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停止过爱你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星战风暴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景孟弦没理她,兀自步出了内间去,“刘教授,谢谢你了。请使用访问本站。”

    他同刘医生道谢。

    “有什么好谢的,这是咱们医生的职责。孟弦啊,这是你女朋友吧?早就耳闻你女朋友漂亮大方,这回一看,果然不赖,你小子好眼光啊,下回我要再见着老林我就可以放心去复命咯。”

    “有什么好谢的,这是咱们医生的职责。孟弦啊,这是你女朋友吧?早就耳闻你女朋友漂亮大方,这回一看,果然不赖,你小子好眼光啊,下回我要再见着老林我就可以放心去复命咯。”

    景孟弦没有否认,只笑笑,问刘教授,“林老师他老人家还好吗?”

    老林,林老师,就是他大学时期的教授导师,也算得上是自己与尹向南四年前的牵线之人。

    如果不是他当年让自己替尹向南检查心率,他们又怎么有后来一连串的故事发生呢?

    “他老人家好得很,就是怪想你们这些混小子的,有时间多去看看他。”

    “好的,一定。”

    景孟弦和刘医生的对话,向南听得一清二楚。

    从门诊室出来,向南还是忍不住出声问他,“刚刚刘医生的话,你为什么不否认?”

    “什么话?”

    景孟弦双手兜在口袋里,兀自在前面走着,头亦不回的应她。

    “就以为……我是你女朋友……”

    向南有些尴尬。

    “有什么好解释的?”景孟弦一副寡淡的态度,凉声道,“难道他认为谁是我女朋友,就真是我女朋友了?”

    “……”这家伙。

    …………

    向南随着景孟弦进了脑外科办公室,其实她是不想去的,但景孟弦说有一支药效特好的眼药膏要拿给她,她这才尾随着他进去了。

    办公室里已经没人了,许是大家都已经下班了的缘故。

    “你等我一下,我换件衣服准备下班。”

    景孟弦说着,兀自进了里面的更衣室去。

    突然,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了开来,云墨如一股飓风般卷了进来,“老二,老二,听说你要结婚了,真的假的?今天还领着咱们二嫂去食堂发糖了?”

    云墨兴奋的喊着,然,再见到办公室里,端坐在沙发上的向南时,他只觉有一只死苍蝇卡在了喉咙眼里,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

    “向……向南,你也在啊。”云墨面露窘色。

    向南也有些尴尬,忙起身解释,“我……我只是来拿药的,马上就走。”

    原来,今天景孟弦带曲语悉过来,是来发喜糖的。他们真的要结婚了……

    向南倏觉眼眶**辣的,水雾飞快的迷蒙了她的双眼。

    “向南,你的眼睛……”云墨指了指她红肿的眼眸,有些不明所以。

    向南的眼底雾气更重了,伸手去抹泪,却还故作轻松的堆着笑道,“刚刚被辣椒水泼到了眼睛,怪难受的,这眼泪水流个不停。”

    云墨知道是自己说错了话,还想说什么的,却突然,更衣室的门被景孟弦推开,他褪了那件白色大褂,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身高雅的深色正装。

    “过来接-班的?”他问云墨。

    语气平静,不显任何波澜。

    “嗯。”

    “喜糖放你桌上了。”他淡幽幽的说着。

    云墨一双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这家伙竟然还敢提,敢情他结婚的事情,丝毫不介意被尹向南知道?

    “景医生,那个药……”

    向南看向景孟弦。

    “给。”景孟弦从口袋里掏出眼药膏,递给她“这是之前一个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疗效还不错,每天涂三次,等眼睛好受了些就可以停药了。”

    “好的,谢谢你。”向南接过,“我还有事,先走了。”

    她说完,转身就要走,却被景孟弦一把拉住,“去哪,我送你。”

    “不用了。”

    向南忙摇头,“我自己走就行了,你忙吧。”

    “我送你。”

    景孟弦说着,拉起向南的手就往外走。

    向南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到了,忙挣扎着想要从他的手里逃出来,“景医生,别这样……”

    她看一眼云墨,极为不自在。

    她不想被云墨误会什么,更不想成为别人眼里的第三者。

    “尹向南,我到底怎么你了,你至于这么激动?”景孟弦高声质问向南,握着她手腕的力道更紧些分,“你和我之间,什么亏心事都没做,你至于这么心虚?还是说听到我和语悉要结婚了,你心里不快了,就想躲着我了?”

    “我没有!!”向南矢口否认。

    “没有才最好!送你回去,不过只是出于人道主义而已!既然你不领情,罢了!”

    说完,景孟弦甩了向南的手,就兀自出了办公室去。

    颀长的背影,缓缓消失在拐角之处,那份冰凉而落寞的感觉,让向南再次湿了眼眶。

    胸口,隐隐的钝痛着……

    如千万只虫蚁啃噬着一般,一下一下的,虽不致命,却能让人疼得窒息。

    有些人,因为得不到,所以才假装不想要。

    可是,从来没有人告诉过她,这假装的过程,有多难受……

    是要有多强的制止力,才能让她不被他蛊惑!

    向南同云墨招呼了一声,也跟着出了办公室去。

    才一走出医院门口,就见景孟弦那辆熟悉的车停在了那里。

    车窗滑下来,露出他那张清俊好看的面庞,“上车。”

    向南一怔。

    “刚刚的让步已经是我最后的底线了。”景孟弦提醒她。

    他的意思是,刚刚在云墨面前,放她离开只是不想被云墨认为她是可耻的第三者?

    向南叹了口气,还是上了车去。

    “谢谢。”

    向南低声道谢。

    “系上安全带。”景孟弦瞥她一眼,淡淡的提醒道。

    向南一怔,尴尬一笑,“抱歉,没习惯。”

    心下,微微涩然。

    确实,她从来没有主动系安全带的习惯,因为,四年前从来都是他弯身替她系的,所以,直到如今,她还没习惯自己来。

    果然,习惯是种可怕的东西,可是,都四年了,为什么她却还把这种习惯一直保持着呢?

    是改变不了,还是真的不愿意去改变,不舍得去改变?

    景孟弦的车技很稳妥,一如他的为人,沉稳妥当。

    向南靠在玻璃窗上,怔怔的望着窗外疾驰而过的风景,心里一阵怅然若失。

    “你每天几点下班?”

    突然,景孟弦问她。

    向南偏回头看他一眼,“六点。”

    “我是问售酒的工作。”景孟弦的声音,平平淡淡的。

    向南犹豫了一会,才如实回答,“凌晨三点。”

    景孟弦皱紧了眉头,“你很缺钱?”

    向南抿了抿唇,想到每天没日没夜工作的自己,说实在的,心里难免有些难受,“算吧。”

    她点了点头。

    本来她是不希望被他看见如此落魄的自己,倒并不是怕他瞧不起这样的自己,而是,怕他替自己担心。

    但,有时候老天就是喜欢跟你开这样的玩笑,越是不想发生的事情,就越是让你遇见。

    “戴亦枫没钱?需要你这么拼命的工作?”他的语气里,蕴藏着些分不易察觉的怒意。

    “不是。”向南忙摇头,“我已经花了他太多钱了。”

    景孟弦皱眉,偏头望着她,“你做什么需要这么多钱?”

    “我……”问到这些的时候向南有些心虚,心里还在思忖着想要个什么理由来搪塞他,却听得他淡淡道,“算了,你的事情我也没兴趣知道。”

    向南也就闭了唇,心里有些庆幸他的不追究。

    “尹向南……”

    景孟弦唤着她的名字。

    向南的心,揪得紧紧地。

    就听得他说,“如果你真的缺钱,你可以找戴亦枫拿,你是他的妻子,他理所当然的该给你钱花,我知道你不肯花男人的钱,但是,那个男人不是别人,而是你的丈夫!还有,女人生来不是坚强的,更不是来受罪的,你没必要把自己逼到这种份上……”

    景孟弦的眼睛一直平视着前方,而语气更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末了,他又继续道,“如果你真的缺钱,而他又不愿意给你的话,我可以借给你。”

    景孟弦的话,才一落下,向南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往外流……

    “谢谢……谢谢……”

    她连声道谢,喉咙发疼,声音哽咽。

    她感恩他这番话,也感恩他愿意借自己钱。

    其实,有这些,她就已经完全足够了。

    她含泪,摇头,“不用了,钱已经筹得差不多了。还有,你替我买的那些酒……让你破费了。”

    红灯,车停下。

    景孟弦扯了纸巾递给向南,眸光落在她身上,眸色发紧,“尹向南,别哭了,特别难看。”

    向南忙接过纸巾把眼泪擦干,“刘医生还说我美丽大方呢!”

    景孟弦掀了掀唇,刻薄道,“那种话也就只有你自己会较真。”末了,他伸手将车前镜打下来,指了指镜面,“你自己看看你现在这副鬼样子。”

    向南有些被镜子里的自己吓到。

    一双眼睛肿的像桃核,眼眸里全是猩红的血丝,不知道是被辣的,还是因为累的。

    脸蛋上虽然干净得没有任何瑕疵,却苍白得没有血色,这样的自己,确实也怪渗人的。

    她吐了吐舌,收起镜子,提醒景孟弦,“绿灯了,赶紧开车。”

    车,在小巷里停了下来。

    “就到这里吧,谢谢你。”

    向南解开安全带,同他道谢。

    “真的不需要我送你进小区里面?”

    “嗯,不用了。”向南忙摇头。

    今儿放假,若水应该在家里,向南到底不想被若水知道自己与他的关系。

    景孟弦没再多说什么,放了向南下车。

    他将刘医生开的口服药递给她,“记得每天按时吃药,药膏也别忘了涂,要有什么不舒服的,随时到医院来检查。”

    “嗯,好。”

    他的叮嘱,让向南心里微暖。

    “那我先进去了。”

    “嗯。”

    向南转身要走,却倏尔,顿下了脚步,回头,看向车内的景孟弦。

    而他,也正偏头看着她。

    向南又往回走。

    看着她突然折回来的身影,那一刻,景孟弦的心跳仿佛回到了第一次初见她时的状态,那么急切,那么凶猛的撞击着他的胸口。

    向南站定在车窗前,目光柔缓的看着他,稍稍停顿了一会,才说,“刚刚忘了跟你说……恭喜你。”

    景孟弦漆黑的烟潭紧缩了一圈,面色瞬间寒了下来,“你过来就为了跟我说这句不相干的话?”

    向南抿了抿唇,没有理会他的话,深呼吸了口气,这才又继续道,“孟弦,幸福的婚姻和爱情一样,需要满满的祝福才会完美。”

    她微微笑着,眼眸有些酸涩,“好好珍惜你和曲小姐的缘分,万千世界里能相遇已经是福,能像你们这样,相识相知相爱且还门当户对的,真的……很不简单。”

    向南的声线有些发哑。

    曾经自己被景夫人发难的时候,她总在想,为什么自己就不能有个好的家世,足以与他媲美,与他站在同一个舞台牵手对视呢?如今,她长大了,也不那么想了,虽然出身贫寒,但到底这评估不了一个人的整个人生。只是,她永远都羡慕那个能站在这个优质男人身边的女孩……

    那是她,一辈子遥不可及的梦。

    “所以,我祝福你们。”

    向南说完,眼眶已经红了。

    而她却依旧保持着那抹最真挚的微笑,步子缓缓往后退着,而双手却冲着景孟弦做了一串复杂的手语。

    向南走了,转身的那一刻,早已泪流满面……

    景孟弦怔怔的看着她离开的身影,深黑的深潭,越渐晦涩。

    单纯的她,以为他还读不懂她的手语,却不知,在失去她之后,他已经找了全国最好的手语老师学习。

    他知道她在说,“请你一定要过得比我幸福。”

    可是,尹向南,没有了你的世界,又何来所谓幸福!

    “尹向南——”

    突然,景孟弦朝着她远去的背影大喊了一声。

    向南的背影一僵,却没有回头。

    却听得景孟弦在身后问她,“耳钉,还要不要?”

    他不知何时下了车,走近了过来,向南转身看他,眼已经红得像小兔子。

    景孟弦站定在她面前。

    眼潭深深的盯了她一眼,没有等到她的回答,径自从兜里掏出那枚蓝色的耳钉,大手温柔的替她拨开长发,挽至耳后,手指轻轻捏了捏她细嫩的耳垂,这才俯身,替她将耳钉插入了那个小小的耳洞中。

    所有的画面,一如……那年那日。

    他的指腹又软又热,烧着向南的耳垂,发烫得厉害,连眼眶都跟着开始烧了起来。

    “谢谢……”

    向南不敢抬头去看他。

    因为,眼泪早已在眼眶中堆积,只要她一眨眼,就能泄出来。

    倏尔,朦胧的天空,飘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的洒下来,落在他们的肩头上,凉意习习。

    “下雨了,我先回去了。”

    向南的声音有些发哑。

    “你也赶紧回去吧,谢谢你送我回来。”

    她始终是低着头说着,没正眼看景孟弦一次。

    而景孟弦却至始至终的凝着她,一语不发。

    “再见……”

    向南说完,转身,冒雨匆忙往家里奔去。

    雨,似越下越大,落在她的脸上,竟还有些疼。

    向南伸手想要去抹开脸上的水,却发现,越抹越多,怎么擦都擦不尽,到最后她几乎分不清脸上那水到底是雨水,还是她的泪水……

    景孟弦,你知不知道,我尹向南从来从来都没有停止过爱你,我只是……决定不再表现出来了而已!

    雨刮器在玻璃窗上来回挥动着,清楚了又模糊,模糊了,又清楚。

    景孟弦靠在车椅上,燃了一只烟,淡漠的抽了几口。

    烟草的味道,他一向不太喜欢,但却能麻痹他这颗孤漠了整整四年的心。

    袅袅的烟圈笼着他那张清俊的面庞,迷离的眼眸愈发深邃而凉淡。

    他伸手将烟头重重的摁灭在烟灰缸里,而后,启动车身,急转方向盘,离开了这让他几乎窒息的是非之地。

    ————————————见《红袖添香》——————————

    阳阳化疗的前一天夜里——

    向南拧着一份自己亲手做的糕点推开了血液科办公室大门。

    “亦枫,猜我给你带什么好吃的啦!”

    今儿是周末,办公室里也就戴亦枫一个人值班,所以向南也没敲门,直接探了脑袋就进去了。

    却不想,办公室里竟然还坐着另外一个人——景孟弦!

    向南脸部的笑容,稍稍有些不自在。

    拧着糕点进了办公室,冲景孟弦笑了笑,点点头算是招呼了。

    景孟弦面无表情的坐在戴亦枫对面的旋椅上,连招呼都吝啬于同向南打,更别说是一抹客气的笑了。

    戴亦枫显然也没料到向南会这个点过来,“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向南偷偷地觑一眼对面的景孟弦,低声回答戴亦枫道,“我不放心。”

    她不放心阳阳,但她没敢把话说明白,唯恐景孟弦察觉出什么来。

    然这话听入景孟弦耳底,却全然变了味。

    “拿什么吃的来了?我看看。”戴亦枫说着从向南手中接过那盒糕点,“还热乎着呢!那得趁热吃了。”

    “嗯。”

    向南有些尴尬,她看一眼景孟弦,“那个……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还有其他人在,所以我就带了一双筷子过来。”

    “没事,我这有呢!”戴亦枫说着就去抽屉里拿洗过的竹筷。

    “你们不用客气了。”

    景孟弦说着站起身来,淡漠的看着对面的向南和戴亦枫,疏离一笑,“我拿了血检报告就走。”

    其实,他的血检报告出来很久了,本来是整个科室一起拿的,但科室里来拿结果的时候就莫名其妙的独独少了他景孟弦的报告,最后这事儿就一直被他给耽搁了,直到今天好不容易记起,就顺便过来拿了。

    戴亦枫将他的血检报告递给他,“放心,检查结果挺好,就平日里多注意休息。”

    “嗯,谢了。”景孟弦从他手里把报告接了过来,“下班了,先走了。”

    “这糕点真不吃啦?”戴亦枫问他。

    “嗯,不吃了,还得留着肚子吃语悉炖的血燕呢!”景孟弦说这话的时候,嘴角的笑,都快咧到耳根后了。

    莫名的,有一种微微的酸意还泛着浅浅的涩然涌向向南的心头,特别不是滋味。

    景孟弦出了血液科的办公室去,直到走前都没正眼看过向南一回。

    向南长舒了口气,神情里却掩不住些分的落寞。

    “怎么?吃醋啦?”戴亦枫笑问她。

    “说什么呢!”向南死鸭子嘴硬,“吃糕点还差不多,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讨厌吃醋了,来来来,赶紧趁热吃了!”

    里面那对夫妻的恩爱,无疑,对景孟弦而言就是一根刺,一根深深扎在他心口上,四年都未拔出来的刺,每每见到他们,景孟弦就会觉得自己从头到尾都像足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傻子!!

    ………………

    向南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化疗对于小向阳而言不仅没有较好的帮他抑制体内的噬血细胞,甚至于因为化疗,他体内许多正常细胞以及免疫细胞被一同杀灭,导致小家伙免疫力大大降低,而化疗所带来的副作用也越来越严重。

    起初,小向阳是上吐下泻。

    他几乎是日日夜夜里都蹲坐在马桶上,直不起身子来。

    “向南,阳阳有点困了……”

    小向阳坐在马桶上,撑着一双惺忪的眼睛无辜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向南。

    苍白稚嫩的脸蛋上,写满着不该属于他这个年纪的疲倦和痛苦。

    向南心疼得差点落泪,但她忍住了,她怕自己一哭,小家伙也跟着哭了。

    她伸手,将小家伙抱入怀里,“宝宝睡妈咪怀里好不好?”

    因为小家伙不能从马桶上起来,一起来,下面就像开闸的水龙头一般,拉稀的大便会洒得到处都是,停都停不下来。

    小家伙已经好几天都没好好吃东西了,肚子里根本没什么可拉的,拉出来的也全是水和血。

    看着这样的他,向南就觉好像有千万把锋利的刀子一刀一刀剜在自己的心口上一般,每一刀几乎都要了她的命!

    小向阳窝在妈妈的怀里,小脸蛋儿贪婪的蹭了蹭,“向南,你别难过,阳阳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小向阳的话,完全就是颗催泪弹,向南怎么都没能忍住,眼泪就像断线的珍珠般从眼眶里滚落了出来。

    她死死地咬住唇瓣,害怕自己哭出声来。

    伸手,将怀里的小宝贝抱得更紧更紧,那患得患失的模样似唯恐小家伙如同风中的流沙一般,说没就没了。

    她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阳阳,不管有多苦,妈咪都会为了你一直一直挺下去,所以,不管未来有多艰苦,请你为了妈咪,也一定,一定要坚强的走下来!!

    现在,他就是她心中唯一的明灯,一旦灯暗了,她尹向南的世界也就全黑了!那种昏天暗地的日子,她想都不敢去想。

    阳阳的泻,好不容易给止住了,却不想,医生再次给向南带来了个晴天霹雳的消息。

    病房外的长廊里——

    “南南,说这些话之前,我希望你先有个心理准备。”

    戴亦枫看着对面弱不经风的向南,几乎有些难以启齿。

    这么残忍的话,他该如何像这个可怜的母亲开口?

    这一刻,戴亦枫觉得自己就是个恶魔!

    向南仿佛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般,脸色一白,眼眶瞬间就红了,搁在身前的双手颤得有些厉害,“你……你说,我……已经做足了……心……心理准备。”

    向南的声音,抖得叫人心里发疼。

    戴亦枫深呼吸了口气,隔半响,才道,“南南,你知道的,这次的化疗对阳阳的病情没有起到任何的帮助,甚至还有让他病情恶化的趋势……”

    “嗯……”

    向南低着脑袋,点了点。

    她正在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这次的化疗副作用……起初我们以为只是些轻微的消化道障碍,但是,今天的检测结果……”说到这里,戴亦枫舔了舔干涩的唇瓣,喉咙发哑,几乎不忍再继续往下说,“我们发现化疗药物已经损害到了的阳阳的肝功能,现在的他,并发感染慢性中毒性肝炎……”

    向南洁白的贝齿死死地咬住下唇,非常用力,几乎快要把自己咬出血来了。

    她站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也没掉眼泪,只是瘦弱的娇身抖得如风中的筛子。

    她非常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她是阳阳唯一可以依赖的大山,她不能让自己倒下来,哪怕一点点的脆弱,她都不能表现!

    “南南,别这样……”戴亦枫心疼得一把将她纳入怀里,手温柔的拍上她的后背,“想哭就哭出来。如果你要怨我,我也受了!对不起,当初研讨会上我就应该拒绝化疗的,对不起……”

    “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医生的错,我知道,化疗是延缓阳阳生命的最佳办法,也是唯一的办法……”

    唯一的办法,连唯一的办法都失败了……

    向南觉得整个天空都黑了,第一次知道,原来心伤到深处,真的,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她埋在戴亦枫的肩头上,闭上眼,竟直接昏死了过去。

    面对这一次又一次的打击,再坚强的她,真的,也快要撑不住了……

    老天爷,如果你尚有一丝丝的怜悯之心,请您心疼心疼我的孩子,就算让我r日千跪万拜,又或者直接拿我的生命跟他换取,我都义无反顾的啊,老天爷!!

    长廊的尽头处,一抹高大的白色身影,静静的站在那里,淡漠的望着这头紧紧相拥的两束亲密身影。

    幽光至景孟弦深邃的眼潭里掠起,他转身,双手兜进白大褂的口袋中,从容离开。

    尹向南,请你从此以后……彻底从我的世界里,滚出去!!

    ————————————见《红袖添香》——————————

    中毒性肝炎,无疑,又是一大笔的开销。

    向南的精神已经快要被这可怕的病魔瓦解,而金库也在一点点的消耗亏空。

    向南恨不得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时时刻刻都在工作线上才好。

    明天就要往医院里交钱了,可她现在一分钱都拿不出来。

    本来她是大可以找戴亦枫去拿钱的,可是,她亏欠那个男人实在太多了,不管是婚姻,还是金钱。

    阳阳的病,他已经出了太多的力和钱,她不能再去麻烦他了。

    向南趴在桌上,焦头烂额。

    正纠结着到底要不要给戴亦枫打电话时,倏尔,景孟弦那天的那句话突然窜入了向南的脑海中来。

    ————如果你真的缺钱,我可以借给你!

    向南浑身一个激灵,坐起了身来,双手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脸蛋。

    不行不行,不能去找他借,他们不是早就说好两不相欠,谁也别去招惹谁的吗?!她要再去找他就是违规了!

    “啊——”

    向南一头栽在桌上,遭心的不停地抓头发。

    心里又有一个声音不停地在劝着她:尹向南,去找他又怎样呢?现在关乎的可是阳阳的生命问题,而他又是阳阳的亲生爸爸,找他拿钱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果然,这么一想,向南心里还真好受了些,找他借钱的事儿,好像也显得不是那么为难了。

    不管怎样,为了阳阳,她一定得去试试的。

    而且,她相信他会借给自己的。

    向南下定决心,起身,裹了外套就要出门去。

    “妈,我有急事,先出去一趟!”

    向南冲着厅里的母亲喊了一句。

    秦兰皱眉,“这都十点多了,还出去干嘛呀?”

    “有点急事要处理。”

    秦兰叹了口气,“你每天就忙不过来,诶,多穿点衣服,外头怪冷的!你等等,妈去给你拾条围巾来,这再过十来天,怕就要下雪咯!”

    “诶,好!”

    向南等在门口。

    秦兰很快就给向南拿了条围巾出来,“裹上裹上,别感冒了,你这身子骨可是咱们家的顶梁柱。”

    “是是是!你就别担心我了,我会好好爱护我自己的。你赶紧进去吧,别再这风口上站着,怪冷的!”

    “嗯,好。你骑车注意安全啊!”

    “好,我知道了!”

    向南摆摆手,一边应着一边匆匆奔下楼去。

    她到了景孟弦的楼下之后,犹豫了相近十多分钟,最后被风吹得冷得有些受不住了,她才敢给他打电话的。

    电话过了很久才被接通。

    景孟弦在那头也不说话,最后,先出声的人还是向南。

    “是我。”

    “嗯。”

    景孟弦沉吟了一声,也不接她的话。

    “景医生……”

    到底是借钱,向南还显得有些难以启齿,“那个,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聊聊……”

    “聊聊?”

    景孟弦在电话里轻笑,“聊什么?尹小姐该不会是想找我叙旧的吧?”

    “不,我不是那意思。”

    向南抿了抿嘴,显得有些难以启齿,“我知道你不太想见我,但,我真心希望你能帮我这个忙……”

    “我在你楼下等你,什么时候你要觉得你有时间了,就麻烦你下楼来见见我,谢谢。”

    向南的话才一说完,那头竟毫不犹豫的就将电话给挂了。

    向南愣了十几秒,而后,才木讷的将手机收进了兜里。

    寒风袭来,她打了个哆嗦,忙把外套裹紧了些。

    这天还真是说冷就冷了!

    二楼落地窗边,景孟弦颀长的身影懒懒的倚在沙发背上,深远的眼眸透过玻璃窗锁定住一楼的路灯下那道单薄的身影。

    纤瘦的她裹着厚厚的围巾和外套,来来回回的在路灯下走动着,时不时的会仰头看一眼二楼他这扇亮灯的窗户。

    即使,他看不清她的表情,但依旧能感觉到她那份迫切的期待。

    景孟弦弹了弹手指间的烟灰,微低头,又抽了几口手里的白烟,袅袅的烟圈至凉薄的唇间吐出来,迷蒙了他深邃的眼眸。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按下几个快捷键,拨了通电话出去。

    很快,楼下的向南做出了反应。

    “景医生!”

    电话接起,向南兴奋的声音直直往他的心口上砸来,让他仿佛连心跳都加速了些。

    “上来。”他的语气无波无澜。

    “是,谢谢你!!”

    向南激动得差点热泪盈眶。

    挂了电话,向南匆匆奔进了电梯里。

    二楼,景孟弦叠着双腿,慵懒的埋坐在单人沙发里,锐利的视线剜在对面坐立不安的女人身上,而他,却不疾不徐的,如高高在上的君王一般,漠然的静待她开口说话。

    “景医生……”

    终于,向南鼓起勇气开了口。

    她深呼吸了口气,停顿了半刻,稍稍酝酿了一下情绪,这才恳求道,“我想……找你借五万块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