缱绻缠绵

作者:邻小镜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悠闲小农女医冠禽兽,女人放松点!未来天王黑铁之堡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星战风暴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做什么……”

    向南仓皇回神,面红耳赤,伸手要去拉自己的衣衫,却不料,下一瞬,丰胸隔着单薄的胸衣布料,竟被他滚烫的大手紧紧握住,肆意揉捏。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

    向南倒抽了口气,娇身猛地一个激灵,眼角泪光泛滥。

    “景孟弦,你别耍流氓!”

    向南将手抵在他的胸膛口上,想要推开他。

    然而,他即使醉了,但力气却分毫不减。

    他伸手,一把抓过向南不安分的小手,置于头顶,健硕的身躯强势的压在向南的身上,“尹向南,这不叫耍流氓,这叫……做ai!”

    景孟弦纠正她。

    向南脸颊滚烫,急得在他怀里挣扎起来,却不料他大手一掀,直接撩起她的裙摆,粗鲁的一把将向南的底ku扯了下来。

    “啊——”

    向南吓得厉声尖叫,“景孟弦,你混蛋!!你干什么呢!!”

    她红着泪眸,愤怒的指控着他的恶劣行径。

    然而,回答她的却是一记更深更痛的吻……

    他灼热的大手,肆意的在向南的肌肤上摩挲着,从盈盈一握的腰肢,再到裙底下的翘臀。

    抚摸得那么细致,却也那么用力!

    那种感觉,仿佛是要将她彻底捏碎,却又似……心疼得想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内,骨血中。

    向南挣不开他的禁锢,就只能如同刀俎上的鱼肉般,任他宰割。

    “你嫁给戴亦枫,值吗?”

    倏尔,他覆在她的耳边问她。

    声音沙哑,低迷。

    手臂圈住她纤细的腰肢,紧了又紧。

    突然,他张唇,一口含住了向南透明的耳垂。

    仿佛间,好似听到他一声轻细的呢喃,“尹向南,你瘦了……”

    她真的瘦了好多,比上次见到她的时候,更瘦了!

    向南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而出,她咬唇,趴在他的肩头上,无声的哭了。

    心,仿佛破开了一个洞,痛楚流泻而出,浸泡着她的心膜,痛得让她无以复加。

    …………

    这夜,到底是什么都没发生。

    向南给景孟弦敷了药,熬了清粥之后,这才精疲力竭的回了自己家去。

    ————————————偶素没能吃到肉肉的遗憾分割线—————————————

    向南依旧日夜兼工,白天上正班,傍晚做推销,到了夜里就去ktv里售酒。

    只是,这售酒的工作做着做着,就让她越感奇怪了。

    起初是云墨来了,凌晨时分,向南上班的时候他准点过来的,并且点明了要向南送酒过去,一点就是十打酒,可是k歌的人却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而已。

    向南推着酒水送过去,一一搁在桌面上,也没急着给他打开,就随口笑问他,“云医生约了朋友在这玩?”

    “没,就我一个人。”云墨说了实话,末了又道,“嗨,你也别叫我云医生了,叫我云墨就好,直接点,不那么生疏。”

    “好啊。”向南莞尔,“不过,你一个人点这么多酒?”

    十打,可是一百二十瓶,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你自己喝啊?”

    “对。一百二十瓶就一百二十瓶吧!”

    向南囧了,“要不这样吧,我给你留一打,把其他九打先帮你退了,你到时候喝了不够再让我补就行了,你要现在就点十打的话,到时候喝不完挺浪费的,而且这里的规定还不允许退单。”

    “那喝不完的总可以寄存在这,下次来喝吧?”云墨笑问她。

    “那当然。”向南忙点头。

    “那就行了,就十打,全部存下来,下次请朋友来玩的时候再喝。”云墨大手一挥,豪爽得很。

    反正掏钱的又不是他。

    “……”

    向南无语了。

    敢情是今天ktv酒水打折,她不知道而已?

    紧接着,第二天蔡凛也来了。

    向南不认识他,但上次他们科室集体聚会时,向南见过,所以知道他也是景孟弦他们同一个科室的医生。

    他同云墨不一样,他是叫着一群朋友来玩的,一张口就叫了二十打酒,但结果同云墨一样,寄存了十打酒之多在ktv里。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第十天…………

    每天都有辅仁医院的脑外科医生或者护士来御樽点酒,而且每一个都特别慷慨大方,最少都是十打酒以上的,喝不完的同云墨一样,一挥手,存着。

    这日,凌晨,向南才一上班,主管就在喊她,“向南,201号包厢来了位女医生,又是二十打酒,点明了让你去送。赶紧去吧!”

    主管眉开眼笑的说着。

    “好的好的。”

    向南赶忙换衣服。

    “向南你的生意也未免太好了吧!这个月光拿提成都能拿一万好几吧!”同是售酒小姐的阿桑羡慕的说着。

    “就是就是,诶,你倒说说,你是不是跟这帮医生有啥关系啊?怎的来的人就专只找你点酒呢,咱们送酒过去,他们还不肯要呢!”小琴说着也撅起了嘴巴。

    说实话,向南心里也狐疑得很,“其实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行了行了,有什么好想的,咱们有钱赚就行了!倒是你们,平日里好好跟向南学学,要你们个个都像她这么拔尖,我就能高枕无忧了。”主管说着,拍了拍向南的肩膀,“赶紧去吧,别让人久等了。”

    “嗯嗯,好的。”向南赶忙去酒库里搬酒了。

    今天来的人是杨紫杉,她还带着寥寥几个人在h歌。

    向南将她点的二十打酒从酒车里拿出来,也没替她打开,只问她道,“你不会也打算把这酒存在咱们ktv吧?”

    杨紫杉忙点头,“对对对,我就这么想的。”

    向南越来越觉得这事儿有些蹊跷了,“你们科室的医生们在这里存了几乎快一百打酒了,要不我帮你抽一打出来吧,你们这来的人也不多,根本喝不了这二十打酒,瞎浪费。”

    向南说着就要把这酒全数搬回酒车里去,却被杨紫杉一把给按住,“别啊,向南姐,这酒我要了,我喝得完,你就别替咱操心了。”

    “你真喝不完。你要把这些酒喝完,你这身体就给废了!紫杉,平日里那些男医生过来喝酒我就不说什么了,可你一小女生一来就点二十打,你还要撒谎骗我你自己喝得完?总之啊,今天不管你喝不喝得完,反正这酒我不能卖给你,一个浪费,二个你一小丫头在外面喝高了总归不安全,你就听我的,从云医生的存货里抽一打给你,就这么说定了。”

    “别啊,向南姐!!”

    杨紫杉忙拉住向南,一张可爱的脸蛋都快要哭了,“我不要云墨的,我一定得自己买!”

    “蔡医生的,行不行?他也留了十几打呢。”

    “不行。”杨紫杉连连摇头,“要不这样吧,向南姐,你就当可怜可怜我,赏我十打,就十打,好不好?”

    向南狐疑的觑着她,“紫杉,你跟我说实话吧,这十几天里,你们到底在玩什么把戏啊?”

    她真是越来越看不懂这群人了。

    敢情个个都是兜里的钱要胀出来,没处儿花了,这才迫不及待的把钱都往他们ktv里来塞?

    “没,绝对没!”

    杨紫杉矢口否认,眼底露出几许明显的心虚。

    显然,这单纯的小丫头实在不适合撒谎。

    “有难言之隐?”

    向南一眼就看了出来。

    “没,绝对没有!!”杨紫杉忙摆手,脸颊通红,“算了算了,向南姐,这酒我……我不要了,你……你还是拿走吧。”

    她唯恐自己露了馅,不敢再同向南纠缠。

    “那我替你从云墨的酒单里抽一打出来。”

    “好吧,谢谢你。”杨紫杉一脸的丧气。

    看着情绪化的杨紫杉,向南觉得好笑,她一边将酒收进推车里,一边打趣她,“怎么?帮你省了这么多钱,你还不开心呢!”

    “没有啊,我很开心啊。”杨紫杉还在做戏,只是这戏实在做得有些过了。

    向南笑了笑,不再多说什么,推了车从包房里走了出来。

    现在她可以百分百的确定,这群医生们个个都有问题,可是,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帮自己呢?该不会是因为……

    向南没敢再往那边去想了,她唯恐是自己太自多!

    抽了个空闲时间,进了洗手间一趟,才关上洗手间的门,就听得隔壁洗手间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是杨紫杉,此刻她正在跟别人讲着电话。

    “景老师,对不起……”

    她在电话里低声道歉,供认罪行,“我没买到向南姐的酒,她说我是一女孩子,死活不肯卖,我没能完成你派下来的任务,我不是好学生,可是景老师,你一定大人有大量,肯定不会扣我学分的,对吧?”

    她说完,停顿了一会,在等对面的人答话。

    “哈!谢谢,我就知道你最好!”显然,她的景老师没打算扣她的学分,“那你拨下来的款,咱是不是……可以私吞啊?”

    “……”

    “抠门,你们家不是大款来的嘛,我看你啊,就只舍得在向南姐身上砸钱。”

    “……”

    “好啦好啦,我开玩笑的,不跟你聊了,挂了。”

    电话断了,很快,就听得‘吱嘎’一声,门开,杨紫杉从洗手间里走了出去。

    不久后,向南也推门从洗手间走了出来。

    魂不守舍的站在洗手台前洗着手,脑海里却一直还在盘旋着刚刚杨紫杉的那个电话。

    显然,电话那头的人是景孟弦,所以,这些日子里,这群医生全是他安排过来的人吗?让她不需要太劳累,就能轻轻松松的拿到高工资?

    向南怔怔的倚在洗手台前,半刻缓不回神来,心里像是倒翻了调味瓶一般,五味杂陈的,什么滋味都有。

    她深呼吸了口气,捧了些清水洗了洗面,试图让自己异样的心绪平顺些,而后微微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将衣领拉上去些,裙子扯下面来几分,这才出了洗手房。

    ……………………

    向南到底没有去主动找景孟弦,醉酒的那夜所发生的那些出格的事情,还一直让她耿耿于怀。

    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不该走到那一步去的。

    四年前就已经注定了他们的结局,四年后如再纠缠不清的话,那代价远不是他们所能承受得了的!向南想都不敢去想。

    周末,向南终于能喘口气来医院看一眼她的小向阳了。

    好在,小家伙这两天里状态还算不错,向南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她坐在床前给小家伙削苹果,护士小美和小云端着药从外面走了进来。

    “咦,原来今天阳阳是有妈咪陪着呢!难怪一大清早的就高兴得睡不着了!”小美笑着,软声同床上的小向阳说话。

    “小美。”向南忙起身。

    “小美姐姐!”小向阳一见小美出现,就笑得更开心了。

    小美将药端到床头柜上,“今天感觉怎么样呀?”

    “很好,阳阳吃嘛嘛香。”

    小家伙拍着胸脯像小男子汉一般保证着,而后,歪着颗小脑袋看着一旁始终一语不发的护士小云,“小美姐姐,小云姐姐今天怎么啦?一副很不开心的样子。”

    “她呀,大概是失恋了。”小美抿着嘴偷笑。

    “胡说八道!”小云红着脸,嗔她。

    “其实是这样子的啦,刚刚我们在食堂吃饭的时候,见到景医生的女朋友了。”

    向南忍不住抬眸看小美。

    小美误以为向南听不明白,忙解释道,“就是脑外科的景孟弦医生。”

    她说着,也拾了把椅子在小向阳的床边坐了下来,继续同向南八卦,“真意外,今天他居然直接把女朋友带到咱们食堂来了,向南姐,你没见到当时的场景啊,那可真是叫碎了一地的芳心!啧啧……”

    小云不快的撅起了嘴来,“我看景医生就是来故意秀恩爱的。”

    “可不是,景医生对他女朋友可体贴可绅士了,食堂里所有的人都能看出来他对她的好!而且,说实话,小云你可别不服啊,他们俩还真的般配得很,他女朋友长得特别漂亮,气质又好,一看就是那种有钱人家出来的大家闺秀,绝对的门当户对!”小美做最后的总结。

    向南大概是许久没用刀削过果皮了,突然手腕一抖,刀锋碰到了手指,瞬间就有血渗了出来。

    她忙将手指含进了嘴里,伤口有些疼,仿佛还在一点点往心口的某一个地方慢慢渗透着……

    “是,我承认他们之间是挺般配的,可是,你就不觉得他们之间很奇怪吗?”小云一脸的匪夷所思。

    “奇怪什么?”小美狐疑的瞅着她。

    床上的小向阳也眨巴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八卦的看着她,好奇的静待她的下文。

    “他们俩不是都快结婚了吗?可是,你看他们之间那种相敬如宾的相处模式哪里像是热恋中的男女朋友,景医生对他女朋友虽然绅士体贴,可是,那种礼貌优雅的态度,不像是男朋友对女朋友的吧?”

    一听小云这般分析,小美也略略点了点头,“被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不像那么回事。”

    绅士、礼貌、优雅,这些统统都是景孟弦的代名词,都是别人对他的评价。

    而唯有向南,觉得他刻薄、霸道、自负、偶尔还会对她凶神恶煞,甚至于有时候还会说出些下流的俗话来,让她完全招架不住。这样的景孟弦从来与绅士、优雅无关,却偏偏,与她的爱情有染;而这样与众不同的他,却也从来只有尹向南见过。

    傍晚时分,向南从住院部里出来,经过门诊部的时候,意外的遇见景孟弦,他也正巧从门诊部出来。

    依旧是那件洁净如新得白色大褂,被他挺拔的身形完美的支撑着,风度翩翩似一方君子。

    他也见到了朝他这边走了过来的向南,但那张清俊的面庞上,却一如既往的云淡风轻,一泓眼潭不显半分涟漪。

    他双手懒懒的兜在口袋里,步速不减,经过向南身边,淡漠的同她擦肩而过。

    却始终,连个正眼都没看过她,仿佛,在他眼里,她不过只是透明的空气而已!

    向南有些隐隐的难受。

    这种明明遇见,却又完全被忽略掉的感觉,多少有些酸涩。

    脚下的步子,亦步亦趋的,走得极缓。

    其实,关于ktv里买酒的那件事,她一直想要问问他的,又或者说,想要谢谢他!

    紧了紧手中的包,向南深呼吸了口气,终于,鼓起勇气,转过身去,叫住了对面的人,“景医生。”

    声音落下,对面那道挺拔的白色背影顿了下来。

    向南的呼吸有些紧张,但她还是迎了上去,站定在他面前,“景医生,我们谈谈。”

    景孟弦偏了视线,淡淡的看着她,“我们之间还有没扯清的关系?”

    他疏离的态度,教人心底发凉。

    甚至于有些让向南怀疑,那个在幕后默默帮着自己的人,到底是不是眼前这个冷漠的男人。

    “脑外科的医生们到ktv里来找我买酒是怎么回事?”

    向南不打算同他周-旋了,直接了当的问他。

    景孟弦眯了眯眼,“想说什么?”

    “是你吧。”

    “对,是我。”

    向南意外,景孟弦竟然毫不避讳就承认了。

    他低头,居高临下的觑着她,凉声问道,“有问题吗?”

    难道没问题吗?

    “景医生……”向南敛着眉,摇摇头,“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但不管怎样我都非常感谢你的帮助,但我希望这样的事情,到此为止,我……我不想受你任何恩惠。”

    其实,她只是不想同他牵扯太多,更不想欠他太多!

    他越是这么帮着自己,她就越是害怕自己会越来越依赖他,直到有一天……离不开他!

    景孟弦漆黑的深潭陷了下去,眼底泛起层层冷冽的色泽,死死盯着向南,末了,掀了掀薄唇,问她,“尹向南,还记不记得那天晚上的那个吻。”

    向南显然没料到他会突然提起这个,脸颊瞬间就红了些分,神情有些尴尬。

    景孟弦揶揄的嗤笑,“看来你还没有忘记。”

    向南故作镇定,秀眉严肃的敛起来,提醒他,“景医生,我现在在跟你说买酒的事情,你别顾左右而言他。”

    景孟弦抱胸,傲慢的睥睨着她,“那些酒提成有多少?少说也有几千上万块吧?”

    “嗯……”

    “够买你那个吻了吧?”景孟弦凉薄的嘴角一抹讥诮的轻笑。

    向南一愣,面色微白,“你……这话,什么意思?”

    景孟弦挑了挑眉,“不懂?需要我把话再说明朗一点?”

    “景孟弦,你让你的同事去买我的酒,就为了拿钱来侮辱我吗?”向南红晕的眼底有隐隐的怒意在跳跃着,“你们有钱人真的就这么了不起?有钱就可以这样肆意妄为的侮辱我们这些穷人?”

    望着她那双波光粼粼,固执得有些教人心疼的水眸,景孟弦清冷的笑了笑,“既然这么高傲,你可以选择不要,没有人会逼你。”

    他说得那么平静,那么云淡风轻。

    越是如此,就越是教向南,心口凛着痛。

    垂落在双肩的小手篡成拳头,她执拗的仰高头,唇角一抹若有似无的讥笑,“既然景医生这么大的手笔,我又何必故作清高呢,用钱买总好过让你白白讨了便宜,是吧!”

    向南如是说着,眼眶有些发烫,喉咙还有种瑟瑟的刺痛感,她点了点头,继续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补充道,“用钱来计算咱们的关系挺好的,挺好。”

    至少,清清白白,一点牵扯都没有!

    其实,换做是从前,依得她的脾气,早就把那些钱甩到他脸上来了,可现实往往就是这么残酷,容不得你不低头,这些钱不管是用什么换取而来的,她都退不了了,因为,她的小向阳此时此刻还躺在病床上正等着这笔钱做化疗。

    面对向南的对峙,景孟弦只是意味不明的盯了她一眼,而后,迈开双腿,头亦不回的走了。

    向南怔怔的杵在原地,半响回不过神来。

    倏尔,就见一个身穿病服的中年男人手里拿着瓶不知名的液体,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朝她这边奔了过来,向南下意识的让开步子躲着他,却见他竟直直朝景孟弦冲了过去。

    那一刹那间,上次那群医闹的身影再次从向南的脑海中掠过,她一惊,尖声冲景孟弦的背影大喊,“小心啊!!”

    她喊话间就朝景孟弦奔了过去,因为,她喊得太晚了,男人手里的那瓶水已经正正的朝景孟弦的背影泼了过去。

    “你们这些混蛋,敢给老子戴绿帽子,我要拿这硫酸水毁了你的容!毁了你的容!”中年男人大叫着,情绪失控得厉害。

    “啊——”

    一声尖叫是向南喊出来的。

    当硫酸水泼出去的时候,那一刻,向南竟什么都来不及想,一个飞身就朝景孟弦扑了过去,她想把他推开躲过这场劫难的,却不想,这水竟全数泼在了她的脸蛋上。

    瞬间,她的眼睛疼得就睁不开了,只有豆大的眼泪不停地往外涌。

    疼,好疼!!

    她好想要大声尖叫的,却又怕景孟弦替她担心。

    一时间,仿佛整个世界都黑了,她什么都看不见,就只听到景孟弦在暴怒的嘶吼,“你刚刚泼的是什么?是什么?!!”

    “硫……硫酸。”男人战战兢兢的回答着,即使向南看不见,但也猜到他铁定是挨了景孟弦的揍。

    “妈的!!”景孟弦怒骂了一句,他抡起拳头,失控的朝男人那张脸揍了过去,“谁准你伤害她的?”

    这个女人,连他景孟弦从来,从来都舍不得伤她一根毛发,即使知道她结婚了,为他人穿上了嫁衣,成了别的男人的女人,而他却还是舍不得看着她吃一点苦头,他还在费尽心思的想要帮她,可这个混蛋呢?竟然敢拿硫酸泼他最心疼的女人!!

    景孟弦从来都是儒雅绅士的,但一遇到尹向南的事情,他就会变身成一头暴躁的雄狮野兽,他会把所有的礼数抛诸脑后,他会大怒咆哮,他会动手打人……

    “孟弦,别打了!别打了……”

    向南泪流不止,摸着黑去抓景孟弦。

    眼睛疼得她发怵,“送我去看医生,我疼,疼……”

    景孟弦已经顾不得这个无端端冒出来的混蛋了,他二话没说,抱起向南,疾步如风的往急诊室奔去。

    向南被他抱着,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的身体崩得紧紧的。

    那个处事沉稳,遇事不惊不慌的景孟弦,却在这一刻,史无前例的有些慌了……

    他来不及挂号,也来不及排队,即使长廊上还有一群病人在等着看病,但他已然顾不了那么多了。

    眼科,门诊室内——

    隔壁内间里,向南躺在床上,护士正小心翼翼的替她洗眼。

    “还好,虚惊一场,只是些辣椒水,要这真是硫酸,那还得了,别说尹小姐这双眼睛没了,那张脸怕是也要烧得面目全非了。”医生刘老教授心有余悸的说着。

    在得知那不过只是些辣椒水之后,景孟弦绷紧的俊庞瞬间缓和了不少,却又飞快的敛紧了眉头,“刘教授,这辣椒水会不会伤到她的眼睛?我看她眼睛肿得挺厉害的,眼泪也流个不停……”

    景孟弦说着,忍不住偏头看了看内间的向南,幽邃的眼潭愈发深沉了些分,眸色却无意识的柔缓了不少。

    “你放心,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只是现在不太好受,这辣椒水呛得慌,眼睛估计还得疼上一天半天的吧!”

    景孟弦凉薄的唇线崩得紧紧的,剑眉蹙得更深。

    “这是什么人泼得辣椒水啊?这么狠!”

    景孟弦正想回答不知道时,突然,门诊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两个医生形色匆匆的走了进来,“景医生,听说你朋友刚刚被泼了硫酸水,情况怎么样了?”

    “你们是?”景孟弦狐疑的看着他们。

    虽然也是同院的医生,但不同科室,所以他不认识。

    “是这样的,景医生,我是精神科的胡启,刚刚那位泼硫酸的是我们精神科的一位病人,之前他因为老婆出轨,情夫把他的孩子给杀了,而导致精神失常,所以一见到长得帅的男人,他就容易失控发癫,我刚刚才在门外找到他,实在抱歉得很,是我们工作上疏忽了,那位小姐呢?情况严不严重?”

    一听是医院精神病患者,再生气的景孟弦也只能将怒意统统憋进腹里去了。

    他摇了摇头,“所幸我朋友没什么大事,那不是硫酸水,只是些辣椒水而已。不过往后你们一定得叫护士把这病号盯紧了,每一个长得帅的人他见着就发疯的话,那这医院里每天来来几百几千个帅哥,岂不都得被他泼辣椒水了?不,也不定,说不定下次还真就是硫酸水了!要这种事儿真发生了,我想院里估计也没得好脸色给咱们这些主治医生瞧,胡医生,你说是吧?”

    景孟弦的语气,不怒而威,凉漠的警醒着胡启。

    “是,景医生说得有理,今儿这事确实是我们工作上的疏忽,实在很抱歉。”胡启和一旁的医生连连道歉。

    “算了,没什么事了,你们忙去吧。”末了,停顿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道,“那病患怎么样了?我刚刚情绪有些激动,揍了他几拳,估计伤得不轻吧。”

    胡启尴尬的笑了笑,“医生诊断鼻梁骨断裂。”

    “……”

    景孟弦摸了摸自己的鼻头,硬着头皮道,“他活该,这次给他点恶果子吃,看他下次记不记事点。胡医生,你把他就诊的账单来我这报吧,该我负的责,我不会推卸的。”

    “这……”

    “就这么说定了,你忙去吧。”

    景孟弦说着,也没再等胡启说些什么,转身就进了内间去。

    里面,护士小姐已经给向南洗好了眼。

    向南微微能睁眼了,只是那辣椒水实在呛得她眼睛疼,才稍微挣开一个细缝,她就疼得再次将眼睛闭得紧紧地,眼泪水儿就开始止不住的往外涌,一双眼睛更是红肿得像枣核。

    景孟弦双手兜在口袋里,站在她的床边,居高临下的觑着她。

    黑眸里,暗潮涌动着,眉峰却已经被胸口压抑的怒火拧成了个严肃的川字。

    “尹向南,当英雄的感觉怎么样?”

    他微低头,凑近向南那张沾满泪痕的脸,阴阳怪气的问着她,一张帅气的脸蛋上却写满着隐隐的怒意。

    他在生气!

    向南努力的撑眼看着他,“景医生,如果你现在要跟我道谢的话,我会欣然接受的。”

    “你少给我贫嘴!!”

    这次,竟然换景孟弦提出这种要求了。

    向南囧。

    这话不从来都是她说的吗?每次贫嘴的都是他吧!

    景孟弦用长腿勾了把椅子过来,在向南的床边坐了下来,他伸手,指着向南的脑门,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警告着向南,“尹向南,我再警告你一次,凡事不过三,如果这种事情你敢再让它发生第三次,我一定饶不了你!!我再告诉你一遍,我景孟弦是个男人,我不喜欢女人来保护我,尤其是你!!”

    向南撇了撇嘴,“你看我现在不挺好的吗?”

    “什么叫挺好的?眼睛都肿成这样了,还叫挺好的?如果这次不是辣椒水,而是真的硫酸,你知不知道后果会是什么?”景孟弦敛着眉,愠怒的问她。

    向南瞠目看他一眼,半响,才低声喃喃了一句,“我只知道如果这是真的硫酸,而我没有站出来的话,后果可能就是换成你躺在这张床上嗷嗷大叫了。”

    景孟弦深深的盯着她看,重墨的眼潭里暗潮涌动,末了,他状似认真的问了一句,“尹向南,你是傻bi吗?”

    他景孟弦宁愿躺在这张床上的人是自己!

    向南真想回他一句,你才傻bi呢!

    “你还爱我?”景孟弦冷不丁的又问了一句。

    向南仿佛是被他这句话给吓懵了,好半响都只是撑着那双肿得像枣核般的大眼,愣愣的瞪着他看。

    景孟弦也灼灼的盯着她看。

    向南缓回神来,还能清楚的感觉到胸口里的那颗心脏正激动的敲击着她那张薄弱的心膜。

    向南强装镇定,“你胡说什么呢!怎么可能!你还不了解我尹向南的为人吗?作为普通朋友我都会提醒他的,更何况,我今天真的没傻到想要去替你挡这水的,我只是想把你推开,没想到最后中招的就成了我自己!”向南极力的辩解着。

    景孟弦冷冷的盯了她一眼,“你用不着这么急着辩解。”

    他眸底的色泽更暗,更凉了些分,“为什么你每次见到我都要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故意的?”

    向南有些怨念,“我还想问你呢,你不就一当医生的,为什么偏偏弄得像跑江湖的一样,四面受敌的,挡都挡不过来。”

    景孟弦冷幽幽的盯了向南一眼,“你以为医生那么好当的。眼睛还有没有问题?”

    “好多了。”向南说着眨了眨眼。

    其实眼睛还有些疼,眼泪还会往下掉,但已经比刚刚舒服了很多。

    “好多了就起来,跟我走。”

    向南忙翻身从床上爬了起来,“去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