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入局还是破局?(求收藏!)

作者:老王牛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郝俊又重新站在校长室门口,低头沉思着,心中还美美地回味着小妮子宋辰辰刚刚含羞带怯的模样,她今天穿着一件碎花的白色修身短裙,下身是一条长长的束腰长裤,她的身材不是特别修长,但很完美协调,居然是别有一番风味在他心间徘徊,是与记忆中那个妖冶的女孩截然不同的感觉。

    他慢慢地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小妮子身上总是有种若有若无的体香,没想到居然此时已初见端倪,清幽的香味在他鼻间久久不曾散去。

    上一世,就是这个独特的女孩,不允许任何男人触碰她的一根手指,却一次次在郝俊面前烂醉如泥,散发着迷人的妩媚和妖娆,恍若痴狂。

    这一世,他要呵护她、保护她、就看着她就这样无忧无虑地长大,永远没有那般忧愁和迷茫,不管未来她的样子是纯真,还是妖冶,还是妩媚。

    他不是不知道,这个女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他已经暗生情愫,但那时候的自己却早已与妻子相识相知,心中容不下任何一个别的女人。

    他幽幽叹了一口气,看到一脸笑意走出办公室的石杨,微微摇头,突然有些同情起这个英语课代表来。

    不由想来,这位英语课代表的成绩一直不错,大学毕业之后还出国留过两年学,回国之后就在一家外企管理层任职,可以说的上是年轻有为,就是此人一直苦苦追求当时还尚是单身的宋辰辰,小妮子却一直冷冰冰的,不曾搭理过这个男孩一眼,原来这在初中时期就已经这般模样。

    他轻轻扣了口门板,里面传来顾忠敏老校长略微沙哑的声音:“请进!”

    郝俊皱眉,踏步进入,“顾校长好!”

    顾忠敏的精神状态显然很不好,苍白的头发没有平日里一丝不苟的整齐和素洁,就连脸上的皱纹都似乎多了许多,嘴唇很是干裂,老人似乎没有了往日的光彩飞扬。

    郝俊心知,顾凯凡的被抓一定对顾忠敏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但老校长却在这样的星期一仍旧坚持来工作,郝俊的心中不由又多了一分尊敬,更是在内心坚定了主意。

    顾忠敏抬了抬鼻上的眼镜:“是郝俊啊,过来坐吧!”

    郝俊见他眼皮沉重,褶皱的皮肤都几乎耷拉在一起,眼袋突出,尽是浓重的黑眼圈,声音沙哑着,想来昨夜根本就没有入睡吧!

    仿佛是记起什么事来着似的,顾忠敏又抬起头,轻轻皱眉道:“郝俊,前两天你的检查刚上交,怎么今天又没来参加晨练,你这样的态度是很不对的啊!”

    郝俊看到顾忠敏穿着一套运动服装就知道这位顾校长言出必行,星期一也参加东湖中学的晨练了,可这身体和精神状态实在是让人担忧。

    他决定开门见山,无论从内心的猜测,还是对于眼前老校长的尊重。

    “对不起,顾校长,家里出了点事情,父亲在收费站的领导被纪委的人带走了,他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我很担心!”郝俊一边若无其事地说着,一边仔细观察着顾忠敏的表情。

    顾忠敏一听到收费站,眼神就是一凝,认真地听清了郝俊的每一个字。

    他昨天晚上一直被这件事搅得心烦意乱,儿子顾凯凡突然被抓是他所不曾预料到的,他一直就反对顾凯凡像他叔叔一样进入云波诡谲的政治道路里面,奈何小儿子却受其叔叔的影响,对其他事情都没有十分大的兴趣,却对为官一途很是热衷,这对一生都平静地坐在教育线上的顾忠敏来说着实有些无奈,更多的则是担忧,深怕小儿子一招不慎,就被官场这个大漩涡给陷进去,再也没有翻身之日,毕竟他也有许多官场上的好友,曾经显赫一时,如今却在监狱中度过着接下来的半生。

    昨天夜里,打向顾家的电话连绵不绝,在听到了最初顾凯凡被抓的消息之后,顾忠敏就再也没有心思去接那些不知是怀揣着什么目的的人群的电话。

    在这种紧张的时候,顾凯平又因为工作关系正在欧洲考察,短时间内根本就无法返回,这让老头子一时之间无所适从,就感觉天就仿佛要塌下来似的。

    事情从发生到现在,他根本就没有办法与顾凯凡取得一丝联系,给顾凯平打电话的时候,弟弟只是说让他稍安勿躁,他会交代下面的人想办法了解情况的,但顾忠敏还是从他的语气里听到了一丝凝重。

    他知道莲花市此刻的局面,顾凯凡难道是卷入了派系之争,成为了市委书记马如龙的第一刀下手对象?

    他与顾氏一系的官员也算是相对较熟悉,也托过一两个人帮忙打探顾凯凡的消息,但都无所得,这就让他的心更蒙上了一层阴影。

    郝俊看着顾忠敏脸上满是忧色,干脆站起身来,轻轻地走到门口,探头看了一下走廊,确认没有人后,一把把门关上,遂又重新坐会了椅子上。

    “顾凯凡叔叔是您的儿子吧?校长!他被纪委带走的时候还跟我说了几句话!”郝俊轻轻地说着,全然没有刚刚那副轻松的样子,眼神之中也不由得流露出一丝探究之色。

    顾忠敏微微皱眉,但郝俊的话却是让他好像抓住了什么似的,急问:“他说了什么?”

    “我琢磨顾叔叔的意思,好像是想告诉我您是他的父亲,至于其他的东西我却是听不出来!”郝俊思来想去,觉得当时顾凯凡那些个夸奖的话都不重要,只是吐露一个信息:顾忠敏是他顾凯凡的老爹,有事找他。当然,这只是郝俊自己所想而已,顾凯凡是否真的是有这么个意思那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顾忠敏感觉自己就像是站在戏外看戏的人,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戏按照它的剧本走下去,坎坷地等待结局。难道真的只有等到顾氏一系与马如龙搏出个生死才能知道顾凯凡最后的结局吗?这是一生正气行事的顾忠敏无法容忍的事,也是一个父亲所不能愿意的事。

    郝俊突然觉得在这种场合与顾忠敏的谈话恰恰却是最合适不过的,也是最能处理那份不知名的账目,不惹人注意的两个人,他不由有些自嘲,想来自己这样一个十七岁的少年,才不会引起不必要的关注。

    “顾校长,顾叔叔在被纪委的人带走的时候很从容,似乎很有自信能够走脱出来!”郝俊并没有仔细看清楚当时顾凯凡的表情,但他知道顾凯凡的问题首先是由那份假账牵扯出来的,虽然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谁的手笔!

    而若不是他的及时出现,郝跃飞也将因为是这份假账的始作俑者而被送进了监狱,但现在缺失了这份账本,相信一时半会,顾凯凡不会有什么问题,不然他不会这般从容与镇定。更何况,那份顾凯凡给郝跃飞的账目资料似乎还有更大的作用在其中,只是兴许只有顾凯凡自己知道罢了。

    顾凯凡究竟是想如何破局?还是他已经被入了局,只是恍然不知而已?

    (感谢收藏和投票的朋友!1个谢谢,2个谢谢!3个谢谢,4个谢谢…………n个谢谢……你懂得,这是等差数列,总之谢谢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