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数学竞赛

作者:老王牛 返回目录 评论本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一号红人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神隐士的悠闲人生都市最强仙医Boss凶猛:老公,喂不饱总裁的天价小妻子

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江士祺,江老师,是郝俊的数学任课老师,这个三十几岁,温文尔雅的男人其实外表更像是一个相貌英俊、才华横溢、儒雅翩翩的老师。每一次上几何课,江老师带着巨型的木质三角板走上讲台时,总给郝俊一种暴殄天物的感觉。而他以食指和中指夹着白色粉笔为轴,大拇指指心为轴的圆规手,每每在黑板上画出一个美妙标准的圆弧时,更是会引来一众学生的赞叹和称许,郝俊一直为此津津乐道,纵使上了高中,与同伴聊天打屁时,还是会时不时讲到这位江老师,内心之中颇为自豪。

    思绪断开,下完自习,郝俊直奔办公室而去,江老师传唤。记忆中耽误去食堂就餐,而在半途被朱俊杰截住的诱因还是按着正常的顺序发生了,郝俊的心里反倒更加踏实了。

    由于东湖中学的班级很少,初三年纪只有很少的两个班级,所以几乎所有的任课老师都集中在一个办公室里,旁边就是顾忠敏的校长室。郝俊敲门,报告,推门而入的时候,所有他的任课老师都在,正有事没事地聊着闲话。

    江士祺看到郝俊进来,就冲他招了招手,一溜脚下的转椅,迅速回到了他的办公桌边。想必是为了维护在学生面前的威严,刚刚还气氛轻松愉快的办公室里一下子变得安静严肃起来,每一个老师似乎都对于这种突然地转变很是不习惯,倒是郝俊以一个外来人的姿态旁观,有些趣味。

    江士祺翻出一叠厚厚的试卷,从中选出了郝俊最近几次测验的卷子,平摊在桌子上,笑着道:“最近成绩有些起伏,看看我能不能帮助你什么?”说完便靠在椅背上,饶有兴致地看着郝俊。

    江士祺不八卦,但不表示他不好奇郝俊此时的心里状态,郝俊向俞岚儿表白的事情几乎弄得全校皆知,满城风雨,小男生的恋情遭遇痛苦和波折,想来这就是影响成绩的主要原因吧,江士祺摇了摇头,暗叹冲动又不成熟的青春。

    郝俊却是顺眼瞄了几眼试卷,心想江老师口中的起伏二字还真是对不起那几张试卷上鲜红的数字,如果用数学图形解释的话,这是一条很标准的下曲线。其实以郝俊三十岁的眼光和心理来看,这些他以前犯得错误着实有些可笑了,但毕竟是初三的题目,有些试题一眼看下去,并不能很快分析出个所以然来,他只能抱着虚心接受的态度来正视在记忆里一直留存着相当正面形象的江老师的谆谆教导。

    郝俊的数学成绩在所有的科目里面可以说是最出彩的,在班中也勉强算得上是中上,但这也距离一直成绩出类拔萃的赵文杰有很大一段距离,从那时候开始,郝俊就对同样玩性巨大的赵文杰微微有些嫉妒,很想撬开他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着一些什么东西,为什么会比他的脑袋有用那么多,当然这也仅仅是想想罢了,赵文杰可是他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个狗头军师和“狐朋狗友”,真要他撬开他的脑袋,他还颇有些不舍。

    放学的铃声早就响起,但江士祺还是很有有耐心地帮着郝俊分析着习题,让江士祺暗暗奇怪又高兴的是,郝俊的解题思路很清晰,往往还能举一反三,更让他不解疑惑的是,郝俊似乎对一些大学知识也有涉猎,时不时冒出很取复杂的公式定理,江士祺将其归结为部分“狗屎运”,想当然地认为成绩很差的郝俊不会去看大学的高等数学书,如果是班上的赵文杰,他还能够50%的相信,至于郝俊,0.1吧,不过,至少此刻郝俊在他的眼中还是有希望的。

    郝俊却是有些头痛,他已经很小心地避免尽量不用一些超越初中程度的知识去解题了,奈何所学的知识却早已像一锅大杂烩一样全部混合在一起,看到一道题目的时候,脑海中就会跳出相应的解题重点和切入点,自认为简单的数学知识,其实并不是初中生所能具备的。

    郝俊的状态不错,想来也是江士祺认可其的态度,很快两人就结束了,郝俊正要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却是注意到了安放在江士祺桌上的数学竞赛报名表,脑海中有段模糊的记忆只是告诉他这次竞赛很重要,但具体的事件,无论郝俊如何回忆,却一时半会根本找不到半点思绪。

    本能地站住正要离去的脚步,重生者的勇气迫使他不愿意就这样再一次与命运擦肩而过,他甚至没有一丝得踌躇,看着报名表上赫赫一大窜的名字里面没有郝俊二字的时候,用很是响亮的声音说道:“江老师,我想参加这次的数学竞赛!”

    郝俊内心的忐忑依然没有降低半分,用他的话来说,尽管是重生者的记忆,命运却还是掌握在别人的手心里,他却谨小慎微地牵着另一头,多少让他有些无奈和叹息,但至少他已经做出了努力,能够让命运的天平向他倾斜就足够了。

    江士祺本来想是要打包走人了,听到郝俊的话愣了一愣,其实在他的心里虽然很认可郝俊的数学成绩,但往往平时成绩很难与竞赛挂钩,再者郝俊的数学竞赛着实也不怎么样,如若不然,在这张报名表里郝俊的名字就会赫然在列。

    “郝俊,是这么个情况,本来学校里并不打算让初三的学生参加这次数学竞赛,毕竟就要中考了,还是以毕业为重,综合你的成绩,离市二中的去年录取线还有一段差距,如果努力一下,还是很有希望的!”

    郝俊并没有对即将来临的中考形成足够的认识,就像他的前世一样,一直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到头来,才木然地发现原来早已被很多人狠狠地甩在了后头,这一时的得失却要用他一辈子的时间来偿还。闻言才蓦然发现已是初三最后的几个月了。

    其实,江士祺内里的话很明显,郝俊不合适参加这次竞赛,但奈何脑海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郝俊务必要参加这次竞赛,郝俊并不决定放弃。如果他的人生不做出一些所以然地反抗,那么他的重生将会毫无意义,何来他以后的披荆斩棘,开创一片大大的属于他的江山呢?当然,这只是短暂地此时他脑海中的yy罢了,竞赛会成为他的第二道坎。

    “江老师,我还是希望能够参加这次竞赛,我保证一定不影响我其他的学习成绩!”郝俊很平静地保证。

    江士祺能够从眼前这个学生的眼睛里看出浓浓的自信,虽然他不知道这种自信究竟来自哪里,便转过头看着另一桌的叶卫平,“叶老师,你是个什么意思?”

    叶卫平斜瞄了郝俊一眼,慢条斯理地说道:“郝俊的数学成绩还行,可是自然科学的成绩却是一塌糊涂,我很难在这件事上支持你!毕竟眼看中考就要到来,很难说会不会影响到平时成绩!目前以你的情况来看,还是不要有其他的杂念,老师说句实话,我并不看好你!当然江老师是数学老师,这还得江老师来决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