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破而后立!

作者:飞舞激扬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完美世界雪鹰领主修仙狂少圣墟大主宰权力巅峰合体双修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五十五章破而后立!

    “是大哥?”秦东的眉头轻轻一皱。

    秦纵横面容苦涩的道“自从飞雄知道自己的一身修为尽丧之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无论我们怎么安慰,都没有用。”

    秦飞燕带着满脸同情的接着说道“大少爷,对武学有一种天生的痴迷。从小到大,多少年来,日以继夜的苦修,才有了他今天的成就。然而却在一夜之间,被打回了原形,放在谁的身上,都是无法承受的。”

    秦飞燕见到秦飞雄跌跌撞撞,连路都走不稳,几次仿佛要跌倒,有心想要上前去搀扶一把,可是想起她答应秦东的话,紧抿了抿嘴唇,硬是克制住了心中的冲动。

    秦飞燕这么一说,秦纵横的脸上更是升腾了一股痛惜之情。悲声说道“飞雄这孩子,天赋虽然赶不上小东,但也是练武奇才。加上他肯勤学苦练,修为可以说是突飞猛进,在当今年青一代当中,绝对算得上是佼佼者。可既生瑜,何生亮?古家的小子,更是离谱儿。年纪轻轻的便已经达到了后天中阶的境界,硬是压了飞雄一头。这本已经够让飞雄感到憋屈的了,偏偏这古家小子出手狠毒,竟然用紫焰焚劲重伤了飞雄,间接的毁了他的一生,说起来,真是可恶!”

    秦东皱眉问道“爷爷说的是那个古岳涛?”

    一提起此人,秦家上下没有不恨的,一个个皆面露恼色,秦飞燕更是紧咬着银牙贝齿,眉宇之间藏满了对古岳涛的怒意。

    秦东见状一笑,道“这对大哥来说,并不见得全是坏事。能有一个时刻等待着自己去超越的对手,这可是人生中难得一遇的美事,幸事啊。”

    听了秦东的话,秦飞燕的脸上明显的掠过一丝不满,说道“小东,我知道,你和大少爷向来都不对付,可是现在大少爷落到今天这个田地,你也不应该在一旁看他的笑话,冷言冷语,别忘了,你们可是亲兄弟,血浓于水。”

    秦东好笑的看向秦飞燕,问道“怎么,你觉得我是在幸灾乐祸?”

    秦飞燕将头扭到了一旁,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可那气呼呼的表情,却已经将她的意思展露无遗。

    秦东摇了摇头,道“大哥从出生到现在,一直被大家当做是奇才,修为进步的也快,年纪轻轻,便已经矗立于强者之林。可以说是顺风顺水,少年得意。他的人生看起来,让人羡慕,堪称完美,但是在我看来,其中却缺少了一样很重要的东西。”

    “什么?”秦纵横下意识的问了一句,秦飞燕也不由自主的转过头来,看向秦东,等待着他的下文。

    秦东微微一笑,嘴里蹦出了两个字“磨练!”

    虽然只有两个字,但是在秦纵横和秦飞燕的心里,却掀起了滔天一般的浪涛。仔细想来,两人无不觉得秦东的话,十分的有道理。

    所谓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没有经过磨练的人生,看起来完美,实则却存在着巨大的缺憾。

    而人生最好的磨练,便是对挫折的应对。秦飞雄就是因为太顺,没有经历过什么像样的挫折,所以在面临如今这打击的时候,才如此脆弱,如此容易的便崩溃,沦丧。就像是温室里的花朵,看起来开的娇艳动人,可是风雨一来,立成残花败柳。反倒不如那些野花,经历了风雨之后,弥香愈美。

    见到秦纵横和秦飞燕再沉思,秦东接着说道“所谓破而后立!这次打击,对大哥来说,或许是一个上天赐予的绝佳契机。就像我说的,这未见得就是一件坏事。”

    “破而后立?小东,你的意思是说,大少爷尽废的修为还能恢复?”秦飞燕的脸上全没有了先前的怒色,而是十分认真的对秦东问道。

    秦东笑道“大哥的修为,只是在紫焰焚劲和千年寒气的对冲下,被消耗掉了而已,根本谈不上‘废’字。我已经跟爷爷说过了,只要方法得到,注意调养,大哥的修为会恢复的,只是过程可能会很艰难,很漫长。”

    秦纵横苦涩的道“小东啊,你说的没错。可问题是,经过这么漫长的时间恢复,到时候,飞雄他的修为只怕又被古岳涛给落下了一大截,追赶起来,就更是无望了。你方才说破而后立,现在顶多是破而后复,如何才能‘立’起来呢?”

    秦飞燕有些奇怪,这样有深度的问题,秦纵横实在不应该问秦东才是。就好像是问一个木匠如何治病,根本是敲错了门。

    可是让秦飞燕没有想到的是,听了秦纵横的问题,秦东竟然点了点头,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道“当然有!”

    秦纵横大喜,急忙追问道“那该怎样做?”

    秦东摇了摇头,没有说。而此时,秦飞雄已经一摇三晃的来到了他们面前。

    秦飞雄的贴身丫鬟,随后追了上来,满是惶恐的对秦纵横说道“老爷,我……我实在是管不住大少爷,是我没用。”

    秦纵横摆了摆手,安慰道“萍儿,这不管你的事儿。你先下去吧。”说完,秦纵横一把扶住了秦飞雄的胳膊,满脸不忍的道“飞雄,你……你这是何苦啊你。”

    “嘿嘿……爷爷,来,陪我……喝两杯!”秦飞雄搂着秦纵横的脖子,爷孙俩儿看起来很是有几分滑稽。

    秦纵横被弄的哭笑不得,喝道“飞雄,你给我振作点儿!”

    秦飞雄见秦纵横不肯跟自己喝,又将目光投向了秦东,醉笑道“二弟,来来来,我们哥俩儿喝。从小到大,我们好像还没在一起喝过酒,今天我们一醉方休!”说着便将手里的酒瓶,塞给了秦东。

    秦东接过,顺手便远远的丢了出去,酒瓶砸在一座假山上,咣的一声,砸的粉碎。

    “酒,我的酒!”秦飞雄表情大痛,猛的转头瞪向秦东,神色无比气恼的吼道“你这是做什么?是瞧不起我?”

    秦东低头看着自己手掌上的纹路,口气淡漠的道“对不起,我不喜欢和一个废物一起喝酒。”

    “小东……”听了秦东的话,秦飞燕忍不住轻呼了一声,这显然是在秦飞雄的伤口上撒盐,让她很是有些不忍。

    然而秦纵横却知道秦东这样做必有深意,急忙那眼神制止了秦飞燕。

    秦飞雄果然犹如受到了莫大的刺激一般,一双眼睛,立时变得血红,上前来死死的揪住了秦东的衣领,咆哮着吼道“混账!你说谁是废物?”

    秦东不费吹灰之力,就将秦飞雄的手从自己的衣领上扯了开,顺手猛的一推,秦飞雄本就喝得醉醺醺,站立不稳,再被秦东这么一推,当场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秦东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轻蔑,冷笑着道“看到了?你连我这个秦家众所周知的废物都不如,你以为你又是什么?不好意思了,我的好大哥,以后在秦家,废物这顶帽子,就得你来戴了!哈哈哈……”

    秦飞雄气的浑身颤抖,一张英俊的面容,因为扭曲而变得狰狞。正当众人以为,秦飞雄要彻底发狂的时候,却没想到,秦飞雄忽然哇的一声,痛哭了起来。就那么在众人的注视下,蜷缩成了一团,眼泪犹如溃堤的洪水,泛滥开来。这个骄傲而又自尊的男人,终于彻底的崩溃。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谁说男人不能哭?男人哭起来,最是动情,也最是伤情。在秦飞雄的痛哭声里,秦飞燕只觉得内心最柔软的地方,被狠狠的搅动,一股强烈的心酸,让她的眼泪也不由自主的跟着淌了下来。

    秦纵横满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冲着萍儿摆了摆手。萍儿立即上前来,将秦飞雄扶了起来,用身体支撑着他,逐渐远去。

    “小东,你怎么那么狠心?大少爷已经够惨的了,你还那样刺激他,这不是存心要逼死他吗?”秦飞燕忍不住怪起了秦东。

    秦东沉声道“这是老天对他的磨练,他必须要自己去克服。只有这样,他日后才会变得坚强。”说罢,看向秦纵横,道“爷爷,我以前听飞燕说过,我们秦家和古家没过一段时间,就要较量一番,有没有这回事?”

    秦纵横点了点头道“有!飞雄他就是在上一次的较量中,伤在了古岳涛的手里。”

    秦东微微一笑,问道“那距离下一次比武,还要多久?”

    “大概还有三个月左右。”

    秦东摇头“不行!三个月太久了,我怕到时候,大哥的意志就被彻底消磨光了。这样,您马上对古家发挑战书,就说大哥想要一雪前耻,与古岳涛再战一次。”

    “啊?以……以飞雄现在的样子,挑战古岳涛,那不是找死吗?”秦纵横满是讶异的问道。

    秦东嘿嘿一笑,道“死是不会,不过,被古岳涛狠狠的羞辱一顿,那是免不了了!嘿嘿……“小东,你……你这是落井下石!你不能这样对待你的琴声大哥!”秦飞燕实在是觉得秦东过分,话语里满是指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