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款风波:想要趁机泡我?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星战风暴超位面穿行末世刺客系统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深呼吸了口气,停顿了半刻,稍稍酝酿了一下情绪,这才恳求道,“我想……找你借五万块钱。请记住本站的网址:。”

    向南长舒了口气,终于还是说出来了。

    景孟弦漆黑的烟潭掠过一道暗芒,视线定格在向南那张仓皇的脸蛋上,有些冰凉。

    “借钱?”

    他凉凉的笑着,有些讽刺,“尹向南,我没听错话吧?”

    向南被他讥诮的笑,弄得有些不知所措。

    “我……”向南抿了抿唇,埋头,低声道,“对不起,我……我确实是因为急着要钱,所以才开口向你借的,但你放心,我保证,我保证这钱一定会还你。”

    向南努力的向他保证着,那认真的模样,换来的却是景孟弦没心没肺的笑。

    而且,是嘲笑!

    “尹向南,你可真厉害!”

    他说着,起身去厨房给自己倒了杯冷饮,末了,偏头看厅里的向南,唇间一抹凉薄的笑,“你当我是你什么人?”

    向南咬着唇,不说话。

    景孟弦单手插在口袋中,走近她,俯身,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向南,嗤笑道,“出了问题,你不找你老公解决,却跑来找我这个所谓的前男友,尹向南,你到底安的什么心啊?总该不会是想要趁机泡我吧?”

    他说着,俊美的面庞越发凑近向南几分。

    灼热的气息,扑洒在向南的鼻息间,让她呼吸变得有些短促。

    “我不是那意思。”

    向南否认,突来的靠近,让她有些紧张,头下意识的往后靠,想要与他保持着安全距离。

    景孟弦的眼潭深陷了下去,声音瞬间阴冷了下来,“那你是什么意思?四年前玩得我还不够,四年后还想要继续是吗?”

    向南抿了抿唇,心口有些发紧,“景医生,我真的只是单纯的想找你借些钱,你别误会。”

    “我还真就误会了!”

    景孟弦低眉看她,唇间一抹冷笑,“尹向南,你可真行,一边跟戴亦枫唱着夫妻恩恩爱爱的戏码,一边又跑来旧情人这里装可怜,博同情!你到底想干什么?”

    向南的面色陡然一白,“既然这样,那抱歉,景医生就当我今晚从来没有来过吧。”

    她说着,伸手要去推身上的景孟弦,却反被他桎梏住了双手,“尹向南,欲拒还迎的戏码,百试不爽是吧?”

    “我没有!!”

    向南怒了,她红着眼,朝他大吼,“景孟弦,当初是你告诉我,如果我缺钱,可以找你来借的!我现在只是单纯的想找你借钱而已,没有想要接近你,更没有想要玩你,泡你的意思,懂吗!!”

    景孟弦冷笑,“我现在不乐意借了!你懂了吗?”

    他不乐意的原因是因为他突然就看懂了这个女人和戴亦枫之间的爱情,突然就看清楚了自己与这个女人之间的距离!

    “我懂了。”

    向南挣扎了一下,看着他的双眸有些凉意,“请你放开我。”

    景孟弦不动,伸手,粗鲁的捏起她倨傲的下巴,“尹向南,你知道你什么地方让我最厌恶吗?”

    向南皱眉,看着他,倔强的与他对峙着。

    景孟弦漆黑的深潭恶狠狠地盯着她看,那模样宛若是要将她拆吃入腹,“我最讨厌的就是,在我一次又一次努力的试着放下你的时候,你他妈就跟阴魂不散的野鬼一般,一次又一次的在我面前招摇过市,不厌其烦的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尹向南,我能不能问问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想干什么?!!”

    景孟弦的情绪非常激动,猩红的眼底写满着怨忿,死死地瞪着向南。

    向南望着他,眼眶倏尔就红了。

    她想干什么?她真的……什么都没想过!不是不想,而是不敢想,也没那个资格去想!

    “抱歉,景医生,我保证……”向南的声音嘶哑得有些厉害,“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了,以后就算是无意中碰见,我也会识趣的只当陌路人!今天的事情,是我鲁莽了,我道歉。”

    向南尽可能的让自己的情绪看起来平静些。

    而景孟弦只是一直死死盯着她看,末了,不留分毫情感的一把将她推开来。

    景孟弦站直身子,低眉,从容的整理着衬衫袖口,末了瞥了向南一眼,恢复了他一贯的沉稳和冷静,“我身上一时间也拿不出这么多现金,你明晚再过来拿吧。”

    “不,不……不用了。”

    向南忙拒绝,起了身来,神情还有些别扭,眼眶红得如小兔子一般,“景医生,谢谢你的好意,真的!但……就这样吧!正如你说的那样,我们之间本不敢再有任何牵扯的,是我……逾矩了!再见!哦,不,最好是……再也不见。”

    向南哑声说完,头亦不回的匆匆出了景孟弦的家中去。

    望着她逃逸般离开的身影,景孟弦漆黑的深潭越渐幽沉。

    再也不见?再也不见……

    他凉薄一笑,随手点了支烟,散漫的倚坐在书桌上,任由着烟草的味道麻痹着他这颗早就空了的心。

    尹向南,为什么这样绝情的话,却总能轻而易举的就能从你嘴里说出来呢?四年前如此,四年后,依然如此!!

    他将烟头重重的摁灭在烟灰缸里……

    尹向南,再也不见……我希望你,说到做到!!

    …………………………

    钱,到底没借着。

    向南才一到医院就接到了医院的催款单。

    小家伙盘腿坐在床上,一双乌溜溜的大眼儿盯着向南看,“向南,我有点想家,想姥姥了。”

    “嗯?”

    向南从催款单前拾起头来看向小向阳。

    “你带宝宝回家吧!”小向阳把头歪进向南的怀里,“宝宝想回家跟姥姥一起住。”

    向南敛眉,心狠狠地扯了一下,忙将催款单收了起来,抱起怀里的小向阳,“宝宝告诉妈咪,为什么不想在医院里住下去了呢?”

    “医院里味道好重,阳阳不喜欢……”

    向南叹了口气,眼眶有些氤氲,“宝宝是不是以为妈咪没钱给宝宝治病了?”

    向阳沉默了。

    向南有些想哭,但她忍住了,“傻瓜!不许胡思乱想,妈咪有钱的,知道吗?”

    小向阳红着眼看着自己的母亲,“向南,我是不是你的拖油瓶呢?”

    “阳阳,妈咪不许你说这种话!”向南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你是妈咪的小太阳,如果没有你,妈咪的生活里就再也没了阳光,这样说,你懂吗?”

    小向阳稚气的黑眸里闪过几许晦涩,他伸手,拉了拉向南柔软的大手,“妈咪……”

    他撒娇般的唤着向南,那软绵绵的声音,听得让向南直想哭。

    “你答应姥姥去相亲吧。”

    “阳阳,你想说什么?”向南哽咽的问他,一双眼睛更红了。

    小向阳低了头去,不太敢看向南,低声嘟囔了一句,“向南,那天戴叔叔跟你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向南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眼泪‘啪嗒啪嗒’就往下掉,“叔叔只是说你有肝炎,并没有说治不好,知道吗?”

    “向南,你别撑了!你别撑了!!”

    突然,小家伙就大声喊了起来,喊完就在那失声力竭的哭,“你去相亲,你去找男朋友!!我不要成为向南的拖油瓶,我不要当拖油瓶!!”

    向南只是看着他,任由着他喊着,而她却始终咬着唇,一语不发,眼泪像断线的珍珠一般,汹涌而至,收不住,也停不了。

    向南从医院里出来后,她就做了个决定。

    她不知道这个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但现在的她,当真已经别无他法了。

    仿佛是唯恐自己会后悔一般,她一下车,就直奔当铺里去。

    “老板,帮我把这东西当了,看能抵多少钱。”

    向南从自己的耳朵上取下那枚海洋之心,递给老板,“帮我看看……”

    当铺老板一接过海洋之心,眼底顿时闪过几许精光,他拖了拖鼻梁上的镜框,看一眼自己手里的宝贝,又看一眼对面的向南。

    向南吸了口气,“老板,你就甭看了,这东西我确实是买不起,是朋友送我的,它铁定不是假的!”

    “那我得细细研究研究,探探真假,你先坐会。”

    老板说着,就拿着海洋之心进了里面的房间去。

    向南也没坐,只焦躁的在外厅里来来回回的走动着,心里毛得厉害。

    “姑娘,行!你这东西看着像真家伙,咱们店收了。”很快,老板拿着那枚海洋之心从里面走了出来。

    “真的啊?”

    向南说不出自己心里到底是兴奋,还是失落。

    “你说吧,你想要个什么价,来来来,坐。”老板热情的招呼着向南坐下,一边给她泡茶,“姑娘,我跟你说实话吧,你手里这东西确实价值不菲,但你要是喊太高了价,咱这小庙也收不起,我出五十万,这可是最高价了,你就看行不行吧?”

    “五十万??”

    向南震惊。

    “姑娘,这五十万可真不是个小数目了,要不,我再加十万?”显然,这老板以为向南不满意这价格,“六十万!真的,不能再多了!”

    向南恍然回神,她匆忙摇头,“不……不,我不要那么多……”

    向南抿了抿唇,喉咙有些干涩,“老板,实不相瞒,这东西对我而言,真的……非常重要!”她说着吸了口气,又继续道,“可是我现在急缺救命的钱,不然我也不会把这东西拿你这来了,我是这么想的,我把这东西当在您这儿,五万块钱,我只要五万!您给我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之后,我还您五万五,再把这枚海洋之心赎回来,您看这样好不好?”

    “一个月?”

    那老板又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镜架,“你的意思是,这一个月之后如果姑娘你没把这钱还清楚,这枚海洋之心就归我了,对吧?”

    “对……”

    向南深呼吸了口气,又补充道,“可是,老板,如果一个月没过,你就把这枚海洋之心处理掉了的话,那就算你违约,你得赔偿我……六十万!!”

    老板犹豫了一会,最终,点头,“那行,来,白纸黑字,咱们立下字据!”

    “太好了,老板,谢谢你!!谢谢你!!”

    向南起了身,感谢的同老板连连鞠躬。

    “你也别顾着谢我,要还想把这海洋之心赎回去,就赶紧凑齐了五万五来还我,知道吗?”

    “是是是,我知道,我知道。老板,你真是个好人,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

    向南在字据上签字盖手印的时候,还是犹豫了好一会儿。

    “怎么?舍不得啦?”那老板一眼就看出了向南的心思来,“嗨,有什么好舍不得的,这顶多也就离开你一个月,你要把五万块按时送来了,这海洋之心还是你的!咱不过也就巴巴的拿着看一个月,对不?”

    “也是。”

    向南重重的点了点头,深呼吸了口气之后,这才下定了决心在字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临走前,她万般不放心的叮嘱着老板,“老板,咱们可是白纸黑字立下了字据的,在这一个月里,不管谁想要,你都一定不能把它处理出去,知道吗?”

    “知道了,知道了!啰嗦!”

    向南是被老板轰着走的,出了当铺门后,还是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垂。

    那里已经空了,一如她此刻的心一般,空荡荡的感觉,极为不好受。

    她深呼吸了口气,不停地在心里安慰着自己,没关系,很快,很快,她就会把那枚耳钉再次赎回来的!

    ——————————见《红袖添香》————————————

    曲语悉随着好友秦杉一同进了一间当铺古董店里。

    店内的布置格外的雅致,还透着一股书香古朴的味道,这倒让本还有排斥的曲语悉心里稍微舒适了些。

    “杉杉,我就搞不懂你,你怎么就喜欢来这里淘这些别人都用旧了的东西呢!”曲语悉实在有些不理解。

    “这你就不懂了吧?别看人家只是间小小的当铺,这儿可总有千百年前的老古董现身,偶尔还会有那么些奇珍异宝,这时候谁抢就谁赚,再一转手就是好几番呢!简而言之,我这叫投资,大小姐,你懂吗?”

    曲语悉耸耸肩,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那好吧,你慢慢看,我去那边坐着等你。”

    曲语悉说着,就转身去了茶座边坐了下来。

    “哟,我说今天怎么咱们这店有种蓬荜生辉的感觉,原来是咱们秦小姐大驾光临了!来来来,随意看看。”当铺老板推着眼镜忙从里面迎了出来。

    “老板,就你这嘴甜。最近有没有什么稀奇的新货呀,给我推荐推荐。”

    “有,当然有!来来,这边请,昨儿才收了一批宋朝龙泉窑的青瓷,您看这……”老板说着拿起其中一只瓷器递到秦杉面前来,“怎么样?这可真称得上巧夺天工吧!”

    秦杉笑了笑,有些意兴阑珊,“还有没有其他的呀,我最近收了挺多这玩意,想看看别的新奇东西。”

    秦杉一边说着,双眼一边四处搜寻着,只期盼能淘点新鲜货出来。

    而曲语悉依旧只是坐在那里百无聊赖的翻阅着手边一本古董介绍的书籍。

    “嗨,新奇的东西有,就是……”老板说着推了推眼镜架,“您先等着,我这就去拿”

    “什么东西啊?”秦杉一脸的好奇。

    那老板说着就进了里屋去,很快,就见他拿着一个精细的锦盒从里面走了出来,“这东西啊,我保准您会爱不释手。”

    那老板还在卖关子。

    “赶紧的,赶紧打开看看。”秦杉有些迫不及待了。

    “诶!”老板小心翼翼的将锦盒打开,秦杉才看一眼,就完全被震摄住了,“天,海洋之心?!!”

    茶座边的曲语悉一听这话,猛然拾起了头来。

    “对,就是它!当年在拍卖会上被一个神秘人以会上最高竞价拍走的海洋之心,从那之后的六年里,海洋之心消失不见,直到如今,它再度面世!怎么样,秦小姐,这东西能挠得你心痒痒吧?”老板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架,得意洋洋的笑问秦杉。

    “老板,开个价。”秦杉豪爽而又干脆。

    老板犯难的摇摇头,“秦小姐,这价可还真没办法开,这是咱一位顾客寄卖我这的,归不归我,还真得一个月之后才知道呢!”

    老板又将自己与向南白纸黑字的约定同她提了一下,而秦杉本也不是强人所难的人,才想作罢的,却听得曲语悉的声音在他们身后不轻不重的响了起来,“老板,这枚海洋之心,两百万我要了,另外,那位小姐的六十万我负责赔偿,也就是二百六十万,怎么样?要不要考虑成交?”

    老板震惊的看着秦杉身后娇小秀气的曲语悉,“这位是……”

    秦杉笑了笑,“忘了给你介绍,这位是曲氏集团的千金曲语悉小姐。”

    “曲小姐,您好,您好!我这有眼不识泰山,把您给怠慢了,曲小姐别见笑。”老板唯唯诺诺的与曲语悉握手。

    曲语悉同他握了握手,莞尔一笑,“老板,我刚刚给您的价格,您看合适吗?”

    “曲小姐,这价格要换做平时吧,还真挺合适的,可是,刚刚我给跟您说了,这是我跟一个客户签好的协议,到底属于我这边违反了合约是吧?您看您……能不能再适当的加一点?我这……”

    “三百万!总共三百万,你要觉得合适,我现在立刻开支票给你,如果觉得这价格还不满意的话,那我也就不再强人所难了。”曲语悉波澜不兴的说着。

    “好!三百万就三百万,成交!”

    “谢谢。”

    曲语悉写了支票给老板,“老板,还有件事我想拜托你一下。”

    “曲小姐别客气,尽管说就好,只要我能做到的,绝对义不容辞。”

    “小事而已。”曲语悉笑笑,“如果你那位客户来询问这海洋之心时,你千万别告诉她是谁买走了,你知道这种事情,我也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你就说是一位先生买走了就行。”

    “这当然,这当然,曲小姐放心就好,这事儿我一定办得妥妥当当的。”

    “那就好。”

    曲语悉笑笑,拉着秦杉一同出了店门。

    “杉杉,我现在开始相信你说的话了,果然,这种小店里也有奇珍异宝。”

    例如,海洋之心!

    曲语悉深沉一笑,有些东西,有些人,就是注定该属于她,也只能属于她!

    推荐美文《一醉沉沦:总裁,离婚吧》——米粒白(非虐,温情暖心,男主干净暖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