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第一次

作者:老王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都市最强仙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会议室里安静的出奇。

    个别常委习惯性地吸烟时,都不由自主地将手里的烟头狠狠地摁灭在身前的烟灰缸中。

    他们都在等待马如龙的态度。

    这位马书记可不是个喜欢在常委会上发难的主。

    难道张晓峰会成为第一个被立威的对象。

    这位马大书记的来头听说不小!

    不少人已经开始幸灾乐祸了。

    张晓峰在莲花市常委中排名第四,仅次于马如龙,严开顺和组织部长柯其观,谁不想再进一步,即使是一小步也好。

    马如龙只是沉吟。

    谁知,一小会,这位书记大人就突然话锋一转:“我建议,针对刘产案件的巨大影响,常委内部有必要成立一个专门负责这个案子的工作小组,就由张书记带头,公安和检察院以及相关部门要做好配合,争取尽快将刘产的案子了解,拖得越久,对我们莲花市的发展就越不利。大家都发表一下意见吧!”

    所有人面面相觑,一头雾水。

    这典型的就是雷声大雨点小嘛!

    常委会上点名批评,就这么不着痕迹地转移开了?

    “怎么?都没有意见吗?”马如龙敲了敲桌面,“这个问题还是慎重点,大家都发表一下看法吧!”

    柯其观被马如龙直视的眼光瞧得心里打鼓。

    “马书记,我同意您的看法,毕竟刘产本身就是我们的干部,按规矩就得纪委的同志来对他进行审查,公安局和检察院的同志进行协助,像现在不明不白地关在公安局,也不免让有心人有机可趁!”

    谁都知道柯其观是从凤塘区调上来的干部,刘产与其关系密切,虽然刘产的案子现在并没有情况反应与他有牵涉,但最近柯副书记的日子可不好过,风言风语在体制内的威力却也是不小!

    顾氏一系似乎意识到了其中的关键。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闭目养神的严市长身上。

    严开顺依旧如老僧坐定,一般意义上,常委会上,只有牵涉到市政方面的时候,他才会发表看法,其余时间都是与顾氏保持一致。

    严开顺其实也摸不清马如龙的脉了,这究竟是对张晓峰有意见呢,还是没意见?怎么感觉是马如龙在逼迫张晓峰放了顾凯凡呢?

    人性就是这样!

    当发现曾经千方百计想要达到的目的,就这般轻易地被别人送到了眼前,只要轻轻一步,就能实现的时候,却变得畏首畏尾,不敢相信。

    “严市长的意见呢?”

    马如龙似乎并不打算给严开顺太多思考的时间。

    “原则上我同意,额……”

    严开顺习惯性地开场白,却突然一顿,“我同意马书记的意见,张书记最近就将工作重心转移到刘产的案子上吧,其余的可以交代给底下的同志,也要给他们历练的机会嘛!”

    柯其观脸色铁青,不发一言。

    张晓峰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得厉害。

    马如龙和严开顺的共同发难,已经不再是打马虎眼就可以躲避的了。

    顾氏根深蒂固的压力已经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来,虽说纪委系统相对独立,但身在莲花市,市委书记和市长一起看你不顺眼,你就是后台再硬,那也得乖乖地盘着不是!

    这是前所未有的压力。

    “张书记表个态吧,这个工作要尽快落实!”

    张晓峰假意喝了一口茶,其实杯子里早就没水了,他没来由地内心烦躁无比,眉头沉沉的皱着。

    “那好,既然马书记和严市长都点头了,这个工作小组就有我牵头,对马书记和严市长负责!还请公安部门的同志尽量配合!”

    “自然!”曹西海点了点头。

    张晓峰长出了一口气,居然有种如释重负地错觉。

    接下来的常委会很顺利,马如龙第一次在常委会上提出了这么多议题,而顾氏似乎是为了投桃报李一般,在许多事情上跟他保持了一致。

    而张晓峰之后一直在闷头喝茶,当起了举手书记。

    这是第一次!

    马如龙在心里大喝道。

    这是第一次,在常委会上,他有这般如臂指使的感觉,这种阔别已久的感觉真的很好。

    下了常委会。

    张晓峰急急忙忙返回办公室。

    关上那扇门,他的脸色刷地就沉了下来,似要滴出水来。

    他拿起办公桌上电话,就拨通了一个号码。

    “于书记,事情有点不对头,我快顶不住压力了,顾凯凡迟早得放出来!”

    “别急,顾凯凡身上的确没有什么问题吗?”那边的声音很沉稳,似乎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是的,于书记,应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派出的调查的同志都是我们纪委的骨干!”

    张晓峰斟酌着语句,希望于书记不是话中有话,到了他这个层面,是不希望违反组织原则的。

    “老张啊,你是我的老部下了,我这里说道你几句,你就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纯当是我话多了!”

    “于书记,您这是什么话,谁不知道您的话句句都是真言啊!”

    张晓峰立刻马屁奉上。

    那位于书记爽朗大笑:“老张啊,基层历练了那么久,这嘴巴也活络了!顾凯凡这个人,查不出问题其实早就应该放了,刘产那则新闻播报的时候,就因该把他放了!”

    赵晓峰一想,却也是苦笑道:“原来是我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啊!”

    “也不能这么说,这一次,总之辛苦你了!”

    电话那头的于书记似乎兴致很高,“老张啊,等差不多了,你呢,就有可以动一动了,一直从事纪委工作,眼光相对来说就狭小一些,怎么样?有没有想法?”

    张晓峰强抑住心中的激动,却依旧存着一分担心。

    “于书记,有个情况我觉得有必要向您汇报一下!”

    “你说!”

    “今天,马如龙提议由我牵头进行审查刘产案件的工作,话里话外的意思,我听着感觉是让我这段时间专门负责这个案子!”

    “严开顺和柯其观怎么说?”那边的声音忽然变得有些深沉。

    “他们也都是这个意思,所以我不得不应承下来,您看?”张晓峰小心翼翼的。

    电话那头再无声息,许久,只有一句:“我知道了!”

    “嘟嘟嘟——”,急促的忙音。

    这似乎是许多年相处以来,这位老上级第一次先挂电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