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苗头不对

作者:老王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谁也未曾料到,事情的走向会因为一个十七岁少年而出现骤然的加速度。

    郝俊回到学校,杨根生的脸色就像包大青天的脸庞一般。

    对于一个初中老师,尤其是初三的班主任,学生跷课,而且一跷就是三四天,这是极其挑战权威的事情。

    奈何这个三年来一直名不见经传的乡下学生,突然有了顾校长不顾规矩的撑腰和实在过分地青睐,他实在是有种使不上力的感觉。

    他的心气最近老是不顺,教过的学生没有一万,也有数千,家里长辈位高权重的,也不是没有,但谁不都是在他这个高级教师面前客客气气,恭恭敬敬,何曾有过这样的学生。

    当然,郝俊的态度,尚算诚恳。

    杨根生只能以此来安慰他受伤的心灵。

    郝俊敲开校长室大门的时候,老校长正在练习书法,笔走之间,气势陡成。

    顾忠敏的心情似乎不错。

    “郝俊,来得正好,我正有事找你呢!”

    老校长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条,“这是我签字的请假条,待会交给你们杨老师,规矩还是要遵守的!”

    老爷子笑容满面。

    郝俊脸色黑了一下,心中暗道:东湖中学可没有先上船后补票的规矩,老校长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啊!

    不过,他很喜欢呐!

    “你那个姐姐啊,真是个好姑娘,勤快得紧,可就是有些不谙世事,早上起来把刘妈的活都给抢了,刘妈一整个早上都沉着个脸,把你姐姐弄得手足无措!快可怜的!”

    老爷子想到这里便哈哈大笑,在郝俊面前他似乎早就没了校长的风范。

    “顾校长,真是给你添麻烦了,我过段时间就会让姐姐搬出去,实在是因为她租的地方太危险了!”

    郝俊生怕顾忠敏不喜,也担心秦梓不习惯这样借住的生活。

    但不单单是那个瘦猴,同样照片的出现,会给她带来巨大的危机,那个隐藏在幕后的黑手,甚至是顾氏,或者是马如龙,都可能会想到利用她来打击别人。

    政治的世界,从来就没有所谓的正义,只有胜败。

    在整个莲花市里,兴许只有云林33号院,才能真正隔离世俗的纷争。

    只有等这段时间过去了,一切就又会安静下来了。

    相信不会太久的。

    “顾校长,我爸爸让我问一下顾叔叔的消息,他还没有出来吗?”

    郝俊很快就将话题转移到顾凯凡的身上,这位顾叔叔隐藏了那么久,是时候该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了,。

    顾忠敏放下提着的毛笔,说道“阮晓说,他们那边一直在给张晓峰施加压力,时间上已经过长了,相信张晓峰快撑不住了!”

    郝俊点了点头,如果马如龙再加一手,相信这位原本就是墙头草,近来却意外十分坚挺的纪委书记,会很狼狈的。

    4月13日,星期一。

    例行的莲花市市委常委会议。

    一如以往惯常的市委会议,马如龙亲自主持。

    气氛略显沉闷。

    马如龙喝了一口茶,看向公安局长曹西海:“西海,谈一谈刘产案件的进展情况吧!大家都听听!”

    所有常委的视线都投向坐在末端的曹西海。

    曹西海不由地将后仰的身子微微前靠,以往的常委会,他都是敬陪末座的成分,虽然公安局长应该处在常委排名比较靠前的位置,但由于莲花市治安状况一直都很是良好,基本上很少有他发言的情况,甚至这一段时间,刘产案子闹得沸沸扬扬,他依旧是这样的状态。

    今天的情况,似乎上来就有点不对头。

    他斟酌了一下,朗声说道:“刘产的案子很复杂,之前通报的情况,我们正在逐步调查,根据群众和线索反应的状况来看,刘产在经济上的确是存在问题,但具体的数额还有待查实和核对,至于进一步的进展,阻力很大!”

    马如龙眉头一瞬间便皱了起来。

    严开顺,严市长立刻道:“曹局长,阻力很大是什么意思,有人阻碍办案吗?”

    “的确有人在暗中搞破坏,他们掌握的东西好像比我们多得多,一些群众口中的事实似乎在我们查探之前都遭到了人为地破坏,人证和物证都十分缺乏,办案难度很高……“

    “曹局长,有没有官员存在包庇的可能?”

    马如龙拍了拍桌子,将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来。

    常委们不由地都倒吸一口凉气。

    这个信号不寻常啊#

    马如龙是要向凤塘区的干部开刀了吗?可刘产都还没彻底整下去呢!

    “马书记,我们正在努力调查,凤塘区的一些干部,的确也存在牵涉,但还没有找到十分可靠的证据,证明他们与刘产同流合污!”

    曹西海心跳也突然加快。

    “刘产那里还有没有交待?”

    曹西海摇了摇头,“他那边坚决不开口,他是副处级别的干部,我们也不好采取过分的强制措施!”

    “张书记!”马如龙突然将目光转向纪委书记张晓峰。

    张晓峰似乎在神游天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啊?啊?马书记!”

    张晓峰许久才反应过来,整理了一下情绪:“您有什么指示?”

    马如龙一笑,转而面色又变得十分严肃:“张书记,本来这个干部问题的审查,是你们纪委的工作,刘产这个人,问题应该早就有了,我可是在全市人民面前表了态的,你们纪委和检察院也要跟进,不单单是协助调查,而是应该起主导作用!”

    “是!是!”

    张晓峰早就习惯了马如龙的这种语调,常委会上唯唯是诺,下了常委会,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马如龙嘴角掀起一抹不动声色的冷笑。

    “不要一直管那些边边角角嘛,揪着这些小细节,小东西不放,而不去审查问题相当严重的干部,你们纪委的工作,是不是重心问题把握……”

    马如龙并未再说下去,却已经如同赤裸裸地打脸了。

    组织部长,市委副书记,柯其观面色一变,心中暗道要坏。

    果然,马如龙话一闭,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司马强就插嘴道:“张书记,凤塘区收费站站长顾凯凡同志的问题,你们纪委调查得到底怎么样了?说句难听点的话,你把老书记的侄子这样扣着,又拿不出合理的证据,你这不是打老书记的脸吗?”

    张晓峰冷汗刷地下来了。

    这个苗头有点不对啊!

    紧接着,一个个顾氏一派的常委相继对着张晓峰开始发难,张书记疲于应付。

    马如龙挥了挥手,制止了即将乱哄哄的常委会,沉声道:“张书记,纪委的工作我们是肯定的,但要注意分清主次轻重!一些干部本身没有问题,难道要强按上罪名才算数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