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真爽

作者:老王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都市最强仙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残阳如血,映照着整个西方都是火焰奔腾的气息,原来夕阳也可以美得如此惊心动魄。

    郝俊第一次对他的重生产生一点点淡淡的期许和寄望,蜗居于一隅的他正用着他一个初中生的身份改变着原本属于他的人生轨迹,虽然还无法太过震撼地撬动这一箭之地,但他已初具备勇气、果断和坚持,以及老天赐予他的最大的底牌。

    从教学楼走向实验室的四楼的过道,是去食堂的必经之路,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停车棚附近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郝俊的嘴角微微一翘,本来大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迈着悠闲的步伐继续前行。

    历史终究还是忠实地遵循着他的轨迹,记忆就如同破碎的残片一样开始涌进他的大脑,那一次也正是江老师的“传唤”,才使得郝俊脱离了大部队,被朱俊杰有机可趁,堵在无人的小道里,惨遭一顿狠揍。

    此刻事情的轨迹就像是一只扔出去的飞碟,朝着外边疯狂地旋转了一圈,却又重新回到了始作俑者的手中一样,尽管中间的过程已经出现了些许差别,但郝俊与朱俊杰的碰撞还是如期而至。

    纵使怀揣着对未来的敬畏和美妙期许,郝俊在这件事的处理上更多的选择了这个年纪男孩该有的热血与骄傲,即使那颗沉淀的心早已历经三十载年华,可他还是能够感受到那越来越澎湃的心跳和手中渐渐集聚的力量。

    青春,不就是热血与激情的代名词,不就是属于年轻人的骄傲和自豪吗?

    那么面对着赤裸裸地压迫,不就该毫不犹豫地反击,释放自己心中此刻的压抑,朱俊杰不过是一块又臭又硬的踏脚石而已。

    朱俊杰跳跃而至,依旧像在那个红霞漫天的傍晚一样,猖狂地拦住了郝俊的去路。

    他狂乱的头发随风摇摆,风骚的厚根皮鞋与坚实的水泥地面踩出让人厌烦的节奏,就像是一个睥睨天下的帝王俯视着他的臣民一般看着眼前的郝俊,更形象的说是斜视。

    朱俊杰没有理由不骄傲,他早已忘记了这个自己曾经的手下败将,只是从昨天下午那赤裸挑衅开始,眼前这个人就注定了悲剧的下场,他要让全校知道,得罪他的下场,他还要让俞岚儿知道,那个向她表白的家伙已经被他清理了出去,只有他才是最适合她的男人。

    郝俊一直眯着眼睛,他突然间发现这个姿势兴许很有一种旧上海老流氓的气质和狡诈,看着眼前似乎陷入幻想之中的朱俊杰,他反倒问道:“请问这位同学,有事吗?”仿佛眼前的这个人曾经从未出现在他的记忆里一样,这是蔑视,赤裸裸的蔑视!

    郝俊的健忘很快让朱俊杰恼火,作为自认为学校中最为风骚的一个男人,他的传奇早已遍布学校的每个角落,甚至包括那阴暗疙瘩地,居然还有不认识他的人存在,而更让他无法解气的是,这个人还是昨天严重挑衅他的人。

    天雷勾动了他的邪火,腾腾的往上冒……

    郝俊想拨开朱骏杰的肩膀,却发现纹丝不动,而后一脸疑惑的望着朱俊杰,由此可再次证明郝俊是个极其闷骚的家伙。

    郝俊当然不想与匆匆过客般地与朱俊杰发生冲突,奈何昨日的挑衅并未授自于现在这个三十岁的灵魂,但他却无法推卸责任,这又的确是他干的,很矛盾,也很现实,就像他的重生一样,不过,不就是应该勇敢地面对吗?

    尽管他努力要为他的人生做出一些改变,但他的内心一直始终保存着一分敬畏,不惹事也不会怕事,如果朱俊杰放弃找他麻烦,那么就是最好的结局,但估计这样的可能性很小。如果朱俊杰还是像他以往的作风一样,那么对不住了,郝俊认为十分有必要将新仇旧怨一起清算干净,当然也包括他前世本应该在此时遭遇的那场悲惨洗礼。

    朱俊杰显然不会想到此刻郝俊的内心会经历如此一场纠葛。

    嘴皮子上功夫是他最为欠缺的,他尊崇的还是以武力来解决问题,在初中这个算不上理性也算不上感性的年纪,的确,兴许武力一途更能让人来得害怕和有效一些,同样也是他这种不依靠智慧却能赢得敬畏的有效武器。

    郝俊很快就感受到了朱俊杰的气急败坏,很无害地悄悄躲到一边,瞧着自己还不到一米六五的身子和细胳膊细腿,郝俊很是懊恼在这种即将彰显男子气概的时候,不能打着赤膊,抡着拳头真刀真枪地上阵,却只能借助一些道具的辅助,也是一种遗憾。

    朱俊杰二话不说,欺上前来,砂锅大的拳头如期而至,他懒得再与郝俊多做计较,听闻眼前这个瘦弱的家伙只是一个乡下来的农村孩子,而且就读于东湖中学一班,兴许是书呆子那种类型的家伙吧!

    他暗暗庆幸这次是他自己独自一人前来,否则这个毫无脾气的家伙若是没有丝毫反抗,怎么能够彰显其英姿飒爽犹酣战的状态和雄风呢?

    但膝盖处传来的剧痛狠狠地将他从幻想中拉回了现实,他的眼睛分明看到那个在他眼里就如同一只蚂蚁的家伙正平静的拽着一个结实的木棍,冷眼盯着他,膝盖仿佛酥麻掉了一样,他瞬间就单膝跪在了地上。

    “妈b的!”朱俊杰像是一头被惹恼的雄狮一样怒吼着,血红这双眼,飞速地冲向郝俊。

    郝俊短暂地失神,心中冷汗狂出,但随后便是对于自己出现这种状况深深的心悸和自责,在如此微小的恐惧面前,自己居然害怕了!那么以后呢,自己即将面对的一次次艰难和困阻,又拿什么来鼓起勇气?

    郝俊心一狠,木棍再一次砸在朱俊杰的膝盖上,他分明看到了在这一瞬间木棍上细微的裂痕无限扩大,直至整个木棍从中间绷断。

    朱骏杰也终于无法忍受双腿的疼痛和麻痹,双腿屈膝跪在水泥地上。郝俊下手狠了,但朱俊杰的恶迹太多,理应受到这种惩罚。

    朱俊杰的眼神犹自凶狠,像是在幽暗中泛着凶残光芒的狼的眼睛,恨不得将郝俊撕成碎片。

    郝俊悠然的想起那个傍晚,自己拖着一条腿,颤颤悠悠的走过停车棚时的凄凉,随手扔掉断裂的木棍,又不知从哪里淘换出了一根新木棍。

    朱俊杰的眼角不由牵动了一下,但眼神中的凶狠依旧。

    郝俊姑且认为这是朱俊杰同学在学习樱木花道同学的用眼神杀人技巧,当然应该自动无视!

    他手中的木棍猛烈地袭向朱俊杰的后背,断裂之声又像是一次次梦里惊魂刺激着他,朱俊杰来不及格挡,咬着牙不说话。

    当郝俊笑得很欠抽地掏出第三根木棍的时候,朱俊杰的脸色终于变了……

    郝俊并没有因为如此而停止手中层出不穷的棍棒,他很仔细地敲打着朱俊杰身体上不至于致残的地方,但每一次出手都必将断裂一根木棍……

    这种感觉,真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