉结上下动了一次,咬着发颤的嘴角,点点头。

    研姐嫣然一笑,眉宇间的那一抹忧伤神色更加醒目,她望着面庞沧桑的贝基,鼻子一酸。

    “一。”

    她那灵动悦耳的声音变得沙哑。

    贝基疼得心儿快碎了,望着研姐美眸中的雾气加厚,他快窒息了。

    “二。”

    第二道声音,不但沙哑,还有一种难以掩饰的眷恋。

    贝基左眼滑下一行清泪,研姐右眼也在这一刻滑下了一行泪水,两行泪痕像是在诉说贝基与研姐已成为平行线!

    情景已经很凄凉了,海底长亭广播在此刻播放的歌曲,混合着贝基与研姐两人的心情,特别是那歌词,更加显得这一幕的凄美。

    分离在即,谁都没有开口安慰,因为他们彼此都知道此刻安慰将会成为日后心中穿刺的痛。

    “三。”

    声落!贝基咬着嘴唇的那一角,溢出殷虹的鲜血,纵然不舍,还是转身了!

    先转身的人,是贝基!研姐没急着转身。

    望着眼前这道让她不分日夜牵肠挂肚的身影,她那完美的身躯颤抖了起来,神情让人看了忍不住心生怜惜之感。

    贝基知道研姐没有一起转身,此刻正看着自己的背影,他想回头的,可他不敢,他怕自己回头之后看见研姐那极为不舍而又不得不做出这种选择的决定,忍不住强行将研姐带走。

    研姐已经拒绝了,不管出于什么因素拒绝跟他在一起,他都不能强求。

    于是,他咬牙抬脚,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往前走,泪滴与步伐相互配合着。

    望着贝基落寞孤单的背影,研姐也转身了。

    贝基似乎听到人群中研姐离开的脚步声,这才停下,身子稍微偏转,回眸看了一眼。

    研姐的背影,对贝基来说,忘不了,一辈子都忘不了。

    辛酸泪儿悄然滑下,贝基走了!

    “鹏飞”

    这一喊声,贝基整个身躯都在颤抖,那饶人心弦的声音在海底长亭回荡起来。

    贝基转身的时候,研姐已经挥着手了,笑容满面,眼中却是喊着泪水,紧咬红唇不断给贝基挥手。

    研姐喊的是鹏飞,不是贝基,这是研姐在向贝基道别,而不是东方鹏飞,同时,也提醒贝基,别忘了他还是东方鹏飞。

    一时间,贝基猛然清醒,因为他已经明白研姐的意思了。倏地,嘴角涌出一抹炫目的笑容,边后退便挥手,等着某一天的来临!

    聆听海底广播中的这首歌,别有一番滋味。

    想念就在回忆里变淡

    也渐渐变成习惯

    没有你的日夜没有安全感

    曾经牵着你的腕走过海角天边

    那一年的夏天阳光多灿烂

    仍然记得那一句再见

    当时我多么勇敢

    掩饰伤感和这悲剧的遗憾

    泪水涌上的瞬间太突然

    才体会爱情给我的悲欢

    天空讲述着蔚蓝海水尝到了苦和咸

    这个故事再想起总带一点点酸

    我仍飘在水中间却总也望不到彼岸

    孤独过着这几年总有一些不甘

    天空讲述着蔚蓝海水尝到了苦和咸

    这个故事再想起总带一点点酸

    我仍飘在水中间却总也望不到彼岸

    梦想和现实总有一些远

    贝基和研姐朝相反的方向离开,越走越远

    海底长亭依旧是那么凄美,还有一点彷徨,这里的人都是有着自己的方向,游过海底长亭之后,下一站会是哪个风景区?

    旅游带走的,是别人的故事;而留下的,是贝基和研姐的回忆。

    人在最悲痛、最恐慌的时候,并没有眼泪,眼泪永远都是流在故事的结尾,流在一切结束的时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