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好一双美腿

作者:老王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都市最强仙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很多时候郝俊并不爱与官员打交道,从他与阮晓相处的短短几个小时之内就能看出一些端倪,太多的弯弯绕,一句话就能琢磨出七八个意思。就

    好像小时候学鲁迅先生的文章,一个简单的词语,就能憋出鲁迅先生当时无数种心情和思索,让人不得不感慨,鲁迅先生真乃神人也,这般激情四射,才思敏捷,我辈之不及也!

    车里的众人似乎都刻意遗忘了车后面很没有书记风范的马如龙。

    郝俊却知晓,阮晓必然是极为忐忑的,体制内的人,都不能随便将他们的动作给忽视了,尤其是这般不靠谱的。

    他便笑说肚子饿了,阮秘书果然立马接话,说带他去个好吃的地。

    郝俊心道这莲花市还有自己不熟的地方,估摸着好吃的地方早也被他逛了个滚瓜烂熟。

    别克车渐渐拐向四通八达的小街,左转右转到了还未成型却已经人气很旺的步行小吃街。

    话说莲花市市政府的感知大多是后知后觉,规划局就更是不堪了,这座步行街其实从这个时候就可以开始正式投入规划建设了,却迟迟不见动静。

    郝俊已经记不清这步行街究竟是何时正真纳入市政府规划的蓝图之中,但显然是很晚的。

    阮晓居然习惯性地先下座,然后开车,郝俊就明显迟了一步。

    少年嘴上打趣道:“你这大秘书给我开门,我不比市长还牛!”

    心中着实有些受宠若惊,这阮晓一看就是一个骨子里很傲的人,能这般刻意结交,已经很是不易,更何况郝俊自觉也没有什么别人觊觎的,他就是穷学生一个,老妈是个普普通通的服装厂员工,老爹也正忙着为他即将到来的仕途疲惫奔走,这一家人还真没有亮点,他遂放心了多余心思。

    阮晓其实并没有对郝俊有企图,只不过这样的孩子多少让他好奇心浓重,男人的好奇心有时候也会害死一只猫的,更何况还是一个市长秘书。

    大秘书看着郝俊若有所思的模样,不禁有些沾沾自喜,以为少年的注意力被眼前的小吃街所吸引。

    他也是不经意才发现这已经逐渐形成了规模的小吃街,两边的小摊都是正宗的莲花市或者兴城市地方小吃,小摊摊主也多是祖辈相传的手艺人,绝对可以算得上是莲花市的瑰宝。

    后来莲花市市政府又引进了一些外地小吃家,将步行小吃街逐渐提升为城市文化,才使得步行街的管理进入一个良性循环。

    此刻的步行街虽然已经是芳香满溢,但街面上多是垃圾,多少让郝俊心中不喜,很多自认为体面的人是不愿意到这种地方来的,不过,郝俊却是很喜欢,毕竟他已经将近十年没有吃到正宗的莲花市小吃了,自然兴致勃勃。

    阮晓自告奋勇,似乎要带领郝俊将这些小吃一网打尽,郝俊自然不肯,他当年在这条街上那也可算是响当当的一条好汉,吃遍一条街,那简直就是小菜,吃半条街别人都不屑搭理你。

    郝俊驾轻就熟,一旁的阮晓就有些脸红,但当秘书的人面皮一定要厚,一小会的时间就跟在郝俊后面打屁消遣,全然忘了自己是大人物——身边的……

    郝俊后来在很多地方都见识过地方特色的小吃街,唯有这莲花市的小吃街让他念念不忘,记得有一阵子他还义务在这里当过几天的引吃员,即最大限度地帮助路人吃到种类齐全的小吃。

    一来二去,就成了郝俊领着满脸好奇的阮晓开始尽情领略这小吃街的魅力,颇有点乐不思蜀的模样。

    98年,城管还没有被网络所披露出来,也没有后来成千上万对于城管这种职业的谩骂,更具讽刺意义的是,中国城管在01年,甚至成了国外某款游戏里面的恶势力代表,可见中国城管的赫赫威名。

    郝俊将几个丸子一股脑儿地塞进嘴里,就听到一个中年妇女弱弱的哭泣声和几个男人骂骂咧咧地声音,他不由将视线转向事发的地方。

    这时候莲花市的市民还是普遍存在正义感地,将几个穿着执法工作服的几个男人围在中间,不让他们轻易离开。

    为首的执法者看见市民越聚越多,心中不由有些打怵,但一看到自己身上这一套工作服,胆气又壮了起来,叫嚣道:“干什么,干什么,你们知道这是什么行为吗,这是公然妨碍执法,都想坐牢吗?啊?都让开!”

    “这位兄弟,你行行好,把东西还给我,这几样都赊着账呢!卖出去才能还上啊!”郝俊这才注意到人堆中一个中年女人正坐在地上,苦苦哀求着几个执法者。

    那为首的执法者瞪了一眼四周围观的人,一脚就揣在那中年妇女的身上,兀自骂道:“别不识好歹,你没有专门授权,有资格卖这个?没有把你带回去已经算是客气了!哼——”

    那中年妇女一看求告无门,便兀自在一旁哭泣,也不起来,哭得渗人心魄。

    像她这种在小吃街拥有店面的人,一般都会兜售些烟酒。

    被执法者收走的正是几条贵重的香烟,算是极为贵重的东西了,一般都是先从店家那里赊账那货,卖了才将钱还给店家,此刻被拿走几条烟,等于是将近一个月的活计白干了,女人靠这点收入维持家用的,这不等于绝了她的生路嘛!

    郝俊却是不知道其中的猫腻,但围观中自是有人认识这个妇女,三言两语之间郝俊就弄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围观的人丝毫没有散开的趋势,反而越聚越拢,为首的执法者再次怒斥道:“你们给我让开,否则我们不客气了啊!”

    他举手就抽了身边一个群众的嘴巴子,本身就是地痞流氓出身,一闻到打架的味道,狠劲却是被激出来了。

    正当关系剑拔弩张的时候,一条明丽的身影就慌乱地钻入了人群,“妈,你怎么了?”

    来人是妇女的女儿,十六七岁的年纪,梳着一条挺翘的马尾,以郝俊的角度能够看清楚女孩侧脸清晰的轮廓,鼻梁挺挺的,嘴唇艳艳的。

    女孩保持着下蹲的姿势,正慢慢安慰着伤心欲绝的母亲,她的牛仔裤勾勒出修长的大腿和浑圆的臀部,就像是一个极为标准的圆规画将出来的一般,饱满,俏丽,周身围成一个美丽的弧度,郝俊的眼神里不由发出一声惊艳:好一双完美无暇的美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