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金剑绝音!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雪鹰领主圣墟完美世界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修仙狂少大主宰合体双修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七十一章金剑绝音!

    秦东更是吃惊,没有想到,李夜雪还有这么一手儿绝活。

    为了映衬气氛,李夜雪特意穿了一袭华贵的古装。发髻高挽,银簪夺目,衬着雪肌玉骨,粉嫩娇艳,直可以用美不胜收来形容。

    如此美景,秦东当然不肯错过,急忙拉着楚楚,找了个不显眼的位置坐了下来,专心欣赏起来。

    美好的音乐,总是能够在人的脑海中形成一副美妙的画面。此时在李夜雪的铮音中,秦东只觉得自己的神魂好像离开了礼堂,眼前幻化出一副瑰丽绝伦的风景。高山积雪,碧湖映天,一个曼妙的身影,迎风而舞,长袖飘飘,细腰慢扭,一举手一投足,都透着说不完,道不尽的诗情画意。

    一曲终了,秦东还沉浸在其中,不能自拔,脸上满是陶醉。

    “啪啪啪”舞台上传来了击掌声,让秦东的眉头不禁一皱,这个时候正是无声胜有声,最让人缠绵回味的时刻,这击掌声,未免太过不合时宜。

    坐在秦东身旁的楚楚,脸上也不禁浮现出一抹不悦之色。

    “妙!真是太妙了!”舞台上传来的声音让秦东有些耳熟。凝目一看,乐了,还真应了那句话,不是冤家不聚头。

    击掌喝彩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被秦东戏耍了的龙业。

    此时的龙业,换了行头。一身黄色的丝缎长衫,其上布满精致刺绣,看上去雍容华贵。龙业的外表也委实是不错,身材也很是挺拔,此时穿上长衫,倒也真有那么几分潇洒与儒雅。手里握着一根紫色玉箫,品相不凡,也为他增添了几分文雅之气。和李夜雪站在一起,倒也不能说是癞蛤蟆与天鹅。

    李夜雪看到是他,微微一笑,道“是你啊,龙业。”

    龙业嘿嘿的笑了几声,急忙说道“夜雪同学,早就听说你谈的一手好古筝,今日果然是让我打开眼界。夜雪同学不但长的极美,而且还满腹才情,真是让人敬佩。”

    李夜雪在神色之中,对龙业并没有多少反感,不过也未见好感,一切都只是出于客套。

    龙家在龙渊国,地位崇高,势力庞大,李夜雪并不像为飞龙门找麻烦。

    “龙业同学过奖了,我只是随手一弹,没什么了不起的。”李夜雪说道。

    “夜雪同学过谦了。我从小也十分喜欢古乐,尤其是对长萧,最是情有独钟。今日,想要借这个机会,和夜雪同学合奏一曲,不知我有没有这个荣幸?”

    坐在观众席上的秦东闻言一乐,对楚楚道“真没看出来,我们的龙大公子,最擅长的竟然是‘吹箫’,哈哈……”

    听出秦东的弦外之音,楚楚也忍不住抿嘴轻笑了起来。

    李夜雪本以为龙业客套几句,他就会离开了。没想到龙业竟然还想要和她合奏一曲。心中虽然不耐,可又不想驳了龙业面子,无端的得罪权贵,李夜雪只好点了点头,在古筝旁坐了下来。

    “龙业同学,请你先独奏一曲,我也好找找感觉。”李夜雪道。

    龙业也不客气,手腕儿一抖,手里的玉箫登时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漂亮的轨迹,稳稳的落在了他的唇边,倒是有几分潇洒。也不知道龙业用这一招儿,骗过多少女孩儿。

    萧音沧桑低沉,最能抒发男人情怀,因此旧时的文人骚客,都喜欢玩箫弄笛,以慰藉了。可是龙业吹出来的萧音,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虽然也算得上是抑扬顿挫,但却闻之无物,犹如靡靡之音。在外行人的耳朵里,算得上动听,可是在秦东的耳朵里,龙业的萧音只可以用空洞二字来形容。其中没有半点儿豪放之气,更无沧桑之感,简直就不像是一个男人吹出来的。

    李夜雪显然也听出了这一点,峨眉轻蹙,原本对龙业的萧技还有那么一丝渴望,现在却是连连摇头。

    如果换做是别人,李夜雪或者会起身走开,可是面对龙业,李夜雪有顾虑。心里一沉,不等龙业一曲吹完,便双手十指,抚上了琴弦,弹了起来。只想着,快点弹完一曲,早点儿打发龙业离开。

    只可笑龙业无知,还以为是自己的萧音,让李夜雪产生了共鸣,这才会主动的与他合奏,脸上布满喜色,更是吹的起劲。

    如果说李夜雪的铮鸣是一樽上乘的美酒,那龙业的萧音,就是老鼠屎。一掺和进来,立时便坏了美酒,毁了妙音。

    李夜雪是越弹越皱眉,表情也愈加不耐。以往一曲终了,李夜雪还沉浸在其中,犹自沉醉,现在,李夜雪只觉得每一个音符,对她来说都是折磨。

    龙业倒是吹的高兴,越吹越有劲儿。还不时骚包的用眼睛去勾李夜雪,一副自鸣得意的架势。

    “可惜了,真是可惜了……“楚楚摇着头,不停的呢喃道。

    秦东转头看向她,不无诧异的问道“楚楚姐,你也懂得音律?”

    楚楚点了点头,说道“略懂一二!不像李夜雪那么精通,但自问比龙业要懂得多。”

    秦东笑道“龙业也能算是懂音律?他那根本就是在糟蹋音律!如果我是他手里的那根萧,早就自爆了!”

    楚楚咯咯的笑了起来,说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比他吹的好?”

    秦东摇了摇头“那倒不是,‘吹箫’这活儿,我可没他那么大的兴趣!”

    “那你擅长什么乐器?”楚楚好奇的问道。

    秦东没有说话,从乾坤盛里取出了秦太龙最后留给他的传信金剑。

    这传信金剑,在天上天界算不得什么,但是在人界却是不得了。秦东一拿出传信金剑,楚楚的眼睛明显的亮了一亮,不过只是一闪而逝。

    “这是什么?”楚楚做出一副好奇的模样。

    秦东笑道“这就是我的乐器!不行,我不能再让龙业这么继续侮辱夜雪姐的铮鸣了。”说完,秦东屈指,猛的向传信金剑剑身弹了过去。

    “当!”一声脆响,立时应势而起。清脆悦耳,犹如龙吟,登时传遍了整个礼堂。

    楚楚还没反应过来,秦东左手握剑,右手五指齐曲,无比灵活的在传信金剑的剑身上跃动起来。随着秦东的动作,一连串高低起伏的音符,缓缓的在礼堂内流淌开来,很快便融进了李夜雪的铮鸣之中。

    如果在这之前,有人告诉楚楚,用手指极大长剑,便能奏出美妙的音乐,她一定不会相信。可是今天,她却是不得不信。

    秦东手指轻叩金剑剑身,所传递出来的音符,竟然是那么的美妙,动人,直让楚楚惊呼不已。

    这响声一起,整个礼堂都为之震动。尤其是龙业,更是一脸的错愕。因为自从秦东手指叩剑所发出的乐声响起后,他便惊讶的发现,他所吹奏的萧音,就好像是被抛弃了一般,任凭他如何努力,却再也无法融进李夜雪的铮鸣里。显得是那样的格格不入,就连他自己都觉得刺耳,不好意思再继续吹下去。

    李夜雪正忍耐的辛苦,眼看着就要吐血,秦东奏出的乐声一起,登时让她犹如触电了一般,浑身为之一振。双手十指,好像不听使唤,在古筝之上尽情的游走,那种找到知音了的妙感,让李夜雪直欲罢不能。

    这一刻,在场的众人,无不被铮鸣剑响,带入了一个奇妙的幻境。

    这是一片广阔的战场,两军对垒,战戈长戟,马嘶尘扬,鼓声震天。一位一身金甲的将军,跨在宝马之上,目光锐利,平视敌营,宝剑已出鞘。

    而在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上,一个曼妙的身影,腰肢轻展,翩翩起舞,目光隐含泪水的注视着,这位金甲将军。

    “杀!!”隆隆的战鼓声中,金甲将军一声震天怒吼,直让万千军马,热血沸腾。一时间天地变色,沙尘滚滚,两支铁马洪流,相对冲出,直让人的心都要从嗓子眼儿里蹦了出来。

    如果此时楚楚还能分神去注意秦东的手指的话,便会惊骇的发现,秦东的手指飞速震动,只幻化出一片骇人的残影,那金剑好像也一下子有了生命,通体发散出一道道耀眼的金光。

    厮杀声震天动地,万马同鸣,只要将天都要穿破。那金甲将军,犹如天神附体,勇猛绝伦。带着自己的战士,自己的兄弟,在敌群中,左冲右突。手中宝剑,不停的释放出森寒剑光,将一颗颗敌首,高高的抛上天空。

    而那在山巅起舞的少女,此时也是越舞越急,旋转的衣裙,犹如精灵般上下飞舞。美的惊魂,美的夺魄。

    倏然!天地尽头,一抹黑色的乌云,翻滚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着这战场的中央狂飙而至。还没等人们看清楚那是什么,一股铺天盖地,让人胆寒的杀气,便已席卷而来。

    近了!近了!那乌云终于来到了眼前,竟然是密密麻麻,不计其数,闪烁着嗜血寒光的弩箭!犹如死神的咆哮,弩箭急速而来,鲜血狂飙,惨叫隆隆,犹如被镰刀割倒的麦子,大片大片的人们,争先恐后的倒了下去,那一幕,直让人的心都要碎开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