炽热焚心的吻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悠闲小农女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未来天王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黑铁之堡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最新章节!

    大概是曲语悉脸上那抹幸福的笑太闪眼,以至于让向南觉得眼睛有些干涩,胸口有种发紧的闷痛感,“这枚耳钻是……景医生给你的吗?”

    “对啊,他说什么……好像是从一间小小的当铺里寻到手的,你说这是不是很神奇。请使用访问本站。”

    向南哪有心思管神不神奇,一听是当铺里寻到的,她整个脑子里就嗡嗡嗡的响,一张脸煞白得厉害,“曲小姐,你……你知不知道是哪间当铺?”

    “好像是叫古什么来着,就是凡水街的那个,向南,怎么样,漂不漂亮?孟弦说送给我做新婚礼物。向南?向南……怎么了?在想什么呢?”

    “啊?”向南恍然回神,脸色有些难看,她忙起身,收拾资料,“那个,对不起,曲小姐,这些图纸你先拿回去好好看看,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随时通知我,我……我现在有点急事需要马上处理,抱歉,下次再约。”

    向南说完,也不等曲语悉回答,便匆匆出了咖啡厅,打了车就直接往凡水街奔去。

    “老板,我的海洋之心呢?”

    向南气喘吁吁的进了当铺店,都来不及喘口气,劈头盖脸的就问店铺老板。

    那老板一见向南,脸色一变,眼底闪过几许心虚,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这不一个月还没到吗,怎的就急着来还钱了?”

    “老板,我问你,我的海洋之心呢?!”向南将声音拔高了几个分贝。

    “嗨,尹小姐,你别激动,来来来,先坐着喝口茶。”

    “我不喝!!”向南彻底怒了,“你别拉我!你把我的海洋之心拿出来!我要看看!!我要看!”

    “你这一小姑娘家的,怎么这么泼呢?”

    “老板,做生意的最讲究的是什么?是诚信!!我当时把我的海洋之心给你的时候,咱们白纸黑字签了协议的,我有一个月的时间来赎它,可是你呢?你居然瞒着我就帮我把我的海洋之心给处理掉了!!你做人做生意都不能这样,你知不知道!!”

    向南说着说着,就差点哭了,一双眼睛通红得像兔子一般,愤怒的瞪着老板。

    老板叹了口气,“妹子,这事儿是我对不住你,但有时候你遇到那些有权有势的人,咱一点办法都没有,是不是?敢情人家拿着东西要来砸店了,我还不卖啊?这样子吧,咱们白纸黑字的都写好了,这事儿就算我违反了合约,答应你的六十万,我一分都不少你,可以吧?”

    老板说着,就从自己衣服兜里掏了一张银行卡出来,“这里面有六十万,分毫不少,自从这海洋之心卖出去以后,我这心里贼不踏实,所以早就把这六十万给你备好了,待会你去银行看看,少了你尽管找我拿,另外那五万块钱,算了,算我多补偿你的。”

    “我不要钱!!”

    向南倔强的直接拒绝,眼眶通红,“我要我的海洋之心,你把它卖给谁了?!”

    其实,它到底是被谁买走了,她心里已经很了然了,但她还是不愿意相信。

    “那耳钉被一有钱的先生买走了,具体是谁,叫什么名字我还真不知道,你要的耳钉真没了。”老板将银行卡递到向南面前,“赶紧的,别在这闹了,咱们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的,我赔偿你的六十万都在这里,拿走拿走!再不拿,这六十万我可当你自动弃权的。”

    “歼商!!”向南红着眼怒骂着对面的老板,一滴眼泪就不自觉的从眼眶中滚落了出来,她倔强的一挥手将它抹去,“是!这事儿也不能怪你,只能怪我自己太白痴,太容易相信一个人,难怪都说无歼不商,你们做生意的就没一个好东西!!这钱我不要,但我也绝对不会便宜你!!”

    向南说着,愤怒的扯了老板手里的银行卡,冲出了店里去,把他的店门摔得‘砰砰’直响,末了,还不解气似地,又狠狠地在门上揣了几脚,方才离开。

    向南从当铺里出来,就打了通电话给景孟弦,电话响了不知有多久,才被那头的人懒洋洋的接了起来。

    “谁啊?”

    电话里,声音还透着明显的惺忪之意,太阳都日晒三杆了,这家伙居然还在睡觉,居然还有心思睡觉!!

    向南火气蹭蹭就往上冒,“景孟弦,你做男人怎么做得这么没品啦!!”

    被向南这劈头盖脸的一骂,电话里的男人,足足怔愣了半分钟之久,紧接着,就听得他在电话里头咆哮,“尹向南,你这个疯女人!我睡个觉碍着你屁事儿啊?”

    吼完,“砰——”的一声,景大医生连电话都懒得挂了,怒得一甩手就直接把手机给扔了,烦躁的一扯被子,将头裹得严严实实的,睡了。

    而那头,回应着向南的,就只剩下那一阵机械的“嘟嘟嘟——”声。

    “混蛋!!”

    向南冲着手机憋屈的骂了一句,她还没说正事儿呢!!

    收起电话,她就匆匆往捷运站奔去,这事儿她必须得找他讨问个明白!

    “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急促的门铃,一次又一次疯狂的响起,而且一次来得比一次更疯狂。

    景孟弦烦躁得在床上翻了几个身,终于,被这烦人的铃音吵得快炸了,他睁开眼来,惺忪的睨了一眼门口那联通一楼的可视电话,下一瞬,只觉眉峰突跳得有些厉害。

    尹向南!!

    她还真没完没了了!!

    景孟弦烦躁的拍下门锁,楼下的电梯门“叮——”的一声,应声大开,向南匆忙走了进去,然后就被带着上了二楼。

    大厅里,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人。

    向南又探头在厨房里寻了一圈,也不见他的身影。

    总该不会还在睡觉吧?

    向南蹙眉,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这都已经将近中午了,这家伙居然还在睡!

    她也不打算坐在厅里等他起床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推了他卧室门就走了进去。

    果不其然,他还在睡觉。

    整个人都闷在被子里,只露出那一头凌乱的短发来,显然,就算是向南来了,他也完全没有要翻身起来的意思。

    向南站定在他的床边,手不停的勒着自己单肩包的包带,彰显着她此刻心里的不安和紧张。

    她不着痕迹的吸了口气,“景孟弦。”

    “……”

    无人应她。

    “景孟弦,我有事要问问你。”

    还是没有理她。

    向南有些郁闷了,舔了舔唇,继续道,“我知道你醒了,你别给我装睡。”

    终于,床上的男人有了动静。

    景孟弦翻了个身过来,从银色的被褥里露出他那张惺忪的俊颜来,眯着细长的眼眸,慵懒的的觑着对面的向南,“这大清早的你就来闹腾,你还给不给人睡了?”

    他的嗓音里透着明显的疲惫,却依旧那般磁哑动听。

    “都正午十二点了。”

    还大清早呢!敢情他一点时间概念都没了。

    “有事说事,没事滚蛋!”

    景孟弦烦不胜烦。

    他看到向南那张脸就想到她卖了海洋之心那事儿,一想到那事儿,心里就无端端的冒火,那火气是好几天了都压不下来。

    向南被他这厌烦的话有些给伤到,抿了抿唇,直接问他道,“你把海洋之心送给曲语悉什么意思?”

    景孟弦蹙紧了眉头,冷冷的剜了她一眼,“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说完,他干脆一掀被子起了身来。

    顿时,精壮的身躯,不掩一物的暴露在空气里,麦粒色的肌肤,嵌着性感流畅的肌理线,魅得堪称尤物,教人挪不开眼去。

    而下身……

    只有一条简单的深色四角短裤包裹着他健硕的吓体,不知到底是因为裤子太紧,还是因为他某个部位实在太强大,以至于那轮廓线明显得叫向南陡然就红了脸去。

    “你……你干什么?”

    向南羞得急忙转身,捂了脸不去看他。

    景孟弦则一派从容的打开衣橱,拣了件睡袍往自己身上一裹,末了,又转身进了洗漱室去。

    向南也忙追了过去。

    景孟弦站在镜前洗漱,向南则倚在门口,凉幽幽的觑着他。

    “我今儿本来约了你女朋友看图纸的。”

    “未婚妻!”

    景孟弦凉淡的纠正她,嘴里还含着白色的牙膏泡沫,说起话来含含糊糊的。

    向南哂笑一声,未婚妻就未婚妻,有什么了不起的,需要他这么刻意强调一句?

    “行,未婚妻就未婚妻,我见到她耳朵上戴着那枚海洋之心了!”

    向南的话,让景孟弦愣了半秒,末了,含了口水,‘咕噜咕噜’几下,吐掉,抬头,问向南,“那又怎样?”

    那不咸不淡的语气,仿佛对这事儿早就心知肚明了一般。

    向南被他这态度有些给气到,“景孟弦,你这人怎么这么没品啊?你……你有这么个必要吗?你就不能送她点别的新婚礼物,你就非得送这个?你有没有想过你未婚妻要知道以后,心里会什么感觉啊?”

    景孟弦洗了把脸,用毛巾将脸上的水擦干净,又将毛巾搁回了原处去,这才从洗漱室里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随口问向南,“谁跟你说那耳钉是我送的?”

    “她自己说的。”

    向南怎么都忘不掉曲语悉说那话时,那张幸福的笑颜。

    “哦……”

    景孟弦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句。

    他将还有些困顿的身子埋进柔软的沙发里,闭着眼就不说话了。

    向南站在沙发边,皱眉,居高临下的觑着他,“景孟弦,你不觉得这事儿你该给我个说法吗?”

    景孟弦半睁着眼眸,迷离的盯着她,“尹小姐,你在这说笑吧?这事儿你找我给说法?你怎么就不先问问自己,那耳钉是从谁的手里卖出去的呀?”

    “我没卖它,我只是……”

    “行了!”

    向南的话还没说话,就被景孟弦一把给打断,他睁眼,凉凉的觑着她,“我不想再为了这点事继续同你纠缠下去,我困了,你走吧!”

    向南憋屈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只是站在那里,咬着唇,一直瞪着他。

    末了,从兜里翻出刚刚那老板给的那张银行卡,“景孟弦,这里六十万,麻烦你帮我去把那耳钉买回来,谢了。”

    景孟弦幽幽的睁开了眼来,漆黑的眼潭紧迫的盯着向南那张倔强的脸。

    “你哪来的六十万?”他问她。

    “那老板赔偿给我的。”向南如实交代,有些烦躁的舔了舔唇,“我知道,我知道你肯定给了他更多的钱,但你就算把我卖了,我也拿不出那么些钱来,我只有这六十万,你就念在咱们好歹相识一场的份上,把那枚耳钉还给我,行吗?”

    景孟弦直起了身来,眼潭深深的凝着向南,“你不一直喊着缺钱吗?既然有六十万,你还装什么清高?”

    “这不一样!!”

    向南把手里的银行卡放在茶几上,在景孟弦身边坐了下来,“我不要钱,你把耳钻还给我!”

    景孟弦偏头看着她,眯了眯眼,重墨的烟潭里有涟漪掠起,“你这么固执于这颗耳钉,该不会是想留着下次当卖时再要个更高的价格吧?”

    “……”

    向南好笑又好气,眼底有丝丝悲凉,“在你眼里,我真就是这么个为了敛财而不折手段的人?”

    景孟弦嗤笑了一声,“在我眼里,你尹向南是个什么人,重要吗?”

    “……”

    刚刚她话的重点,应该不是前一句吧?

    向南抿了抿唇,有些不自在,“这事儿,算我拜托你了。”

    “我问你话呢!在我眼里,你尹向南是个什么人,到底重不重要!”

    向南蹙眉,“景孟弦!”

    “在我眼里,你尹向南是个什么人,到底重不重要?”

    他执拗的又一次重复的问着她。

    落在向南脸上的眸光,越来越深重,情愫也越来越浓烈。

    那一刻,向南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正‘突突突’的撞击着她的胸口,一下一下的,那么猛烈,那么急速。

    向南有些尴尬,偏过头去,点了点茶几上的银行卡,“钱……我放在这里了,至于……你……”

    她的话,还未来的及说完,倏尔,就被一只有力的大手,霸道的钳住了下巴,强迫着她偏回头来,迎上他那双深幽的眼潭。

    “你……你干什么?”

    向南紧张得连呼吸都有些发紧了。

    然而,回答她的,却是红唇上的一软……

    他,竟然……吻了她!!

    向南双眸瞪大,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张陡然放大的俊脸。

    娇身紧绷,扣着沙发的五指下意识的收拢,死死捏住沙发边角,就不敢再动弹了。

    双唇碰触的那一刻,向南感觉到有一股震麻,由唇瓣直往舌尖蔓延开来……

    这是一记极狂热,足以烧融任何女子的焚心炽吻……

    景孟弦灼热的大手捧住她的脸蛋,单膝半跪在沙发上,与身前这个女孩,深情纠缠着。

    喘息,有些粗重。

    低淳的声音从喉间溢出来,酥人心魂,教人不饮也醉……

    向南被他逗弄得浑身虚软,意识恍惚,双手只能娇慵无力的攀住他,意乱情迷的随着他的节奏,与他纠缠共舞,任由着他掠夺着自己的每一寸气息……

    而她那一贯平静的瞳眸,此刻漾着薄薄的雾气,纷嫩的颊腮微泛酡红。

    这个吻,不知延续了多长时间……

    直到感觉到怀里的向南喘不过气来时,景孟弦这才松开了她。

    动作间,仿佛没有任何的不舍,然,黑眸里那层潮红的雾霭却出卖了他柔浅的心境。

    他起身,径自出了卧室去。

    向南独自一人埋在沙发里发呆。

    唇边,仿佛还残留着他的味道,那种淡淡的馨香还伴随着清新的牙膏味,充斥在她的檀口间,久久的化不开去……

    很久很久,向南的脑子里,依旧空白一片,一颗心脏还脱轨的仿佛随时快要蹦出来。

    她走出卧室,已经是十来分钟的事了。

    景孟弦正在用面包机热吐司,向南一见他的身影,脸颊就忍不住燥红一片。

    她将银行卡搁在他眼皮底下,“钱,给你。”

    “拿回去。”

    “我不要!”

    景孟弦抬眸,对上向南那双还有些雾霭朦胧的双眼,那一刻,莫名的,有一种暧昧的情愫在两人视线之间蔓延,向南忙窘迫的别开了眼去。

    景孟弦不轻不重的看着她,隔半响,才道,“尹向南,你当我脑门被夹坏了?我把前女友用了六年的东西转手送给自己未来老婆?”

    向南不得不承认,‘未来老婆’这四个字……有些刺耳,这称呼就像一根针一般,深深的扎在她的心口上,疼得有些尖锐。

    她抬头,对上他的眼潭,视线清淡了几许,也平静了几分。

    紧抿着唇瓣,蹙眉,不解的看着他。

    景孟弦掀了掀唇,“这么阴损的事儿,你这木鱼脑袋能想得出,但我景孟弦还做不出!再说,我送我未来老婆新婚礼物,至于穷得把这破耳钉拿过去滥竽充数?”

    “……”

    果然,这家伙嘴里就没一句好听的话。

    ‘破耳钉’、‘滥竽充数’,呵!在他眼里,这枚耳钉真的就如此廉价,如此不被重视?

    听得他左一句‘未来老婆’右一句‘未来老婆’的,向南心里烦不胜烦。

    她撅嘴,有些怨念的瞪着他,“那刚刚我问你的时候,你干嘛不把话说清楚?”

    “我刚刚有说过一句那耳钉是我送的吗?”

    “那你也没说那耳钉不是你送的呀?”向南委屈极了。

    “在你眼里,我景孟弦就是个这么没品的男人?”

    向南摸了摸鼻子,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低声喃喃道,“差不多吧。”

    “……”

    好样儿的!

    景孟弦烦躁的一把将面包机推到她面前,“帮我热了!”

    “凭什么呀!”向南抗议。

    “是不是你污蔑我在先?”

    “那是你不事先解释清楚。”向南据理力争。

    “我周末本来一美美的觉,就被你这无厘头的事儿给搅了,怎么算?”

    “景大医生,这都正午十二点半了!”

    推荐美文《一醉沉沦:总裁,离婚吧》——米粒白(非虐,温情暖心,男主干净暖男)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顶点小说网 www.23wx.io】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