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云林33号(a签了,求支持!)

作者:老王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郝跃飞似乎失踪了……

    当然这是余芳夸大其词的说法,郝跃飞其实是被一个年轻人请走的。

    郝俊大致不能从满腹抱怨的余芳嘴里打听出年轻人的身份,但脑海中却有着那么一丝线索。

    第二天早上,他就急匆匆地乘车赶往莲花市区,在公用电话亭中按照余芳给的纸条上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

    接电话的是一个苍老的声音,郝俊感觉依稀有些熟悉,只是脑海中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不过,他更多的是关心郝跃飞此刻的状况,也无暇去追究这些许小事。

    很快电话就交到了郝跃飞的手中,听着对面熟悉的声音,郝俊悬着的心才渐渐放了下来,急急忙忙问清郝跃飞所在的地点,便飞奔而去。

    虽然莲花市这座海滨小城一年一变,三年一大变,但他还是在纵横交错的老城区找到了郝跃飞口中的云林路33号院。

    这里始建于70年代,道路相对新城区开阔的马路来说,狭小很多,不过,年岁一久,道路两旁的树木却都是郁郁葱葱,苍翠欲滴,即使在艳阳高照的天气,漫步于其间,还是能够感受到阵阵绿幽和清新之意。

    此时的郝俊无暇去欣赏这座城市在整体拆迁之前保留的这分惬意与舒适,在05年莲花市开始整体规划之后,居民住房都开始向外郊搬迁,到了08年底,几乎就看不到这种70年代留下来的老城区别样的景致了。

    只是在翻来覆去之后,郝俊终于确认眼前这座古朴的三层别墅就是他的目的地。

    坐落于林荫深处的,只能看到房屋一隅的别墅,完完全全用鲜红的砖块累积起来,没有一丝外表上多余的装饰。

    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这多少是一种寒碜的表现,毕竟能够在七十年代就能在市中心掷下一座别墅的家庭却没有为别墅修一下边幅,有些可笑和令人无法领悟。

    不过,在郝俊后世的眼光来看,这里绿茵深邃,红绿相衬,美不胜收,若不是郝俊此刻只是一个身无分文的少年,他不介意掷下豪金,购下这座美丽的别墅,即使旧城区的改造不可阻挡。

    给郝俊开门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高个男人,笑起来让人如沐春风,郝俊就猜测眼前这位就是老妈余芳口中“拐走”老爹郝跃飞的帅小伙,果然不是一般的有资本,绝对是余芳这类中老年父女的杀手。

    郝俊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这个男人的相貌,用他的话来说,把这个男人扔在电影里面,就是一个典型的正面人物。

    阮晓用审视的眼光看着眼前这个穿着“土气”的少年郎,他识人无数,一双火眼金睛炉火纯青,几乎没有走眼的时候,可是,这个少年似乎太过普通,平凡到让人无法深刻去记忆,即使顾老先生一再赞扬,却还是无法动摇阮晓对自己眼光的自信。

    他轻轻让开一步,笑着道:“你就是郝俊吧,你爸在里面呢,快请进吧!”

    郝俊这才有机会仔细打量起这座让他心动的别墅里面的装饰,眼前这个三十岁的男人太过耀眼,总是莫名地会把人的眼光都吸引到他的身上,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气场吧,郝俊如是想。

    亦步亦趋地朝前走着,整座别墅里的装修风格依然延续着七十年代初的整体流行趋势,房间崇尚大气明朗,家具的颜色比较单一朴素。

    墙壁上悬挂着一些书画作品,郝俊的眼光有限,瞧不出其中的价值,不过,随意的几眼看到的都是耳熟能详的一些大师的作品,至于真伪,已不是郝俊该考虑的事情。

    房子的装修风格不是郝俊喜欢的类型,唯一让他喜爱的就是连接上下层的旋转楼梯,扶手的材质是大理石,这应该是后期加上去的,多少与房间整体的色调、格局格格不入,郝俊暗道这别墅的主人看来并不怎么喜爱这里,这扶手采用楠木质才最为上成。

    阮晓多少有些失望,他是怀着一颗好奇的心给郝俊开门的。

    只是这个少年太过普通,走进房间又像一个好奇宝宝一样左右打看,与顾老先生口中的智慧大方、见识卓远、精明强记、少年老成的天才完全就是两个形象,他却是不知,郝俊这般仔细地参观着别墅,是因为心中惦记着拿下这座屋子的“贪婪”念头。

    败兴而归,阮晓意兴阑珊,匆匆招呼一声郝俊,他的心思又不禁又投入到顾凯凡的事情当中。

    受命回来将近有四天了,顾凯凡的消息一点眉目也没有,他甚至动过动用莲花市警察寻找线索的想法,奈何太过张扬,很容易授人把柄。

    但若就这样拖着,对顾凯凡,对整个顾氏而言只会越来越不利,马如龙未见什么大的动作,可是跟随在顾忠平身边多年,他深知能够混迹到地级市的市委书记,绝对不会是一盏省油的灯,他必然会像是一头豺狼,伺机出手,致人死命。

    而唯一能够破解眼下局面的最快最好的途径就是与顾凯凡取得联系,这样才能知己知彼,防患于未然。

    虽然他已经按照顾忠平的意思,将郝跃飞接到了这33号院,可是这也只不过是多了一个苦恼的人罢了。

    他已经联系过几乎所有能够联系过的人,甚至以顾忠平的名义“请求”过莲花市纪委的张书记,得到的仍是否定的答复,这就让他和众人都陷入了一个谜团之中,不可自拔。

    以顾凯凡的见识,自然不会是被假冒纪委的人带走,但依照郝跃飞的介绍,带走顾凯凡的就是纪委的人,张主任既然否认,阮晓就头疼了。

    纪委张书记也是莲花市排名比较靠前的常委,即使是顾忠平在位的时候,都要卖他几分面子。

    纵使凭借着作为一个大秘书缜密的思维,阮晓也分析不出其中的头绪来,表面上整个莲花市看似平静无波,实则上是暗流涌动。

    虽然不知道究竟是谁捅出了刘产这个大渣滓,但他绝对不会相信一个愣头青似的警察能够扳倒一个实权的区党委书记,洗浴中心?冲突?笑话!

    刘产此时被抓,无论是否出自马如龙的受益还是他毫不知情,都将他逼到了与顾氏彻底决裂的边缘。

    如果实在找不到顾凯凡的踪迹,阮晓只能把他定义为是马如龙对付顾氏一系发起进攻的号角。

    那么两方面对的就不再是小打小闹,而是彻底地撕破脸皮。以马如龙到任以来表现出来的性子,顾氏与马如龙最终将会是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

    如果,这是出自有心人的设局,那么后果将会更加不堪设想……

    顾忠敏早就听到了楼下的动静,却不见郝俊和阮晓走上来,就从二楼慢悠悠地走了下来,看到少年一副好奇心浓重的样子,不禁哑然失笑,这还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啊,是自己这个老头子把他想得太过成熟了,哪来那般的机锋和心智啊!

    他笑着道:“郝俊,到了啊,上楼来,你爸也在楼上呢!”遂又转过头叫道:“刘妈,泡杯铁观音!”

    厨房里一个中年保姆欣然应是。

    郝俊奇怪地看了一眼阮晓,不确定眼前这位跟顾大校长有何关系,不过,他与顾忠敏自是极熟稔的,也不客气,一边蹬蹬蹬的上楼,一边叫嚷道:“顾校长,这是你家吗?真漂亮啊!”

    顾忠敏哈哈一笑,中气十足,近来被郝俊撺掇着清晨锻炼,才堪堪两个礼拜的时间,精神头就好了许多,眼前的一切都豁然开朗起来,尽管还一直担心顾凯凡的事情,但他相信事情总能够水到渠成。

    听着郝俊的称赞,他不由接话:“要是你喜欢,干脆搬来和我老头子一起住,反正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你来就能热闹一些!”

    阮晓这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心道这郝俊必然是十分受老人喜爱的,否则以老爷子的脾性,才不会这般说话,他忙插嘴道:“是了,是了,老爷子一个人也是寂寞,有个人陪伴也好!”

    顾忠敏心中一动,居然真的有些意动,他也不说破,笑着跟在郝俊的身后朝楼上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