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好人(各位看官,求收藏!)

作者:老王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一号红人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果郝俊的记忆没有出现偏差,金融风暴过后,陶照发的工厂并没有因为这次资金链的断裂而倒闭,却是由于积极融合外资,进行了厂址的迁移,机械的改进,管理层的提升,转型成为了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在今后的几年内,也迎来了高速发展的机遇。

    但最终,却是由于几家国内大型服装企业纷纷入驻凤塘区,对凤塘镇区有的服装业造成了巨大的冲击,还是陶照发凭借着早些年积累下的人脉,才使得工厂勉强维持着当时的局面,一直没有再扩大规模。

    而到了05年末,凤塘区服装厂进行了集体改制,完善了产业制度,许多外资因为无法忍受大量利润的流失而纷纷撤资,陶照发的合伙人,也就是一日本商人,在没有事先关照的情况下,就主动退出了在陶照发工厂里的股份,致使工厂一蹶不振,苟延残喘到09年底,不得不宣告破产。

    陶照发的本意是将工厂的股份卖给工人,就等于说与工人一起做这厂子的主人,不仅能很有效地解决眼下的困境,更能增加工人的凝聚力,以主人翁的精神工作,厂子的效益一定会越来越好。

    他的算盘打得很精也很巧妙,用时兴的话来说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他以为凭借着他的为人处事,工厂里相信他的员工一定会居多,同意他,并参加他这项措施的员工想来也不会少,事实却给了他一个严重的打击,几乎没有一个人参与他的股权出让的计划。

    在服装厂女工看来,这无疑是一件十分冒险和不划算的事情,毕竟牵涉到家家户户的收支,可不是一件小事。

    陶照发一度身心疲惫,甚至骨子里都流露出了绝望,以及可怕的厌世情绪,在他四十几年的岁月里,他一向开朗乐观,积极向上,几乎从来没有因为一件事而伤心流泪过,而此刻,他却是有苦难诉,个中这滋味却是不好受。

    郝俊扳着手指头算着日子,如果母亲所说不假的话,自己中考后拿到的学费和赞助费是陶照发所借,那么当时的他似乎还没有脱离眼下因为资金造成的困境,直到年底,工厂将近停工半年之久,才最终让陶照发找到了合资伙伴,重新焕发了生机。

    郝俊努力回忆着记忆里,那张曾经因为到母亲工厂里见过几面的脸庞,这是一个微微发福的中年男人,模糊地残存在郝俊的记忆深处。

    这是一个精明的好人,郝俊的心有一瞬间的感动。

    好人,这就足够了。

    郝俊觉得自己应该帮他,事实也最终会像陶照发所想,是一个双赢的局面,郝俊也始终坚信。

    郝俊努力斟酌着自己的言语,他了解母亲余芳的性子,认定一件事就会做到底,与父亲钻牛角尖的脾气正好配一对,此刻她这般询问郝俊,说明她正在犹豫,正在观望之中,尚未作出决定。

    “妈,股权的转让是一个很时兴的东西,这样的创新在很多大城里都是很时髦的,不过你的老板居然能想出这个法子,水平不低么!”郝俊故作不知其中的细节,吃着最爱的青椒牛柳,嘴角留香。

    余芳暗暗思索了一阵:“其实,陶照发这个人老妈还是有点了解的,当年还跟我们在一个生产队里面挣过工分,现在做了大老板,还是跟以前一样热心大方,一点也不端架子!这个人是好的!就是……”

    “您是担心您的钱就这样打水漂了是吧?”郝俊摆出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我给你分析分析,参谋参谋,首先,陶照发这个人刚刚按照老妈的分析是一个信得过的人,其次,他陶照发现在能够想出这样的法子来解决工厂的问题,证明他是一个很能抓住机会,善于把握时机,善于创新的领导者!”郝俊又夹了几根牛柳,他对这东西就是有种变态的偏爱。

    余芳见儿子开始头头是道的分析起来,注意力也不由自主地被集中过去了,还顺势放下了手中的碗筷,连一直闷头吃饭的郝父也渐渐竖起耳朵偷听起来,郝俊暗自一笑,心道有门,便接着说道:“再次,今年全亚洲会爆发罕见的金融危机,这也就是造成你们工厂资金链断裂的原因,并不是因为陶照发经营不善,终究是规模太小造成的冲击,最后,就牵扯到陶照发这一招的妙处!”

    母亲余芳不禁为儿子的见识感到沾沾自喜,继续听着儿子的分析。

    “大形势下,这是一种必然,我们就从凤塘区落手,凤塘区大小总共的服装厂现在少说也有一百多家吧,只要是跟你们厂子差不多大的工厂,是不是都遇到了你们同样的困难?”

    余芳无声点头。

    “陶照发拿出60%的股权,出售给服装厂的员工,是很有魄力的,一旦这60%的股份被你们工人吃下,那这工厂从本质上来说,已经是你们自己的厂子了,记住这是属于你们自己的!”

    郝俊循循善诱,却没有想到头上被余芳吃了一个狠狠地板栗:“好好说,别卖关子!”

    “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无论对于你们还是陶照发来说,都是!”郝俊有些迟疑,因为他还是没有能够讲到最重要的一点,却是能够直观影响到母亲余芳观念的一点。

    “最重要的就是,你们将血汗钱换做工厂的股份,究竟能不能带来预想中的收益,这才是您最关心的吧?”郝俊笑问。

    母亲余芳毫不迟疑地点头,对于她来说,一年辛辛苦苦到头,钱才是最最重要的。

    “这个工人的股权是根据企业的效益的,年终会有分红。我们再来看企业的效益问题,这个老爹应该知道一些市内有关于扶持和帮助服装企业的相关政策和措施吧!

    正聚精会神的郝父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却能够一下子反应过来,“国家应对金融危机的政策已经部分出台,针对南方纺织工业,降低甚至减免了出口税率,还有一定的返利,这是大政策!至于市里,政府组织今年刚刚组织企业管理层学习经营管理的次数已经不下十次,组织到国内发达城市或者出国,寻求外资投资,简单点来说就是拉订单,其次,就是见面了部分企业的税收,甚至还请了专家帮助企业提高生产水平,总之,乱七八糟地措施一大堆,都是地方性的保护措施,对服装厂都是有利无害的……”

    听着父亲没有经过思考,下意识说出的话,母亲余芳有些发愣。

    郝俊则是微微一笑,心中的信心更加坚定。

    陶照发这个好人,他帮定了,“尽管忽悠老妈,心里有些难安,希望老妈勿怪勿怪,儿子都是为了你好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