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为官的艺术

作者:老王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已经a签,求支持!老王牛在此感激不尽!)

    郝俊记不清自己让身材火爆的服务员姐姐添了多少次茶水,总之全部茶餐厅里的服务员看向他的眼光都开始不善的时候,阮晓才开着他那辆毫不起眼的别克小轿车从纪委大院里杀了出来,又径直停在茶餐厅的门口。

    看着阮晓脚步轻快的模样,事情似乎已经有了眉目。

    郝俊不由地长出了一口气,尽管他是以一个重生者的记忆来一步步推敲,自信非常。

    只是他不敢肯定的是,他这只小蝴蝶的到来究竟有没有把龙卷风扇到眼前这座纪委大院里面,这却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嗯?”郝俊的视线很快又被窗外所吸引,一辆车牌号为zc0001的奥迪车紧紧贴着阮晓的别克车停了下来。

    郝俊眉头一皱,是市委一号车。

    来人很快也步入茶餐厅,身边紧跟着一位颇有些油头粉面的官派人物。

    郝俊这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到莲花市的一把手,他国字脸,没有一丝皱纹,短发,胡渣有些浓厚,似乎很久没有整理,但在这位身上却平添了一丝刚硬气质,像个特种兵出身的。

    一身复古的中山装,扣子十分齐整,笔挺的西裤,锃亮的皮鞋,与刚硬地脸部气质相去甚远,华丽之中带着讲究之气。

    总之,这个一把手很不像他见识过很多的一把手!

    阮晓迅速赢了上去,他可以喝顾氏熟悉的几位大佬平等的交谈商量,但在马如龙面前必须恭敬,毕竟无论是级别上,年龄上,这个姿态都不会太过。

    “马书记,刘部长!”

    茶餐厅里立刻鸡飞狗跳,马如龙虽然不常出境,但奈何身边这位市宣传部刘副部长那可是正儿八经的电视台出身,大多数都知晓他的身份。

    此刻瞧见他落后那个气势凌人的中年人大半个神位,迎上去的年轻人又口称马书记,想必就是那位才未到莲花市许久,却已经留下一段传说的马如龙马书记了。

    “嗯,是阮秘书啊!老书记近来还好吧?”马如龙眯着眼,不接阮晓的手,只是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视线倒是停留在郝俊的身上多一些。

    是个难缠的人物,这是郝俊的第一观感。

    阮晓假意听不出马如龙话里的意思,依旧恭敬道:“谢谢马书记的关心,顾市长一切都好!”

    “嗯,老书记毕竟是莲花市出来的,作为接任者要向他学习啊!阮秘书待我转达对顾市长的问候!”

    “一定,一定!马书记这是?”

    “哦,没事,就是来纪委找一下张书记,商谈一下工作的事情!”马如龙的笑中让人看不出太多的端倪,可是话语中的含义却又太多,以至于身为顾氏一员的阮晓思绪飞扬。

    “那我就不打扰马书记了!”阮晓就想告辞离去。

    马如龙却又笑着阻止道:“没事,没事,刚从纪委出来,就看见你了,顺便过来打声招呼,反正顺路,一块回吧!”这时候的他完全不像一个市委书记,更像位邻家大叔。

    郝俊听了顿时头疼不已,顺路?马如龙连郝俊几人的意图都知道,这也太扯了吧!还是这只是马书记说话的艺术?

    郝跃飞跟着阮晓,不太敢吭声。

    难道老爹感受到了马如龙的官压?郝俊暗暗撇了撇嘴。

    “事情办的很顺利,凯凡基本上没有什么事情,多亏了郝哥手中的资料,看凯凡的意思是本来就准备好了,就等机会彻底搞掉收费站里的蛀虫,却没有想到被纪委的人请去喝茶了,也算是苦苦走了一遭了,兴许他会成为干干净净从纪委手中走出来的党的好干部呢?”

    原来顾凯凡被抓就是因为有人举报他擅自克扣收费站的资金,中饱私囊,并提供了一分可信度相当高的费用资料,这几天被纪委带过来一直被盘问的是经济上的问题,他始终没有承认,纪委就在进一步核查之中,阮晓见到顾凯凡也算是水到渠成,但现在却不是将顾凯凡弄出来的时候,似乎顾凯凡自己心中也有点想法。

    “想法?”郝俊心中嘿嘿冷笑,就是这些个想法,葬送了父亲梦寐以求的可怜仕途。

    这个顾凯凡顾叔叔也不是省油的灯!

    “多亏了郝哥在一旁帮忙,否则我还真搞不清他们收费站的那些弯弯绕,郝哥的记性还真是不错,那些个头昏眼花的数据你都能弄出个所以然来,果然不简单呢!”郝俊听着阮晓一口一个郝哥,显然是认可了郝跃飞在整件事中扮演的积极的角色。

    此时的郝跃飞才略微有些腼腆,“阮秘书客气了,这都是我该做的,更何况这也关系到我们收费站的问题!”

    阮晓咪了一口茶,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收费站的问题倒是一个麻烦,不过现在我们解决了凯凡的问题,等于就是拿到了事情的主动权,如果马如龙趁机发难,我们正好借机反咬一口,让他抓不到狐狸反惹一身骚!”看来他是认定这事与马如龙脱不了干系了。

    “以静制动?”郝俊应道,想来阮晓再也没有将自己父子两人当作外人,将心中的想法全都讲了出来。

    “对,就是以静制动!我们已经立于了不败之地,只要保持平常的状态就行,如果马如龙要行动,一定会动用一些隐藏的力量,他暴露得越多,我们就是越有利!”阮晓一直将格局放眼于整个顾氏一系与马如龙的争斗上,略显小气。

    “阮秘书,这蛀虫敢在收费站里上下蹦跶,我想一定是有后台的,否则他不敢这么明目张胆,还把脏水泼在顾站长身上,我想有必要查一查这个人!”郝跃飞沉吟道。

    阮晓一愣,深深地看了一眼郝跃飞,笑道:“是我忽略了,郝哥说得对,这个蛀虫看似是个无足轻重的人物,可是到时候也可以当作与马如龙博弈的一张牌,谁知道能够牵扯出一些什么东西呢?你说是也不是?”

    “顾站长似乎已经有了些眉目,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反正在大问题上我也插不上什么手!”郝跃飞思考了一阵,便讲出了心中的想法。

    郝俊诧异地望着郝跃飞,老爹果然有些不同了呢,就这几天下来就敢往身上揽事情了。

    这一招高啊!不仅是对顾氏一系表示投靠的意思,还从顾氏一系即将与马如龙全面爆发的争斗中脱离了出来,毕竟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副站长,冲锋陷阵他不够格,摇旗呐喊也只能被当成炮灰,但如果事情查清楚了,功劳至始至终都会算在他的头上,这一石三鸟,已经有了一个合格政客的雏形呢!

    郝俊不由暗暗欣喜。

    阮晓一直是个雷厉风行的人物,郝跃飞的话刚入耳,只是思索稍许,就拍着大腿道:“成,这事就这么办,郝哥负责,我调两个人给你,下面的人办事比较粗鲁,郝哥你要保重,必要的时候可以放弃案子,毕竟这个人对主体的影响也不是很大!”

    “行,我努力把这件事查个一清二楚,毕竟我也是基层的人,应付起来能够得心应手!”郝跃飞轻笑道。

    阮晓笑起来讪讪地,显然是怕刚刚那句“下面的人办事比较粗鲁”伤了郝跃飞的心,郝跃飞却是一直维持着一个正常心,对于他来说,需要一步一步快速向上爬,但每一步都要迈得踏实一些。

    阮晓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郝俊身上,问了许多,多半是郝俊学业上的事。

    听闻即将中考,倒是笑着问郝俊要不要去兴城市市一中上学,他可以帮忙活动一下,毕竟兴城市市一中绝对是东南省内数一数二的重点高中。

    郝俊忙道不用,他哪能让顾氏一系还人情还得这般简单,更何况,莲花市一中的重点班并不逊色于兴城市一中,甚至在竞赛方面有过之,这也是国内一个普遍的现象,越发达的地方文科较优,而理科则多是越贫穷的地方的学生理科越好。

    阮晓早就认定郝俊不是一般的孩子,看郝俊拒绝也不勉强,笑呵呵地揭过。

    而市委一号车一直不紧不慢的坠在别克车后面,行驶的方向的确是前往市委一号院别墅区,是顺路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