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跳马还是陷马?

作者:老王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郝俊看似轻描淡写的话,却如凑丝剥茧般将众人一直困恼的问题给彻底暴露出来,多少让眼前这些个习惯一言定江山的大人物们面上无光,但事情往往就是这样,越是陷在局里的人就越难看清楚局的本质,而冷眼旁观的却是洞若观火了。

    阮晓却是无暇去顾及几位莲花市头头脑脑的想法,他迫不及待地带上郝跃飞和郝俊就匆匆下楼,拒绝了曹西海相送的好意,毕竟他那辆莲花市公安系统的一号车太过扎眼,

    顾忠敏脸上终于显示出一丝难得的喜色,只是看着阮晓、郝俊三人的背影,内心中的不由感叹年轻人的雷厉风行,既然忠平都将事情交给这个阮秘书了,那他也就等好消息吧,希望这不是一场空欢喜。

    这是一辆黑色的别克轿车,没有特殊的牌照,也没有特殊的通行证,与此刻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车辆一般无二。

    阮晓亲自驾车,疾驰往莲花市纪委大院,对于顾氏一系来说,越早与顾凯凡接触,就越有利,他也顾不得思考为何纪委张书记会一再阻碍他,误导他,是否这一切真是出自于书记的授意的疑惑了。

    别克很快在纪委大院之外的拐角处停了下来,按照事先商量好的,郝俊却是要客窜一下纨绔子弟,少年的内心其实很跃跃欲试的。

    少年轻轻地拉开车门,纵身跳了下去,像只轻盈的兔子……

    似乎阮晓已经不再将他当作一个普通的十七岁少年看待了,那么他就不用再太过遮遮掩掩了,反而显得太假!

    更何况,这也算是搭上了阮秘书和顾忠平的线,不论对于是郝父还是他自己,都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他迅速往手掌心唾了几口唾沫,一抹头发,尽量让杂乱的头发看起来整齐闪亮一点,便快步走到了纪委门卫处。

    仰着脖子,砰砰砰地敲了敲玻璃窗,他才看清原来门卫室里有两个人,一个年轻一点的正坐在大门的自动操作器旁,而老一点的则是坐在一边,看着报纸喝着茶。

    两人态度倒是不错,不像一般的公职单位看到陌生人来访就衣服趾高气扬的样子,老门卫问道:“学生,你找谁?”

    郝俊却是不客气道:“屁话,来纪委当然找纪委的人,我还找你啊!”他心知肚明从兴城下来的两个纪委的人都在眼前这座纪委大院里面,却是要搏一搏,碰碰运气,真要见着了顾凯凡,事情就豁然开朗了。

    老门卫听到郝俊无礼的话,微微有些不喜,他倒是快意恩仇,转眼就冷哼道:“这里是纪委,整座楼里都是纪委的人,你是找的那位纪委的人啊?”

    郝俊故作懵懂道:“你们这不是市纪委的吗?”

    他挠了挠头,大声道,“不管了,我说的是兴城市下来的纪委的人,上面下来的,明白了吗,我老爹在里面呢,快点喊一下啊!”

    他尽量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城里的纨绔子弟急着见老爹。

    似乎效果不错,老门卫收起刚刚一副冷然的表情,轻声道:“稍等啊,我请示一下!”

    他最近得到纪委张书记的交代,任何造访纪委大院的显眼人物都要登记姓名,身份证明,及时请示,尤其是他老门卫常见的那几位头头脑脑,更要及时向他报备。

    郝俊左手放在身后,拼命打着手势,右手却是按住老门卫的话筒,叫嚷道:“请示个屁啊,直接叫我老爹下来,我事急着呢!耽误了,你付得起责吗?”

    老门卫一阵苦笑,头上冷汗就出来了,心道你倒是说你老子是谁啊,我好帮你叫,再说了,兴城纪委的人有来我们纪委大院?

    难道是前几天来的那辆陌生的奥迪小车?

    阮晓看到郝俊的手势,就快速地把车开到了纪委大门的面前,郝俊一边眯眼注视着老门卫的反应,一边用余光注视着车子的位置,眼见已经堪堪到了大门之外,他重重地拍了一下年轻门卫的肩膀,道:“大哥,你看啥呢,市委的车,还不放行!找抽啊!”

    几乎下意识地那年轻门卫就按下了自动按钮,阮晓瞅准机会,急踩油门,车子呼啸而过,笔直朝纪委大院驶去。

    老门卫正想着怎么应付眼前的小纨绔,听着汽车声,回过神来去看的时候,那车已经只能看到一个车屁股了。

    他不禁有些恼怒,一巴掌拍着年轻门卫的脑袋:“放个屁行,看清楚什么车了没,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放行,当心李科长开了你!”

    年轻门卫委屈地将目光投向郝俊,希望这个小纨绔能够替他说句话,却看到郝俊的眼神正饶有兴致地在门卫室的天花板上游荡,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老门卫又赏给年轻门卫一个板栗,大骂道:“看什么看,还不追上去,登记车牌车主!”

    年轻门卫屁颠屁颠地追了上去,老门卫嘴中还骂骂咧咧道:“兔崽子就是不长记性!”

    老门卫的视线又开始不由自主地转向郝俊,郝俊能够从里面看到一种叫做谄媚的东西,难不成这次下来的纪委两个人的级别很高?

    郝俊却是不知道,这个老门卫还真见过那开着奥迪车的两位,眼见纪委大院里的一号人物张书记都对他们客客气气的,那不是大人物是什么,当然会讨好眼前的小纨绔。

    郝俊却是不理,赏给他一个后脑勺,转眼就走出了门卫室,来到纪委大院对面的茶餐厅里喝茶看报,才不管口袋中仅剩的三十五块五毛钱是不是够这次的消费。

    马如龙是正儿八经的红三代、官二代,根正苗红,传闻父亲曾经也是中央某位老革命的书记员,后来被下放到地方,也是从底上一步步爬上来的高级干部,虽然这些年已经退了下来,但在地方上的影响依旧巨大。

    如今这个时代,虽说红三代加官二代,比常人不是牛掰一点点,头顶上顶着一只光环,可还是得一步一步来。

    马如龙是过来人,看过三十几岁就混到正厅副厅的少壮派人物,也看到过垂垂老矣,依旧在正局位子上苦苦挣扎的边缘人,所以他选择下放到地方,地方上磨练人啊!

    这可不是马如龙一句简简单单的感叹,下到莲花市已经将近半年,一个小小的不入流的地级市的关系就这般错综复杂。

    他啧啧称奇,和小何花了将近几个月的时间仍旧理不清其中的状况,跟顾氏一系的摩擦又常常不断,留给他皱眉沉思的时间都越来越少,养气的功夫倒是见长很多,也算是时事逼人。

    若是照着他以前那个火爆脾气,莲花市非得被搅个天翻地覆不可。

    马如龙皱眉看了看办公桌上玻璃里面垫着的手写书的一个大字:静!不由长出一口气。

    最近已经越来越少发生闹心的事了,莲花市市委书记的位子也算是稳当一些了。

    只是又突然来了顾凯凡和刘产的事情,马书记又开始闹心起来。

    原本案子完全可以交给那个曹西海来办,只要公检法系统配合好了,这样土皇帝似的干部拿下来说难倒也不难。

    他捏起左侧一粒普通的木质棋子,自言自语道:“可惜都不能为我所用啊!若是上下一心,我这头马倒是能够马到成功!”

    何应庆,也就是马如龙的绝对心腹,悄然走到他的身边,低头耳语道:“叔,阮晓回来了,有人在莲花市纪委大院看到了他!”

    “他去那干嘛,知道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吗?”阮晓的回归不禁又为马如龙的肩上增添了一个无形的负担。

    “不是太清楚,不过,阮晓身边没有什么顾氏一系里面的重要人物,只有一个中年男人,不是那几位,也不是几个局里的头头,我正在抓紧调查!”

    马如龙挥了挥手,轻笑道:“不用太过紧张,什么人都要查一查,就你们几个人能忙得过来吗?我感兴趣的是这个顾凯凡的问题,如果真是有人要搞风搞雨,我倒是不介意借一下东风,这可是一步好棋啊,怕就怕有些人人贪心不足啊!想把我也一起给陷进去啊!”他手中的马又向前跳了一步,返回的路赫然被夹住了马腿!

    马如龙见何应庆欲言又止,不由道:“放心吧,阮晓的回归,不一定意味着事情已经到了最不可开交的地步,这个人守成有余进取不足,顾忠平还在国外飞着呢,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莲花市这几个人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阮晓能够压得了他们一时,绝压不了他们很长一段时间,想要上下拧成一股绳,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叔,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顾凯凡和刘产,这两个人是关键,你只需要给我认真地攻克这两个关卡就行,顾凯凡的问题很可能会被栽倒我们的头上,反正这个说是说不清楚的,也不用太怵顾氏。不过,市纪委到底是一个什么态度?张小凤这个人……”他兀自沉吟着。

    很快回过神来,他又将手中的棋子扔回了原地,轻轻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喂,是小张吗,我是马如龙啊,对,对!是这样,市委啊决定让你们电视台主打一期以纪委揭秘为主题的节目,纪委的同志不容易啊,尤其是基层的纪委同志,我们一定要加强宣传,向全市表彰他们默默无闻的功绩!”

    “啊,对对对!就现在!”

    “对,你立刻带队过来,嗯,来我市委办公室,我们一起去,记住以电视节目为主,要让观众眼见为实嘛!对,不用,对,向我汇报就行,对!行!”

    “嗯,对,嗯,小张见外了,你这个电视台的台长还是很不错的,市委很看好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