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知道我什么时候倒床上的吗?”景孟弦问她,点了点手腕上的表,“凌晨两点的时候,我推了个病人进手术室,忙到上午十点才从手术室里出来,尹小姐,麻烦你再仔细算一算,就为了你这莫须有的事儿,你让我躺了几个小时,你觉得我让你热这几片吐司,到底应该不应该?”

    景孟弦的话,让向南一愣。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心下陡然被一片歉疚占据得满满的。

    她忙乖乖的拿过面包机,愧疚的觑了一眼景孟弦,“那个,要不你再去睡会,我不吵你了!对于今儿这事儿,我道歉,是我太鲁莽了,扰你睡觉也是我不应该,对不起!”

    向南平日里虽然很倔强,但是,只要是她的不是,她一定有错就认,有错就改。

    “算了,我也睡不着了。”

    向南吐了吐舌,开始给他热吐司,一边问他,“你们当医生的忙起来都这么不要命的啊?”

    景孟弦不说话,只站在她身旁看着她为自己热吐司。

    “诶,你平时要能多休息,你就多休息一下,你没看新闻吧,光咱们这个市,每年都有百分之二过劳而死的医生,虽然救治病人要紧,可是自己的身体也不能不顾吧?”

    景孟弦捏了块吐司放进嘴里,含含糊糊的问她,“你咒我死?”

    “呸呸呸!!”

    向南连呸几声,“你这人会不会说话了?”

    景孟弦看着她这副嗔怒的模样就笑了,不得不承认,其实这样的尹向南,还真的挺可爱的。

    向南给景孟弦热了吐司之后,又去给他冲了一杯热牛奶。

    她用勺子细致的搅着牛奶,末了,突然问景孟弦,“让你去找曲小姐要那颗耳钉,会不会太为难?”

    景孟弦将桌上的银行卡搁到她面前,“你把这卡拿走。”

    “我不要!我真不要,这钱本就不属于我。”向南拒绝。

    “别让我把一句话重复好几遍,我烦!”景孟弦的眸光重重的落在向南身上。

    向南咬唇看着他,“那我的耳钉……”

    “别用这副委屈的眼神看着我,我没权利帮你把它拿回来!”景孟弦不咸不淡的说道。

    “也是……”

    向南点头,“这事儿是我自己闹出来的,与你无关……”

    她说着,将热牛奶递给他,“景医生,我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先走了。”

    “嗯。”

    景孟弦沉吟一声,没有留她。

    向南道别后,拧了包就预备离开。

    “尹向南。”

    景孟弦还是叫住了她。

    向南错愕的回头。

    景孟弦将那张银行卡塞她手里,“你的东西忘了拿。”

    向南怔怔的望着自己手里那张银行卡,想到那颗耳钻,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的,什么味道都有。

    “拿着这六十万,别再去ktv里卖酒了。”

    向南抬眸看他,眼底染上层层雾霭,认真的问他,“你瞧不起我们这些卖酒的吗?”

    景孟弦好笑又好气,他抱着胸,身子懒懒的倚在电梯门边上,觑着向南,“尹小姐,新闻上有没有报道过本市每年有多少售酒小姐是过劳而死的?”

    “……”

    向南娇嗔的瞪他一眼,“景大医生,你多积点口德吧!”

    咒她死呢!!

    ————————————见《红袖添香》————————————

    住院部,a区,十楼,病房里。

    “景医生,上次的事儿可真是谢谢你啊!”

    景孟弦来查房,杨臣忙从病床上坐起了身来,感恩的同他道谢。

    “别,躺着就好,身体不舒服,别硬撑。”景孟弦忙扶着杨臣躺下,给他认真的检查了一下身体,量了个体温,问他,“今天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脸上这一块肿也消得差不多了。景医生,真是特别谢谢你,要是没有你,我现在……现在还不知道躺在哪个孤墓里呢!”

    “别谢我,我这也不过只是职责所在,你再熬几天,等身体养好点就可以动手术了。”

    “好的,谢谢,谢谢!啊,对了,我记得当时还有个小女生来着,没穿白大褂,看着不太像护士,是景医生的朋友吧。”

    景孟弦掀了掀唇角,“嗯。”

    “应该是女朋友吧!看着她挺心疼你的。说起这事儿,嗨,又得怨我!景医生,你那手是不是被我咬伤了?来,赶紧送我看看。”

    景孟弦将手兜进口袋里,“没事,一点小伤。”

    “真对不住啊!”杨臣道歉,“我当时也是急了,你那小女朋友说得是一点也没错,我这人啊,好歹不分,没良知!”他自怨自艾的说着。

    景孟弦勾唇一笑,“你别听她瞎扯,她有时候说起话来就没遮没掩的。”

    杨臣也跟着笑了,“景医生,平时没见你这么眉开眼笑过,一提起女朋友你就笑了,眼睛里全是掩不住的小幸福哟。”

    景孟弦一怔,愣了半秒,才解释道,“她不是我女朋友。”

    “不是?哟,那太可惜了!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啊!”杨臣说着,就拿了桌上一袋水果往景孟弦的手里塞,“景医生,拿着拿着,这是咱们家自己种的,新鲜着呢!”

    “这个我可不能要,你就别塞了。”景孟弦忙拒绝。

    “咱这条命是你捡回来的,也没什么好东西给你,你这要不接受就是瞧不起咱们这乡下农民,再说了,这也不是给你一个人的,你得分点给你那小女朋友去!告诉你啊,这瓜可甜了,哥保准她吃了会喜欢,说不定一高兴还真就答应给你做媳妇了!去去去,拿着,别嫌弃哥。”

    给他做媳妇?景孟弦笑起来,有些自嘲。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来了,景孟弦也不好再拒绝。

    查完房,提着水果进了办公室,遇到云墨也在里头,“哟,老二,提的什么新鲜水果呢?来,给咱做兄弟的分点。”

    云墨说着就要去拿袋子里的水果,却不料被景孟弦一手拍开,“别动。”

    “不是吧,这么小气?”

    景孟弦不搭理他,坐在办公椅上,沉思了一会。

    末了,掏出手机,拨了通电话出去。

    那头,过了好一会才被接通。

    “喂。”

    一抹动听的声音从电话那头飘了过来。

    在见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时,向南着实愣了好半会,诧异,他竟然会主动给她打电话。

    但意外之余,心里却不免还有些小小的期待,以及雀跃。

    “是我。”

    景孟弦磁沉的声音,依旧那么动听。

    “嗯。”

    莫名的,向南又想到了那天他们那一记出格的吻,她忍不住伸手触了触自己的唇瓣,那里仿佛还残留着他的味道……

    一颗心,奇妙的变得紧张起来。

    “你……找我有事吗?”

    “在哪?”

    景孟弦问她,语气依旧是不温不火,不咸不淡。

    较于向南的紧张,他就显得平和了许多。

    “我在医院呢。”向南如实交代。

    “在医院哪里?”

    向南诧异,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你要来找我吗?”

    “嗯。”

    景孟弦沉吟一声,拢了拢眉,似有些不快的问道,“有问题?”

    “没……没问题。”

    她只是有些受宠若惊。

    “我刚好在住院部楼下的小公园里晒太阳呢。”

    “嗯。”

    景孟弦应了一句,就兀自将电话给挂了,而后,提了桌上那一袋水果就往外走。

    “老二,给向南送水果去呢?”云墨八卦的凑了上来。

    景孟弦凉漠的剜了他一眼,“你什么时候跟她这么熟了?”

    “……”

    云墨默了,这算吃醋吗?

    景孟弦在见到小公园里那两道熟悉的身影时,脚下的步子僵硬的停了下来。

    公园的长椅上,就见向南和戴亦枫两个人头抵着头,正懒洋洋的坐在长椅上晒太阳。

    两个人似乎还在聊着什么有趣的话题,有说有笑的,偶尔还会推嚷着对方。

    “嗨,戴医生跟她女朋友关系可真好,成天就看他们俩黏糊在一块儿。”

    “哪是女朋友呀!听那些小护士们说她是戴医生的老婆,呵呵,两个人可还真般配呢!”

    “嗯嗯,般配,般配!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啊!”

    身边,两位正坐在石椅上晒太阳的病人,看着长椅上的戴亦枫和向南兴叹着。

    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呵!

    就在半个小时之前,他景孟弦还听得别人用这八个字来形容自己和她,那时候他是什么样的心情?谈不上特别兴奋,但至少心里是舒坦的,可这一刻,再听到这八个字时,却是极为的讽刺和可笑。

    他景孟弦到底在做什么?

    还在对一个曾经无情的背叛了自己,现如今也已经是人妻的女人存在着幻想吗?还在奢望着她能与自己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这种念头,连他景孟弦都觉得可笑到了极点!

    他想,他当真是疯了!而且,还疯得一点都不轻。

    景孟弦漆黑的烟潭剧缩了一圈,转身,不带分毫留念的离开。

    长椅上——

    “亦枫,我好像……”

    向南眯着眼看着天上刺目的太阳,双眼有些发疼,“我好像……总会忍不住想要靠近他,怎么办?”

    戴亦枫也学着她的模样,眯着眼看着天上的太阳,却闭着唇,不回答她的话。

    向南把手举起来,挡住眼前的太阳,让细碎的阳光从她的指缝间洒下来,“他于我,就像天上的太阳,有他的地方,就有阳光,哪怕只是从指缝间溜出来的这几束余光却也足以照亮我整个世界,可是……他的光线太灼人,以至于我永远都只能远远的看着,却不敢靠近,也不能靠近,他的热会把我灼伤,会让我……灰飞烟灭……”

    说到这里,向南的眼,已经不自觉红了一圈,她吸了口气,稍稍坐直了身子,“他约了来这找我?”

    “是吗?”戴亦枫也跟着起了身来,他笑了笑,神情里却难掩几许落寞,“那我先走了,待会还得去查房呢。”

    “好吧,那你先忙。”

    “拜拜……”

    戴亦枫走了,独独留下向南一个人还在长椅上等着。

    有些人,明知不能靠近,却还在希望着靠近,期待着靠近……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到最后,痛苦的人,还是她!

    这些道理,向南不是不懂,而是懂,却还是做不到。

    时间分分秒秒的流逝,却始终不见那个男人的身影。

    景孟弦回了办公室,将手里的水果往云墨的办公桌上一搁,“吃了吧。”

    云墨愣了愣,抬头看他,就见他已然回了自己办公桌前忙开了,面无表情的俊颜上瞧不出任何的情愫来。

    云墨打开水果袋瞅了一眼,又瞅了瞅对面的景孟弦,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她没肯要,还是吵架了啊?”

    景孟弦没有回答他的话,拿了病历本,起了身就往外走,“走了,准备手术了。”

    “哦哦,来了!”

    云墨赶忙追了过去。

    而小公园里的向南却还在原地的长椅上一直傻傻的等着他,等了不知有多久,向南困顿的在长椅上睡了又醒了却还始终不见他的身影。

    ————————————见《红袖添香》————————————

    优雅的法式餐厅内,四处弥漫着浪漫的气息,动听的琴音,还伴随着轻音乐的流泻,教人闻之而醉。

    “孟弦,你挑的地方,总让我特别喜欢。”曲语悉陶醉的盛赞着。

    景孟弦只是淡淡的笑着,视线落在她耳垂上那抹幽蓝的海洋之心上,剑眉微微拢了拢,“语悉,耳朵上的这枚海洋之心,怎么回事?”

    曲语悉愣了半秒,而后轻笑起来,“怎么样?好看吗?我在一家店铺里淘出来的,很诧异吧!”

    景孟弦深重的视线凝着她,末了,才道,“它不适合你。”

    曲语悉秀气的笑脸上起了微妙的变化,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深意的问景孟弦道,“到底是它不适合我,还是我不适合它?”

    “都一样。”

    景孟弦毫不避讳的作答。

    末了,从兜里掏出一张支票出来,递到曲语悉面前,“四百万,卖给我。”

    曲语悉脸色一白,眼眶瞬间就红了,“景孟弦,你在替谁把这颗海洋之心买回去??”

    景孟弦深重的眼眸直直的凝着曲语悉,眼底的色泽更暗沉了些,“不管是为谁,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它不属于你,也不该属于你。”

    他动听的声线,有些发哑。

    曲语悉眼底有泪光在闪动,“它不属于我?属于谁?就属于尹向南吗?”

    其实,她买这颗耳钉,然后在向南面前说那些话,就是想试探一下他们俩现在的关系的,而试探结果,诚然她所见,他们之间真的没那么简单!

    景孟弦眉峰紧蹙,盯着曲语悉的视线越渐冰凉,“所以,你是打算连我的过去都准备参与进来吗?”

    他显然有些不太耐烦了。

    “这真的只是你的过去吗?如果真的只是过去,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在意?我不过只是买了你送前女友的一份礼物而已,你真的需要这么在意吗?”曲语悉带着哭腔,一脸委屈的问着他,而后,眼泪就像开闸的洪水一般,越泄越多,“孟弦,你知不知道,你从来没有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过话,除了这一次,就为了她尹向南!!”

    景孟弦直直的望着眼前这张梨花带雨的面庞,眼底除却冰凉,却找不到任何怜惜,“我的过去,我希望我自己来解决,而不是你自作主张的替我去忘记!我不喜欢搬弄是非的女人,还有,我在意它的原因,是为了我自己!曲语悉,你耳朵上嵌着的那枚耳钉,是我的回忆,是我的青春,你觉得我凭什么不能找你把它买回去?”

    曲语悉洁白的贝齿紧咬着下唇,面色白得如同一张纸,“孟弦,我才是你的未婚妻……”

    “所以,我不觉得我的未婚妻戴着我前女友的耳钉会合适!”

    景孟弦眼潭暗了下来,“取下来吧,别用我的过去来惩罚你的现在!你曲语悉会拥有更好的!而它……”

    其实早该不具备任何价值了!

    只是,他们都太偏执,对过往都太不从容,才导致如今这样的结果。

    ……………………

    这日,向南接到曲语悉的电话,说是觉得设计上有些小问题需要再沟通一下,向南也没敢怠慢,收到她发过来的地址之后就直接往她那赶了过去。

    站在奢华圣洁的婚纱殿门外,向南还有些恍惚,她几乎要以为是自己寻错了地方。

    恰在这时,里面的接待员小姐恭恭敬敬的替她拉开了身前那扇玻璃大门,“小姐,您好,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

    “那个……”

    向南有些不自在,“我是来找人的,但……我好像搞错了地方,不好意思。”

    她说完就预备退出去,却听得接待小姐问道,“您是来找曲小姐的吧?”

    “嗯,对。她在这里吗?”

    “在的,来,小姐,里边请。”

    接待小姐领着向南往里面走去。

    一路上,洁白的婚纱,琳琅满目,有如圣洁的百合,有如艳丽的玫瑰,有如冷傲的蓝色妖姬……它们就像一道道美丽的风景,承载着每一位女孩对幸福婚姻的憧憬,以及另外一半的向往。

    许是接待员看出了向南眼底的那一抹神往,她笑问道,“小姐还没结婚吧?”

    向南回神过来,莞尔一笑,摇了摇头。

    “呵呵,没结婚也可以先选一套婚纱备着,等找到了适合结婚的伴侣,就可以穿上这婚纱直奔婚姻殿堂了。”

    那一刻,莫名的,向南就想到了景孟弦。

    曾几何时,她总爱趴在他的背上同他开玩笑,“景医生,这辈子我尹向南就赖定你绝不撒手了,你要敢娶了别的女人,我就跑去你的婚礼殿堂上一哭二闹三上吊,再然后带着你美丽的新娘私奔去,让你抱着你的双人床孤独一辈子!”

    那时候的景医生是怎么回她的?

    她记得他掰过她的脸,一脸认真的告诉她,“尹向南,这辈子,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你说嫁,我就娶!”

    时间一晃过去好些年,向南才发现,过往的那些回忆,她竟还记得如此清晰。

    清晰到……能让她红了眼,酸了鼻。

    也清晰到,一抬眼,她就见到了记忆里那抹认真的容颜……

    他就侧身,凭窗立在那里。【明日万字大更】

    推荐美文《一醉沉沦:总裁,离婚吧》——米粒白(非虐,温情暖心,男主干净暖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